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64老子没怕过谁

    潘浩顿时更怒,一连串的脏话骂了过来,问我到底是谁,还问他爸哪里去了。

    我说:“我是龙虎商会的副会长张龙,刚和你爸拜了把子,难道你不该叫我一声爸爸?”

    潘浩一听,顿时“哎呦”一声,立刻说道:“原来是张总啊,真是不好意思,刚才我没搞清楚情况您和我爸结拜了啊,那我必须叫您爸爸,爸爸、爸爸、爸爸!”

    潘浩一连叫了好多声,可能是觉得抱上大腿了,毕竟还要靠我帮他抓媳妇呢。

    因为我开得是免提,包间里的众人都能听到,飞鹰当然也听到了,气得眼珠子都绿了,怒吼着说:“小兔崽子,别再叫了!”

    听到父亲的声音,潘浩有些莫名其妙:“爸,我刚才骂张龙叔叔是我不对,我不是已经道歉了吗,而且我也在弥补呀,我多叫他两声爸爸,咱们的事不就好办多了?”

    飞鹰还想再说什么,我就抢先说道:“好了乖儿子,我和你爸在124包间谈事情呢,你过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爸爸,我马上到!”

    潘浩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后来的事情,我当然没有亲眼看到,但我还是能听别人转述的。

    潘浩挂了电话以后,和周围的一群莺莺燕燕告别,众多女郎都舍不得让他走,他也依依不舍地说:“各位美人,我也很喜欢你们,不过我有事情要办,有机会我再来!”

    潘浩站起身来便往外走,众女将他迎了出去,门口站着的服务生说:“先生,您要走啊?”

    潘浩点了点头:“嗯,你们张总叫我过去124包间呢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那您把账结一下吧。十二名公主,每个一千,一共一万二,酒水消费六万八,果盘就不收您钱了,一共八万,欢迎刷卡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潘浩吃惊地瞪大了眼:“开什么玩笑,你不知道我是张总接待的吗?!”

    “知道啊,但张总没说不跟您要钱啊!”

    “靠,你等着,我给张总打个电话!”

    潘浩拿出手机,先给他爸打电话,没打通,又给八面佛打电话,也没打通。他没我的电话,实在是没辙了,说道:“张总和我爸在124包间谈事,我亲自过去找他行吧,你也可以跟我一起过来!”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服务生伸手拦住潘浩:“没有结账之前,你哪里也不能去,这是我们这的规矩!”

    潘浩顿时就急眼了,指着服务生的鼻子说道:“给你脸不要脸是吧,我都说了我是张总招待的,我刚才还叫他是爸爸呢!赶紧让我过去,不然我扒了你皮!”

    潘浩一边说,还一边推了服务生一把。

    服务生面色一变,迅提起挂在脖子上的耳麦,说道:“182有人闹事,喝完酒了不给钱,迅派人过来”

    “哎,你他妈还来劲了是不是”潘浩又推服务生。

    但是就在这时,几个彪形大汉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谁不给钱?!”

    “他!”服务生指向潘浩。

    大汉走过去,狠狠一拳砸在潘浩的眼睛上。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潘浩跌跌撞撞,一屁股坐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反了!”潘浩大叫:“张龙是我爸爸,你们敢这么对我!”

    “管你是谁,不给钱就是不行!”

    几个大汉连踢带踹,把潘浩打得嗷嗷叫唤、死去活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完蛋了,我要告诉我爸爸去!”

    “给不给钱,给不给钱!”几个大汉下手愈狠了起来,专朝潘浩的脑袋、肋骨去踢。

    潘浩终于扛不住了:“给,我给!”

    八万块钱,对潘浩这个黑二代来说虽然不算什么,但要真拿出来也挺肉疼,主要是心里憋着一口气啊。潘浩刷完了卡,揉揉乌青的两只眼睛,擦擦嘴角边上的血,冲四周的人恶狠狠说:“现在我就找我爸去,我要让你们所有人都付出代价!”

    钱已经拿到手了,没有人搭理他。

    而潘浩则急匆匆前往124包间,准备找我这个爸爸帮忙报仇。

    潘浩的两只眼睛都被打乌青了,看不清路,费了好半天功夫才来到124包间门口。他努力睁着眼睛,看清楚确实是这个包间以后,立刻推门走了进去,同一时间满腹的委屈也往上涌,想起刚才所遭受的不平待遇,感觉自己浑身上下都疼,立刻喊了起来:“张龙爸爸,张龙爸爸!”

    他没第一时间找自己爸,是因为他觉得在这个地方,我是唯一一个能帮他出气的人。

    我知道潘浩会过来,也知道潘浩会被打,但是真没想到他这么有礼貌,开口就叫我爸爸。

    我也顺水推舟,说:“哎,乖儿子,快过来!”

