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32每逢佳节倍思亲

    南宫卓、酒中仙、红花娘娘?

    听到这几个如雷贯耳的名字,我的心中当然掀起惊涛骇浪!

    这几个人确实都是杀手门的天阶上品,是我迄今为止依旧只能仰望的对象,其中南宫卓是二条和红云的师父,酒中仙是赵虎和韩晓彤的师父,我都见过,确实实力超群。

    红花娘娘,我没见过,但是我听红云说过,是个非常厉害的女人,年纪约莫有四十多,性格也很强势、彪悍,就连老乞丐他们几个都得让她三分。

    这些传说中的人物竟然都聚集在宿迁,就为了争夺一块上品原石?

    不知这块上品原石多大,能够做出几条上品聚气手链,但我觉得以他们几个的实力,应该不需要上品手链了吧?

    所以他们齐聚宿迁,应该是为了自己的徒弟,虽然二条不练气吧,但是红云练啊,南宫卓应该是为了红云才出手的。酒中仙嘛,肯定是为了赵虎和韩晓彤,这个没跑,酒中仙确实很疼徒弟,虽然经常殴打赵虎,但这上面没有亏过赵虎。

    至于红花娘娘,我对她并不了解,估计人家也有徒弟。

    祁旺说得没错,这些人都计划抢这块中品原石,我是肯定没什么希望了,还是靠边站吧。

    就听祁旺继续说道:“咱们隐杀组就快拿下这个南方大省了,杀手门也打算放弃,准备退出去了。不过,他们对宿迁出现的那块上品原石很感兴趣,所以打算抢了东西再走。咱们隐杀组呢,就不凑这个热闹了,等他们走了以后,咱们再去占领宿迁,反而省了好多事呢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省了事?”

    “因为宿迁有个很凶猛的家族——项家,宿迁是西楚霸王项羽的老家,这事你听说过吧?”

    我说是的,我听说过。

    根据史料记载,宿迁确实是西楚霸王的老家。当然,项羽是在江东起兵的,所以兵败之后才想退回江东。但他生在宿迁,这是改不了的事实。

    祁旺继续说道:“宿迁的这个项家,就号称是霸王项羽的后人。到底是不是后人,这事谁也说不清楚,毕竟也没族谱证明是吧。不过这个项家确实很猛,从上到下都喜练武,而且专练长枪,号称是霸王枪,专捅人的脑袋、喉咙和心口!尤其项家的掌门人项长生,一手霸王枪更是耍得如臻化境,据说实力可不低于天阶上品!”

    我的心中顿时倒吸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毕竟我在这个南方大省也算是纵横过多个城市了,大的去过,小的也去过,和许多个家族的掌门人都有交流。其中很少有练武的,即便有也水平一般,公园老大爷的那种水平,这种专门练武的家族确实是第一次听说,实力堪比天阶上品的更是第一次见!

    “而且宿迁自古以来民风就很彪悍,不仅仅是项家,几乎全民尚武,打架斗殴几如家常便饭,满大街跑的都是混混和小流氓……当然,近几年可好多了,大多强人都隐藏起来,八零年代严打那会儿,可枪毙了不少人呢!”

    这些事情我也略有耳闻,宿迁在这个南方大省里面,经济虽然是倒数的,但论民风彪悍,可排在第一位,大家惹谁都不敢惹宿迁人!

    “所以,这块上品原石在项家手里?”

    “你猜对啦。”祁旺说道:“现在,你明白是为什么了吧?”

    我明白了。

    明白了为什么这么多天阶上品聚在宿迁,因为项长生的实力并不输给他们,项家的势力更是相当强劲,想要夺走上品原石并不容易。

    但是,杀手门势在必得。

    项家必然惨败,没准还要付出重大伤亡……

    等到杀手门退出宿迁,项家也就元气大伤,隐杀组这时候进入宿迁,就能很轻松拿下来了。

    哎呀,这小算盘真是打得不错,跟吃白食儿似的,骚还是隐杀组骚!

    就是项家可怜了点,平白无故就被人干,果然应了那句老话:匹夫无罪、怀璧其罪!

    是谁暴露人家有块中品原石的?

    简直伤天害理!

    “就是这么个事儿。”祁旺说道:“我就知道这么一个上品原石的所在,你还要去抢吗?”

    我:“……”

    又是南宫卓又是酒中仙又是红花娘娘又是项长生的……随便哪个,动动小拇指就把我给撂翻了,我还是算了吧!

