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60初出茅庐的小子

    对我来说,逃出这里不是问题,带走大飞和田甜甜也不是问题。让我真正头疼的是后续问题,这么做肯定是得罪八面佛和飞鹰了,本来想劝他俩联手对付叶良,结果成了联手对付我了,和我刚开始的初衷完全不同,简直太无语了。

    刚开始在皇朝会所见到大飞,我还挺高兴的,感觉真是幸运,这家伙就是个幸运宝宝,哪里想到最后会是这么一个结果,真是成也大飞、败也大飞,他和谁搞对象不好,非和八面佛的闺女搞对象,硬生生给我弄出来这么一茬!

    可也没有办法,我总不能看着大飞被八面佛杀死吧,现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。

    押着八面佛,带着大飞和田甜甜走出门外,走廊上已经挤得水泄不通、人山人海,个顶个都是膀大腰圆的汉子,全都杀气腾腾地瞪着我。八面佛是雨花台区地下世界的头面人物,兄弟当然很多,这么被人绑了,哪个不气?

    恨不得扒我的皮、吃我的肉。

    娘的,明明想让他们去扒叶良的皮、吃叶良的肉啊,事情弄成这个样子我也挺无奈的。

    好在绑着八面佛,这就是护身的法宝了,任凭皇朝会所之内大风大浪、杀机重重,也伤不到我半根汗毛。押着八面佛,很顺利地穿过人群,来到大堂,走出皇朝会所。

    大门外面也有挺多的人,各自咬牙切齿地看着我,要不是我押着八面佛,估计早就上来把我给分尸了。

    门口的门童都吓蒙了,他还记得我呢,知道我之前坐个出租车来的,当时理都没有理我,万没想到我再出来的时候,竟然用刀架着八面佛。走到门童身前,我还用手拍拍他的脸蛋,说道:“以后别再狗眼看人低了哈。”

    门口停着辆车,一辆很普通的桑塔纳,就是飞鹰给我准备的了。

    我问大飞:“还能开车吗?”

    大飞点点头,说能。

    大飞浑身是伤,之前站都站不起来,呼吸一下都很困难。现在短暂休息之后恢复过来一点,这家伙实力一般般吧,身体素质一向很强。

    大飞又问田甜甜:“你愿意跟我走吗?”

    田甜甜神色复杂地看了一眼自己父亲,其实她还挺舍不得自己爸的,可留下来就得嫁给潘浩,她又不愿意了。田甜甜说:“爸,我是真的喜欢大飞,能不能就让我嫁给他”

    八面佛咬牙切齿地说:“想都别想!”

    田甜甜叹了口气,对大飞说:“我们走吧!”

    八面佛说:“你敢!我告诉你,就算你走到天涯海角,我也会把你抓来的!还有大飞,我一定会杀了他!”

    按说八面佛不该这么暴戾,之前他还打算放过大飞一命呢,但是今天晚上这一连串事情下来,也将八面佛逼到一定程度了,才会说出这么绝情的话。田甜甜也对自己父亲彻底失望了,转头询问大飞:“你还敢带我走吗?”

    大飞一挺胸膛:“敢!”

    “那,那我们走。”

    这两人是铁了心在一起了,任何艰难险阻也阻挡不了他们。大飞打开副驾驶的门,让田甜甜上车,就在这时,潘浩捂着脑袋走了出来,叫道:“甜甜,你别跟他走啊,应该结婚的是咱们俩!”

    田甜甜根本没搭理他,直接就坐上了车。

    潘浩气得直跳脚,指着大飞说道:“你敢抢我老婆,你等着吧,我不会放过你的!”

    “还有你!”潘浩又指着我说:“我不知道你叫什么,但我记住你了,我爸和八面佛叔叔也记住你了,迟早要你的命!”

    飞鹰和八面佛没说什么,这个潘浩倒是老往外跳,看来刚才踹得他还是轻了。

    我是又好气又好笑,说道:“行啊,我是江宁区的,有时间来找我吧。”

    我在其他城区是得收敛着点,但是到了江宁区,我真是谁都不怕,不说我是江宁区的地下皇帝,起码也是个脚踏黑白两道的人物了。看着大飞已经坐到驾驶座上,我也把后排座椅给拉开了,准备把八面佛拉上去。

    飞鹰立刻急了,说道:“你干什么,车已经给你了,你还想把人带走?”

