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56这是一条疯狗

    对于说服八面佛,我还是有几分把握的,只要我动之以情晓之以理,把叶良是个什么样的人告诉他,不愁他不提高警惕。就是见到八面佛难了一点,我在江宁区的身份显然不起什么作用,八面佛根本不关心也看不上这个,好在大飞恰好在他手下做事,这实在是太幸运了。

    就像冥冥之中有人帮我一样。

    进入包间,就能看到里面坐着好几个人,八面佛今晚确实在招待朋友,而且没有公主作陪,说明他们在谈正事。大飞一进去,就对沙上一个赤着脊背的汉子喊道:“佛哥!”

    那汉子的身上描龙画虎,纹身占了一大半,脖子上还戴着一条金链,身上散着一股粗犷的气质。

    原来他就是八面佛,雨花台区赫赫有名的大哥,在电话里对我十分不客气的那个。不过我也不在乎这个,还是叶良的事最为重要,只要能把叶良干掉,我个人受点委屈倒无所谓。

    除了和八面佛打招呼外,大飞又对另外一个汉子喊道:“飞鹰哥!”

    我顿时恍然大悟,原来飞鹰也在这里。飞鹰也是雨花台区一个有名的大哥,地位和八面佛不相上下吧,也是很有能力的一个人物。我心想好,八面佛和飞鹰都在这里,正好把叶良的事一起告诉他们,两位大哥联起手来足够应付叶良了吧。

    坐在包间里的主要就是八面佛和飞鹰,其他的人应该都是手下,反正大飞没打招呼,我也没当事。唯一有个挨着飞鹰坐的,面相比较年轻,看着也就二十出头,神态却很桀骜,仿佛天老大他老二,可能不是一般的人,我多看了他几眼,现他和飞鹰长得挺像,心中明白他是飞鹰的儿子了。

    八面佛和飞鹰都点了点头,算是应了大飞的问候。

    八面佛问:“有什么事吗大飞?”

    大飞指着我说:“佛哥,这是我一朋友,有点事找你谈”

    得亏我之前提醒过他,不然他真有可能说我是他爹了。大飞面子还挺大的,八面佛点点头说:“行,你和你朋友先坐,我和飞鹰谈点事情,接着再和你朋友谈!”

    大飞转头看我,意思是问我行不行。

    卧槽,能不行吗,之前我连门都进不来,现在只是等上一会儿,有什么不可以的?我点点头,表示可以,大飞便把我拉到一边去坐着了,还拿来了几瓶酒让我喝,还问我要不要叫个公主,这里的妞儿长得都很水灵。

    我摇摇头,说不用啦,咱哥俩唠会儿就行。

    大飞沉着脸说:“什么哥俩,咱是爷俩,您可不要自降身份!”

    好吧,我无话可说了。

    不过也能看得出来大飞确实地位挺高,八面佛和飞鹰坐在中间的沙上说话,大飞就领着我在一边喝酒,时不时还把他们那边的酒啊、果盘啊端过来,八面佛也没有任何生气的样子,显然是很器重大飞,才会很纵容他。

    倒是飞鹰的那个儿子,时不时往我们这边瞟,一副很厌烦的样子。

    我小心地提醒大飞,让他别再拿了。

    大飞说道:“没事爹,那个小子不用管他,仗着他爹瞎嘚瑟呢,我大哥还没说什么呢,轮得着他逼逼啥吗?没事,就当这是自己家!”

    大飞告诉我说,飞鹰的那个儿子叫潘浩,在雨花台区是有名的纨绔子弟,是烂泥扶不上墙的典型,而且为人极其嚣张跋扈,要不是有飞鹰罩着,早就被人给打死了。

    不过大飞可不鸟他。

    大飞说得没错,虽然飞鹰那个儿子很不耐烦,但也没说什么,看来大飞确实挺罩得住。

    我还挺欣慰的,毕竟是我们的人,在外面混得开了,我脸上也有光是吧。

    八面佛和飞鹰继续谈事,我和大飞也聊着天,大家声音都挺小的,谁也不影响谁。

    我问大飞,八面佛这人的脾气怎样?

    我得多了解点八面佛的信息,争取做到知己知彼,这样一会儿和他谈的时候才能百战不殆。大飞告诉我说,八面佛这人脾气挺暴躁的,对朋友不错,对敌人凶残,如果别人得罪了他,那就别想有好日子过了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表示明白,能混出头的大哥基本都是这个脾气。

    说到这里,大飞还低声讲道:“这就是我不敢把我和甜甜的事告诉八面佛的原因,他真敢扒了我皮!”

