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68八面佛的杀手锏

    停车场附近逐渐站满了人,在八面佛的号召之下,雨花台区地下界的基本都到齐了。这么多人聚众准备闹事,按理来说警方一定会出来阻止的,但是现场没有见到任何一辆警车,大家都以为是八面佛搞定了官面上的人物,也没多问。

    但实际上,八面佛自始至终也没和警方联系过,其他大哥也绝想不到这是叶良搞定的事。

    看着众人渐渐到齐,八面佛呼了一大口气,接着抬头看向破破烂烂的皇朝会所。他手底下的产业当然不止这个,但却是他最具代表性的一个,人们看到皇朝会所就能想到八面佛,看到八面佛也能想到皇朝会所,二者几乎融为一体,叶良攻打皇朝会所,和在八面佛的头上拉屎没有区别。

    八面佛恨得有点牙痒痒,迫不及待地想冲进去把叶良抓出来了,但是他却没有行动,不知在等什么。

    在八面佛的“挑拨”下,现场众人的怒火已经被勾起来,之前还是八面佛一个人的事,现在已经是所有雨花台区大哥的事了,大家的心情都是一样的,恨不得立刻收拾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叶良。

    看着蠢蠢欲动、杀气腾腾的众人,我琢磨着或许不需要我出手,八面佛也能赢呢!

    八面佛是真的人多势众,大家的情绪也都到了最高点,随时都能冲进皇朝会所大杀一阵,但八面佛就是迟迟不下令,引得大家纷纷生疑,问他怎么事?

    “老八,你想什么呢,还打不打了?”

    “是啊老八,大家可都忙得很,没时间陪你在这看星星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不打我们可走了啊”

    眼睁睁看着大家的情绪由愤怒转为急躁,八面佛笑呵呵说:“大家稍安勿躁,我等个人,马上就到。”

    “等谁?”

    “大飞!”

    大家当然知道大飞是八面佛手底下的得力干将之一,但是大飞刚才还在旁边,一晃眼的功夫上哪去了。众人左右四望,没有见到大飞,就连坐在车里的我和程依依都十分奇怪,刚才我俩只顾着看八面佛了,还真没赶上看大飞,没想到一会儿的功夫,大飞就不见了。

    有人问道:“大飞上哪去了?”

    八面佛还是故作神秘:“不着急,一会儿就到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一辆面包车开了过来,稳当当停在八面佛身前。接着车门打开,下来几个汉子,其中一个正是大飞。八面佛问他:“搞定没有?”

    大飞点了点头,说搞定了!

    我正纳闷大飞搞定什么了,就见大飞又从车里拖下来一个麻袋,那个麻袋扎着扣子,里面有什么东西蠕动,看体型似乎是个人。大家也都起了好奇心,纷纷抬头去望,八面佛伸手一解麻袋,接着往下一捋,一个脑袋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卧槽!”和我坐在一起的程依依直接叫了出来。

    程依依以前是个小太妹,脏话不离口的,但和我在一起后,被我说过几次,已经收敛许多。但是这次,她又爆了粗口,而我觉得她应该爆,因为那个脑袋不是别人,正是周晴!

    大飞竟然把周晴给绑来了!

    简直天方夜谭!

    我和程依依都不敢相信眼前的场景,一个个都张大了嘴巴。

    周晴确实被绑来了,而且披头散、衣衫不整,脸上甚至还有点伤,估计是不肯配合被人打的,嘴巴上还缠着胶带,只能“呜呜呜”地叫。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,大飞竟然能把周晴绑来,我觉得我是得重新审视一下大飞了。

    我和程依依虽然门儿清,但是雨花台区其他大哥都不知道周晴是谁,纷纷询问八面佛和大飞:“这个娘们是谁?”

    大飞答道:“这是叶良的老婆!”

    众人“哦”的一声恍然大悟,接着又纷纷冲大飞竖大拇指,说大飞实在太能干了。

    大飞立刻说道:“这是佛哥的主意,我只是服从佛哥的命令!”

    在大哥面前,大飞从不争功,甚至给足了大哥面子。大家又转而去夸八面佛,虽然道上的规矩是祸不及妻儿,但是叶良率先偷袭人家的皇朝会所,这是不仁在先,就不能怪八面佛不义了,绑了叶良老婆也是理所应当。

    八面佛也得意洋洋地说:“我以前从来不把叶良放在眼里,只是习惯性地关心下后起之秀,这也是我在雨花台区多年来的习惯了。实话实说,我没想到叶良的野心会这么大、胆子会这么大,所以只是大概地了解了下他,知道他在哪里住,家里有什么人这不,现在就派上用场了嘛!”

