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56自信的莫鱼

    果果真是疯了,这个女人真是扭曲、变态到一定程度了,她以为她用这种方法,就能把我捆住了么?

    我毫不客气地对她说道:“就算我坐一辈子牢,也不会正眼看你一下!”

    “好啊,那就看看你能硬到什么时候!”

    果果摆了摆手,聂阳就把我押进警车里了。我真是气不打一处来,可也没有一点办法,我是真没想到自己混到这个地步了,竟然还是处处受制于人,屡屡栽在一个女人手上!

    坐在车里,我看到韩晓彤退在一边,正在给什么人打电话,估计是在求援。可是这种时候,找谁还有用呢,陈不易铁了心要帮果果,王海生已经死了,整个金陵城根本没人能够制衡陈不易!

    果果抱着双臂站在车外,一脸冷笑地看着我,大有她是如来佛,我是孙猴子的意思,怎么都蹦不出她的手掌心。

    我被聂阳带回警局去了。

    聂阳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只以为我和陈不易闹了点矛盾,应该不久之后就会和解,所以对我还算客气,哪怕暂时稽留,也给了我个小单间,吃喝上面也没亏我,更不会为难我。

    但我仍旧心急如焚,好不容易有了程依依的消息,我是真急着去姑苏城找找啊,困在这里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这么一呆,就呆了三天。

    直到这时,我才体验到了什么叫做度日如年,我不知道自己还要被关多久,但我真是一刻也待不下去了。我只知道老乞丐在姑苏城,但谁知道他会不会走,如果我去迟了,他又去了其他地方咋办?

    聂阳没为难我,可是在这地方,真比地狱里还煎熬。

    好在第四天的头上,事情有了转机。

    这天一大早,我正在稽留室里练拳,被关在这地方后,练拳就是我唯一的寄托了,只有把自己搞到又累又乏,才能暂时让脑袋放空一会儿。因为麻烦缠身,又被困在这里,我常常觉得焦躁,甚至有种窒息感,再加上思念程依依,都快呼吸不上来了,正是这种窒息感帮助了我,让我在锻体拳上又有进步,“龟息”时间成功突破两分钟了。

    真的,当你觉得活着特别压抑,呼吸都能成为一件特别奢侈的事!

    因为“龟息”有所进步,身体也比之前更强,速度、力量有了明显提升,我还试着打了套军体拳,感觉如果再碰上黄阶杀手,应该能够撑个十几甚至二十回合了,相当于赵虎坞山闭关之前的实力了。

    这种逆境中的提升让我哭笑不得,我练再强有什么用,出都出不去这!

    但转机就发生在这一天的早上。

    我正练着拳,就听到门外传来脚步声和说话声。

    是莫鱼和聂阳。

    “莫先生,陈主任真的答应释放张龙?”

    “当然,我还能骗你吗?”

    “这肯定不会,你可是陈主任的准女婿了……可我给陈主任打电话没打通,终究有点不放心啊。”

    “陈主任正开会呢,让我过来处理这事。你放心吧,我还能传假令吗,真出了什么事,你就推到我的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会,我还是相信莫先生你的……”

    说话之间,门口传来“哗啦啦”的声响,铁门已经被打开了,果然是莫鱼和聂阳站在门口。

    莫鱼走了进来,握着我的手说:“兄弟,你受苦了!”

    我当然很激动了,说我没受苦,又说:“你可算是来了!”

    莫鱼回头和聂阳说了句话,大意是说谢谢他的照顾,现在要把我带走了。聂阳则乐呵呵的,说早知道会有今天,得亏没为难我,又对我说:“张龙,我也不知道你哪里得罪了陈主任,不过这可不是个好现象,要想继续当你的会长,可不能惹陈主任生气啊!”

    这是金玉良言。

    金陵城上上下下都知道,顺陈不易昌,逆陈不易亡!

    莫鱼来了,一切都好办了,他是陈不易的准女婿,相当于陈不易的代言人了,谁会怀疑他的话呢。聂阳很利索地帮我办了手续,还把手机也还给我,一直把我送到门口。

    莫鱼开着一辆车子载我离开。

    车上,我问莫鱼:“你怎么说服陈不易的?”

    我是真以为莫鱼搞定这件事了,陈不易不能真为了一个果果和我杠到底吧。但莫鱼忧心忡忡地说:“我没说服陈不易,他执意要你接受果果,如若不然就让你坐一辈子牢……”

    我吃惊地看着莫鱼:“那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,我假传陈不易的命令,把你放了出来。”莫鱼说着,把车停到路边,转头说道:“现在,你坐这辆车离开金陵城吧。这辆车挂着陈不易的牌子,没人会拦,你不是要去姑苏吗,那就赶紧去吧,晓彤已经去扬州了。你赶紧走,别等陈不易开完会,那就一切都来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原来是这么回事!