    “不了。”我讪笑着说:“我还是去其他地方找吧。”

    “也行。”挂电话之前,祁旺说道:“等杀手门退出宿迁以后,张龙,我会想办法安排你去占领宿迁,希望你能尽快成为货真价实的小南王!手下出过你这样的一个人才,也值得我骄傲啊!”

    看看,什么叫做好的上级?这就是了。

    甩什么代正武、代正文,十八条街!

    “谢谢旺哥。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以后,我便返回到酒店里面,莫鱼问我去哪里了,找到程依依没?

    我把刚才的事跟莫鱼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依依还是走了啊。”莫鱼轻叹着气。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我倒是想开了,“还能联系到她,一个月能打一次电话,对我来说已经很知足了。更何况我也有我的事情去做,希望有朝一日,我能堂堂正正地从老乞丐手里将她带走!”

    莫鱼点了点头:“你能这样想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饭局结束以后,我亲自送龚良才、宋主任、高金娥,以及四大家族的掌门人离开。从这天起,莫鱼便留在连云港,一心忙活各种投资的事,我则继续练自己的气,同时辗转各地寻找上品原石或是上品聚气手链,多处放话可以高价去收。

    真是的,没有上品的,来个极品的也行啊。

    好吧,我开玩笑的。

    上品的都能争成那样,引得杀手门各个天阶上品去抢,更不用说极品的了……怕是春少爷和南王都要出来了!

    我发动了很多人帮我去找,包括慕容青青、古玲珑都去找了,始终没有什么消息。除了宿迁那一块外,天底下好像再没有上品原石了。有时候午夜梦回,我都忍不住想,要不也去宿迁碰碰运气?

    但是这个念头一起,我浑身都忍不住哆嗦,那边可是神仙打架啊,有我一个小人物什么事?

    怕是还没靠近,就被轰成炮灰了吧。

    但说实话,心里还是特别的痒,因为我的运气一向不错,万一天上就掉个大馅饼,这上品原石就砸我头上了呢?比如他们打个两败俱伤,全部都爬不起来了,而我正好就走过去,拿着上品原石,仰天大笑出门去!

    好吧,是挺会做梦的……

    虽然理智告诉我绝对不能去,去了就是死路一条,但是这个念头一起,就在心里不停痒痒,不断有个声音告诉我:去试一试、去试一试!

    看着自己迟迟没什么进步的实力,我的心中愈发着急起来,却始终没有一个去宿迁的动力,一块上品原石还不足以让我豁出命去。

    时间一天一天的过,天气也越来越冷了,虽然身处南方,却也冻得哆嗦,毕竟不是广东、海南那种四季如夏的南方,有那么两三个月还是挺冷的。

    每到这个时候,距离过年也就越来越近了。

    每逢佳节倍思亲,这句话是没错的,我们这群人从老家出来,每当过节的时候,都会特别思念家里的人。一转眼,出来一年多了,还没见到南王,还没救出二叔,这是最蛋疼的一件事情。

    我在这世上已经没什么亲人了,唯独特别思念二叔、程依依,还有赵虎他们。

    我和程依依一个月能打一次电话,我不敢浪费这个次数,只能很想很想她的时候,再给她打。半个月后终于忍不住了,给她打了一个,我问她在哪里,她说师父不让她说,我只好问她最近练功练的怎样,然后讲讲我的近况,以及身边的一些事情。

    五分钟很快到了,电话只能挂断。

    为了排遣寂寞,也为了寻找上品原石,我会一边练功,一边在这个南方大省之中各地辗转——当然仅限于我们隐杀组的地盘,去找各个朋友谈心、喝酒,有一次和莫鱼在一起喝酒,我们两人聊了很多很多以后,莫鱼突然幽幽说了一句:“就快要过年啦!别的时候不敢说,要是过年的时候,赵虎、二条他们都能回来聚聚多好。”

    莫鱼的这一句话,差点让我热泪盈眶。

    不仅是因为我认同莫鱼这一句话,也不仅是因为我太想赵虎、二条他们了,也因为我终于找到了去宿迁的理由!

    对,我可以不为了争那块上品原石,毕竟我也不是那么多神仙的对手,但我可以去见见赵虎、二条他们,顺便通知他们,过年时候回来聚聚!

    你们的师父就是再严苛,过年总能放天假吧?

    就这么办!

    我一拍大腿,抓着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,接着又按住莫鱼的肩说道:“这件事情,交给我吧,我一定让大家过年的时候全都回来!”

    于是当天晚上,我便一人一刀、单枪匹马,孤身冲入杀气腾腾的宿迁城中!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