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94手下败将

    一开始我的想法很好,就是要用人海战术端了杀手门在姑苏城的老巢,无论双王、四象还是六牛,只要我们的人够多,总能把他们给拿下的。现在,我们的人确实够多,但好像还是有点应付不来,这还是在风象和火象已死,闫玉川也被赵虎干掉的基础上!

    总之就一句话,杀手门确实不是那么好对付的。

    眼看着黑风朝我疾奔而来,龇牙咧嘴、杀气腾腾,我确实有点慌神。在旁边激斗电象的王仁见状,立刻冲我喊道:“张龙,你先找个地方躲起来,不要和他发生正面冲突,我们哥几个收拾完这两人了,就去对付黑风!”

    原来这就是王仁的计划,他们得先干掉二象,才能去找黑风。他们四人联手对付一个黄阶上品,应该还是没问题的。我知道我不是黑风的对手,立刻拉着程依依想往人群里跑,我们两个斗不过黑风,那就去打杀手门的普通成员,总得发挥一点用处。

    但是黑风却像附骨之蛆,不停追着我们,我们走到哪,他就跟到哪。眼看着黑风距离我们越来越近,他手里的钢刀似乎也按捺不住,发出“呼呼”声响,像是急于饮血。

    我知道躲不过去了,刚想把程依依拦在身后,程依依却比我快了一步,突然猛地甩下了我,手持匕首朝着黑风冲去。

    “依依!”

    我大叫着,赶紧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也就一瞬间的功夫,程依依已经和黑风交手在一起了,钢刀和匕首不断刮擦,无数火星点子溅出。我记得我和程依依分开时,我俩的实力是差不多的,她还没拜老乞丐为师,所以我默认她应该没有什么进步,碰到黄阶上品的黑风,应该一招就落败了,但让我没想到的是,程依依愣是和他激斗了十多招,竟然一点败的迹象都没!

    我的心中当然吃惊不已,明白程依依的实力到底还是进步了,虽然没拜老乞丐为师,但和老乞丐朝夕相处,还是耳濡目染学了一点东西。

    不过,也就十余招后,程依依就有点落了下风,开始被凶猛的黑风所压制了。

    这么看来,程依依现在应该有了黄阶中品的水准了,虽然仍旧不是黑风的对手,对我来说却是惊为天人。程依依的进步可太大了,已经甩开我一截了,我离黄阶下品还差临门一脚呢,她竟然已经有了黄阶中品的实力!

    说不惭愧那是假的,身边的每一个人都在进步,仿佛只有我的进展缓慢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我也没时间伤春悲秋了,眼看着程依依就要被击败了,我当然毫不犹豫地冲了上去,手握饮血刀加入到了战局。理论上来说,两个黄阶中品才能和一个黄阶上品打成平手,我这样一个黄阶下品都没达到的人,就算和程依依并肩战斗也起不到多大作用,反而屡次差点被黑风给伤到了,得亏程依依及时帮我挡开。

    “张龙,你先退到一边,让我来对付他!”程依依大声叫着。

    “我帮着你!”我也大声叫着,积极参加战斗,希望自己能够发挥作用,而不是老拖程依依的后腿。

    我真是拼了命地劈着黑风,想着自己今天就是不要这条命了,也一定要让程依依重获自由。但可惜想法很美好、现实很残忍,实力不济就是实力不济,没两下又被黑风一刀给击退了。

    我咬着牙,再次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实话实说,虽然我连黄阶下品的实力都没达到,但是我和程依依心有灵犀、默契十足,更重要的是情投意合、两情相悦,一向能够发挥出一加一大于二的水平,所以我俩凭借着优秀的配合,愣是跟黑风打了个不相上下。

    我心里想,这时候要是再来个人帮着我们,应该就能干掉黑风了啊。

    可是我环顾四周,大家都在忙着,谁也抽不出手来。这时候战斗刚刚开始,正是如火如荼、十分激烈的时候,叫谁过来帮忙也不合适,各有各的对手。我正发愁,忽然听到身后“呼呼”风响,一柄钢刀竟然窜了过来,直冲向了黑风。

    虽然我还没看到使刀的人,但这一刀确实很有水平,快、稳、准、狠,至少是个黄阶下品的实力。当时我就兴奋起来,心想是哪位高手来助阵了,有他帮忙的话,我们此战肯定稳赢了啊。

    黑风正和我们斗得激烈,一柄刀突然窜过来,给他吓得够呛,连忙就往后退,抬头一看,顿时怒容满面:“牤牛,你他妈疯啦!”

