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19陈家,陈不易

    闫玉山明天就回来了!

    之前还说三天,没想到一转眼就成了明天,我一颗刚放下的心又忍不住提起来。莫鱼说有法子对付王海生了,能赶在闫玉山回来之前办到吗?我对此深表疑虑,但也只能先和黄龙说了一声谢谢,又挂了电话给莫鱼打过去,问他来了没有?

    莫鱼说道:“来了,在楼下的早餐店等你呢。”

    我赶紧起床洗涮、收拾,一出门正好碰见大飞,他手里还拎着早餐,是来给我送的。我说咱们不在这吃,便拉着他,急匆匆跑到楼下的早餐店里。莫鱼果然在这,当然还是一如既往的潇洒帅气,哪怕他种了好几年地,看上去也像个王子,浑身上下散发着光。

    我走过去,把今早黄龙的话给他讲了一遍。

    莫鱼听完,点着头说:“不着急的,你先吃点早餐。”

    “闫玉山明天就回来了,还不着急?”

    莫鱼指着餐桌说道:“你先吃饭。”

    看到莫鱼这么淡定的样子,我相信他或许真有办法,便踏踏实实地吃起饭来。大飞也是一样,和我坐在一起吃着东西。油条、馄饨、锅贴,吃了个饱,才擦擦嘴,询问莫鱼:“吃好啦,现在能告诉我了吧?”

    莫鱼说道:“跟我走吧。”

    看他还是卖关子,我也没有再问,看看谁先憋死。

    跟莫鱼出了早餐店,又坐上他的车子,一辆很普通的帕萨特。我坐在副驾驶,大飞坐在后排。大飞可能昨晚没有睡好,一上车就睡着了。莫鱼开着车子,一路往北而行,很快就出了雨花台,接着上了绕城高速,没多久又下去了,进入了玄武区。

    深入玄武区后,终于还是莫鱼忍不住了:“你咋不问我了?”

    我说:“还问什么,我已经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你知道什么了?”

    我说:“整个金陵,能制住‘鼓楼王家’的,显然只有‘玄武陈家’了——也不算制吧,起码两家平起平坐,还是有办法搞定这件事的。你说又办法对付王海生,又带我来玄武区,除了要找陈家帮忙,我想不到其他人了。”

    莫鱼哈哈大笑起来:“还是你啊张龙,果然聪明。”

    “别埋汰我了,这也太明显了,傻子才会猜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一定。”莫鱼叫着:“大飞、大飞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大飞流着口水,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说,咱们来玄武区干嘛来了?”

    大飞看看窗外,迟疑地说:“心情不好,去玄武湖溜会儿?”

    莫鱼朝我投过来“你看吧”的眼神,我只好给他投过去“他本来就是个傻子”的眼神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车子停下,来到了金陵城的市政府大楼。

    没错,虽然金陵的核心城区不少,但玄武是最最中心的城区,所以市政府大楼也在这里设立。因为金陵城的特殊地位,这里相当于副省级的行政机关了,金陵城的市政府大楼当然气势恢宏、人来人往,门口站着两个武警,虽然没有拿枪,但也威风凛凛。

    大飞吃惊地叫了出来:“你们来市政府大楼干嘛,难道要上访吗?!我的天啊,这一招对王海生来说是没用的!”

    我瞪了他一眼,说你被丢人啦,咱们是来找陈不易的。

    陈不易,就是“玄武陈家”这一辈的代表人物,和做生意的王海生不一样,陈不易在政府部门工作,是位地地道道的官场人士,虽然不是一把手、二把手,但也身居要职、位居枢纽。

    这也正常,当初在荣海的时候,方鸿渐同样不是一把手、二把手,但是人家树大根深、门生遍地,基本就是人家说了算的。

    陈不易当然也是一样,“玄武陈家”在金陵城深耕多年,表面上不显山不露水的,却是谁也不敢得罪他们。

    就是一把手,在他面前也得客客气气的,否则自己这工作可就不好干了。

    莫鱼来这,当然是来找陈不易的。

    大飞在金陵城也待过一段时间了,当然听过“玄武陈家”和“陈不易”的大名,当时就兴奋起来:“原来是来找陈不易的啊!龙爹,你可真厉害啊,这就和陈不易搭上关系了,怪不得敢得罪王海生呢,怪不得有恃无恐!咱有‘玄武陈家’做靠山,在金陵城还怕谁啊!”

    大飞这个脑子也真是的,我要认识陈不易,昨天至于愁成那样?

