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30英雄不问出处

    随着王仁等人的落网,我们确实已经穷途末路,陈不易的这位女婿是我们最后的希望了。

    如果不能获得这位女婿的帮助,我们不仅救不出王仁他们,就连我们自己也要完了。

    今天晚上,不成功、便成仁!

    这家酒店确实挺高级的,大厅后方是一座人造的花园,小桥流水、亭台楼阁,郁郁葱葱的树木之间,隐藏着一个又一个私密性十足的包间。这些包间的功能可不仅仅限于吃饭,总之只有你想不到的,没有酒店方面做不到的,说是私人会所也未尝不可。

    据说陈不易是这间酒店的大股东,究竟是不是也没人知道,他这人太低调了,加上身份敏感,更是雾里看花,说不清道不明。

    莫鱼一边往里面走,一边给我说着刚才打听来的消息。

    到底是金陵城的名流,就算陈不易藏得再深,大家也或多或少地知道了点事情。今天晚上的这个宴会,重头戏就是陈不易的女婿身份公开,大家自然就要围绕这点讨论,这个说一点,那个说一点,汇总起来后的消息,可比王仁他们去查快得多了。

    莫鱼就是通过这种方式知道了这个女婿的身份。

    莫鱼说,陈不易的这个准女婿叫许东升,确实是小城市荣海人,来金陵城还没几年。之所以能获得陈不易的青睐,还和陈不易的女儿成为恋人,是因为陈不易有一次带着家人旅行,晚上住在某宾馆的时候,突然遭到莫名其妙的枪击,关键时刻,是一个酒店服务生救了他们,让他们一家人藏在库房里才躲过此劫。

    那次事件过后,陈不易感激这位酒店服务生,所以给了他不少差使和机会。这位酒店服务生呢,也真不负陈不易的栽培,因为嘴巴甜、会说话,做事又很机灵,真就一步一步窜了上来,因为经常在陈不易的身边做事,还和陈不易的女儿陈圆圆擦出火花,成了一对秘密恋人!

    陈不易一看,好嘛,女儿都跟他了,更是大力栽培,什么机会都给了他,大有要把这位酒店服务生培养成陈家接班人的意思。

    讲到这里,相信你也明白了,没错,这个酒店服务生就是许东升,陈圆圆的未婚夫,陈不易的准女婿,这人的经历也和他的名字一样,旭日东升、步步高升!

    按理来说,像陈不易这样的身份背景,女婿肯定要找一个和自己家族契合的人,最后却找了一个酒店服务生出身的人,确实让人大跌眼镜。不过也应了那句老话,英雄不问出处,许东升实在太争气了,抓住一个机会就能往上爬,绝对一等一的青年才俊,难怪陈圆圆会倾心,陈不易也对他满意。

    说到这里,莫鱼感慨地说:“看到了吧,优秀的人到处都是,其实咱们也不算什么,千万不要有点成就就翘了尾巴,这世界最不缺的就是才俊。”

    我笑着说:“许东升这么强,不还是差点被你给戴了绿帽子?”

    莫鱼红着脸说:“这件事情别再提啦,咱们是去找人家帮忙的,本来就没什么希望,要是让他知道这件事情……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肯定的,这玩笑也就跟你开开,当着许东升的面可不会说。”

    莫鱼告诉我说,许东升现在只是陈不易身边一个不起眼的秘书,但已经镀了不少的金,只要身份公开,马上就噌噌噌窜起来了。知道许东升身份的人很少,莫鱼也是东听一句、西听一句才汇总起来的,王仁他们打听不出来也很正常,只是闫玉山已经捷足先登,确实让人挺丧气的。

    只能试试看了。

    跨过竹桥,走在鹅卵石铺就的小路上,很快就来到第一间隐藏在树木掩映间的屋子。莫鱼只知道许东升在这后院,不知道具体是哪个屋子,所以我俩趴着窗户往里张望,却看到了王海生和陈不易。

    屋子里面和寻常住处没有什么区别,有沙发有电视,当然主要还是吃饭的地儿,旁边摆着一张大餐桌。此时此刻,屋子里就王海生和陈不易两人,王海生体型肥胖,陈不易则身材匀称,两人坐在沙发上,正在聊天。

    陈不易说:“王老板,我的那个女婿,你之前就见过了,感觉他怎么样?”

