406下台的,是你爸

    一开始,这个高淳区第二大少季越出现的时候,我还以为他是针对米文斌,来看米文斌笑话的。想想这也正常,毕竟他和米文斌也明争暗斗多年了,同样心高气傲的他怎么甘心只做第二大少,现在看到米文斌倒霉了当然要出来多踩一脚。

    但我怎么都没想到,他竟然是针对我而来的。

    什么新招了几个高手,想要和我比试一下拳脚,理由还挺冠冕堂皇,大战之前先热热身?我现在完全有理由怀疑,这家伙和杀手门是一伙的,至少也是杀手门派来闹事的。

    上次和黄龙一番大战,我和程依依联手,接着再动用猎鹰大阵,不算轻松但也顺利解决掉了黄龙。黄龙知道我是米文斌的杀手锏,甚至是主心骨,金龙娱乐城这群强悍的保安也都听我一个人的,所谓擒贼先擒王,黄龙估计想在动手之前,把我这个“主心骨”给清除掉,所以才派季越来的。

    我一瞬间就想明白了这其中的逻辑,接着又看了一眼旁边的程依依,她的目光正好和我对上,我就知道我俩想得一样。

    程依依除了在男人的问题上想不太明白(当初因为李俊和我吵架,后来又因为米文斌和我吵架,她总觉得男性朋友不至于那么坏),其他问题上简直聪明伶俐,永远都能和我想到一起,甚至有时候比我想得还快。

    我们都很确定,这个季越绝对和杀手门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,否则他这出现的也太巧合了,还点名道姓地要和我切磋,就差拿个高音喇叭大喊自己是杀手门的人了。

    只是,在我和程依依看来十分简单的问题,其他人却看不穿,米文斌也不明白,就以为季越是来找他茬的。

    米文斌皱着眉说:“季越,你有病是吧,我还等杀手门呢,你能别来凑热闹了不?”

    季越还是一脸贱笑:“斌子,你这真是冤枉我了,我就是来试试张教官的实力,看他有没有本事帮你对抗杀手门的呀!真的,我这几个兄弟身手也挺不错,如果张教官能赢了他们,我也为你感到高兴的呀!”

    米文斌冷冷地说:“不用你为我感到高兴,你从哪来的上哪去吧,你不在这我就挺高兴的。”

    季越脸皮够厚,都这样了还不肯走,反而叫了起来:“哪位是张教官啊,出来和我几个兄弟比试下啊,你不是挺能耐的吗,干嘛老躲在斌子身后……”

    还不等他说完,我便走了出去,说我就是张教官,来吧。

    米文斌还想劝我别和季越计较,留着体力待会儿和杀手门的干仗,但我冲他摇了摇头,暗示他不用管这个事。米文斌还不知道,杀手门的攻势已经来了,这季越显然就是第一波,但我没有证据不能乱说,所以只能应战。

    米文斌并不清楚怎么回事,但是看我面sè坚决,也就没再管了,而是低声对我说道:“那你小心,季越的这几个保镖都挺强的,听说他们身上还都有人命案子呢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表示明白。

    其实我也感应到了,他们身上的杀气不太普通。

    季越也上上下下地看着我,玩味地说:“你就是张教官啊,和我想象中的不太一样,你这身体这么瘦弱,能扛得住我这些兄弟的一拳头吗?”

    我确实挺瘦的,但我属于穿衣显瘦、脱衣有肉的类型,我要是把衣服脱了,身上的肌肉能吓死他,过去一年多不是白锻炼的。

    我微微笑着,说道:“能不能打,叫你兄弟试试不就行了?”

    季越“啪啪”地拍着手,说:“好、好、好,我就欣赏你的勇气和自信。不过咱们事先说好,真的只是切磋一下,千万不要伤了和气,所以你们别动家伙,就赤手空拳好了。”

    季越这话说得冠冕堂皇,好像还真是那么回事,但我知道他打得什么主意,他不让我动家伙,想削弱我的实力,接着那几个人和我打斗的过程中,再突然掏出家伙来弄我……

    这肯定是黄龙教他的,我一眼就看穿了,当我之前是白混的?

    不过我假装不知道,点了点头说好。

    米文斌也跟着说:“是、是,随便切磋一下,千万不要伤了和气。”

    他是怕我受伤才这么说,和季越的目的就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季越点着头,说好嘞、好嘞,接着又一摆手,说上!

    一声令下,那几个汉子便如猎豹一样疾速朝我窜来,而且看得出来他们默契极高、配合极好,东南西北四个方向都有,几乎封住了我所有退路和进路,果然是些高手!