    我当然很吃惊了,说我走了,你怎么办?

    “我没事的,我毕竟是他女婿,他能拿我怎么样呢?”

    “你不了解陈不易!”我着急地说:“他最痛恨忤逆、背叛他的人了,你做这样的事,他不会放过你的,哪怕你是他的女婿,他也不会放过你的!”

    陈不易的控制欲有多强,我已经很清楚了,如果我就这么走了,莫鱼肯定遭殃。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莫鱼说道:“你相信我,我会斡旋此事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莫鱼还笑了一下:“你不相信我的能力?”

    我愣住了。

    确实,在这些事上,莫鱼比我们每一个人都强,无论多复杂的人际关系,多难缠的棘手人物,在他那里总是手到擒来、轻易化解。

    “没事,走吧。”

    莫鱼下了车,把主驾驶的位置让给我。

    “去了姑苏自己小心,有需要的就打电话,咱们可是金陵城的王,在这周围一带不用鸟谁。”

    金陵城的王?

    这么悲催的王,我还真是第一次见。

    我苦笑着坐上主驾驶,对莫鱼说:“那我就走了啊,你自己也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我肯定没事。”莫鱼十分自信、洒脱。

    我相信他。

    短暂告别以后,我便开车离开,这辆车确实挂着陈不易的牌子,一路根本不会有人来拦,我很顺利地就上了高速。之前准备了不少东西,现在经过这么一折腾也没有了,好在有钱就行,去了再置办吧。

    姑苏也是一座很有名的城市,虽然没有金陵城大,但是繁华程度不遑多让。金陵城内十多个城区,姑苏城大概只有一半,但是这也了不得了,找一个人如同大海捞针。

    从哪里找,在哪下手,我都没有一点头绪。

    说起来,韩晓彤应该已经在扬州城了,不知道她那情况怎样,我便一边开车,一边拿出手机,准备给韩晓彤打电话。

    被关的这几天里,手机一直是关着的,这时候才打开了,瞬间涌进来一些短信,都是系统提示的未接来电,还有几条未读短信。我一看,有王仁打来的,也有韩晓彤打来的,几条未读短信也是韩晓彤发的。

    第一天,韩晓彤发:我到扬州城了,经过初步了解,杀手门和隐杀组正在这里展开混战,我想办法接近下杀手门,看有没有酒中仙的消息。

    第二天,韩晓彤发:我的运气不错,打听到酒中仙的消息了,现在去找找看,希望找到赵虎。

    第三天,韩晓彤发:我准备接近酒中仙了,可能会有危险,如果你出来了,别联系我,我有消息会联系你的。

    就这三条信息,今天还没有发,不知她怎么样了,到底有没有危险。

    但我还是十分兴奋,没想到韩晓彤这么顺利,这么快就有了酒中仙和赵虎的消息!

    是啊,酒中仙在扬州,老乞丐在姑苏,仔细想想他俩为啥在那,肯定是因为那里有杀手门的据点啊。顺着这个线索,还愁找不到赵虎和程依依吗?刚才我还觉得前路迷茫,现在却是豁然开朗,感觉一下有了方向。

    想到自己马上就能见到程依依了,我简直开心的要飞起来,车也不自觉地开快了。

    我当然没敢联系韩晓彤,别破坏了她的计划,我不担心韩晓彤,这可是白玫瑰,智计无双的存在啊。我给王仁打了一个电话,系统提示这家伙在三天里给我打了十多个电话,估计也是听说我被免去龙虎商会会长的职位了,所以打电话来慰问的。

    电话很快通了,王仁果然着急地问:“你什么情况啊,怎么就被免了?”

    我哭笑不得,说你消息迟缓啊,我不光被免了,还被关了。

    “是,我听说了,那你现在怎么样了,陈不易到底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我给王仁解释,说我和陈不易理念不合,顶撞了他几句,惹他生气了。现在,我把龙虎商会交给莫鱼,自己则去姑苏城了。

    王仁十分吃惊:“你去姑苏干嘛?”

    我说有我女朋友的消息了,她和周鸿昌在姑苏呢,我去看看。

    “不,你不能去姑苏!”王仁像是被踩了尾巴,在电话里惊慌失措地说:“绝不能去!”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