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81突然,冷汗涔涔

    其实我能这么生气,不仅是因为大飞乱传我的事情,还因为他刚才还信誓旦旦地告诉我说,这事他只告诉了赵虎一个人,天地之间只有我们三个知道,结果他转眼又告诉了程依依。

    你说气不气,气不气!

    我把大飞狠狠骂了一顿,顺便还把事情给他讲清楚了,问他刚才都给谁打过电话,让他再一个个打去,消除我的负面影响。

    早知道,一开始就不该跟他开玩笑,到最后竟然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。

    妥善地解决完这件事后,我和大飞才到了顶层的会议室中。

    所有大哥都在这里,五花大绑地捆在地上,包括已经签过合同的赵铁塔等人。没办法,谁让他们刚才不听话,竟然还跑去跟莫海涛告状,看来还是没有得到教训,得再折腾一下他们。

    潘浩还在角落拿着大顶,他当然是坚持不了这么久的,只是被人用绳子绑起来固定住了,二十四小时不吃饭不喝水还倒立,可想而知他现在是个什么状态,整个人早就奄奄一息了。

    我和大飞一进去,所有人都惊恐地看着我们,七嘴八舌地说:“我们知道错了,我们愿意加入龙虎商会!”

    “从此以后我们就是龙虎商会的一份子!”

    “龙哥,我们再也不敢和你作对了”

    看来,赵铁塔等人重新被绑起来后,已经把莫海涛的事情告诉其他人了。现在,黑的斗不过我们,白的也斗不过我们,不认输还等啥呢?

    我也喜笑颜开地说:“这就对了嘛,早这样不就完了,大家和和气气,一起赚钱、一起对抗叶良,不比什么强啊?”

    说完这番话后,我便亲手去为他们解绑,接着安排人手去带他们洗澡、更衣、吃饭、休息。潘浩也被我放下来了,因为长时间的倒立,他早就昏迷过去,我拍拍他的脸,他才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龙哥,我错了,我再也不敢惹你了,我有眼不识泰山,你把我当个屁,放了吧。”这是他睁开眼后的第一句话。

    我拍拍他的脑袋,说道:“以后只要乖乖听话,包你平安无事。”

    经过一天一夜的折磨,再加上莫海涛的一锤定音,各路大哥彻底失去了和我作对的斗志,纷纷签署合同“自愿”加入龙虎商会雨花台区分部。赵铁塔等人早就签过合同,却还是去跟莫海涛告状了,算是犯了会规,按照合同上的条例,每人罚了一笔重金。

    他们还哀求我,说念在初犯,希望我能宽容一次,但是我说不行,国有国法、家有家规,龙虎商会成立至今屹立不倒,就是因为每一个人都严格执行商会里的规矩。

    我当然是吹牛的,其实龙虎商会倒过好几次了,希望这次能够长长久久地办下去吧。

    “龙虎出征、寸草不生”的口号也很久没响过了。

    赵铁塔等人在我这里休息好后,才纷纷走出皇朝会所。会所门外,仍旧人山人海,几百个人围着。如果他们这个时候反攻,我们还真一点辙都没有,不过还好,他们已经彻底没了斗志,或者说是彻底服气我了。

    龙虎商会雨花台区分部,就这样顺利地开起来了。

    三天以后,一个仪式在某酒店举行,龙虎商会雨花台区分部正式宣布成立,分会的会长当然由大飞来担任了。当天除了赵铁塔等人,各界大牛、政府官员也都来参加了,当然也少不了莫海涛,排场和江宁区的那次差不多。

    只是那次,主角是我和赵虎、莫鱼,现在换成了我和大飞。

    当然,主要是大飞,我只是个辅助,告诉他该怎么做、怎么说,我觉得大飞不是烂泥,他能扶得上墙,是时候给他机会锻炼了。

    一桌一桌的酒敬下来,大飞渐渐上道,和各路人马谈笑风生、把酒言欢。我喝得有点头晕,便一个人走到酒店门口坐着,吹吹风、醒醒酒。酒店门口还搭着拱门,以及各行各业送来的花篮,地上也满是鞭炮燃放过后的皮,从今天开始我们就算是把雨花台区拿下来了。

    这就算是截了叶良的胡吧?

    他想拿下江宁,但被我们抢先一步;想拿下雨花台,又被我们抢先一步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他现在在哪,但我肯定他一定知道这个消息,估计正在暗中生闷气吧,而且恨透了我,想把我给杀了。他会在哪里呢,会不会偷袭我,从前面的拱门里突然跳出来,用刀割我的喉咙?