    我也回头一看,发现刚才帮着我们打黑风的果然就是牤牛。

    牤牛的毛发极其旺盛,几乎将整张脸都遮住了。看到牤牛,我先是觉得奇怪,“撼鹰军”不是缠着他吗,怎么让他跑到这里来了。再往旁边一看,就见我们的人已经倒了一片,撼鹰军已经溃不成军、全军覆没了。

    果然啊,一次性哪能培养出那么多的精英部队,数量是上来了,质量却不够啊。怪不得马三只敢让其他人去对付杀手门的喽啰兵,他也知道他训练出来的是个什么货色,但我并没有怪他的意思,因为他已经尽力了。

    其次,我的心里砰砰直跳,牤牛刚才帮我打黑风啊,他不是第一次帮我忙了,一次两次犯蠢也就算了,难道第三次还犯蠢吗,或许他就是我们这边的人,不知受了谁的指使,卧底在杀手门的,从他一次次帮我就看出来了!

    牤牛被黑风一骂,立刻大叫:“黑风大哥,我是来帮你忙的!”

    黑风说道:“你他妈帮我忙,往我身上砍什么?”

    牤牛用手拨了拨脸上的毛发,接着又看了看左右,才大吃一惊地说:“黑风大哥,真是不好意思!”接着便一刀朝我砍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一刀同样的快、稳、准、狠,一点手下留情的意思都没有。

    妈的,之前还真是犯蠢啊!

    还以为他是自己人呢……

    我连忙举起饮血刀就抵挡,当即和牤牛“叮叮当当”杀在一处。之前在风象的面包车后备箱里,我的“龟息”能力再度往前进了十秒,自我感觉如果配合锻体拳训练的话,实力应该能够进到黄阶下品的水平,这也算是所谓的造化了,没师父带可不就得靠自己吗?

    但从昨天到今天,我一直处在忙碌的状态,哪有时间去练什么锻体拳,所以我离黄阶下品仍差临门一脚,现在和牤牛斗着仍旧非常吃力,处于全面被他压制的状态。

    “因为你,我挨了好多骂,今天我一定要杀了你!”牤牛咆哮着,一刀比一刀狠,显然对我恨之入骨。

    我心里想,你挨骂关我屁事,那是你自己犯蠢,明知道自己头发长,还不勤加打理,看不清楚人你怪谁呢。

    不过我是真扛不住牤牛的攻击,实力差距是不可能依靠信念弥补的,没多久就被他逼得连连倒退。但是相对于自己处境,我更担心的是程依依,没有我的辅助,她肯定不是黑风的对手啊,我一边应付着牤牛,一边朝她那边看去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程依依也被黑风逼得连连倒退,已经完全招架不住了。

    黑风脸色阴沉沉的,别看程依依是个女孩,但他一点怜香惜玉的意思都没有,眼看着将程依依逼入绝境以后,毫不犹豫地狠狠一刀劈了下去。那一刀看上去气势凌厉,如果不及时躲开的话,性命都堪忧啊!

    “小心!”我大叫着。

    因为担心程依依的安危,注意力已经完全被吸引过去。

    但是可想而知,我连牤牛都应付不了,再加上分心的话,简直就是找死。牤牛找准机会,狠狠一刀砍在我肩膀上,当时我整个人就坐倒在了地上,左肩这里已经皮开肉绽、鲜血淋淋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你他妈连自己都顾不了,还有时间去管别人?”牤牛十分得意,站在我的面前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但我没理会他,还是第一时间朝着程依依看了过去,因为我真的很担心她的安危,我把她看得比我自己的生命还要重要!

    让我吃惊的是,有人挡住了黑风的那一刀。

    是位老人。

    颠爷!

    没错,是颠爷,他手持着一柄斩马刀,刚好架住了黑风手里的钢刀。

    之前我给他身上系了活扣,让他自己找机会走,现在园子里乱成这样,本该是他逃走的大好机会,竟然又跑出来帮我忙了。颠爷这人可真是仗义啊,我开始打心眼里佩服他,也谢谢他了,得亏是他挡住了黑风这刀,不然程依依真的就危险了。

    我往左右一看,颠爷的那十几个兄弟果然也加入到了战斗之中,一个个也是彪悍十足、凶悍异常!

    黑风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是你?”

    “是我。”颠爷笑着,脸上的皱纹都展开了:“我也没想到自己还有再出来的一天。”

    黑风也冷笑着:“你这个手下败将,还敢再挑战我吗?”

    “不拼一次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颠爷真是老当益壮,真就举刀朝着黑风狠狠劈下!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