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25莫鱼,危险了

    姑苏城虽然比金陵城要小,但经济实力却一点不差,所以这两份钱是实打实的,要从龙虎商会的总会抽出两成。

    我给莫鱼打了电话,向他说明情况,并把隐杀组的银行账号给他。

    莫鱼说行,会在限期之内把钱转过去的。

    那我就没什么事了,仍旧每天辛勤练功,争取让自己早日达到黄阶上品的实力。我和王仁他们又回到吴中区的那栋别墅,整天大门不出、二门不迈,除了练功别无他事。

    转眼间就是一个星期过去了,这天我们几个仍在院子里面练功,炎爷突然打了电话过来。

    炎爷开口就问:“怎么回事,钱还没转过来?”

    我挺吃惊,因为炎爷给我的期限就是一个礼拜,我也是跟莫鱼这么说的,莫鱼答应的很痛快啊,怎么没转过去?我对炎爷说道:“这事我交给朋友办了,也不知道什么情况,我问问他!”

    炎爷说道:“你赶紧的,这点钱都舍不得,小心被开除出隐杀组!”

    整得我好像有多稀罕隐杀组似的,要不是为了见南王,我才不加这个组织。挂了电话,我便立刻给莫鱼打了电话。我可不信莫鱼是舍不得,据我所知他可不是贪财的人,以他的能力赚多少钱都轻而易举。

    但让我意外的是,我连打了三个电话,莫鱼都没有接。

    可能是在忙吧?

    我也没用多想,琢磨着等莫鱼闲了,看到未接来电会回过来的,便在院子里继续和王仁他们练功。

    一晃,就到了晚上。

    炎爷再次打来电话催债,我也给莫鱼打电话,依旧是没人接。

    炎爷都发火了,对我说道:“今晚十二点前凑不齐钱,你就离开隐杀组吧!”

    说句实话,这笔钱对我个人来说数目挺大,但对整个龙虎商会来说不算什么,我也真没必要赖这个账。要不是为了见南王,我都想和炎爷翻脸了,最终也只能压下这口气,对炎爷说:“你放心吧,今晚十二点前肯定转过去。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以后,我继续给莫鱼打电话,但是仍旧联系不到。

    我觉得有点奇怪了,又联系大飞。

    大飞倒是联系上了。

    自从拿下整个金陵城后,大飞日子过得那叫一个潇洒,据说整天在外物色新的老婆。大飞有钱有势,按理来说想跟他的女人不少,但他偏偏又看不上那些拜金女,一定要找像田甜甜这样的真爱。

    所以他伪装成一个穷男人,到处参加相亲大会,希望遇到真爱。

    但是可想而知,人家年轻姑娘如果不是为了钱,凭啥跟你这个已经三十多岁的,长相也不怎么样的粗犷男人?

    所以大飞到现在还没找到自己的第二个真爱,毕竟这世上像田甜甜一样眼瞎的女人可不多了。

    我给大飞打过去电话说明情况,大飞让我不要着急,他去找找莫鱼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,一个小时以后,大飞给我打来电话,告诉我说莫鱼失踪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失踪的?”我吃惊地问。

    “而且不是今天才失踪的。”大飞说道:“我问过了,莫鱼已经有一个星期没露面了。”

    我着急地问:“七天没见,怎么没人发现,龙虎商会是怎么运转的?”

    大飞答道:“一直是陈不易在操纵,因为他是莫鱼的老丈人嘛,大家也就没起疑心。龙爹,你快回来看看吧,我怀疑莫鱼遭遇不测了!”

    我的心里砰砰直跳,似乎猜到了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之前拿下整个金陵城,建立龙虎商会总会的时候,因为是靠人家陈不易的,所以当时就承诺了,龙虎商会的收入给他一半。而且,他对龙虎商会的经济状况也有一定的知情权,如今要再拿出两成转到隐杀组的银行账号,陈不易怎么可能察觉不到,所以不知用了什么手段,把莫鱼给弄“没”了!

    莫鱼和陈圆圆虽然还没结婚,但是人人皆知莫鱼是陈不易的准女婿,所以我猜陈不易不会对莫鱼怎么样的,但是也说不准……

    陈不易这个人真是难以捉摸,还是那句话,伴君如伴虎啊,谁知道陈不易会不会发疯,连自己的准女婿也要下手,然后霸占整个龙虎商会,也是有可能的。

    越这么想,越是不安。

    我可不能因为这件事情,让莫鱼遭遇什么不测啊……

    于是我继续让大飞打听莫鱼的事,说我随后就到金陵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以后,我便和王仁他们说了这件事情,说我要去金陵看看莫鱼怎么样了。王仁他们都挺吃惊,纷纷劝我别去,因为他们知道我和陈不易之间有多大的梁子,去了金陵如果被陈不易发现,想再出来恐怕就难了啊。