    我对大飞说道:“你在车里待会儿,我和莫鱼上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大飞说道:“怎么不带我去,我也想见见陈不易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这一代盗贼猖獗,你看着点咱们的车,别让人偷走了。”

    大飞说好。

    我和莫鱼下了车,朝着市政府大楼的门口走去,莫鱼笑着说道:“怎么可能有人来这一带偷车,这是嫌自己死得不够早啊……怎么不让大飞一起去呢?”

    我摇着头说:“你和大飞接触的少,不了解他……这个人吧,成事不足败事有余,怕他不会说话冲撞了陈不易,还是咱俩去吧。”

    路上,我和莫鱼边走边聊。

    我问莫鱼怎么和陈不易认识的,莫鱼告诉我说,之前他就知道,随着我们在金陵城的发展,一定不可避免地要得罪些大人物,所以他从一开始就在为以后铺路了。

    通过洪老爷子,莫鱼认识了金陵城不少的警界人士。洪老爷子到底干了一辈子呢,人脉圈子不可能只局限在江宁区,当然也有其他地方的人,在位的、不在位的都由。

    再通过这些人,慢慢和陈不易搭上了线。

    这些事情说着容易,但要真正实施起来却没那么简单,否则每一个人都能顺着梯子慢慢往上爬了。其中要展现出的高情商和高智商,说句不好听的,教都教不会,有的是家庭熏陶,有的是天生就会,莫鱼就是后者,在这方面拥有极强的天赋。

    莫鱼告诉我说,放眼整个金陵,无论你是混哪个圈子的,最终都脱离不了“鼓楼王家”和“玄武陈家”的制约,非得靠上其中一脉,才能长久发展下去。甭管做官还是混黑,亦或是做生意,有了这两家的庇护,那可真是顺风顺水、春风得意。

    就包括杀手门和隐杀组的斗争,想在这个地方站稳脚跟,想要占下金陵城的地下世界,没这两个家族之一的支持根本不行。

    每个地方有每个地方的玩法,就算杀手门的势力遍布全国,真正落实到地方的时候,也还是要和地方豪绅搞好关系。

    所以杀手门的诸人才对王海生那么唯命是从。

    总之,在我们攻城掠地,打这个打那个的时候,莫鱼当然也没有闲着,积极拓展自己的人脉,终于和“玄武陈家”的陈不易搭上关系了。迄今为止,他已经和陈不易吃过几次饭、洗过几次澡,感情正在慢慢升温,再过一段时间,称兄道弟都没问题。

    但还没有再过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莫鱼说,这次我突然得罪王海生,确实让他有点猝不及防,因为他和陈不易的关系还没到那种“特别要好”的程度。

    “但是可以求着试试。”莫鱼说道:“我觉得吧,他应该不会驳我的面子,再说只是让他帮忙说和,应该没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莫鱼说没问题,就是没问题了。

    莫鱼在来之前,已经提前跟陈不易打过招呼了。所以我们直达陈不易的办公室,先找到了陈不易的秘书。秘书认识莫鱼,微笑着说:“莫先生,你等一下,我去通知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莫鱼同样很有礼貌,就和我在陈不易办公室的外间等着。

    陈不易虽然不是一把手、二把手,但也身居要务,所以找他的人很多,单是外间,就聚集了十多个人,这才刚上班不久啊。不一会儿,秘书出来了,对莫鱼说:“请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其他人都很诧异地看着莫鱼,因为莫鱼刚来不久,这属于插队啊。

    但也没有办法,陈不易当然有权选择先见哪个、后见哪个。

    我和莫鱼一起走进了陈不易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领导的办公室一般不会太奢华,比起那些大老板来说差得远了,无非就是简单的桌子、沙发,还有几张字画。但越是简单,越透露着不平凡,桌上的红色电话更是让人心生敬意。

    办公桌后,坐着一位四十岁上下的中年男人,看他样子保养的不错,皮肤很白,整个人文质彬彬的,和王海生的霸气外露不太一样。

    这个中年男人显然就是“玄武陈家”的代表人物,陈不易了。

    “陈主任,您好!”

    莫鱼立刻走了上去问好。

    “小莫,你来啦。”陈不易同样微笑,站起来握住莫鱼的手。

    看得出来,两人关系确实还挺好的。而且,能让陈不易这种人亲自起身相迎,可见他对莫鱼有多重视。莫鱼才二十多岁啊,就拥有如此惊人的社交能力,不得不让人心生佩服。

    “他是张龙,我和你说过的。”莫鱼又介绍我。

    我赶紧上去和陈不易握手,说陈主任,您好!

    陈不易点点头,让我和莫鱼都坐下了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