    “爸爸!”潘浩循着声音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但是没走两步,他反应过来不对劲了,这毕竟不是电话里,他还是能听出我声音的。他站住脚步,使劲瞪大眼睛,终于看清楚是我了,顿时吃惊地道:“怎么是你?我张龙爸爸呢?张龙爸爸,张龙爸爸!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旁边突然响起一道不耐烦的声音。

    潘浩过头去,又努力地睁大眼睛,才吃惊地叫了出来:“爸?!你怎么会被人绑了的?!”

    没错,旁边坐着俩人,分别是飞鹰和八面佛,都是五花大绑的样子。两人都挺沮丧,一句话都不想说了,八面佛低着头不吭声,飞鹰实在觉得丢人,才出声提醒儿子的。

    潘浩想扑上去给他爸松绑,但是看到旁边站着的几个大汉,又不敢上前了。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事?!”潘浩着急地说:“你们怎么被他绑起来了,我张龙爸爸呢?”

    “他就是张龙!”飞鹰没好气地说:“别‘爸爸’‘爸爸’地叫了,丢不丢人!”

    潘浩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潘浩虽然有点傻,但也不是太蠢,很快就明白这是怎么事了。

    这一切显然都是个局。

    “我和你拼啦!”潘浩一声怒吼,朝我扑了上来。

    当然,还没扑上两步,就被马三等人给按倒了,接着也麻溜地绑上了绳子。

    现在,潘浩、飞鹰、八面佛全部都在这了。

    想想昨天他们是怎么对我的,再看看今天他们的遭遇,真是不胜唏嘘,一天河东一天河西啊。

    “我们栽了。”这个时候,八面佛终于抬起头来,阴沉沉说:“想怎么对付我们,随便来吧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咱们无冤无仇的,我干嘛要对付你们?”

    “我都打算杀掉你了,还说无冤无仇?”

    “嘿嘿,这不是没成功吗?”

    我坐在沙上,看着他们三个,认真说道:“比起咱们之间的恩怨,我觉得有件事情对你们来说更重要。”

    三人都抬起头来看我。

    “还是我昨天说的那个叶良八面佛,你先别急着不屑,仔细听我把话说完。”

    昨天晚上就和八面佛说过叶良的事,但他不听、不信,不把叶良放在眼里,根本聊不下去。现在好了,三人都被绑在这里,我可以耐心地说一说叶良了。在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,我把叶良的生平完完整整说了一遍,包括我们之间的斗智斗勇,以及叶良现在的身份、实力,事无巨细地告诉他们。

    我只希望田甜甜说得是真的,八面佛不会叶良杀手门的消息吓到。

    “我的实力还不错吧?”我看着几人说道。

    昨天他们见过我出手,十多条大汉也不是我的对手,八面佛和飞鹰在我面前也没有任何还手之力。

    “叶良打我十个不成问题。”我这话一出口,几人都吓呆了。

    其实我夸张了,我觉得如果真有十个我,应该还是能斗过叶良的。但我就是要吓唬他们,让他们别小看叶良。我说:“我认真的,你们雨花台区所有大哥联起手来,才有可能和叶良斗一斗,不要以为我在危言耸听!”

    听我讲了这么多,他们已经认识到了叶良的可怕,果然不像昨天那样不屑一顾了,而是一个个陷入了沉默之中,八面佛的眉头紧锁,飞鹰也愁眉不展。

    “之前我给你打电话,就是想和你说这事。”我对八面佛说:“你不肯和我交流,我只好亲自上门去找你了,生大飞和甜甜的事,这个我没办法,纯属是意外吧。总之,叶良的事火烧眉毛,一不小心呢雨花台就落入他手,我希望你能暂时放下咱们之间的恩怨,先把叶良给解决掉,随后有时间了,再来讨论咱们的事。”

    八面佛没有说话,显然在想,在思考。

    经过深思熟虑之后,他抬起头,说道:“可以,我先去解决叶良,但我有个条件,我要把我闺女带走。”

    我说那不行,你闺女是跟我出来的,我必须得保护她的人身安全。

    又说:“八面佛,我说过了,你先把叶良解决了,再商量咱们之间的事。”

    八面佛哼了一声,说道:“张龙,我知道你是怕叶良转正成为黄阶杀手以后找你麻烦,才想借我的手把他除掉!可以啊,没问题,我们雨花台区的大哥联起手来,绝对有把握干掉他。但你什么也不付出,这就不太好吧,你不把我闺女交出来,这事就免谈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搞清楚一个问题。我不是在求你,而是在威胁你。今天,你要么去干叶良,要么就死在这,你自己选吧。”

    我一边说,一边走过去,同时把饮血刀摸出来,架在了八面佛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比狠?

    老子没怕过谁!

    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