    我也不敢怠慢,立刻拔拳而上,虽然我平时是用刀的,但我军体拳练得很勤,所以各方面算是发展均衡,不像赵虎和锥子那么依赖斧子和匕首。他俩要是没了武器,战斗力会大打折扣,而我没了武器会下降点,但不会降得太多,也能应付自如。

    这一交手,我更感觉到他们是高手了,一个个都是硬派功夫出身,一拳一脚很有章法,看得出来是下了苦功的,我这种通过锻体拳走捷径的和他们不能比。

    但走捷径也有走捷径的好处,起码现阶段里我没有落下风,而且还隐隐占着上风,很轻松地应付着他们。我们就这样在金龙娱乐城的大门口展开较量,大家都是练家子,打得算是比较好看,也引来一阵阵的叫好声,能听到不少人说:“米少,你这个张教官果然名不虚传啊。”

    马三也得意地说:“那当然了,这我师父,强得很呢。”

    但我能够敏锐地察觉到,这几个人没有施展全力,仿佛故意放水似的,显然在麻痹我,待会儿再给我来个一击必杀。我也假装不知情,故意扮出一副飘飘然的样子,边打还便说:“季少,这就是你保镖的水平啊,未免太次了点,还是领他们回家吧!”

    季越并不说话,沉沉地盯着我们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我也看到程依依在小声和米文斌说话,显然在讲我俩刚才的推测,米文斌的神sè变得严肃起来。

    打了大概五六分钟,季越突然轻咳一声,这几个汉子的攻势突然变强,一招一式变得更加凌厉、紧凑,我则假装慌乱,装出一副手忙脚乱、抵抗不住的样子来,其实眼睛始终在盯着他们的手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我清楚地看到,他们的手各自一晃,从袖筒里滑出什么来,虽然看不清楚具体,但能隐约看到一抹寒光。

    他们的攻势也更加凌厉,各自朝我致命部位刺了过来。

    来了,果然想要我命!

    我没丝毫犹豫,立刻拔出插在腰后的饮血刀,“唰唰唰”数刀砍了出去。他们猝不及防,被我砍了个正着,有的中在胸口,有的中在肚子,唯一的共同点是齐刷刷飞了出去,倒在地上各自捂着伤口惨叫连连。

    如果大家一开始就动家伙,说实话我不一定有把握战胜他们,但是大家都玩y的,就看谁更y了。

    显然,我才是最后的赢家!

    只是,我和程依依、米文斌都知道这是怎么回事,其他人却不知道,他们只看到说好了拳脚切磋,我却突然动了家伙,一个个面面相觑,甚至有几个面露鄙夷之sè,低声说着:“偷袭人家,赢了也不光彩!”

    尤其陈国华那个老头,更是粗声粗气地说:“什么玩意儿,简直丢米少的脸,这样赢了有意思吗?”

    季越也跟着高声叫了起来:“斌子,看看你这什么教官,说好了拳脚切磋、不伤和气,结果他却动刀把我的人都砍飞了,你今天必须给我一个交代,不然不等杀手门的过来,咱俩得先理论理论!”

    米文斌没有说话,而是朝我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也并不说话,而是走向那几个倒在地上的汉子,突然狠狠踩向其中一个人的手腕。

    那人“嗷”的一声惨叫,手掌立刻摊了开来,露出掌心一枚明晃晃的刀片。我又继续踩向其他人的手腕,随着一声声惨叫响起,他们的掌心也都摊开,全都露出刀片。

    众人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而我冷冷看向季越,说道:“这就是你说得拳脚切磋、不伤和气?要不是我拔刀,现在恐怕已经鲜血淋漓了吧?”

    季越无话可说了,一张脸y沉沉的。

    “没劲,走了!”季越冷哼一声,搂着那个浓妆艳抹的姑娘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但是米文斌没放过他。

    米文斌猛地冲上去,一把就将季越扑倒在地,接着狠狠掐住他的脖子,厉声问道:“季越,你和杀手门什么关系,是不是他们让你来的?说,你们到底在打什么主意?”

    季越拼命挣扎,但他和方杰是一个类型的,都被酒sè掏空了身子,还真打不过保养得体的米文斌。

    季越只能大骂:“米文斌,你疯了吗,放开老子,我和杀手门有什么关系,我就是单纯看不爽你才过来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季越,你敢做不敢认,你还是个老爷们吗?我告诉你,你敢和杀手门搅在一起,这是在坑你爹!杀手门罪不可赦,是国家重点通缉对象,等查明了你爸肯定下台,看你嚣张到什么时候!”

    “放你妈的屁!”季越大骂起来:“米文斌,你脑子秀逗了吧,下台的是你爸,你快去问问吧,你爸已经被免职了,这就是和杀手门作对的下场!”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