    听完八面佛的一席话,我心中的敬佩再次油然而生。

    虽然“混混”这个职业一向被人看不起,最多只是畏惧,心中不会真的尊敬,只会认为他们好吃懒做。但不得不说的是,能当大哥的人确实有两把刷子,尤其是到八面佛这个地位的,没点真本事肯定混不下去,他几乎已经到了雨花台的顶点,但还是会关心下面的展情况,这种心态实在难能可贵!

    别看八面佛栽在我手上两次了,昨天在皇朝会所一次,今天在九号公馆一次,那是因为他对我实在不熟悉,败在了“信息差”上。如果我俩展开长线对决,你来我往的斗上一阵子,我真未必赢得过他!

    总而言之,八面佛确实可以,虽然之前三番两次受挫,但是现在总算扳一局,竟然把周晴给绑来了,我愈觉得或许不需要我,八面佛自己也能搞得定叶良了。

    不过我也担心一件事情,叶良那样心狠手辣、狠毒无情的人,真会因为周晴被绑而乖乖就范吗?

    虽说之前因为孩子的事,导致叶良对周晴心怀愧疚,但是以我对叶良的了解,让他受制于人似乎不太可能

    当然不管我怎么想,其他人已经认定八面佛必赢了。

    “八哥,你真可以啊,竟然搞来这么一道杀手锏!”

    “老八,我觉得你自己就能干掉叶良了,还叫我们过来干嘛啊!”

    “哈哈,人家老八不是说了,叫咱们来看看热闹的吗?”

    现在的八面佛不仅人多势众,而且还有周晴这道王牌在手,任谁看来都是必赢叶良的了。一时之间,八面佛也有点春风得意,叉腰看着灯光辉煌却破破烂烂的皇朝会所,阴沉沉说:“在雨花台,想和我八面佛斗,还差得远!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称是,不遗余力地吹捧着八面佛。

    我也忍不住喜笑颜开,感慨地说:“这个八面佛啊,还真是有两把刷子。”

    头去看程依依,却见她面色不太好看,一脸忧心忡忡的模样,眼睛也始终盯着麻袋里的周晴。我说:“你不会是又同情周晴了吧,这个时候可不能犯这种错误啊!”

    上次是为了孩子还说得过去,毕竟孩子是无辜的,程依依又是什么干妈,出笔丧葬费用情有可原。这次叶良纯属自作自受,他偷袭了八面佛的皇朝会所,八面佛绑他老婆也就顺理成章,大家都不是什么好东西,谁也别指责谁坏了江湖规矩。

    程依依摇了摇头,说道:“周晴倒没什么,我只担心八面佛。”

    我疑惑地说:“八面佛有什么好担心的?”

    程依依说道:“以叶良的脾气,八面佛还活得了吗?哪怕叶良今晚输得一败涂地,他也一定会杀死八面佛的。”

    我的心里顿时一个咯噔,叶良确实是这样的人,别人伤他一根汗毛,他恨不得砍别人一条大腿,如今周晴竟然被人给绑架了,都不敢想象叶良会疯狂成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但我看看站在停车场上的数百号人,再想想藏在暗中的猎鹰军,心想叶良再怎么疯狂,就不信他还能翻得了身。

    就像上次在我们那,叶良也很疯啊,恨不得杀了我和赵虎,可要不是他师父出现,他早就彻底废掉了吧。像叶良这种,最适合一巴掌把他拍死,让他失去任何翻身可能,这样才能永除后患,希望八面佛今晚不要心软。

    我正想着这些,八面佛已经蹲下身去,一把将周晴嘴上的胶带撕了。

    八面佛笑脸盈盈地说:“小姑娘,请问你现在什么想法?”

    周晴盯着八面佛,沉沉地说:“惋惜。”

    “哦?惋惜什么?”八面佛笑着说道:“惋惜你丈夫今晚要陨落了?”

    “惋惜你。”周晴说道:“你都快要死了,却还不自知你竟然敢绑架我,我老公肯定会弄死你的”

    果然,周晴和程依依的想法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敢绑叶良的女人,只有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八面佛的脸色顿时一变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八面佛狠狠扇了周晴一个耳光,嘶吼着说:“今晚死的一定会是你老公!”

    周晴的半边脸颊肿了起来,鲜血也慢慢从她嘴角渗出。

    周晴并不说话。

    她只是用一种冰冷的目光看着八面佛,甚至嘴角勾起一丝冷笑,仿佛在她眼里,八面佛已经是个死人了。

    一阵冷风吹过,现场众人都结结实实地打了一个冷战。

    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