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2围攻战黑狼

    我确实是这么想的。

    纵观整个扬州城,因为李贺春的屈服,黑白两道基本都歇着了,从苏亮到彭利民,哪个敢和我叫板?这也再次说明一点,要想在一个城市立足,绝离不了这种大家族的支持,从荣海到蓉城,再到金陵、姑苏、扬州……

    一次又一次地实践这个真理。

    杀手门和隐杀组也早就弄明白了这个道理,所以每到一处都必拉拢当地豪绅。

    但扬州城有个例外。

    这个黑狼就不服管,虽然是李家的护院,但根本不听李贺春的命令,想让他帮忙办点什么事情,还得用李家的人命来换。这也是实力的好处,实力强到一定程度,确实可以轻松掌握整个家族。

    抛开我和黑狼之间的恩怨不谈,就是为了彻底掌控整个扬州城,也要将他除掉!

    在来李家之前,我不是曾把目光落在李贺春的胳膊上吗?当时我就问他:“李老爷子,你就甘心被黑狼这么吃掉一条胳膊?”

    说到这件事情,李贺春的手也一样哆嗦,眼圈甚至都有点红了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会甘心啊……

    我拍拍李贺春的肩膀,说道:“李老爷子,如果你信得过我,我来帮你干掉他吧!你这样的家族,什么样的高手找不到啊,何必要被那种恐怖的人遏制?从此以后,李家的安全就包在我们隐杀组身上了!”

    当时李贺春吃惊地看着我说:“你有把握干掉他吗?那家伙可是十分强的,就连警察都抓不住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心,一切都交给我!”

    和李贺春说好这件事后,我们才一起来李家的。

    所以,李茂才和他妈拦住我时,我并不觉得稀奇;黑狼现身时,我更不觉得稀奇,反而隐隐有点兴奋。

    总算把他给盼出来了。

    听到我说等的就是你,还吹了一声响亮的口哨,黑狼当然吓了一跳,以为四周布下什么天罗地网,立刻转头朝着左右看去。确实有人来了,却不是什么天罗地网,却是晨哥、周齐等人,各持兵刃缓缓走来。

    看到他们,黑狼哈哈大笑:“小伙子,你是不是失心疯了,指望他们来围剿我吗,用不用我让你们一条胳膊一条腿啊。”

    侮辱,赤裸裸的侮辱!

    但黑狼却说得是实话,我们几个一起上都不是他的对手。之前我们屡次败在他的手上,他也相当清楚我们的实力。

    酒中仙不在的日子里,黑狼别提多猖狂了,仿佛天老大他老二似的。

    李茂才和他妈也很兴奋,一个娇滴滴说:“这次看你往哪里跑!”一个粗声粗气道:“黑狼,别跟他废话了,赶紧把他给吃了吧!”

    黑狼舔舔嘴唇,继续朝我走来,根本不把晨哥等人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我摇摇头,冲他说道:“你只是少了一只眼睛,怎么搞得好像少了脑子似的?我要是没把握,会到李家来找你么?”

    这句话一出口,黑狼面色顿时凝重起来,不放心地看看左右,说道:“你不会是把白狼给叫来了吧?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呢?”我露出高深莫测的笑。

    即便酒中仙不在,黑狼也不是无敌于天下的。我的话音落下之后,从我身后的小桥之上,果然缓缓走下一个玉树临风、英俊潇洒的青年男子来,当然就是埋伏已久的白狼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世界有副好皮囊太重要了,实力明明不相上下的两个人,一个看着像神仙一样,另外一个则是恶魔。

    除了叹气别无可说。

    黑狼回头看着李茂才和李母,咬牙切齿地说:“你们搞什么鬼,怎么把这样的人都放进李家来了,李家现在到底什么立场?”

    李母摇着头说:“我也不知道老爷子是什么想法,突然之间就和这个张龙称兄道弟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你把李家的下人都叫出来,帮我!”

    “不行啊,老爷子控制着他们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去找李贺春谈谈!”黑狼转身就要往后院走。

    白狼一个空翻,“飕飕飕”几声,就已经来到黑狼身前,微笑着说:“你觉得你还逃得了吗?”

    “白狼,你要和我过不去是么?”

    “过不去的是你。”白狼说道:“你那么想要我命,我不提前把你杀了行吗?”

    “这么多年的兄弟,你真狠得下心?”

