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92强到,离谱

    卧槽!

    我设想了无数种的可能,幻想老乞丐是如何潇洒帅气地避过警方抓捕,然后带我逃之夭夭、浪迹江湖。毕竟他是那么淡定、那么从容,仿佛这事在他眼里根本就不是事,但我怎么都没想到,他会直接投降!

    到底搞什么鬼?

    我呆呆地看着老乞丐,眼睁睁看着他被扑倒在地,接着又被上了手铐。整个过程之中,老乞丐一点都没反抗,还腆着脸跟人家刑警说:“轻点哈,我一把老骨头了,经不住这么折腾”

    我很茫然,很懵逼,完全不知道老乞丐这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因为我和老乞丐是一起的,甭管我有没有罪,上没上过通缉令,都要一并带去审问的。于是我也被上了手铐,和老乞丐一起被警察押着,一前一后朝着楼下走去。

    下楼的时候,老乞丐还头冲我说了一句:“放心吧徒弟,一切都在为师的掌控之中!”

    我:“”

    我信了你的邪啊!

    这都被警察押走了,还要怎么掌控?

    还好我对这老乞丐一无所知,即便一会儿去了公安局,也能推得干干净净。和个乞丐一起吃饭怎么了,还不允许我有点善心了?正这么想着,我和老乞丐已经被押到楼下了。

    饭店外面已经人山人海,到处都是看热闹的,门口停着一排警车,傻子都能看出来这是抓人,所以自地集中起来。

    不怪老百姓喜欢凑热闹,换我,我也要看,看看那个倒霉蛋被抓了。

    可惜,今天这个倒霉蛋是我。

    来到饭店外面,还见到了之前那对报警的小情侣,他俩看到我们落网,立刻兴奋地冲上来问:“在哪领一百万啊?”

    带头的领导说道:“等去确定他的身份,走完流程以后会给你的!”

    小情侣更加兴奋,连声说好。

    平时见到的通缉令,无论多凶残的歹徒,消息费顶多五万、十万,撑死了也就二十万。老乞丐的消息费高达一百万,足见他有多么恐怖,不知做过什么凶恶的案子,我感觉自己好像真的上了贼船。

    “多嘴多舌!”

    被刑警押解着的老乞丐突然一声厉喝,不知怎么就脱离了束缚,接着狠狠一脚踢了出去,那对情侣顿时齐齐飞出,双双撞在一辆警车上面,“啊”的一声惨叫过后摔落在地。

    再看他俩,一个个面如菜色、口吐鲜血,爬都爬不起来了,不知断了几根肋骨。

    那辆警车上面,也陷进去好大一个坑。

    四周的群众都傻眼了,显然没想到一个被抓的犯人还能这么嚣张,负责押解老乞丐的那几名刑警也是目瞪口呆,迅扑了上去,再次把老乞丐压倒在地,还用枪怼老乞丐的脑袋。

    “老实一点!”

    “我很老实的呀!”老乞丐眉开眼笑。

    我和老乞丐都被押上警车,“呜哇呜哇”地押向建邺区的公安局。我是有点懵的,我来建邺是想看看怎么对付叶良,结果却被抓到这里来了。到了局里,我和老乞丐被分开审讯,分开以前,老乞丐还对我说:“没事徒弟,一切都在为师掌控之中。”

    我:“”

    被讯问的时候,我当然一问三不知了,我对老乞丐本来就不了解。

    我只知道他是个乞丐,昨天晚上碰我的瓷,讹了我一千块钱,还让我请他吃饭。就这么一点事啊,问也问不出什么花来。警察问我:“你不知道他是什么身份,就贸然给他钱,还请他吃饭?”

    我叫苦连天地说:“警察同志,你们在街上给要饭的钱,还要查查他们的身份证吗?”

    警察说道: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我:“”

    总之,不管他们怎么问,我确实是不知道,最后他们也没办法,只能把我暂时关进稽留室里。没有特殊情况的话,二十四小时后就得放我出去。我突然间觉得,这老乞丐不告诉我他的身份,或许是为了我好。

    但我毕竟拜了他为师啊,还指望他帮我对付叶良呢,总不能出师未捷身先死,还没干啥呢就被警察逮起来了吧,我这命运也太悲催了点。

    稽留室里人员嘈杂、人来人往,但也不至于欺负了我,我也没心情去欺负别人,蹲在角落愁老乞丐的下场。不过一会儿,稽留室的门开了,老乞丐走了进来,我顿时惊喜地冲过去,叫了一声师父!

