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62猛虎出笼

    晨哥的嘴巴都张大了,显然不敢相信我在这囹圄之中还有办法。

    不过联想到我之前也是屡出奇招,总能罕见地化腐朽为神奇,也就半信半疑地相信了我。我返回去,冲赵虎使了一个眼色,意思是都搞定了,赵虎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,意思是明白了。

    吃过饭后,又看了会儿电视,便在管理人员的要求下各自睡了。

    号里睡觉是不关灯的,整个夜晚都亮如白昼,也方便管理人员监视。不过据我所知,这种监区的值班人员,到晚上就没有不睡觉的,谁能想到这种地方还有逃出去的?

    我们可以。

    不像叶良那样强行把门踹开,那样引起的动静太大了,再说我们身上锁着几十斤的镣铐,想踹门也做不到啊。

    等到凌晨时分,耳听着身边的人呼吸匀称,显然都睡着了,整个监区内也十分安静,显然大部分人都进入了梦乡。我悄悄地爬了起来,在号里走来走去,时不时还打两下拳,如果正有值班人员盯着监控,一定会训斥我,让我上床睡觉。

    但是没有。

    一点声音都没,说明他们也睡着了,根本没人注意到我。

    我长呼了一口气,看来即便是发达的南方,在某些机构也和我们北方差不多嘛。我走到床边,轻轻拍了拍赵虎的腿,赵虎“呲溜”一下爬了起来,他怎么可能睡得着呢,他还没弄清楚韩晓彤的事情。

    猛虎即将出笼,李家也将再次遭殃。

    赵虎爬了起来,面无表情地将身上的镣铐全部摘了下来,轻轻放在地上,确保不会发出一点声响。

    ——赵虎不仅能解开麻制的绳子,也能解开这种铁制的镣铐,谁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,简直就跟神仙一样!而我跟他厮混很久,也只学会解开绳索,拿这种铁链还没办法,只能说功夫还没到家,日后再慢慢练吧。

    赵虎自由以后,又来到我的身前,从嘴巴里摸出一根钢针(看着这幕,我满脑子都是问号,不知道嘴巴里怎么藏针),接着在我身上捅来捅去,不一会儿链子层层脱落,从我身上解了下来。

    我虽然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,但还是忍不住对赵虎深感钦佩。

    真的,也就是酒中仙太厉害了,两人根本不是一个档次,否则根本困不住赵虎的。

    我和赵虎都自由后,赵虎又悄无声息地来到门口,继续用钢针捅着门上的锁。不一会儿,门也悄无声息地开了。叶良当初越狱,还要费劲地把门踹开,并且打伤了不少管理人员,最后落了个全国通缉的结果,看看人家赵虎,这就叫做手艺。

    整个过程之中,号里号外一点动静都没,说明管理人员睡得很香,倒是给了我们可趁之机。

    门开了后,我冲赵虎竖了下大拇指,接着就要和他一起出去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身后突然响起一道幽幽之声:“你们要逃的话,最好把我带上,不然我就叫啦!”

    我和赵虎吃惊地回过头去,就见一个瘦巴巴的青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我们身后。毕竟我们已经在这待一天了,还是知道这家伙的,他叫小三子,是个惯偷,在号里挺受欺负,吃过饭后还给大家表演了拿大顶,就连管理人员都不管他,我和赵虎就更不管他了,我俩又不是什么圣母。

    小三子竟然醒了,还敢威胁我们,顿时让我和赵虎怒火中烧,准备冲上去一拳把这家伙打昏。

    但他似乎预料到了什么,一边往后退一边轻声说道:“大家都是文明人,别来粗暴的啊!而且你们要敢动我,我肯定使出浑身的力气来叫,到时候让你们也跑不了!”

    我估算了一下距离,确实没法在他喊出来之前就干掉他。

    ——我还没牛逼到超过音速的地步。

    如果他真喊了,引来管理人员,就算我们硬闯出去,必将遭到全城通缉,到时候还谈什么报复?如果没逃出去,对我俩的看管肯定更严,想再出去怕是门都没了。

    可要带上了他,显然是个累赘。

    我低声说:“你疯啦,你只是个小偷,判也判不了多长时间,如果跟我们一起逃了,知道再抓回来判多久吗?”

    小三子摇了摇头:“他们抓不住我的!这次被抓进来,完全是我一时疏忽,只要我保持警惕,绝对没人抓得住我!而且这鬼地方,我一天都待不下去了,谁都能在我脖子上拉屎,谁都能过来踩我一脚!求你们了,带我一起走吧,我不会拖累你们的,只要到了号子外面,大家各走各的,互不影响!”

