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35正牌女婿,莫鱼

    谁说他是我女婿了?

    陈不易这句话一出口,全场皆惊!

    包括王海生在内的所有人都意外地看着陈不易,就连许东升都傻了,不明白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整个大厅变得十分安静。

    陈不易接着说道:“在我没有正式公布之前,王老板你可不要乱说话啊。”

    王海生立刻明白过来,笑着说道:“是,一切当然都以陈主任为准,是我这个做朋友的多嘴啦!”

    许东升也松了口气,站在陈不易的身边默不作声,扮演着一位低调谦逊的准女婿。

    陈不易又朝我们这边看了过来,淡淡地说:“在我的宴会上,还希望各位收敛一点,不要把我给惹火了!”

    闫玉山等人立刻说是,并向陈不易说着抱歉。

    陈不易招手,让酒店的工作人员过来打扫现场,桌子重新摆了起来,各种点心、酒水也换了新的。趁着这个机会,闫玉山低声对我说道:“小子,这次算你好运,等到宴会结束,你就没这么好的运气了!”

    在陈不易的安排下,宴会重新恢复正常秩序,又是一片宁静和谐的状态,刚才那番闹剧好像没发生过,大家也都默契的不再提起。许东升跟在陈不易身后,陈不易走到哪,他就跟到哪,一方面彰显着自己的地位,一方面证明着自己的忠心。

    陈不易倒也没说什么,任由许东升跟着。

    直到一切恢复如常,陈不易才开始讲话。

    这里毕竟是陈不易的主场,宴会也是陈不易组织的,当然一切都以陈不易为主,就是王海生也得低调一点。陈不易先说了几句客套话,比如感谢大家过来参加宴会,这是给他陈某人面子等等,大家该附和的也都附和,说陈主任的号召当然要来,感谢陈主任举办这个聚会,能让大家欢聚一堂,应该多办几次等等。

    接着,陈不易才逐步进入主题。

    陈不易说:“今晚特地把大家叫来,是有件事要和大家宣布,想必大家也或多或少地听说了点……没错,我要给大家介绍一个人,这人是我女儿的未婚夫,也是我将来的女婿!”

    大家虽然早有心理准备,但当陈不易亲口说出这番话时,众人还是不可避免地嗨了起来,有人“啪啪啪”地鼓起掌来,也有人“哦哦哦”地叫着,还有人当场拍起马屁:“陈主任,我们不光听说,还见过啦!您的这位女婿确实优秀,不仅英俊潇洒,而且一表人才,堪称人中之龙!”

    各种各样的恭维之声此起彼伏。

    站在陈不易身后的许东升忍不住挺起胸膛,眼神中也露出了春风得意之色。

    埋伏在陈不易身边这么久,处心积虑、忍辱偷生,今天终于熬出头了,可以堂堂正正地做个人上人了!

    “现在,欢迎我的女儿陈圆圆,和我未来的女婿莫鱼,登场!”陈不易回头看向大厅后院,并且带头鼓起掌来。

    全部人都愣住了,甚至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
    “谢谢大家!”许东升却没反应过来,以为陈不易说的是自己,还冲大家鞠了一躬。

    但他鞠到一半,就发现不对了,刚才不是他的名字。他抬起头来错愕地看着陈不易,结结巴巴地说:“老……老爷子……”

    陈不易却不理他,仍旧面带微笑,转身看着后方。

    一男一女从大厅后院绕了出来,男的西装革履、英俊帅气,女的明眸皓齿,美艳惊人。女的是陈圆圆,男的当然就是莫鱼。两人走在一起,如同金童玉女,堪称天作之合,谁也挑不出半点毛病。

    我心里想,得亏我和莫鱼来时穿了西装,不然还不合适呢。

    大厅里的众人都看呆了,不只是因为两人出色的相貌,也因为这情景实在有点出乎他们所料。尤其是王海生和闫玉山这些人,一个比一个傻眼,呆呆地看着莫鱼和陈圆圆,嘴巴都要合不拢了。

    但是,众人再惊,也没有许东升惊。

    许东升是完完全全地傻了,他吃惊地看着莫鱼和陈圆圆手拉手地走来,大厅上空也按照原计划往下撒着花瓣,那是他和陈圆圆应该受的待遇,怎么……怎么换了个人?

    这一瞬间,许东升的脑子完全当机了,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,除了呆还是呆,眼睛一眨不眨,连话都不会说了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莫鱼和陈圆圆已经来到陈不易的身边。

    两人脸上挂着微笑,充满了幸福和甜蜜。

    虽然只是公开,但好像比结婚还高兴。

    陈不易一样笑着,因为他一向很喜欢莫鱼这个青年,现在看到女儿没有陷入沼泽,反而重新找到幸福,没有谁比他这个父亲更高兴了。陈不易满意地看着二人,突然发现大厅里面一片寂静之声,回头看着众人说道:“大家这是怎么了,难道不欢迎我的准女婿么?”

