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47不,不要过来

    捅第一下的时候,王海生还“嗷”地叫了一声,眼睛甚至睁了一下,看到面前的人以及眼前的刀,还惊恐地说了一个“不”字。王海生的求生欲十分强烈,狠狠推了大飞一把,身子还往沙发下面滚去,吃力地叫着:“来人、来人……”

    但是哪有人呢,大飞又追上去,“噗嗤”“噗嗤”地捅了几下,王海生便彻底不动弹了,身下慢慢淌出一片血来。

    大飞呼了口气,擦擦头上的汗,回头对我说道:“龙爹,我去处理一下尸体,你去楼底下等我吧。”

    大飞把王海生扛了起来,匆匆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王海生死了,真的死了。

    鼓楼王家,存活了上百年的大家族,今天居然就要垮了!

    我曾数次差点死在王海生的手上,那时候真是恨透他了,巴不得他立刻死去。可当他真的死掉以后,我的心里还是有种说不出的感觉,这是凶杀案啊,真真正正的凶杀案啊,虽然不是我亲自动手,但也和我脱离不了干系。

    我稍微冷静了下,便出门找了一个拖把,回来把地上的血迹擦干净了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大飞上哪去处理尸体了,但我知道他会处理好这事的,我平复了下心情,便往楼下走去,同时给陈不易打了个电话,和他说了一下这事。陈不易十分满意,说道:“挺好,接下来的事就交给我办吧,你继续做好你的事就行了。总之,下关那边别急着去,让他们两边打得差不多了,你再过去坐收渔利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我答应着,来到楼下。

    和我第一次狼狈地离开海生会所的时候不同,现在的我大摇大摆、行走如风,十足一副胜利者的姿态,但我心中却有一种说不出的复杂情绪。

    到了楼下,屠鹰军还在围攻苗懒,猎鹰军和捕鹰军站在一边,时不时地指点他们,并且呐喊助威。屠鹰军伤了不少的人,只剩二三十个还在纠缠,当然苗懒也伤得不轻,身上血迹斑斑、遍布刀痕。

    照这情况下去,苗懒完蛋是迟早的事,他就像是一头困在牢笼里的狮子,受尽折磨、回天无力。

    屠鹰军虽然也折损不少,但是他们学到了相当宝贵的战斗经验。

    至于其他地方,战斗仍在继续,但是我们这边基本已经锁定战局,对方没有一丁点翻身的可能性了。

    “屠鹰军的,加油!”我高呼着:“干掉这个黄阶杀手,回去以后重重有赏!”

    人为财死、鸟为食亡,大家一把年纪,出来拼命不是因为喜欢打架,而是为了赚钱、赚钱!有了我这句话,屠鹰军的众人像是打了鸡血,更加疯狂地冲向苗懒,猎鹰军和捕鹰军也都叫了起来,为他们加着油。

    趁着这个时候,韩晓彤也问我,刚才上楼干嘛去了?

    韩晓彤是自己人,当然能和她说,我便低声把刚才的事和她说了。韩晓彤听完,皱着眉说:“那可是鼓楼王家的王海生啊,杀了他真的没问题吗,咱们不会有事吧?”

    我说:“陈不易说没事,应该就是没事,他还能坑咱们?”

    莫鱼可是他的准女婿,还有坑女婿的?

    “希望没事……”韩晓彤忧心忡忡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大飞也回来了,我问他怎么处理的,大飞说道:“龙爹,这你就别问了,人不是你杀的,尸体也不是你处理的,将来真有什么三长两短,我一个人就能把这缸给顶了!”

    原来这才是大飞主动去杀人的原因!

    我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,心里又复杂又感动,忍不住骂了一句:“你逞什么能!”

    大飞嘿嘿笑着:“龙爹,你嘴上骂我,心里是不是感动坏了?你放心吧,我运气好,肯定不会有事。”

    我是真的无话可说了,只能拍拍他的肩膀,让他以后别再这么傻了。

    “龙爹,没有你,哪有我的今天,为你做事不是应该的吗,可不能和我这么见外啊。”

    大飞别的不行,拍马屁绝对是一流的,要不他也不能活到今天。

    我笑骂着:“少来这套,等我和赵虎下回翻脸,看你站在哪边?”