    我和赵虎对视一眼,感觉小三子还算诚恳,而且我们也没其他的选择了,非得把他带走不可,否则他得坏我们的事。

    “那行,一切行动听我们的指挥,出去以后立刻分道扬镳!”

    “好嘞!”

    小三子开心地奔了过来。

    别说,这家伙还有两把刷子,奔过来的时候一点声音都没,是个天生做贼的料。

    小三子靠近我们以后,我的目光之中闪过一道杀气,这时候要是把他干掉,绝对神不知鬼不觉。但小三子竟然感应到了,往后退了一步说道:“两位大哥,咱可不能说话不算话啊,你们都是江湖上的狠人,欺负我这个小人物就没意思了……”

    这小三子还挺会说,我和赵虎无语地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出去以后立刻就滚!”我狠狠地骂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好嘞。”小三子死皮赖脸地笑。

    我和赵虎走了出去,小三子也跟了出来,悄悄把门关好。

    我又走到对面,轻轻弹了几下门,几个脑袋立刻竖了起来,晨哥他们果然没睡,一直在等着我。晨哥看到我和赵虎已经出来了,一双眼睛十分兴奋,不停冲我们竖大拇指。

    赵虎则从嘴巴里面摸出钢针,朝门捅去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门就开了。

    一整个号子里面全是隐杀组的,一个黄阶上品、两个黄阶中品、四个黄阶下品,一共七人,一个不少。他们身上都有镣铐,需要一个个解下来,否则走路就要当啷当啷地响。

    没办法,再慢也得一个个解啊。

    赵虎再度摸出钢针,先从晨哥开始解起。过程说快不快,说慢不慢,也需要个一两分钟。解开以后,周齐他们全都发出嘘声,显然都很惊叹。他们一个个都恨赵虎,但也不得不承认赵虎确实有本事。

    接着又解第二个人。

    赵虎在捅锁眼的时候,小三子就在旁边目不转睛地看着。

    我心里想,随便你看,要能学会我叫你大爷,我都看多少遍了还不会呢……

    很快,第二个人也被解开了。

    赵虎解第三个人时,小三子低声说道:“这位大哥,还有多余的钢针没?”

    赵虎奇怪地看了他一眼,说:“你要干嘛?”

    小三子摸摸脑袋,不好意思地说:“我试试看,能不能帮上你忙,毕竟人挺多的是吧。”

    赵虎若有所思地看了小三子一眼,又从自己嘴巴里一摸,一根钢针出现在他手里。

    我:“……”

    我也不知道赵虎嘴里到底多少钢针,他就不怕吃饭的时候扎着自己?

    小三子则接了过去,千恩万谢。

    小三子手持钢针,去解那几个黄阶下品身上的铁链。我心里想,难不成这小子真学会了?果然不到一会儿,就听“咔嚓”一声轻响,铁链被他给解开了,速度虽然没赵虎快,但也差不了几秒钟了。

    就连赵虎都点了点头,轻声说了一句:“不错!”

    小三子很不好意思:“哪里,都是跟您学的,以后您就是我师父了,我一辈子给您做牛做马。”

    小三子一边说,一边跪在地上,给赵虎磕了个头。

    赵虎骂道:“别他妈给个杆就往上爬,一会儿出去这个门,咱俩谁也不认识谁。”

    认师失败,小三子无奈地爬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的心中则是震撼不已,没想到小三子真学会了,得亏刚才的话没说出口,否则我是赵虎的大爷,小三子又是我大爷,赵虎这辈分真是……

    我晃晃脑袋,假装这事没发生过,反正老天爷都不一定知道。

    只能说这世上真是无奇不有,什么人才都有可能存在这天地间啊!

    有了小三子帮忙,速度当然快了许多。不一会儿,隐杀组的全部都自由了,我们一行人便悄悄往外走去,甬道里还有一道铁门,小三子立刻窜了出去,自告奋勇地说交给他吧。

    等他再把这道门打开时,速度已经和赵虎相差无几了。

    你看,这就叫做天赋。

    不服不行。

    我突然觉得,小三子之前说没人抓得到他,或许不是吹牛逼的。

    等到外面,管理人员果然都在睡觉,我们悄无声息地窜了出去,还把各自的武器都拿上了。小三子也没连累我们,他走起路来都没声音,像鬼似的。就这样,我们又绕开岗楼的武警,很轻松地就来到了大门外面。

    此时明月高悬、秋风萧瑟,我们一行人站在黑暗之中。

    犹如猛虎出笼!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