    道理我当然懂,但我必须得去。

    这事是我惹出来的,我不亲自过去,我不放心。

    莫鱼真有什么三长两短,不光我自己心里过意不去,将来都没脸见赵虎和二条了。

    王仁他们知道劝不住我,便说要跟我一起去。我拒绝了,说咱们人越多,目标越大,还是我自己去吧。我现在是黄阶中品的高手了,而且正努力往黄阶上品发展,无论走到哪里都绝对是高手了,只要保护好自己,一般不会出问题的。

    就这样,我阔别了王仁他们,孤身驾车前往金陵城。

    因为我和陈不易的梁子,之前我还暗暗发誓,这辈子都不去金陵城了,没想到这么快就打了自己的脸。但是也没办法,为了莫鱼,龙潭虎穴也要闯啊。好在金陵城够大,进一个人就跟大海里进一滴水似的,短时间内也不可能被陈不易发觉,他又不是什么大罗金仙!

    进入金陵城后,我迅速在建邺区和大飞汇合了。

    前几天我们刚在姑苏见过,现在又在金陵见了。大飞告诉我说,他仍旧没找到莫鱼,他还给陈不易打了一个电话,问陈不易知不知道莫鱼哪了,陈不易当然说不知道。

    我一听就急了,说你给陈不易打电话干嘛,这不是打草惊蛇吗,你这一打,陈不易就知道我要来金陵城了!

    大飞摸着脑袋:“有这么玄乎吗,我给陈不易打电话,他就知道你来金陵城了?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呢!”

    哎呀,大飞这个家伙真是气死我了,有时候觉得他挺聪明,有时候又觉得他太蠢了,这人的智商忽高忽低,不知这些年怎么过来的。

    但是也没办法,就算陈不易知道我来了,我也得继续找莫鱼啊,只能小心点了。

    好在大飞又聪明了一回。

    “虽然我没找着莫鱼。”大飞说道:“但我联系到陈圆圆了,她说知道莫鱼在哪,但是电话里不方便说,约我在玄武区见面!”

    我说那还等什么,赶紧去啊!

    这回算大飞将功赎罪了。

    我又驱车,载着大飞前往玄武区。

    在某个高档小区门口,我们见到了陈圆圆。在整个金陵城,陈圆圆都算是一等一的美人了,但是现在的她却异常憔悴,两只眼窝深陷进去,而且眼睛里面布满血丝。

    陈圆圆见到我的第一句话,就是:“张龙,你救救莫鱼吧!”

    我当然很吃惊了,连忙问她到底怎么回事?

    陈圆圆告诉我说,一个星期以前,陈不易发现莫鱼要从龙虎商会之中提取一笔巨款,转到另外一个银行账户里面。陈不易认定这个账号是我的,指责莫鱼不该把钱转给我,但莫鱼说龙虎商会的收入,有一半是陈不易的,另外一半是我们的,怎么使用是我们的自由。

    可想而知,控制欲极强的陈不易被这番话给激怒了。

    陈不易当时就把莫鱼绑了起来,囚禁在某个郊外别墅的地牢里面,说是莫鱼什么时候认错,就什么时候把莫鱼给放出来,还找了几个高手在那守着。另外一边,陈不易则全权接手龙虎商会,维持着龙虎商会的运转——莫鱼认不认错,都不影响陈不易对龙虎商会的控制权。

    陈不易之所以还留着莫鱼,只是喜欢这个女婿而已,希望女婿能够回心转意。

    但是一个星期过去,莫鱼依旧没有半点松口的迹象。

    陈不易的耐心也一点一点耗光,甚至说了“迟早有天要把你给杀了”这种话。这些事情,陈圆圆全部看在眼里,她能感觉到父亲是真的起了杀心,如果再这么耗下去,莫鱼真的吉凶难测……

    所以陈圆圆希望我能救出莫鱼,带莫鱼离开金陵城。

    我的心中当然恼火不已,我们好不容易才拿下金陵城,在这里建立了龙虎商会的总会,如今却要落到陈不易的手里,怎么可能甘心!但是现在当务之急,还是要把莫鱼给救出来,他被陈不易多关一天,就多一分的危险……

    谁知道陈不易什么时候神经起来,连自己准女婿也要害!

    大飞同样怒火中烧,说要带人过去救出莫鱼。我们在金陵城有两千多人,那栋别墅能有什么高手拦住?

    我让大飞不要声张,陈不易在金陵城的权势极大,以前还有王海生跟他制衡,自从“鼓楼王家”落败以后,陈不易几乎就一手遮天了。真要闹出什么动静,全城的警察都会过来,就像慕容云弄颠爷一样——在金陵城,陈不易弄我们,别提多容易了。

    所以,还是我们几个过去,尽量不闹出什么动静,先把莫鱼平安救出来再说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