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07龙哥,你也在这

    慕容云?

    我对这个名字当然很熟,我在这个南方大省横跨多市,除了莫鱼、大飞等嫡系外,关系最好的就是慕容云了。我只要一去姑苏城,八成会住到慕容家,几乎把那当成第二个家。

    我和慕容云的感情,真是铁打一般坚挺,哪怕知道我是隐杀组的成员,也还一如既往地支持我,要不是我俩年龄差得大点,简直就要拜把子了。

    不可能是重名,能让古致远亲自起身迎接,管家也直接言明了是姑苏城的慕容云,除了和我相熟的那位还能是谁?

    古致远从我身边急匆匆掠过去,这个已经七十岁的老头腿脚还算利索,我也跟着回过头去,果然看到了慕容云。慕容云携着一大家子,有徐氏,也有慕容青青,浩浩荡荡地走了进来,慕容云走在头一个,才五十岁上下的他,精神矍铄、满面春风,一脸笑呵呵的,进来就说:“古老,我来给你拜寿啦,稍微迟了一点,你可不要怪罪!”

    “哪里,你能过来,我就已经很高兴了!”

    说话之间,古致远已经走到慕容云的身前,四只大手紧紧握在一起,两人同时放声大笑起来,可见关系很不一般。

    真的,能让古致远以此大礼相迎的,整场只有慕容云这一个了。

    我在稍微靠后一点的地方站着,慕容云的注意力又在古致远的身上,所以他暂时没看到我。慕容云摆了摆手,让慕容家的小辈都给古致远磕头,古致远赶紧让他们站起来,还给他们挨个发了红包,这待遇确实是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两人又握着手寒暄了会儿,互相关心了下对方的身体。慕容云说以古致远的精神头,至少还能活个五十年,古致远哈哈大笑,说二十年前古家有难,要不是慕容家仗义相助,恐怕他连五十岁都活不过去。

    听这意思,古家还欠慕容家一个大人情。

    怪不得古致远七十高龄,还这么尊重五十左右的慕容云。

    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,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啊。

    总之,古致远和慕容云说了好一阵子的话,哪怕外面还有很多人在等着,古致远也不愿意怠慢了慕容云。这个时间里,慕容青青左看右看,终于看到了稍后一点的我,立刻“啊”了一声,先是一脸意外,又是一脸惊喜,接着赶紧扯他爸的袖子。

    “干嘛?”

    慕容云一脸疑惑,顺着慕容青青的目光一看。

    “阿龙?!”

    慕容云也是一脸意外,接着一脸惊喜。

    本来和古致远握着手的慕容云,立刻撒开了古致远的手,匆匆来到我的身前,握住我的手说:“阿龙,你怎么会来这的?”

    我笑着说:“我也来给古老爷子拜寿。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徐氏、慕容青青也都奔了过来,纷纷向我问好。我是慕容家的大恩人,又在慕容家住了那么久,和大家的关系都很不错,他们也很尊重我,顿时有种众星捧月的感觉。

    慕容青青和我打过招呼以后,脸还“唰”的一下红了,我觉得蛮好笑的,我俩见过多少次了,至于这样子脸红吗?

    古致远也走了过来,疑惑地问:“慕容兄弟,你认识他?”

    “当然认识!”慕容云紧握着我的手,滔滔不绝地说:“这可是我慕容家的大恩人啊,之前我不是和你说过了吗,我老婆曾被杀手门的绑架,就是阿龙帮我救回来的……”

    慕容云几乎要把我捧上天了,古致远却还表情淡定,“哦”了一声说道:“他是隐杀组的嘛,帮你对付杀手门还不是正常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,据我所知,那个时候他还没加入隐杀组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,既然是慕容兄弟你的恩人,那我肯定以礼待之。慕容兄弟,你先带他到旁边坐着,一会儿我再和你说话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在管家的安排下,我和慕容云一家坐到旁边去了。还算不错,之前都要被赶出去了,现在算是混了一个座位。坐下来后,慕容云仍旧握着我手,絮絮叨叨说个不停,仿佛已经很久没见过我,其实我离开慕容家也没几天啊。

    慕容青青也很开心,坐在慕容云的后面,一直打量着我,一边看一边笑,看一会儿脸就红了,不知脑袋瓜里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古致远也在不断迎着宾客,不过再没一个能让他站起来迎接的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门外又传来管家的喊声:“金陵城,陈不易陈老爷子到!”