    “现在你开始说‘兄弟’啦?之前你怎么不说呢。”白狼笑得更开心了。

    “嘶……”

    黑狼一咬牙齿,抽出剔骨刀来朝着白狼劈了上去,他知道自己今天不拼是不行了。

    白狼也立刻抽出双棍抵挡,两人一瞬间就“叮叮当当”斗在一起。

    我和晨哥等人当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,立刻朝着黑狼一哄而上,打算协助白狼干掉黑狼。黑狼本来就略次于白狼,如果再加上我们几个,就败得更彻底了,上次在慕容家就已经试过,所以我们很有把握将他拿下。

    黑狼同样知道这个道理,所以用余光看到我们冲上来时,立刻虚晃一招,撒腿就往旁边的一片林子奔去。密林那边就是高墙,估计是想翻墙而逃。如果他真跑了,想再抓住他就难了,不过我们都不着急,反而站在原地等着。

    黑狼刚奔到林子边上,就听一阵密集的枪声传来,直接把黑狼逼得退了回来。

    看到黑狼闪躲的身姿,这时我才明白,他们这种高手,不是不怕子弹,只是躲得更快而已。我的心中当然一阵羡慕,不知自己什么时候才能达到这个水平,枪林弹雨之中还能从容有致,想想就帅死了好吗?

    不过黑狼虽然躲开子弹,却未必帅得起来。

    因为身后还有白狼。

    白狼笑着说道:“你觉得你能在我手上逃掉第二次吗?”

    前面是密集的子弹,身后是我们的包围,似乎哪条路都是死路了。

    黑狼一咬牙,再次狠心朝着白狼冲了上去,看来相比于铺天盖地的子弹,黑狼更想从我们这里拼一拼。不过没可能的,我们准备了很长时间,不会让黑狼就这么逃掉的。

    白狼、黑狼再次斗到一起,两人打得那叫一个不可开交。我们几人也冲上去,帮着白狼去斗黑狼。别看我们不是黑狼的对手,但有白狼帮忙,顿时如同虎生双翅……哦不,是翅膀上长出来个老虎,直接就把黑狼逼入绝境之中!

    “你们都是讨厌鬼,人多欺负人少!”看到这个景象,李茂才都快气哭了,并且真的掏出手绢来擦着眼睛。

    李茂才他妈则是凶神恶煞,直接抄了棍子上来,准备参与到战斗中,但被匆匆赶来的李贺春给骂回去了。

    黑狼当然是打不过我们的,数次想往林子那边跑,都被密集的子弹挡了回来,只能继续和我们打。但他又打不过,没多久就被白狼两棍子抡倒在地,接着我们又一哄而上,强行按住他的四肢,又用麻绳给他捆得结结实实。

    说起来黑狼挺倒霉的,身为a级通缉犯的他,不出现意外情况的话,绝对能够纵横大半个华夏,结果前不久先是遭遇酒中仙,后来又跟白狼杠上。你说华夏那么大,咋就这么容易碰到了呢?

    还是命里有缘。

    总之,捆了黑狼以后,别提我有多来劲了,上去冲着黑狼就是一顿暴揍,把他打了个满脸开花、姹紫嫣红,一边打还一边说:“你他妈不是要吃我的肉吗,你吃啊,吃啊!”

    黑狼张开满是獠牙的大嘴,真的朝着我手咬来,我则手疾眼快,把我鞋塞到他嘴巴里。

    “呸……”黑狼把鞋吐了出来,又阴沉沉地看着我说:“小子,别得意哈,将来你别犯在我手里面,否则我要你命。”

    我拿起鞋,往他脸上狠狠地扇,一边扇一边骂:“没有将来了,你今天就要死!”

    黑狼被我扇得七荤八素、晕头转向。

    我没撒谎,黑狼今天是必须死的,我是不敢杀人没错,但是晨哥敢、周齐敢,白狼更敢。而且杀谁也没杀黑狼这么痛快,这家伙确实是恶贯满盈,不知道吃了多少人,有这结果也是罪有应得。

    但,不论黑狼被我扇成什么样子,一只眼睛仍旧十分桀骜,甚至愈发阴冷。

    我受不了他这种眼神,仿佛随时都要被他吃掉。

    我一摆手,说道:“杀了他!”

    晨哥立刻提刀朝着黑狼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我来。”白狼的声音淡淡响起。

    晨哥立刻让到一边,白狼要杀,当然以他为先。白狼和黑狼也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的死对头,白狼如不杀掉黑狼,恐怕这辈子都难安。无论放在何种角度,确实是白狼杀人最为合适。

    白狼捡起黑狼的剔骨刀,杀气腾腾地走过去。

    黑狼命在旦夕,却看都不看白狼,眼睛仍旧冷冷地盯着我。

    “你真以为我死得了么?”

    我看看左右,确定没人会救黑狼,冷声说道:“我倒看看你怎么活!”

    白狼走过去,狠狠一刀劈下。

    一下就斩断了黑狼身上的绳子,黑狼整个人便一跃而起,犹如闪电一般朝我窜来,瞬间奔到我的身前,掐住了我的喉咙!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