    老乞丐满意地点头,说好、好。

    稽留室里十多个人,但是只有一张椅子,“混得好”的才能坐。之前我一个人,也没心情争夺那张椅子的使用权,现在老乞丐进来了,我得尽到一个做徒弟的责任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那张长椅上坐着一位膀大腰圆的汉子,凭借“块头”牢牢霸占着椅子的使用权。

    我也没心情和他废话,厉声说了一句:“滚蛋!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!”

    汉子站起身来,挥拳就要打我,但我一脚就将他踢飞了,汉子撞在旁边的墙壁上,惨兮兮地爬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我恭恭敬敬地把老乞丐搀到长椅上,说:“师父,您坐。”

    虽然我做惯了老大,但是我也蛮会拍马屁的。

    老乞丐满意地坐在长椅上,点着头说:“徒弟,你这么尊重我,我当然很开心了,但是你要知道,善恶到头终有报,与人为善也是一种善啊!”

    我说:“能被关到这种地方的人不是好人,不需要对他们善。”

    老乞丐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等到稽留室里恢复正常氛围,我才悄声问老乞丐:“师父,你那边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老乞丐说:“我全招啦,我是谁,杀过几个人,一五一十说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我的心里咯噔一下,又问:“师父,那你逃出这个地方应该轻而易举的吧?”

    老乞丐说:“我干嘛要逃?我要等公安局长恭恭敬敬地接我出去。”

    我吃惊地看着老乞丐,心想他是不是癔症了,这种荒唐话也能说得出来?他都招了自己的罪,还指望公安局长接他出去,简直痴人说梦!要说他能逃出去我信,说局长会来接他,这我不信。

    当然,我只敢在心里腹诽一下,嘴上并不会说,就是觉得我这师父似乎越神秘。

    “睡会儿。”老乞丐闭上眼睛,鼾声随即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师父可真是能吃能睡啊。

    百无聊赖,我也靠在椅子边上打盹儿。

    稽留室里依旧进进出出,不时有人被保释出去,也有人被叫去审问。不知过了多久,一阵“咕咕咕”的声音传来,老乞丐睁开眼睛,摸着肚子说道:“饿啦,局长怎么还不来接我?”

    我心里想,你继续白日做梦吧,人家局长会来接你才怪

    就在这时,就听门外有人说道:“霍局”

    “霍局,您怎么来了,要提审谁啊”

    一道威严的声音随即响起:“别废话,开门!”

    门开了,一个精明强干、目如鹰隼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,看他肩膀上的花,便知他是什么身份了。我吃惊地看着他,难道真如老乞丐说得那样霍局进来以后,目光扫视一圈,很快落在老乞丐的身上,接着三步并作两步,快走了过来,低声说道:“老前辈,我是来接你出去的!”

    虽然霍局声音很低,但在旁边的我还是听到了,我面色复杂地看着老乞丐,心想我这师父到底什么身份,怎么既是通缉令上的罪犯,又能获得公安局长如此尊重?

    霍局这么低声下气,老乞丐却还摆谱,摸着肚子说道:“哎呀,我可不是说抓就抓,说放就放的呀!”

    霍局面色难堪地说:“老前辈,是我手下的人办事不力,没有查清您的身份就下手了,希望您大人有大量,宽恕我们这一次吧”

    老乞丐摸着肚子说道:“宽恕,可没那么容易!”

    霍局面色复杂:“老前辈,我诚恳地向您道歉,万望您能海涵”

    老乞丐还是摸着肚子:“你想获得我的原谅,总得拿出点诚意来嘛!”

    霍局冷汗涔涔:“老前辈,您明示下,但凡能办到的,我都尽力去办”

    老乞丐并不说话,只是摸着自己肚子。

    霍局愈疑惑,一脸茫然。

    我实在忍不住了,说道:“你去给他买点吃的来!”

    霍局这才恍然大悟,立刻头冲手下人说:“快去买吃的来!”

    老乞丐跟着大叫:“要肉,肉!”

    二十分钟以后,大包小包放在老乞丐的身前,桂花鸭、酱骨头、叫花鸡、红烧鱼应有尽有。老乞丐吃得满嘴流油,肚子都大了好几圈,这才得意洋洋地领着我走出去了。

    霍局一直把我们送到公安局的大门口。

    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老乞丐一摆手,霍局如释重负,深深鞠了一躬,这才返了去。

    夜色中、路灯下,我和老乞丐一前一后走着。虽然我仍不知道这个老乞丐的身份,但我愈相信他是一位强者,绝对强到离谱!行至一处偏僻无人的地方,我再也忍不住了,“噗通”一声跪倒在地,心潮澎湃地说:“师父,帮我对付叶良!”

    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