    王海生竖着大拇指说:“绝对是个人才,你知道我一向很少夸人,但我不得不说,许东升这小子绝对是人中之龙!你有这个女婿,陈家绝对蒸蒸日上、更加辉煌,你可以安享晚年啦!”

    得到王海生的夸奖,陈不易也露出了欣慰的笑:“是啊,我是真觉得他挺不错,以前我也没想到会把女儿交给他,只能说确实是缘分到了。关键这小子确实稳重,在我身边做隐形人这么多年也沉得住气,不争名不夺利的,我观察他特别久了,是个可以托付的人。”

    王海生点着头说:“老陈,你赚到啦,这小子一穷二白出身,愿意给你做倒插门的女婿。换成别家的公子哥,怕是受不了这个委屈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嘛,我和他也商量好了,将来他和圆圆生的第一个孩子,不论男女都先跟我的姓,等到第二个孩子出来了,再跟他的姓。”

    “老陈,后继有人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嘿嘿,毕竟我年纪也大了,是该考虑一下后事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了老陈,这次我鼎力支持杀手门拿下金陵城,你没什么意见吧?”

    “我能有什么意见,这是你的自由啊。再说,根据咱们两家的合约,你们王家所做的事,我们陈家是不能插手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不伤咱俩和气就好,我可没有垄断地下界的意思啊,是杀手门主动找上我的,他们势力挺强你也知道,我也不好拒绝他们……不行,你也加入进来,杀手门能帮咱们解决不少事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算了吧,毕竟身在官场,就不掺和这些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行,你洁身自好,我不强迫你了。对了老陈,有件事情我得和你说啊,外面那个张龙你知道吧,待会儿宴会结束,我必须要他的命,你可不要拦着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在宴会上动手就行,出了酒店的门,你想怎样就怎样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说定了……”

    本来我还想多听一会儿,看有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,听到后来实在听不下去了,哪有听别人说要自己命还淡定的?我拉了一下莫鱼的胳膊,示意他走,还是赶紧找许东升去吧。

    我俩确定许东升不在这屋子里,继续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继续穿河过桥,这地方真像个花园,很快又来到了第二栋屋子。这里屋子都是木头搭的,看着古香古色,很有韵味。我们正想趴着窗户看看里面有没有人,结果就在这时传来“吱呀”一声,屋子的门竟然开了,一位妙龄少女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少女十八九岁的年纪,皮肤白皙、五官精致,长得那叫一个天生丽质,说是仙女下凡都有人信。

    嗯,陈圆圆。

    嗯,四目相对。

    嗯,太尴尬了。

    我和莫鱼当时正手扒着窗台,准备往里张望,陈圆圆就走了出来,惊讶地看着我们。

    还有什么比打算偷窥还被抓个正着更尴尬的?

    我和莫鱼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,这玩意儿……该怎么解释对方才会信呢?

    但我们还没说什么,陈圆圆的眼睛就先红了。

    她呆呆地看着莫鱼,神色明显有些激动,眼含泪光地说:“你……你是来找我的吗?是不是你想通了,决定和我在一起了?”

    莫鱼:“……”

    我:“……”

    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,我能看得出来陈圆圆是挺喜欢莫鱼的,估计已经思念了好几天,突然看到莫鱼现身,才激动地快流出泪,还自己脑补了一大堆的戏码。

    但,陈不易马上就要宣布准女婿的存在了,陈圆圆还这样是不是不太好啊?

    说真的,我一点也不为她的“痴情”觉得感动,因为我妈就是背叛了我爸的,所以我从小就很讨厌不忠的女人。祁六虎之前谈得那个叶湘竹,我就烦她烦得要死,现在这个陈圆圆,在我看来也是这样,明明有未婚夫了,还和别人不清不楚,简直道德败坏。

    莫鱼也是一样,之前不知道许东升的存在时,简直把陈圆圆夸上了天,说陈圆圆就是天上的仙女,自从知道陈圆圆有未婚夫后,印象就急转直下,好感都败完了,直言自己之前是瞎了眼。

    莫鱼立刻摆着手说:“你误会了,我不是来找你的。”

    陈圆圆一愣:“那你是来找谁的?”

    莫鱼说道:“我是来找你未婚夫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找他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有点事情。”

    沉默。

    许久的沉默。

    似乎是梦碎了一样,陈圆圆长长地叹了口气,神色不再激动,眼睛也不红了,恢复了往日的清冷模样。

    “好,我带你去找他。”陈圆圆淡淡地说了一句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我和莫鱼互相看了一眼,跟了上去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