    大飞撇着嘴说:“我倒是想看你和虎爹翻脸呢,可虎爹这会儿在哪呢……”

    大飞的这句话又勾起了我的伤心事,我和韩晓彤瞬间都不说话了,韩晓彤平时没提过这事,可是谁敢保证她的心里不想赵虎?大飞一看我们脸色不对,立刻着急地说:“我说错话了,你们可别生气……”

    我笑着说:“没事,人嘛,可不就是聚少离多。一会儿去了下关,把闫玉山给生擒了,问问他老乞丐和酒中仙的下落,就能找到程依依和赵虎了。”

    之前我就跟王仁说了,一定要留着闫玉山的命。

    正说着呢,王仁就打过电话来了。

    “张龙,我们这可搞定苗散了,你们那呢?”

    我看看摇摇欲坠、栽栽歪歪的苗懒,以及四周已经进入尾声的混战,说道:“我们这也差不多啦!”

    “好!”王仁立刻兴奋地说:“现在杀入下关,咱们在那汇合,一起干掉闫玉山!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兄弟,等干完了,咱们可得好好喝一顿酒!”

    喝一顿酒?怕是没机会了。

    “没问题的。”我嘴上说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以后,我什么都没有说,继续看着屠鹰军围攻苗懒。

    大家知道我的用意,所以也没问我。

    眼看着屠鹰军的人越来越少,苗懒却还能够战斗,屠鹰军到底是不太行。我看了一眼韩晓彤,她便明白我的意思,和我一起冲了上去。有了我们两人加入,局势迅速得到逆转,和苗懒交手没有几个回合,他便撑不住了,“咣”的一声重重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我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上,快速地废掉了苗懒,即便他还能活着,也已经是个废人了。

    苗懒歇斯底里地怒吼着:“张龙,你会死的,你一定会死的!”

    “我说过了,你会死在我的面前。”

    我冷笑着,将苗懒踢到一边,接着抬头看向众人。

    我们这边当然大获全胜,三倍于对方的人手不是吹的,怎么都得是碾压了。而且伤亡极少,除了屠鹰军已经不能参战,猎鹰军和捕鹰军仍旧精神饱满,就等着去下关区大显身手了。

    整条街上都站着我们的人,还有乱七八糟的车子停在一边,金陵城这座高度文明的城市还有这种时候,得亏在暗中支持着我们的陈不易了。

    “全员准备!”我大声叫着:“开赴下关区!”

    “龙虎出征、寸草不生!”

    众人高呼着,再次坐上车子,浩浩荡荡地前往下关区。

    当然,速度肯定极慢,想要坐收渔利,就得拿捏好时间嘛。我在前面慢腾腾地走着,众人就在后面慢腾腾地跟着。按照正常速度,从鼓楼到下关也得半个小时,更别提我们故意放慢速度,一边聊天一边赶路了。

    没多久,王仁就打来了电话,声音之中透着几分焦急。

    “张龙,你在哪呢?我们已经和闫玉山交手了,对方做了充足的准备,反击十分激烈,急需你的帮助!”

    “嗯,我这有些堵车,马上就要到了,你们在哪交手?”

    其实陈不易都安排好了,怎么会堵车呢。

    “就在建设路这边,你抓紧时间过来,他们人特别多,似乎有上千了,急需你的支援!”

    “好,我马上到。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我还是悠哉悠哉地走着。

    坐在车里,我让司机慢点、再慢点,让我好好欣赏一下鼓楼区的风景。

    过了今晚,就都是我的了。

    闫玉山那边有上千人,看来陈不易估计的没错,那位黄阶上品杀手带了几百个普通杀手过来。当然,即便是普通杀手,也比一般混子厉害多了,我可忘不了当初是怎么被红娘子围攻的——凭良心说,一般人确实还进不了杀手门呢。

    王仁觉得难以对付十分正常。

    王仁、赵义、周礼、郑智四人,对付一个黄阶中品,还有一个黄阶上品,显然会更吃力。双方必然杀个你死我活,各自损伤不知多少,等到快结束了,我再带人过去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我就是势力最大的了,干掉杀手门,再灭掉隐杀组,整个金陵城就是我的了。

    这招太他妈阴损了,得亏陈不易想得出来。

    不过我也是骑虎难下了,在金陵城就得靠着陈不易,他让我杀王海生,我就得杀王海生,他让我灭隐杀组,我就得灭隐杀组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我的手机又响起来。

    不用说,又是王仁在催。

    一开始我没接,王仁打了一遍又一遍,我才慢腾腾地接起来,假装着急地说:“我已经进来下关区了,正往建设路那边走着!”

    “不,不要过来!”王仁在电话里大叫着:“除了闫玉山,对方又来了个黄阶上品,还带着好几百名杀手门的成员,我们不是对手,根本就扛不住,已经快要全军覆没!你再过来也是死路一条,千万别再来了,快回江宁区去……啊!”

    王仁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,接着传来“啪”的一声,手机仿佛摔了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