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83感觉自己好变态

    其实我也不知道一星期后能把这些人训练成什么样,还是那四个字,全力以赴!

    接下来的时间里,我便在皇朝会所的后院,一边教他们进阶版的军体拳,一边组织他们学习、磨合猎鹰大阵。但是可想而知,只有一个星期时间,我又急功近利,肯定把他们折腾的不轻,早晨早早地就把他们叫起来,晚上又熬到凌晨才让他们睡觉,他们毕竟是人,不是机器,哪能这么折腾,没几天就扛不住了,一个个瘫倒在地,怎么打骂也起不来,还有直接昏过去的。

    其实从这一点就能看出人和人的差别,当初赵虎也接受过木头一个星期的特训,所经历的折磨肯定比这要多,我到现在也忘不了浴池边上那一堆又红又黑的纱布,但他就能坚持下来。

    人和人真是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这我是真急了,这可是我唯一的希望了,如果猎鹰大阵练不出来,到时候怎么和叶良干仗呢?

    我思来想去,便把程依依叫过来,让她继续训练这一群人。而我,则到建邺区去,摸一下叶良的底,看他都有哪些手下,有没有可以利用的人,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,这是流传多少年的老话了。

    这种事,我不是不能交给别人去办,但是一来之前的人已经被叶良察觉到了(否则他不会那么巧给我打电话),二来这种事我自己去做更踏实点,毕竟我经验挺丰富的。

    直到这时,程依依才知道我要和叶良决战的事(之前我没告诉任何人,也不让大飞告诉别人,就是怕他们担心我),程依依当然挺吃惊的,分析过两边的实力后,坚决不同意我这么做,说我们可以退到江宁区去,没必要和已经拥有杀手门背景的叶良硬碰硬!

    我又动之以情、晓之以理,说你讲得这些我都考虑过了,可是退到江宁区又怎么样,叶良就会放过咱们了吗?洪老爷子能护咱们一时,能护咱们一世?就算江宁足够安全,难道咱们一辈子不出去了?

    我们肯定要出去的,我爸还没找到,二条也没救出来,不可能永远窝在江宁。

    “这是唯一的机会。”我说:“叶良败在我手上好几次,他还是不服气,想和我来场公平对决,并且承诺不用杀手门的势力。而且把他干掉以后,他师父还不会怪罪,没有比这更好的机会了!”

    程依依被我说服,只好答应了我,并且让我小心。

    我让大飞给我找来一辆挺旧的面包车,既然是要悄悄过去,肯定要低调些。大飞还想和我一起去,但是被我给拒绝了,他是雨花台区的分会长,最好留下稳定军心,而且去建邺区挺危险的,还是我一个人去吧。

    我开了车,前往建邺。

    建邺已经是很中心的城区了,处处高楼大厦,路也非常的堵。但是无论哪个城市,高楼之间也隐藏着不少贫民窟,污水横流的小巷、参差不齐的平房,别看他们现在过得挺穷,有朝一日拆迁过来,马上就能变身富豪这也算是我华夏的特色之一了。

    在来建邺区前,我已经对这有过一个基本的了解,知道叶良能拿下这完全是凭暴力。他是杀手门的,背景十分强硬,怎么杀人也没问题。他就那样一路杀过去,杀得那些大哥不得不服、不敢不服,只能将其奉为至尊。

    其实在金陵城有个不成文的规定,无论哪个城区,可以有吃黑饭的人(毕竟这是禁不掉的),但不能有只手遮天的大哥。金陵毕竟是个挺文明的城市,不会允许出现太猖狂的黑老大,在这方面各个城区的公安局一直打得很严。

    但在江宁,是因为洪老爷子知道我们要对付杀手门,所以才给予了一定的支持和帮助,在雨花台也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而在建邺,就完全是杀手门给叶良撑腰了。

    在建邺区,有个“豪爵”会所,奢华程度屈一指,也是各路名流集中的地方。叶良上位以后,常常过去消遣、玩乐,甚至住宿,看来他和我们一样,并不计划在这地方久呆,所以也没购买房产,有个住的地方就行。

    包括开会,也在豪爵会所。

    听说叶良上位以后特别喜欢开会,建邺区的众大哥们早晚都要过来报道,开完会了才能去做自己的事。

    其实一群流氓,有什么会要天天开的?

