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13全部都疯了

    是因为高金娥的问题么?

    乱搞男女关系,这种事情可大可小,完全看上级的意思了。宋主任不敢在现场声张,只能乖乖跟着宋宇离开。我们几个却在心里犯嘀咕,宋主任是因为高金娥,那我们是因为什么啊,这事总得弄明白吧?

    可石飞明和宋主任都没什么异议了,我们其他人好像也没什么资格去闹,于是大家默不作声地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大厅里面还有好多的人,其中不乏连云港的大人物,以及四大家族中的重臣,大家都跟出来,满脸不可思议。人群之中,当然也有我们龙虎商会的人,小三子急得抓耳挠腮,莫鱼则拽着程依依,面色凝重地看着我,一切都和莫鱼说的一样,今天果然事有蹊跷,哈特是做了准备的,不是无缘无故来的。

    今天这一幕确实来得突然,我是怎么都没想到这些人还能被抓。

    看看身边的人吧,哪个不是跺跺脚都能让连云港抖三抖的人物,当权者无论对谁动手都得仔细掂量下吧,怎么可能如此随便就行动呢,不怕四大家族闹个底朝天啊?

    这么想着,我心里反倒踏实一些,我是真不相信盘亘连云港许久的四大家族,这么轻易就会崩溃、崩盘!

    当初易泰然就跟我说了,只要获得四大家族的支持,在连云港基本就没什么可怕的了。

    那就放心走吧,看看上面的葫芦里到底卖了什么药?

    不光是我这么想的,大家好像都是这么想的,我们这几个被抓的人,一个个趾高气昂、大摇大摆,好像不是要进局子,而是要上领奖台。被押上车,大家也无所畏惧,一路有说有笑,直奔公安局去。

    到了局子,我们也有特殊优待,被关押在了某个稽留室里,可以随时喝水、吃东西、上厕所,这种待遇可不是一般人能享受到的。

    大家都问宋宇,什么时候开始调查,宋宇说不知道,要等上级的命令,于是大家就在稽留室里待着,说说话、聊聊天之类的。总之还是我们几个,四大家族的掌门人,还有我和宋主任,明明还在半岛酒店吃饭,庆祝我的龙虎商会入驻连云港,然后莫名其妙就被带到这了。

    而且说句实话,我们这一些人,所属的行业各有不同,有从商的,有从政的,还有涉黑的,不是一个公安局就能全处理的,得由不同部门来管。现在都被叫来公安局了,说明我们面临着同一个问题,还是看看上面到底什么意思吧。

    大家讨论来讨论去,也没讨论出个什么结果,时间倒是一分一秒地过着,眼看着窗外的天色已经黑了,宋宇那边也没什么动静。

    催了好几次,得到的回馈是:等着。

    等着?

    等到什么时候?

    在这虽然有吃有喝,可毕竟是软禁啊,毕竟没自由啊。在座的各位,哪个出门不是前簇后拥、八面威风的角色,什么时候被人软禁起来过了?时间一长,避免不了有些烦躁,大家也都颇有微词,抱怨上面到底什么意思,不声不响地把人抓到这来,却又什么话都不说,玩人呢吗?

    但是骂也骂过了、批也批过了,仍旧没有一点动静。

    门被关死,我们出不去,能够听到门外有人走来走去,但我们就是出不去。

    时间继续一分一秒地过着,眼看着已经到晚上十二点了,无论哪个当权者都不可能这时候来了。大家的情绪再一次烦闷到了极点,集体起身叫门、呼喊,让宋宇给个交代,不一会儿宋宇来了,隔着门说:“各位,我也在等上级通知,但到现在也没什么消息……你们再等等吧,我去问问!”

    宋宇这一走,就是半个多小时,在大家又快烦到极点的时候,他终于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龚书记说了……”宋宇在门外说:“让你们几个反省反省,想想自己到底犯了什么错,随后会来和大家谈谈的!”

    大家立刻沉默下来。

    面对别人还敢抱怨一下,面对龚书记,谁也没这个胆子了。连云港和别处不一样,别处都是某个家族把控政局,但在这里,四大家族略低一点,还是政府高高在上。

    龚书记的话,没人敢不听啊。

    既然龚书记让反省,那就好好反省吧。

    大家便都不说话了,小小的屋子里面一片寂静。当然,说是反省,其实都在烦躁,谁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了。

    一起被关的这些人里,我还是和陆显的关系最好,其他人说白了还是利益上的纠葛。我和陆显坐在一起,低声和他讨论,问他知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,龚书记到底想干什么?

