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62我,浑水摸鱼

    ???

    这人的突然一跪,当然震惊了我,也震惊了所有人。

    什么情况这是?

    刚才还对我喊打喊杀的,怎么现在就跪上了,还说多有得罪?我还在发懵的时候,其他人纷纷问这个人是怎么回事,这人小眼睛、高鼻梁,长得貌不惊人,眼珠子却滴溜溜转,看得出来为人很是精明,他仍跪在地上,指着我对众人说道:“这是咱们自己人啊!”

    自己人?!

    别说其他人了,连我都很吃惊,我什么时候和他们成自己人了?

    其他人很不解地看着这个小眼睛,我也有点迷茫地看着他,小眼睛对我说道:“大哥,您要装到什么时候,我都看见您的木牌子啦!我们错了,我们有眼不识泰山,万望您大人有大量,放过我们这次!”

    木牌子?

    我仍旧一头雾水,不知小眼睛在说什么。但也就在这时,我突然就福至心灵,想起什么来了,伸手从怀里摸出一块木牌子来,说:“你看到我这个了?”

    小眼睛立刻点头,说是!

    众多黑衣人看到这个木牌子,也是个个面色愕然、瞠目结舌,“呼啦”一下全跪下了,纷纷向我道歉,乞求我的原谅。

    身边依旧流淌着苏州河的水,我坐起来,看着手里的木牌,有些哭笑不得,但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了。这块小木牌上刻着一柄剑,还有个“杀”字,旁边则是四个小字:黄阶下品。

    这是杀手门中,黄阶杀手的身份象征。

    我为啥有这个东西?

    当然是从黄龙身上掏出来的……

    之前黄龙被闫玉山杀死以后,尸体抛在废弃的工厂院里没人管,第二天还是我去收尸,把黄龙的尸体烧了,还把骨灰撒到河里。黄龙的遗物,当然就由我保管了,其中就有这块象征身份的小木牌。

    当时我也没有多想,觉得这是黄龙的东西,也不知道该放到哪,随手就揣到身上了。

    没想到现在竟然救了我一命,被这些杀手门的以为我是自己人了。

    我能说什么呢,只能苦笑连连。

    四周的人仍旧哆哆嗦嗦地跪在地上,杀手门中的阶级很是分明,普通杀手和高级杀手可谓天壤之别。不说别的,高级杀手要杀掉普通杀手,那是一点责任都不用承担的,难怪他们会如此地害怕了。

    我倒不至于会怎样,可我要如何解释自己的行为呢?

    看我不像生气的样子,小眼睛才哆哆嗦嗦地问:“大哥,您是何方神圣,来姑苏城有什么事吗?刻意接近慕容家,是不是有什么计划,我们刚才是不是影响你了?”

    小眼睛这一席话,顿时让我醍醐灌顶。

    看看,什么叫做急领导之所难、会领导之所意,像小眼睛这样的人,走到哪混不开啊!

    我立刻有了主意,板着脸说:“可不是嘛,你们来姑苏多久了,怎么还没拿下慕容家?我是上级派过来看看怎么回事,要不要帮你们忙的!我好不容易才接近了慕容青青,正和慕容家老爷子谈话呢,看能不能说服他支持杀手门,结果你们呼啦一下全涌进来,不由分说提刀就打。怎么着,你们很能打是不是,要不咱们再练一练?”

    众人顿时更加惶恐,连忙说不敢了,还感谢我刚才手下留情。

    小眼睛又诚惶诚恐地问:“大哥,那现在怎么办啊,要不你继续回去和慕容云谈?”

    我说:“还谈个屁啊,我都被你们抓出来了,怎么跟人家解释呢,我可没说我是杀手门的!”

    众人大眼瞪小眼,谁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

    我继续说:“慕容云那老东西硬得很,我刚才探过他的口风,即便绑了他的妻子,他也不愿就范!你们继续守着,我去和咱们的人汇合,看看接下来有什么好办法没。”

    众人见我不再怪罪,立刻说好。

    我又旁敲侧击,向他们打听据点在哪,以及慕容云的妻子被困在哪。

    他们告诉我说,离这不远有栋别墅,慕容云的妻子就在那里,由杀手门的六个黄阶下品驻守。对这六个黄阶下品,我也稍稍打听了下,得知他们叫做六牛,有黄牛、红牛、紫牛、绿牛、黑牛和牤牛,在杀手门的黄阶杀手中也是赫赫有名。

    我知道姑苏城里有黄阶十二强,又问他们,四个黄阶中品,和两个黄阶上品呢?