    我说:“不带走怎么行,雨花台区可是你们的地盘,半路上围堵我怎么办?等我离开雨花台区,肯定会把八面佛放了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现在就放了他,不然你们谁都别走!”飞鹰也着急了,生怕八面佛会出什么意外。

    我还想再说几句,田甜甜头对我说道:“龙哥,你放了我爸吧。”

    大飞也冲我点了点头,表示这样没问题的。

    我稍稍沉思一下,便接受了这个建议,但也没急着把八面佛放了,而是在众目睽睽之下,对八面佛说:“和你讲两件事啊。”

    “第一,我觉得你作为一个父亲,认为女儿的男朋友不合你意,是有资格进行劝说和阻止的。但是,你不能乱点鸳鸯谱,逼迫女儿和她不喜欢的人结婚啊,那个什么潘浩,实在让人恶心,你是怎么想的?”

    “关你屁事!”八面佛冷冷道。

    看得出来八面佛确实是个硬汉,被刀架着脖子也面不改色,甚至还敢骂我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,和他是形不成什么共识了。

    我只好对他说第二件事:“第二,你们雨花台区现在很危险,有个叫叶良的,对你们这些大哥虎视眈眈,打算将你们全部干掉,然后独吞整个雨花台!”

    哎呦妈呀,折腾这一晚上,总算是把这些话说出来了,算是没有白来。可想而知,这番话一出口,现场所有的人都愣住了,大家面面相觑,你看看我、我看看你,显得有些愣。

    八面佛却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你说谁,叶良?!就那个最近刚刚出了点名的年轻后生?你他妈别逗我了,就他还想独吞整个雨花台,他有那么大的肚子吗?!”

    我就知道八面佛不信。

    不光是八面佛笑,其他人也都在笑,显然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笑的笑话,就连飞鹰都在微微摇头。

    还好我之前是拍摄了证据的。

    我立刻拿出手机,调出视频给八面佛看。

    是叶良在kt酒吧的一番豪言壮语,说雨花台区迟早是他的,让大家等着看他荣耀加身的那一刻等等。

    放完视频,我问:“现在你信了吧?”

    这个视频是我和程依依冒死潜进kt酒吧偷偷拍的,确实是冒了很大的风险,一不小心被叶良抓到,那可真是命都没了。现在有了证据,八面佛说什么也该信了,接下来该全面打击叶良了吧?

    只要这事办成,今天晚上就算没有白来。

    但我没想到的是,八面佛信是信了,却嗤之以鼻地说:“这能说明个屁啊?谁还没有年轻热血的时候,我年轻的时候还想一统整个金陵城呢,不止一次跟人说过我要当金陵城的地下皇帝,现在不还是在雨花台区憋着?”

    “叶良和你不一样。”我说:“他想拿下雨花台区,就一定能做到的。今天晚上,我让大飞带我过来,就是要和你说这件事的,希望你能有个心理准备。”

    我也不是吹叶良,但叶良确实有这个本事。

    “不是,我就不明白了”八面佛说:“你也太看不起我们雨花台区了,我们风风雨雨这么多年都过来了,会怕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子?”

    “他可不是初出茅庐”

    “那也不关你事啊!”八面佛抬高了嗓门:“你他妈吃饱了撑的吧,我们雨花台区这么多大哥,用得着你来指点?”

    操!

    八面佛这一句话彻底把我激怒了,这就是个不知好歹的傻逼啊,他迟早会死在自己的傲慢之下!

    我都当着他面提醒,还把视频都给他看,他还能这样无知和自大,真是闻所未闻、见所未见,我就是有再好的脾气,也阻止不了一个作死的人。我狠狠推了八面佛一把,吼道:“等你死的那天,别怪我今天没提醒你!”

    八面佛往前闪了几个趔趄,被他的兄弟们给接住了,我则迅坐上车子,大飞一脚油门踩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你们别想离开!”八面佛大叫着说:“雨花台区不是你想来就来、想走就走的!”

    潘浩也上蹿下跳,吼着说道:“你走不了,走不了!”

    他们说得没错,我们的车刚一出,前后各有好几辆车夹击过来。我就是怕生这样的情况,之前才不愿意把八面佛给放了,但大飞却跟我说没事,我正想问大飞怎么办,大飞突然一个急转弯,把车子开进了旁边的一条小巷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龙爹!”大飞沉沉地说:“我在雨花台区这么久了,对这里的地形早就了如指掌,甩开那群家伙绝对没有问题!”

    巷子之中,大飞开车横冲直撞,好多电动车、自行车挡了道,他也毫不犹豫地撞过去。不多时,我们到了大路上,但是紧接着又有几辆车追了上来,大飞不慌不忙,猛地一转方向,又窜进了另外一条小巷。

    大飞面色严肃、眼神坚定,虽然还有血流下来,但是一点也不影响他开车的状态。

    他的眼中只有自信。

    引擎的轰鸣声,轮胎的摩擦声,急促的喇叭声,窗外的飞驰声,这些声音交织在一起形成这个夜晚最动听的乐曲。

    随着身后的车一辆接着一辆被甩没影,真的,我第一次现大飞原来也能这么帅。

    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