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69让我,将功补过

    哥几个,出来吧!

    我嘹亮的声音直达四野,震得四周嗡嗡直响,这就是有底气,才会无所畏惧!

    这是一座空旷的公园,四周没有商业街也没有居民区,有的只是一棵棵身姿摇曳的树,以及绿油油的草坪和一条潺潺河流。身处南方,不得不让人佩服的一点是,这里随处都有风景如画的地方,比我们那个满大街烟囱的北方可强多了。

    这倒不是不爱我的家乡,如果让我选择定居,肯定还是要回老家,但是客观上的差距仍旧存在。

    我这一喊,五牛讶异地朝四周看去,他们挺想看看我把谁叫来了。

    靠近河岸的草坪上,有四个青年正往这边走来,各个都是二十来岁的年纪,虽然高矮胖瘦各有不同,却是同样朝气蓬勃、意气风发。当然就是王仁、赵义、周礼和郑智了,王仁依旧嬉皮笑脸,赵义还是五大三粗,周礼文质彬彬,郑智贼眉鼠眼,这四个人看上去很不搭配,偏偏又是天底下最好的兄弟。

    是的,我把他们四个叫过来了。

    王仁说过的嘛,让我有麻烦了务必找他,他会倾尽全力帮我忙的。之前我摆过他一道,但他并不在意,因为金陵仍在我的手中握着,只要我不倒向杀手门就好了。

    当我确定刘大海和杀手门是一伙的,慕容家似乎翻身无望的时候,我给王仁打了一个电话,想要和他商量一下,看接下来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王仁他们毕竟和杀手门战斗多年,经验还是很丰富的,找他准没有错。

    接到我的电话,王仁还是很高兴的,他不怕我麻烦,就怕我不麻烦,这可是个笼络我的好机会。当时王仁问我在哪,我说我在公安局,他说附近有个公园,让我过去等着,他们马上就到。

    当时我还纳闷,说难道你们就在姑苏城吗?

    王仁说道:“对啊,我们和你一起来的,就等着你打电话了。”

    我能说啥?

    感觉我不是掉进杀手门的坑里,就是掉进隐杀组的坑里,当然相对来说,隐杀组真诚多了,人家从来没坑过我,反而被我坑了好几次。人心都是肉长得啊,王仁他们对我这么好,我肯定也是心里有数的。

    按着王仁说的路线,我还真找到了这个公园,本来打算和徐氏分开以后,就去和他们几个汇合的,结果五牛又蹦出来了。

    还好老乞丐没有跟着,我才大大方方、底气十足地把王仁他们叫出来了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已经临近中午,整片大地都是金灿灿的,将王仁他们照得浑身发光,好似四个金身罗汉降世临凡。王仁一边走还一边笑:“张龙,你可算是用着我们了,实在是我们的荣幸啊!”

    “小生就说张龙不会忘记咱们的嘛,他和咱们迟早要做兄弟。”周礼同样笑容满面。

    “就怕这小子有坏水,利用完咱们又给踢了。”郑智没好气地说着。

    赵义粗声粗气的,像头牛一样哼哼,但就是不说话。

    很快,四个人走了上来,又在五牛外面围了一圈。

    看到我这来了帮手,徐氏当然一脸惊喜,不过手还是没放开我,仍旧紧紧抓着我的胳膊。五牛看着王仁等人,他们不认识王仁,但能感觉到王仁他们实力不俗,有些奇怪地问:“你们是谁?”

    王仁他们肯定不会自曝身份,毕竟隐杀组和杀手门是死对头,姑苏城现在又是杀手门的地盘,多不开眼才会提这一茬。

    王仁嘿嘿笑道:“你也甭管我们是谁,反正我们来了,肯定不会让你动张龙的。”

    黄牛说道:“阿龙是周老前辈点名要杀的人,你们确定要保他吗,就不怕吃不了兜着走?大家都是同门,我可好心好意地提醒你们了!”

    看来老乞丐并没多说我的身份,黄牛仍旧以为我是扬州城的黄阶杀手,理所当然地认为王仁他们也是杀手门的,所以整体态度还算客气。

    王仁说道:“周老前辈要他的命,你们这么着急干嘛?”

    “周老前辈对我们有大恩,我们当然要执行他的命令了!反正,我就劝你们一句,最好别和周老前辈作对,他可是天阶上品的杀手!”

    王仁当然知道“天阶上品”的厉害,那可真是连人家的大腿毛都比不上,不过王仁还是笑呵呵道:“这不是人不在吗,各位还不能通融一下,假装没抓到人不就完了?”

    “不行,我们必须把阿龙抓回去复命!”黄牛当仁不让。

    “那就别客气了,拳脚底下见真章吧!”王仁一声大喝。

    王仁他们自从出现,就没打算善了这事,就是冲着打架来的。我也一样,叫王仁他们出来就是打架,五牛能客客气气地放走我才怪了。至于五牛,一样能感受到王仁他们的来者不善,所以早早就做好了准备。

    总之,这是一场不得不打的仗,一场命中注定的仗!

