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91霸气的程依依

    依依姑娘?!

    听到闫玉川这么叫,我的心里顿时“咯噔”一下。

    我和闫玉川是面对面站着的,闫玉川一抬头就能看到的人,我得回过头去才行。其实闫玉川就算不叫这声依依姑娘,我也猜得出是谁了,没人比我更了解她的声音!

    我只是不太敢信,我已经多久没见过她了,日思夜想地盼着她,所付出的努力也都为了她,吃了多少苦、受了多少罪,就是想见到她!

    我慢慢地、慢慢地回过头去,终于看到了她,程依依。

    我朝思暮想着的人啊,终于出现在了面前。

    程依依没有什么变化,仍旧还长那个样子,眼睛是她的眼睛,鼻子是她的鼻子,每一处都恰到好处,每一处都美若天仙。但她似乎又变了许多,那个曾经爱笑的姑娘,现在脸上挂着冰霜,有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质。

    但我知道,她这冰冷是对别人,面对我的时候,一定会使冰山融化、春风拂面!

    这一刻,我真的有种想哭的冲动,只有我自己知道,为了见她这一面,我付出了多少努力、吃了多少苦头!但是我忍住了,因为我是一个男人,我要用最强硬的姿态面对她,无论什么时候都要让她有安全感。

    我就呆呆地看着程依依,一动也没有动。

    程依依显然是这里的常客,而且人人知道她的身份,所以当她现身以后,周围一个敢动的都没有了。空间、时间仿佛都凝滞了,一时间谁也没有说话,谁也没有动弹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程依依的身上。

    终于,程依依动了,脚步声响起,她来到了我的身前,抬起手来轻轻抚摸我的面庞。

    她的泪眼开始朦胧,脸颊微微颤抖。

    这个场景,我幻想了多少次啊!

    我再也忍不住了,刚想伸出手去拥抱程依依,她却已经开口:“谁把你打成这样子的?”

    “???”

    我反应过来了,是说我脸上的伤。昨晚,我被风象、雷象和电象联手殴打,给我揍得死去活来,其实没什么大不了,我的抗打能力还行,经过一晚上的修养已经好了,但是脸上的伤还在,看上去依旧鼻青脸肿。

    我回过头去,看向闫玉川、黑风等人,刚想给程依依解释什么,程依依已经走了过去,狠狠一个巴掌抽在闫玉川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声音清脆,且响。

    整个园子里的人都呆了,我也呆了。

    我知道程依依拜了老乞丐当师父,实力肯定有所进步,但我不认为她已经超越了赵虎。连赵虎都得和闫玉川打上一会儿,程依依凭什么一个巴掌抽过去,闫玉川连躲都不知道躲?

    唯一的理由,因为她是老乞丐的徒弟。

    虽说在杀手门中是以实力为尊的,可有个好师父还是不一样的。否则的话,身为黄阶下品的赵虎,凭什么敢劈了黄阶上品的闫玉川一斧子后,还堂而皇之、平安无事地离开了?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”闫玉川震惊地看着程依依。

    “怎么,有意见?”程依依冷冷地问。

    “你得给我一个理由!”闫玉川咬牙切齿地说:“否则的话,即便你是周老前辈的徒弟,我也必须要个说法!”

    “你要说法是吧。”程依依指着我说:“这是我男朋友,这个理由充不充分?”

    充分,太充分了。

    自己男朋友挨了揍,难道不应该出头吗?

    闫玉川无话可说了,一张脸憋成了青紫色,肚子里有无数怨言,却又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这一刻,我的内心当然也激动无比,好像回到了小镇上那个我向周晴表白被拒,程依依又大声喊出“张龙是我男朋友”的广场,她还是这么的有侠范儿,从天而降、霸气十足!

    其实闫玉川他们早就知道程依依是我的女朋友,风象昨天就把这个消息告知给他们了,不过他们觉得老乞丐都要杀我了,什么女朋友不女朋友,根本就无所谓。

    闫玉川挨了程依依一巴掌,愣是半句废话都不敢说,反而抬起头来四处寻着什么。

    我反应过来,他是在找老乞丐。

    老乞丐想要我的命啊,不会眼睁睁看着这一幕发生吧。

    我也一样回过头去找老乞丐,但是四周层层叠叠,只有杀手门的人,哪有什么老乞丐?

    我的心中突然一个激灵,难道程依依是一个人来的,那我可以不用和老乞丐斗,就把程依依带走了么?要知道,在我认为的这场姑苏城的最终战役里,老乞丐是最难捉摸、也最不可预测的一个对手,我甚至不知道一百个荷枪实弹的刑警,到底能不能搞得定他?