    陆显说不知道,四大家族的掌门人一起被抓,这么多年来还是第一次发生这种情况。

    我又问他,龚书记是个什么来头?

    陆显告诉我说,龚书记大名叫龚良才,是个不折不扣的铁腕书记,面对犯罪事件、黑恶势力从不手软。多年前的连云港,其实也是被四大家族所掌控的,但是随着龚良才到来以后,这种情况慢慢得到改善,论手段、论权谋,谁也玩不过他,大家只能俯首称臣,该割权的割权,该让步的让步。

    所以大家提起龚良才来还是相当怕的。

    我心里想,还是因为你们分了四大家族,所以拧不到一起去。看看其他地方,金陵、姑苏这些就不说了,单拿我老家荣海举例子,当初卢晨亮够强势了吧,还是被方家给干掉了,一点辙都没有!

    力量分散,敌人就有可趁之机,抓住他们的一点矛盾,就可以各个击破了。

    我问陆显,龚良才当初是怎么给四大家族削权的,陆显一五一十地给我讲了,果然和我想得一样,是被龚良才轮番给拿下的。当然龚良才也确实挺有本事,连云港能有现在这个局面,此人着实功不可没。

    但他现在把我们都抓过来,到底是为了什么呢?

    我和陆显聊了半天,也没聊出个结果来。

    时间继续一分一秒地过着,渐渐到了后半夜后,大家都有些困了,有躺在沙发上睡的,也有躺在地上睡的。大家都习惯了锦衣玉食,什么时候过过这样的生活了,所以一晚上也是怨声载道、哀声不断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捱到第二天早晨,有人送了饭过来,竟然是小米稀饭加咸菜梆子,可把这群享受惯了的大人物给气着了。尤其是石飞明,虽然他被暂时停职,可这地方也是他工作很多年的地方,外面哪个不是他的同事、下属,竟然连点吃的都要抠抠搜搜?

    石飞明一阵谩骂过后,外面很快有了回馈:这是龚良才的安排,不是别人有意为难。

    大家便又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龚良才让吃这个,那就吃呗。

    吃是吃了,大家都捏着鼻子、皱着眉头吃,但是心里肯定不爽,嘴上也是微词不断。龚良才让反省,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,他们几个倒也算了,好歹和龚良才挺熟的,我算怎么回事,我在连云港才刚冒头啊,连龚良才的面都没有见过,我到底有什么好反省的?

    一晃,又是一天过去了。

    仍旧没有任何的消息、反馈,龚良才似乎将这当成临时监狱,就是要关押我们几个似的。

    我们甚至不知道外面是个什么情况,四大家族的掌门人都被抓了,连云港已经闹成一团了吧,要给龚良才施加压力了吧。但以龚良才的性格,势必又会派人镇压,短时间内怕是平息不下来啊。

    大家越是这么想,心里就越慌乱,愈发不安的气氛游荡起来。

    到第三天。

    大家虽然什么都没有干,就是坐着、吃着、喝着、聊着,却也被搞得精疲力尽,而且个个心烦意乱。我能明显地感觉到,大家的精神状态有点不对劲了,个个眼睛发红,透着一股烦闷、戾气,似乎随时都能吃人。

    第一个发难的是陆显。

    这天中午过后,不知他抽了什么疯,突然抓住宋主任的衣领。

    “说,你是不是搞了我老婆?”

    陆显冲宋主任吼着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宋主任慌了,不知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陆显狠狠一拳砸了过去,宋主任在地上滚了好几圈。

    就这还没有完,陆显还要上去再打宋主任。易泰然和石飞明赶紧去劝陆显,说算了,龚书记叫咱们在这反省,不要再无事生非了。谁知他俩不劝还好,劝了之后陆显更加暴躁,又指着他俩骂道:“你俩也不是什么好东西!别以为我不知道,你们都和我老婆有一腿!”

    陆显一声咆哮,挥舞着双拳冲上去。

    我和散文赶紧上去拉架。

    总之就是乱了,彻底乱了,大家已经被关了三天,似乎每一个人心里都憋着把火,都想找一个机会好好发泄一下。

    现在就是个好机会了,怒吼声、谩骂声、哀嚎声、求饶声,就这么几个人,却发出无数种不同的声音,而这无数种声音又交织在一起,形成一幅堪称天底下最诡异的画卷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