    这些黑衣人就说不知道了,以他们的身份只能接触到六牛。

    又对我说:“大哥,你去找六牛吧,他们知道人在哪里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吩咐他们驻守好慕容家,又收拾好自己的饮血刀,按照他们的指示朝六牛所住的别墅走去。我决定先过去看看情况,如果需要把王仁他们都叫过来,我也不会客气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按着那些黑衣人的路线,没多久就找到了一栋三层高的小别墅。这别墅肯定不能和苏州河边上的园林相比,但也相当阔气和排场了,此时已经晚上十点多,别墅里面灯火辉煌,还传来许多嘈杂之声,感觉人还挺多。

    更关键的是,别墅周围还聚着不少的人,就在院子里、草地里打牌或是喝酒,他们也都统一穿着黑色的衣服,胸前刺有小剑和一个“杀”字,基本都是杀手门的人了。

    说实话在这之前,我还真没见过杀手门这么大张旗鼓地出现的,他们给人感觉一向都很神秘,神龙见首不见尾的,想露一面比登天还难。

    我琢磨着,金陵城的失败确实刺激到了他们,所以在姑苏城也不讲究那些东西了,该怎么狂就怎么狂。

    因为四周都是杀手门的人,我想悄悄去探情况都困难了。

    我想了想,便大摇大摆地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?!”

    别墅四周的人立刻站起,虎视眈眈地盯着我。

    我则摸出黄龙的那块小木牌,当着他们的面晃了一下,说道:“六牛呢,我找他们。”

    我也不知道这块小木牌能蒙多长时间的事,但我知道真的假不了、假的真不了,之前我在金陵城,还冒充过老乞丐的徒弟,结果被闫玉山给识破了。这次的这块小木牌,我都没抱太大信心,纯粹是没法子了,才这么铤而走险。

    人生在世,不就是一次又一次的冒险?

    以后情况怎样我不知道,现在起码是蒙过去了。我一亮小木牌子,这些驻守在别墅附近的黑衣人立刻对我肃然起敬,一个接着一个地叫道:“是黄阶下品的杀手,快去通知六牛!”

    接着又有人冲我做了一个“请”的手势,说:“大哥,请!”

    好嘛,黄龙的这个牌子就是管用。

    我端正了姿态,迈步往里走去,我也不知道里面是龙潭还是虎穴,既来之则安之吧,管他那么多呢。走进别墅,里面也有不少的人,纷纷站了起来,对我行注目礼,显然已经知道我的身份。

    接着,楼上又下来六个彪悍大汉,果然个个如同蛮牛一般强壮,想必就是驻守在这的六个黄阶下品,六牛了。

    为啥这么肯定?

    因为他们穿的衣服还真是黄色的、红色的、紫色的、绿色的和黑色的,唯有一个没有特别显眼的颜色,但他脸上毛发旺盛,几乎遮住眼睛和鼻子了,看上去像个牦牛成精。

    怎么说呢,人的名字可能会起错,但是外号一定不会起错。

    叫胖子的一定不会是个瘦子,叫瘸子的一定没有一双好腿。

    看着这六头牛,我真是有点想笑,但还是故作严肃,迎面走过去说:“六牛,久仰大名!”

    六牛也都过来,说是欢迎我的到来,又问我谁,从哪里来?

    我把我的小木牌给他们看,说我叫阿龙,是扬州城的,因为我们迟迟干不掉隐杀组,所以上级派我过来姑苏城取取经验。

    在来之前,我就想好我的身份了,正好韩晓彤跟我说了下扬州城的情况嘛,可以化用过来。之前黄龙跟我说过,杀手门至少一百多名黄阶杀手,我就不信他们都能互相认识,随便编个过来或许能够糊弄过去。

    让我欣喜的是,我的这套说辞真成功了,六牛信了我说的话。当然,也是因为黄龙的这块小木牌起了作用,谁也不会想到这玩意儿也会有人冒充。

    “哈哈,原来是这样啊,那快楼上请吧,咱们好好聊聊。”

    “要说我们拿下姑苏城的经验啊,那可真是三天三夜都说不完,有的你们好好学啦!”

    “总之呢,这事肯定不能急,老话欲速则不达嘛,想想金陵城的滑铁卢,万事还是小心一点为妙!”

    六牛七嘴八舌,拉着我往楼上走,态度还是蛮亲昵的。

    我也顺着他们,说是啊,咱们和隐杀组斗得火热,绝不能把任何一块地盘输给他们。

    第一步算是成功了,只要成功打入他们其中,就有机会救出慕容云的妻子。

    我心里正喜滋滋的,身后的门突然被人推开。

    一个黑衣人急匆匆走进来,报:“扬州城来了个黄阶下品杀手,说要跟几位大哥讨教拿下姑苏城的经验!”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