    以叶良的作风,不是没可能啊。

    如果真是这样就好了,因为我提前安排了猎鹰军守在附近,就怕叶良会在这天出来闹事。

    包括我一个人走出酒店,坐在这石阶上面醒酒,就是为了把叶良给引出来!

    为了除掉叶良,不惜拿自己当诱饵,我都快被自己给感动了。

    但是等来等去,就是不见叶良出现。

    妈的,又一次猜错他的行动了吗?

    这没什么可稀奇的,虽然我自称对叶良了如指掌,可他实在变幻莫测,一天能变十八主意,想要次次掌握他的行动无异天方夜谭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大飞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龙爹,没有引出叶良?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说没有。

    “这王八犊子,到底打什么主意呢?”大飞一屁股坐到我的身边,喃喃地说:“我刚才祈祷半天,希望叶良今天落网,但好像是失败了。”

    我苦笑着,大飞就算拥有无敌好的运气,但也不可能次次都灵验的啊。

    “没事龙爹,反正雨花台已经是咱们的了,干掉叶良还不是迟早的事吗?”大飞搂着我的肩膀,嘻嘻哈哈地说。

    是啊,雨花台已经被我们拿下来了,这是我们在金陵城占领的第二个城区了。我们的势力越来越强,认识的人也越来越多,这么展下去,别说叶良不是我们的对手,有朝一日或许能跟杀手门掰掰腕子了吧

    哦对了,还有高淳区,等到我们足够强大的那天,一定要让米文斌他爸官复原职,还有金龙娱乐城也重新装潢起来,我一直记着这件事呢。

    我想做得太多,时间却总是过得太慢。

    那天下午,众人渐渐散了,拱门也被拆了,太阳慢慢落山,叶良也没出现。

    夜色渐渐降临,我站起身,拍拍自己的屁股,对大飞说:“去吧,看来叶良不会来了。”

    猎鹰军也被我遣散了。

    但我并没放弃,从第二天开始,又让大飞安排人手四处去找叶良。虽然我知道叶良一旦藏起来的时候,这世上几乎就没人能找到他,但我还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,或许就瞎猫碰着死老鼠了呢?

    自从叶良杀了八面佛和飞鹰,带着被毁容的周晴离开,还说不会放过我后,就再也没出现过了。

    奇怪,这不像他的风格啊,他就是偷袭也要偷袭一次的啊。

    一天、两天、三天

    始终没有叶良的下落,这个人就好像凭空失踪了一样。

    某个早上,我在九号公馆的一个房间醒来,突然冷汗涔涔、大汗淋漓。

    因为我想到了一件事情。

    叶良想要转正成为黄阶杀手,任务是拿下金陵城的一个城区随便一个城区都行,并不局限于雨花台。那么,他有没有可能是看到雨花台没希望了,所以又把目标转移到其他城区了?

    当初他在江宁区遭遇失败,所以才来的雨花台,现在雨花台也不行了,完全有可能去其他地方的啊!

    天,我真是蠢,我怎么没有早点想到!

    我急匆匆把大飞叫来,让他立刻撒出人去其他城区打听,看有没有叶良的消息。

    金陵城很大,城区就分了近十个,想在这其中找一个人无异于大海捞针。可叶良要想拿下一个城区,必然会搞出不小的动静,地下世界必会震荡,恶战、暗杀样样不少,想要打听出来就不难了,当初知道叶良在雨花台,就是通过这种方法。

    果然,不到一天时间,就有了叶良的消息。

    我没猜错,叶良真的跑到其他城区去了,只可惜猜得迟了一点。叶良在建邺区,已经把建邺区拿下来了,做了建邺区的地下皇帝。也就是说,他已经转正成为杀手门的黄阶杀手了。

    得到这个消息,我完全傻了。

    我努力了这么久,费尽心思地把雨花台拿下来,还做了很多卑鄙的事,就是为了阻止叶良转正,但没想到我堵住了雨花台,却没堵住其他城区。在我洋洋得意,自以为大获成功的时候,叶良已经在建邺区完成了他的目标。

    我的天啊

    这究竟是我太蠢,还是叶良太狡猾了?

    我怎么都没想到他会换地方啊,我一直以为他会在雨花台区和我奋战到底来着。

    他这种人怎么可能轻易认输!

    “这还不是最坏的消息。”大飞忧心忡忡地说:“整个建邺区的地下世界都在传,说叶良准备进攻雨花台和江宁,要把龙虎商会斩草除根。”

    意料之中。

    叶良肯定会这么干的,他能咽得下这口气才怪了。

    “好啊,来!”我咬牙切齿、怒目圆睁!

    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