    古致远“哟”了一声,喃喃地说:“陈不易也来啦,这可真是稀罕。”接着又站起来亲自迎接。

    进来的果然是陈不易,我和他也有一段时间没见面了,毕竟我现在已经很少去金陵城了。我对陈不易的印象不好,就在一边冷眼看着。古致远同样握住陈不易的手寒暄着,虽然没有对待慕容云那么热情,但是态度也算客气。

    寒暄完了,陈不易也被安排到一边就坐。

    陈不易一眼就看到了我。

    陈不易对我的感情十分复杂,一方面很不服我,一方面又不得不向我低头,毕竟我还囚禁着王海生呢,随时都能放出去分他一杯羹。

    “张龙,你也在这里啊。”陈不易笑呵呵的,走过来和我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陈主任,真是好久不见。”我也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们两人手握着手,看上去感情很好,其实各怀鬼胎。

    这一幕当然被古致远看在眼里,古致远很意外地说:“陈老弟,你也认识他啊!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在外人面前,陈不易肯定给我面子,笑呵呵说:“这是金陵城龙虎商会的会长,统领整个金陵城商界的大人物呢,我们两个关系非常不错,经常坐在一起交流,是吧张龙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我也笑呵呵的。

    慕容云插了句嘴:“姑苏城也一样,龙虎商会就是阿龙在负责的。”

    无论哪座城市,能够统领商界可不是件容易的事,往往需要八面玲珑的本事和相当过硬的背景。更何况是金陵城、姑苏城这两座富甲天下的城市,能做到这一点实在是太不容易了!

    古致远显然是听说过“龙虎商会”的。

    再看向我时,古致远的眼神果然不一样了,惊讶中还带着一点点的恭敬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张龙兄弟来头这么大啊,刚才有些怠慢了,实在是对不住啊!”古致远笑呵呵地冲我说着,态度相较之前已经有了明显改变。

    能不改吗,连续两个大家族的家主都对我如此恭敬了,他古致远是多长了两个角还是多长了一身毛?

    当然我也不会因此倨傲,我来这是为了跟古致远搞好关系,不是为了和他闹翻或撕逼的。

    “古老爷子,你客气了,或许我们未来也会有合作的机会!”我也笑呵呵地说着,态度不卑不亢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外面又传来了喊声:“扬州城,李贺春李老爷子到!”

    四周顿时一片哗然,纷纷夸赞古老爷子真是有面子啊,过个七十大寿,竟然来了这么多大人物。“哟,李贺春也来啦。”古致远和我们几人道了个别,立刻匆匆走向门外,迎接李贺春去了。

    我也没想到今天能来这么多的熟人,感觉真是越来越好玩了。

    慕容云低声对我说道:“你和他不是不对付么,会不会影响你的心情?”

    我笑着,说不会!

    又说:“不对付是以前了,现在我们两人关系还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陈不易不了解我和李贺春的事情,听到我和慕容云说话,也低声问我:“发生什么事了,你和李贺春怎么了?”

    我说:“没事,在扬州城闹过一点小矛盾而已。”

    陈不易也知道我俩关系一般,我也不可能对他说实话的,便自主自觉地闭上了嘴。

    说话间,李贺春已经走了进来,他也带着几个下人。古致远立刻握住了他的手,笑呵呵说:“李老弟,真是稀客啊,没想到你会亲自登门!”

    李贺春也笑着说道:“古老,今天可是你的七十大寿,我必须得过来啊,不来不像话啊!”

    大家都是坐镇一城的家主,当然会互相给面子了,李贺春尊重古致远,古致远也尊重李贺春。李贺春同样送上一份厚礼,还让手下的人给古致远磕头,两人握着手寒暄了会儿,古致远便安排李贺春到旁边就坐。

    李贺春往这边走了几步,一抬眼就看到了我,脸色立即变了。

    陈不易在我面前还能不卑不亢,起码我俩是互相制衡的状态,我需要他,他也需要我。李贺春就不一样了,他有很严重的把柄在我手里握着,只要我一个不高兴,随时都能把他里通外敌的证据报给上级,让他整个李家灰飞烟灭!

    所以,李贺春看到我就跟看到眼镜蛇似的,心里既是发毛又是害怕。

    李贺春假装没看见我,还想悄摸摸坐到一边去。

    我立刻说:“李老爷子,来这坐啊!”

    李贺春没法装眼瞎了,只好躬身来到我的身前,很恭敬地说道:“龙哥,你也在这里啊?”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