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45前夫,你好

    一个分部的大队长,有没有可能一跃而成为总局的头头?

    按照常规来说是不可能的,需要一步步来,多少人熬白了头,分局的领导也没混上,更别说总局的头头了!

    但这世上存在一个名词,叫做破格提拔。

    总有些优秀的人,得到上级赏识以后,破格提拔、一步登天,连升三级都不是什么问题。自古以来,这样的事虽然不多,但也绝不会少。那么,究竟是哪个上级看中了田队长,又将他升为了田局长呢?

    能有这种权力的可不是一般人啊,整个无锡城中也只有古老爷子一人能够办到!

    看着这份文件,杨云飞的双手都在发抖,他整个人都懵了,喃喃地说:“不可能、不可能!”

    但这就是真的,这种盖了大红戳子的文件不可能是伪造的,而且已经发至各个分局、部门、机构,谁有这么大的本事来伪造呢?号子里面一片静默,代正文也傻了,他还意识不到这份突变意味着什么,但已经隐隐觉得似乎有点不大妙了……

    几个管理人员仍在小心翼翼地帮田队长整理着衣服,哦不,不能叫田队长,应该叫田局长了。或者直呼他的名字,叫田有为。田有为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但猜到和杨云飞手里的那份文件有关,立刻走过去将那份文件拿过来看,一看之下也是惊恐莫名,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怎……怎么回事……”田有为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田有为显然是不认识什么大人物的,也不知道这是谁帮自己办的——如果他有什么强硬的靠山,也不至于一把年纪还只是个大队长了,更不至于被杨云飞折磨成这样子。

    “田局长,这是老天开眼了啊!”

    “是啊,杨云飞一直折磨你,老天都看不下去了,他这是罪有应得啊!”

    “田局长,您赶紧收拾一下去上任吧……”

    几个管理人员纷纷拍着马屁,像他们这种身份的人,一辈子难得近距离接触局长一次,当然要抓紧机会说好话了。

    田有为却还有点接受不了,他不敢相信这么大一块馅饼会掉在自己头上,仍旧反复地看着这份文件,生怕读错了一个字,导致一场镜花水月。

    但说实话,更接受不了的是杨云飞。

    就这么从天上掉到地上,他接受不了,完全接受不了!

    “我不信……我不信……”杨云飞喃喃说着:“我要去问问古老爷子!”

    古致远是无锡城的土皇帝,古家更是掌控着无锡城的许多资源,无论官场还是政界,甚至警界和商界,大大小小的升迁都要经过古家。杨云飞被革职,田有为上位,这么大的事情,古家肯定知道,古老爷子肯定知道!

    杨云飞转身就往外走,打算去古家问个清楚,这些年来他为古家做了多少事啊,怎么说踢开就踢开了,还让他的敌人上位?

    但他刚刚转身,门外就传来一个声音:“不用去了,古老爷子已经去世了。”

    我们所有人都循声看去。

    门外站着一个三十岁左右的青年,面容英俊、眉目如星。

    竟然是古海峰!

    他不是和古玲珑私奔了吗,怎么出现在这里了?

    “古海峰?!”杨云飞吃惊地叫了出来:“你回来了?!”

    能不吃惊吗,杨云飞找了他多少天!

    “对,我回来了。”古海峰点了点头,面色依旧严肃。

    “海峰!”

    最兴奋的是田有为,立刻奔了出去,抓住古海峰的手,开心地说:“你回来了!”

    两人的关系显然很好,否则古海峰临走前也不会托付田有为帮助我。面对田有为的时候,古海峰才笑了出来:“是啊,我回来了,恭喜你啊田局长,这就一步登天了,以后可要提携兄弟我啊!”

    “去你的,别笑话我!”田有为一拳砸在古海峰的身上。

    田有为比古海峰大了十多岁,不过一点也不影响两人间的交情。

    这时,古海峰才朝我看了过来,同样笑着说道:“张龙,我回来了,抱歉让你受这么多委屈!”

    其实他有什么可抱歉的?

    我有今天,又不是他的错!

    不过我也纳闷古海峰怎么敢回来的,不怕古家找他麻烦么,还有,古玲珑呢?

    我正想着,杨云飞已经抓住古海峰的衣领急切地问:“你刚才说什么,古老爷子去世了?”

    我也想起来了,古海峰确实说过这句话。

    古海峰点了点头:“是的,古老爷子去世了,现在是玲珑执掌整个古家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古海峰还耸了耸肩:“不然你以为我怎么敢回来呢?”

    古致远去世了,古玲珑成了古家的家主!