    隐杀组的王仁四兄弟,对杀手门的五牛,双方各使刀枪棍棒,当即“咣咣铛铛”斗在一处。

    理论上来说,王仁他们也是黄阶下品杀手的实力,虽然隐杀组没有这个分法,但我见过他们打架,对付苗懒、苗散还能游刃有余,对付黄阶中品的闫玉山就要二打一了。

    所以到了现在,他们也只能一个对一个而已,王仁的实力虽然稍强一点,但也不能同时对打两个。

    四打五,还是比较吃力的,我肯定也不能闲着,先把徐氏安妥好后,同样拔出饮血刀来冲了上去。王仁和黄牛斗在一起,两人都是用刀,叮叮当当打得如火如荼;赵义、周礼、郑智他们同样各有对手,就是和其他的几头牛斗。

    赵义的大秤砣虎虎生风,逼得红牛连连后退;周礼的扇子飘逸十足,时不时听见“飞流直下三千尺,疑是银河落九天”的声音,周礼每次摆谱摆得很大,读得也都是名词名句,一副世外高人的样子,不过实力真是一般,顶多就和绿牛不相上下,不至于落了下风;郑智还是使一条棍,也和紫牛斗得轰轰烈烈。

    我和黑牛斗在一起。

    自从在金陵城的总局里关了三天,我的实力有所进步,但还达不到黄阶杀手的境界,自我感觉能和黄阶下品斗个二三十招。这次和黑牛一交手,果然是这样的,斗了大概十几招后,我就感觉自己不是对手,要被对方给压制了,再斗下去非输不可。

    好在我也不是为了赢,我就是凑个数,好帮王仁他们拖延时间,无论哪个先把对手干掉,就能来帮我一把了。于是我就且战且退,不和黑牛硬拼,等着他们来支援我。

    果然如我想的那样,王仁最先把黄牛给干掉了。王仁不愧是老大哥,能在四兄弟里稳居首位,还是有两把刷子的。他和黄牛斗了十几招后,率先一刀劈在黄牛肩膀,接着又几刀把黄牛给削翻在地了。

    王仁没有任何废话,立刻就来给我解围,从我这里截走黑牛,又和黑牛斗在一起!

    当时的我站在一边,看着二人“叮叮当当”斗在一起,心里是前所未有的满足,心想得亏六牛只来了五牛,要是再来一个牤牛,我们可要扛不住了。

    我正这么想着,就听一声大喝远远传来。

    “大哥,我来帮你们了!”

    气势雄壮、地动山摇。

    我回头一看,可不就是牤牛来了吗。那家伙之前摔伤了腿,还以为他来不了了,没想到还是来了。牤牛的腿还是不大利索,毕竟是从三楼摔下去的,一般人得躺几个月了,也就是他,竟然还能一瘸一拐地奔过来。

    即便这样,也没影响他的气势,反而让他看上去更生猛了,真像一头奔行在山野中的牤牛!

    不用多说,即便腿不利索的他,一样能够发挥超强的威力!

    牤牛一来,其他五牛也都振奋起来,之前他们有点落了下风,现在又来一个强援,就像集体打了鸡血似的。已经受伤的黄牛,竟然也从地上一跃而起,冲着牤牛喊道:“好兄弟,来得正好,跟我一起干他们几个!”

    接着就一马当先地冲向王仁,仿佛比之前还要生猛。

    “好的大哥,我这就来!”牤牛咆哮着,同样提刀冲向王仁。

    我的心里暗叫糟糕,牤牛、黄牛、黑牛三人齐上,王仁肯定扛不住啊。王仁也挺紧张,一边挡着黑牛、黄牛,一边看着冲过来的牤牛。赵义等人也很紧张王仁的处境,可是他们都被对手缠着,分身乏术。

    我刚想把来势汹汹的牤牛挡住,但是牤牛已经从我身边掠过去了,瞬间到达战场,狠狠一刀劈下。

    “大哥,让我将功补过!”牤牛一声大喝,那叫一个气壮山河。

    这一瞬间,整个世界都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王仁不动了,黄牛不动了,黑牛也不动了,大家仿佛忘了打架,各自呆呆地看着这一幕。

    我也看傻眼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大哥?”牤牛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黄牛呼哧呼哧喘着粗气,咬牙切齿、气急败坏地说:“你……你他娘的看清了再砍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?!”

    牤牛拨了拨脸上的毛发,努力露出两只眼睛,看到自己手里的钢刀,正嵌在黄牛宽厚的背上。

    “哎呀!”牤牛赶紧收刀,鲜血喷溅出来。

    “轰隆”一声,黄牛承受不住压力,双膝一弯跪倒在地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