    我的心里明白,叶良这是对自己没信心,他知道他这老大怎么来的,完全就是杀出来的,这些大哥表面上畏惧他,心里不一定尊重他。所以叶良才要日日开会、夜夜开会,确保他们没有异心,不会背叛自己。

    我和赵虎当老大的时候,一般都是恩威并施,既要震慑手下,也要给他们点甜头,久而久之感情就出来了,也很容易培养出忠心耿耿的兄弟;但是叶良不太一样,他的兄弟虽然也挺忠心,但是大多没有什么感情,甚至眼神都很空洞,像是麻木的机器人,所以我一直说叶良的人像邪教徒。

    以前听赵虎说过,叶良“御下”的法子就是恐吓,不断给他的兄弟洗脑,说你要是不听我话,我就把你弄死之类。久而久之,他们打心眼里畏惧叶良,就像戴上枷锁的小象,再也不敢反抗叶良,对于叶良的命令只有服从。

    听上去是不是跟传销似的?

    叶良要是去干传销,估计也能成事。

    所以我猜,叶良每天开会,就是要给这些大哥洗脑。我想过去看看,如果这些大哥还没彻底沦为叶良的傀儡,或许能够为我所用。我知道这事挺冒险的,成功率也低,但我也是被逼得没办法了。

    豪爵会所,我肯定不会从正门进去,虽然这里不一定有人认识我,但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,毕竟是叶良的地盘,被现了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我绕到豪爵会所后方,找到一个开着窗户的房间。好吧,我也不绕弯子,其实就是卫生间。卫生间为了透气,窗户常年开着,倒是方便了我。确定卫生间里没人,我便从卫生间爬了进去,接着溜进豪爵会所内部。

    这间会所和别的会所没有什么区别,就是装得金碧辉煌、流光溢彩,时不时有浓妆艳抹的公主,或是衣着干练的主管走过。各个包间里面传来鬼哭狼嚎的声音,那些大腹便便的中年人们,有了钱后无处挥霍,只能到这放松一下。

    虽然我是第一次来豪爵会所,但是以我的经验来看,叶良不可能在这一层开会,于是就往上走。我连电梯都不敢乘,生怕遇上谁了,所以就走楼梯,一层一层地搜索过去,终于来到某个行政楼层,各个部门集中在这,也有会议室、餐饮间,应该就在这了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刚刚入夜,会所里面已经忙碌起来,行政楼层几乎没什么人。

    我很容易进到了会议室里,迅观察了下四周环境,这里设施都挺简单,就是一张椭圆形的桌子,以及一些椅子,还有饮水机、空调等等,想藏身都没个地方。

    我一抬头,看到天花板上的通风口。

    说真的,我以前可不会注意这个玩意儿,都是叶良喜欢往这种地方钻,我才开始多看两眼的。

    我灵机一动,立刻踩了桌子往上面爬。

    叶良能钻,我当然也能钻了,男子汉大丈夫,能屈能伸嘛。

    为了避免留下脚印,我还把鞋脱下来挂在头上,接着才小心翼翼地爬到通风口里。然后把金属格栅也装好了。往下一看,视野十分开阔,而且下面的人还不容易现我,这种感觉还蛮爽的。

    我现在知道叶良为啥喜欢往这种地方钻了,偷窥别人的感觉确实有种说不出的

    哎,感觉自己好变态啊。

    躲在通风口里没多久,就见会议室的门被人推开了,几个汉子走了进来,均是一脸愁眉苦脸的样子。看他们的做派、长相、穿衣风格,我就断定这些都是大哥级别的人,一般小喽啰可没有这种气质,在道上混得越久,就越容易分辨。

    他们进来以后,一句话都不说,各自闷闷地坐在椅子上,显然是在等人。

    虽然会议室里已经有人在了,但是仍旧十分安静,气氛也更压抑。藏在通风口里的我,都觉得浑身不太舒服,感觉这些大哥一个个苦大仇深。过了一会儿,一个头半黑半白的老者突然说道:“叶良怎么还没有来,要让咱们等多久啊!”

    一个胖乎乎的汉子顿时满脸惊恐:“老程,你疯了吗,怎么直呼叶良的名?”

    另外两个汉子也都震惊地看着那个老者。

    老程咬牙切齿地说:“我叫他名怎么啦,反正咱们迟早都要被他杀死,无非就是早一天、晚一天的问题,我儿子都死在他手上了,我也不想活下去了!”

    几位大哥都安慰他,让他多加忍耐,没有什么比保住性命更加重要。

    正说着话,门又被推开了,一个青年走了进来,当然就是叶良!

    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