    大家这才发现,古海峰的左臂上还套着黑纱,显然是在祭奠已经死去的古老爷子。

    既然是古玲珑执掌古家,那么一切都说得通了,为什么杨云飞会被革职,为什么田有为会上位……我不知道古海峰和古玲珑是什么时候到古家的,但他们即便流浪在外,应该也关注着古家的动态吧,得知古老爷子身体不行以后,就急急忙忙赶回来了。

    ——在后来的聊天中,也印证了这个事情。

    古玲珑执掌古家,第一件事当然就是救我、救田有为。扶持田有为上位也没什么可奇怪的,一朝天子一朝臣,田有为和古海峰的关系这么好,当然要让自己人上来了。

    现在局势已经明了,杨云飞确实被革职了,田有为也确实上位了。

    那自然是不必说的,整个号所都要听田有为的号令。田有为立刻命人给我松绑,代正文虽然就站在一边,但也不敢有任何的反对,眼睁睁看着我被释放。代正文是隐杀组在无锡城的负责人,和古家的关系一直很好,此时他便走到古海峰的身前说道:“我能见一下古家新上任的家主么?”

    古海峰说:“当然可以,玲珑也说要见见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代正文松了一大口气。

    古海峰又对我说:“张龙,你也一起去吧,玲珑特意交代你也去的。”

    这是必须的啊,我和古玲珑差点结了婚,怎么着也该见一面。而且这次能够逃过一劫,也多亏了古玲珑,必须去见见她。

    我和田有为各自收拾好了,换上新的衣服,便和代正文一起,跟着古海峰一起到古家去。

    至于杨云飞,田有为让人把他关起来了,打算随后再好好和他玩玩,这就叫做一天河东一天河西,谁能想到这两人有天还能调一下个?

    出了拘留所,我们几人坐一辆车前往古家。古海峰真是不一样了,随着古玲珑的上位,他的身份也跟着尊贵起来,以后辅佐古玲珑的就是他了,要和古玲珑一起执掌古家,无锡城内上上下下谁敢得罪他啊?

    古海峰亲自开车载着我们几个,代正文坐在前排,我和田有为坐在后排。

    代正文小心翼翼地问了古海峰几个问题,比如古老爷子什么时候去世的,你和古玲珑什么时候回来的等等,古海峰也全部一一作答,就是今天早上的事,无锡城还没有传开。

    代正文来到无锡城后,对之前的事做过一番了解,也知道古海峰和古玲珑的事情。

    不知代正文怎么想的,突然回过头来问我:“张龙,我哥的死和你到底有没有关系?”

    我能说什么呢,当然还是说没有了。

    代正文点点头,又说:“那我之前冤枉你了,在这里给你道个歉吧,咱们毕竟都是隐杀组的,我还是你的上级,也没什么过不去的。”他一边说,一边指指身上的伤,“你也砍了我这么多刀,算咱俩扯平了吧!”

    我差点没笑出来,这代正文和代正武真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,当初代正武就是这样,“弄”完我就跟我道歉,语气还特别诚恳,态度也很诚挚,这哥俩道歉的速度如出一辙,堪比火箭。

    这次,代正文看到古海峰对我的态度,知道我和古玲珑的关系也很不错,想杀我是不可能了,所以又来求和。

    我都没搭理他,把脸转到一边去了。

    代正文自讨了个没趣,只好又和古海峰说话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古家到了,果然从里到外都一片白,大门上也挂着挽联,一股子肃穆的气氛。古老爷子仙逝,这事虽然还没彻底传开,但就冲这架势,基本上也快了,马上就能传得满城风雨。

    古海峰带着我们几个人往里面走,先在前院的灵堂里给古致远上了柱香、磕了个头。

    古致远生前想要杀我,死了我还得给他磕头,我心里当然是不愿意的,无非是冲着古玲珑的面子罢了。

    这里摆满了花圈,还有古家的一大堆人,各个唉声叹气,到晚上时估计人就更多,各行各业的人都要过来。前些日子还办婚礼,这会儿就办白事了,古家也挺倒霉,但这都是古致远自找的。

    上完香后,古海峰又带我们几人往后走去,古玲珑穿着一身白色孝服,正在这里跪着守灵。

    俗话说要想俏、一身孝,这女的穿一身孝服时是最美丽的。

    古玲珑也是这样,本来就长得好看的她,在一身白色缟素的衬托下,看上去就更加楚楚动人了。当然,这个场合下肯定是不合适的,尤其古玲珑还挂着一脸哀伤,哪有人在这时候还夸人漂亮的?

    虽然我对古致远的死一点都不难过,但当着古玲珑的面还是强装出一副悲伤的样子,正想走上去安慰她几句,古玲珑一抬头,已经发现我们。

    古玲珑谁也没看,就看我一个人,然后笑着说道:“前夫,你好!”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