    如果老乞丐不在的话,可太符合我期望了啊!

    正在我这么想的时候,程依依又开口了:“还有谁打了你?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我这才反应过来程依依扇了闫玉川一个巴掌还不够,还要继续为我出头。我本能地看向雷象和电象,他俩昨天以为火象是我杀的,把我好一顿胖揍啊,身体仍旧隐隐作痛。

    我和程依依之间不用说了,一个眼神就能明白彼此心意。

    程依依毫不犹豫地走到雷象和电象身前,分别狠狠抽了他们两个嘴巴。

    把他们的鼻血都抽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看清楚了,这是我男朋友!”程依依咬牙切齿地说:“以后见到他,尊重一点!”

    “是、是……”雷象和电象唯唯诺诺。

    闫玉川都不敢还手,他们又有几个胆子!

    “还有没有了?”程依依又回头问我。

    妈的,我真是感动到快要哭了,得此女友、夫复何求!别人家都是男人为女人出头,我家老是反过来,女人为男人出头。可我一点都不觉得屈辱,反而因此觉得自豪,我老婆就是能耐,我老婆就是能干!

    不服,咬我?

    我想跟程依依说够了,老打他们干嘛,咱们能团聚就行了,这比什么都强。看到程依依,杀手门我都不想打了,只想带着她离开这,好好过我们的日子去,还报什么仇啊,这点打我还扛得住。

    但是程依依仍旧不依不饶,又指着黑风说道:“这家伙有没有动手?”

    黑风还真没动过手,虽说昨晚他准备切了我手,可后来说清楚火象不是我杀的后,他就没动手了。而且到了今天,闫玉川要杀我,也是他屡次相劝,虽说出发点也不是为了保护我,但确实是没对我动过手。

    我还没有说话,黑风就已经嚷嚷起来:“依依姑娘,你别太过分了啊!”

    程依依冷眼看向黑风:“哦?我怎么过分了?”

    黑风气鼓鼓地说着:“抓张龙,那是周老前辈的命令,和我们有什么关系!你要觉得不爽,找周老前辈去啊,拿我们撒什么气?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还挺有道理的。

    但是程依依更有道理:“周老前辈只是让你抓他,什么时候让你打他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黑风被堵了个结结实实,一句话都说不上来了。

    我在偷着乐的同时,也觉得有点不对劲,程依依怎么也叫周老前辈,而不是称师父呢?难道说,她还没有拜师,或者说压根不承认这个师父?

    不过黑风的话倒是给了闫玉川灵感,闫玉川立刻说道:“那家伙之前杀了我弟,难道我还不能给我弟报仇吗?是,杀手门有过禁令,不让对他下手,那我不能杀他,还不能打他一顿出出气了?”

    逻辑完美,是这么个理儿。

    “可以,完全可以。”程依依说:“你能帮你弟弟出气,我也能帮我男朋友出气,对吧?”

    斗嘴皮子,我真没见过谁是程依依的对手。

    以前上学的时候,她就是出了名的毒舌,能活活地把人给气死。

    程依依一边说,一边又走到闫玉川的身前,“啪啪啪啪”地打了好几个耳光。

    以前上学的时候,我老听说程依依去外面打架,但是没有亲眼见过……不过我估摸着,应该和现在差不多吧?

    闫玉川不敢还手,但是也接近崩溃了。

    黑风等人都无奈地看着他,谁也没有一点办法,毕竟程依依可是老乞丐的徒弟。四周杀手门的成员也都唉声叹气,他们不一定看得上程依依,可也不得不畏惧程依依背后的老乞丐。

    “周老前辈,你在哪里,你倒是出来评个理啊!”闫玉川绝望地嚎叫着。

    但老乞丐一点动静都没,显然根本不在这里。

    我心里简直乐开了花,我不知道程依依是怎么逃离老乞丐的,但显然她现在自由了,而且在这园林之中,她也处在绝对的食物链顶端。这还打什么架,我们完全可以手牵着手、大大方方离开这里!

    程依依连着抽了闫玉川十几个耳光,把个闫玉川抽得如同猪头一样,血都溅了一地。

    “周老前辈,你在哪啊……”闫玉川都绝望了。

    程依依终于停下了手。

    然后回头朝我走来。

    我冲她笑着,她也冲我笑着。

    我开心极了,已经做好准备带着程依依离开这了。

    程依依来到我的身前,站住脚步,说道:“张龙,我们分手吧。”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