    我乐呵呵说:“你就是胆子不小吧,八面佛的闺女也敢勾搭。”

    按理来说,大飞是八面佛手下的得力干将,八面佛应该是很愿意把女儿嫁给他的,但问题是大飞确实有点大了,比田甜甜大十多岁呢,除非大飞特别优秀,否则哪个当爹的愿意啊。

    大飞不好意思地说:“就是爱上了嘛,而且我们两情相悦。等到时机成熟了,我就和八面佛坦白,我是一定要娶甜甜的。”

    我能感觉出来大飞这次动真情了,不同于祁六虎的见一个爱一个,他是真想和田甜甜在一起的。关键是田甜甜也一样,之前能够看得出来,两人已经沉入爱河无法自拔。真挺好的,大飞也三十多岁了,是该成一门亲事了,不过年龄的确是个问题,八面佛那边是道坎儿啊!

    我问大飞:“怎么就是时机成熟?”

    大飞告诉我说,等他多立几次功,帮八面佛多干几个对手,证明自己足够有能力了,再向八面佛提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,表示确实可以,大飞还挺有规划的。

    大飞笑着说道:“龙爹,到时候来参加我和甜甜的婚礼啊!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必须的!”

    八面佛和飞鹰的事还没谈完,我也并不着急,继续和大飞聊着。我问他到底怎么和田甜甜勾搭上的,我对这个问题是在好奇。大飞说道:“我们一见彼此,就深深地爱上了对方,我爱上她清丽的容颜,她爱上我英俊的面庞,我们彼此沉醉、缠绵”

    我立刻做了停止的手势,说够了、够了,别再往下说了。

    我是真受不了,大飞的描述太肉麻了一点,他以为自己拍偶像剧呢?

    大飞却没有要停止的迹象,继续往下说着:“我想好了,等我们结婚的时候,就找一个漂亮的大教堂,她穿着白婚纱,我穿着燕尾服,我俩手牵着手,在亲朋好友的注视下,慢慢走过长长的教廊”

    大飞的眼神迷离,显然已经沉浸在幻想之中。

    “大飞、大飞!”八面佛突然叫道。

    大飞从梦中惊醒,立刻站了起来,“啊?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把甜甜叫过来!”

    “哦,好。”大飞并不知道八面佛叫甜甜干嘛,但是大哥的命令当然得听,立刻站起身来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大飞暂时不在,我就老老实实坐在角落,一声不吭地喝酒或是吃水果。八面佛和飞鹰也继续聊着天,当然声音很低,我听不清。让我意外的是,飞鹰那个儿子潘浩倒是朝我走了过来,我还纳闷他想干什么呢,他已经一屁股坐在我的旁边,歪着头用一种嘲讽的语气说:“好吃吗?”

    我看看手里的西瓜,没有答话。

    “要点脸不?”潘浩继续说道:“是你的东西吗就瞎吃,大飞的朋友怎么了,一点规矩都不知道?”

    潘浩当然不是在乎这么点吃的,他就是享受这种“骂人”的感觉。

    世上有人就是这么闲。

    真的,要不是我待会儿还想和八面佛、飞鹰说事,早就把西瓜扣到他头上了,他算什么东西,也有资格和我这么说话?

    我没搭理他,又端杯喝起酒来。

    “哟哟哟,还真把不要脸进行到底了,是不是没喝过这么名贵的酒,好不容易逮着一往死里喝?他妈了个巴子,如果这是在我自己的场子里,我早就大耳刮子把你扇出去了!”

    我头看向潘浩,其实他长得也不难看,毕竟是个公子哥呢,一身名牌显得贵气逼人,可当他说这种话的时候,一张脸真是显得丑陋极了。

    真的,我觉得潘浩就是一条疯狗,我没惹他没得罪他,他就自己跑来咬我,神经病一样的。

    我什么受过这种侮辱,血都往脑门子上撞,脑袋里面嗡嗡嗡响,很想把手里的酒杯扣到他头顶上。

    我抬头看看还在聊天的八面佛和飞鹰,两人仍旧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,完全不知道我们这边生了什么。当然,知道也不会怎么样吧,潘浩可是飞鹰的儿子呢,总不可能为我一个外人出头吧?

    我是不想搭理潘浩,不想节外生枝的,毕竟正事还没有办,但是现在实在忍不住了,便对他说:“我又没喝你家的酒,用你在这多管闲事?”

    “操”潘浩骂了一声:“你还不知道吧,这就是我家的酒!我告诉你啊,一会儿算算账,都得给我付了钱,一分都不能少,就看不得你这种吃白食的。”

    我心说放屁,这是人家八面佛的会所,关你飞鹰的儿子屁事,你有什么资格算账。我正想再怼他两句,包间的门被推开了,大飞带着田甜甜走了进来。潘浩一看大飞来了,还是有一丁点顾忌的,便起身到他爸身边去了。

    田甜甜则问道:“爸,找我什么事啊?”

    八面佛招着手,说闺女,过来!

    田甜甜走了过去,大飞则坐到了我的旁边。

    我还想和大飞吐槽一下潘浩,说潘浩就是个大煞笔之类的,就听八面佛说:“闺女,这是你飞鹰叔叔的儿子,你也认识我就不介绍了。刚才我和你飞鹰叔叔商量,你和潘浩都到年龄了,彼此条件也都合适,过段时间就给你俩举办婚礼,你看怎样?”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