    怎么可能不欢迎啊。

    对于大部分人来说,陈不易的女婿到底是许东升还是莫鱼,根本没有差别。而且对大家来说,莫鱼还更熟悉一点,很多人都对莫鱼的印象很好,知道这是一个很有礼貌也很有能力的青年。

    至于为什么许东升换成了莫鱼,其实大家也不在乎,毕竟这是陈家的私事。甚至有人怀疑,女婿一直都是莫鱼,陈不易之前就是故布疑阵,故意给大家放烟雾弹,把许东升推出来当挡箭牌的。

    陈不易啊,真是狡猾!

    很多人都这么想。

    但是这些都无所谓,真正的女婿总算是公布了,就是莫鱼!

    众人开始欢呼、鼓掌、尖叫、大笑,整个大厅内的气氛被推上了高潮。

    莫鱼牵着陈圆圆的手,又冲四处鞠躬,说着谢谢、谢谢。

    莫鱼一直都喜欢陈圆圆,虽然中间有过一点波折,但总算是有情人终成眷属了。看着二人站在一起,我的心中当然也很激动,一方面为莫鱼感到开心,一方面又有点惆怅,因为我又想起程依依了,不知道她在哪里,也不知道她怎么样了。

    还有赵虎,怎么一个电话都没有呢。

    他们应该都还好吧。

    来金陵城,本来是找我爸的,却弄丢了很多伙伴,还有自己的女朋友,让我心里怎么能不难过!

    我难过,却有人比我更难过。

    首先就是王海生,他费尽心思才把许东升安排到陈不易的身边,一天又一天、一年又一年,好不容易到了收获的季节,却又出了这样的事!可陈不易宣布谁当他的女婿,是陈不易的自由,和他王海生没有任何关系,王海生就是心里再不痛快,也只能打掉牙往肚子里咽。

    闫玉山等人都不知道怎么回事,怎么和之前说的不一样啊,还傻乎乎地去问王海生。

    王海生哪知道为什么,更何况还烦着,狠狠骂了声滚,闫玉山等人便消声了。

    王海生可以忍,许东升却忍不了。

    他忍辱负重了这么多年,等的就是这一天啊,明明之前还好好的,陈不易还教他上场后该怎么说话,先和谁说、后和谁说,记得要谢谢谁,怎么几十分钟不到,就全变了?

    看着莫鱼和陈圆圆在陈不易的带领下,挨个向各个官员、老总问好,许东升忍不住了,大喝一声:“够了!”

    大厅之中瞬间安静下来,所有人都看向了他,包括陈不易。

    许东升面红耳赤,哆哆嗦嗦地说:“老爷子,为什么?”

    陈不易奇怪地说:“什么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变了!”许东升大叫着、怒吼着:“我在您身边兢兢业业这么多年,圆圆的男朋友一直是我,今天晚上这个宴会也是为我准备的,怎么会换成那个莫名其妙的家伙了?”

    四周众人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陈不易则平静地说:“你在胡说什么,圆圆的男朋友一直都是莫鱼,什么时候是你?你只是我身边的一个秘书,工作是很出色,我也一直都重用你,但你不要想瞎了心,以为我会把女儿许配给你!”

    陈圆圆握着莫鱼的手,也说:“是啊,我一直都是莫鱼的女朋友,和你没有一丁点的关系,你可不要胡说八道!”

    莫鱼也皱着眉说:“许东升,我知道你一直喜欢圆圆,但她是我的女朋友,将来也是要嫁给我的,希望你能认清这点,别再白日做梦了!”

    我明白了,虽然许东升罪无可恕,但陈不易还是不愿把这事公开了说,尤其这关系到鼓楼王家和玄武陈家,更得小心翼翼、谨小慎微。陈不易之前把莫鱼和陈圆圆留在屋内,显然就是在商量这件事,毕竟现场有这么多人,还都是金陵城的名流,真把许东升的事情说清楚了,“玄武陈家”的颜面又何在呢,还不成为大家口中的笑话?

    有些战斗,放在暗处即可。

    明面上,还是一团和气。

    陈不易、陈圆圆、莫鱼三人接连发话,就把这事给坐实了,和陈圆圆谈恋爱的一直都是莫鱼,从来没许东升什么事。

    许东升却还不知所以,整个人也很激动,不停大喊大叫,说自己才是陈圆圆的正牌男友。

    “这人疯了……”陈不易冷冷地说:“来人,把他给我拖出去!”

    几名酒店内的保安迅速冲了过去,虽然在这之前,许东升还是他们的顶头上司,但是陈不易都发话了,他们也不客气,拖着许东升就往外走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