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67南王,会来吗

    大飞哭得撕心裂肺、肝肠寸断,几乎要把嗓子都哭哑了。

    没有人劝他,一来大家和他不熟,二来大家觉得他是该哭一哭的,就冲他刚才说的那些没良心的话,哭瞎眼睛都不为过。

    我也没有想到最后会是这个结果。

    我知道最终只能活下两人,以为这是秦卫国筛选过后的选择,救了我和大飞,放弃了许大师。但没想到,许大师是自己放弃的,他用自己的死,换来了大飞的命!

    我一直以为许大师是真的看不上大飞,两人彼此厌恶、嫌弃,什么师徒如父子,不过是在互相利用,谁也不比谁高贵。但我错估了许大师,关键时刻他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,他是想让大飞替自己扬名,但他也是真的很疼大飞,像儿子一样疼啊!

    ——这个年头,除了亲生父母,还有谁会为了别人牺牲自己!

    所以我也没劝大飞,我也觉得他该好好哭一哭的,最好哭哑了嗓子、哭瞎了眼睛,因为他真的对不起许大师。

    大飞的哭声中充满忏悔、懊恼和自责。

    但,再怎么后悔也没用了,许大师彻底离开了我们,大飞也彻底失去了自己的师父。有些事情就是这样,拥有的时候不知珍惜,失去了才追悔莫及,大飞就在经历这个过程。

    “我要为我师父报仇!”大飞扯着嗓子吼道:“我一定要为我师父报仇!”

    杀他师父的是穆小雪,背后的主使人是皇甫江,仇人十分明确,作为许大师的徒弟,大飞是该把这件事作为自己的目标,所以同样没人劝他,更没人跟他说什么“冤冤相报何时了”之类的鸟话,每一个人都觉得大飞该这么做。

    “我师父呢?”大飞又泪流满面地说:“我师父的尸体在哪里?”

    秦卫国说:“被那个中年男人给带走了。”

    中年男人说的就是萧潜。

    萧潜带走许大师的尸体十分正常,毕竟许大师是隐杀组的,不过萧潜估计要倒霉了,没法跟上级交代啊。

    大飞便继续哭了起来,抱着许大师给他留下的几本册子哭个不停。

    大飞是真的难过。

    我摆摆手,让秦卫国他们都出去了,就我一个人在房间里陪着大飞。

    大飞哭了很久很久,才对我说:“龙爹,陪我去杭州吧,我要给我师父下葬。”

    这是他应该做的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,说好。

    大飞又哭着说:“龙爹,我师父死了,我帮你炼上品原石!”

    我能理解大飞,他想继承许大师的衣钵,也想为我做点事情,但我还是苦着脸说:“不用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龙爹,你不相信我吗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大飞无话可说了,又“呜呜”地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确实是不相信大飞,他现在是中品工艺师,怎么炼得了上品原石?我能理解他要奋发向上的心,但他确实没这个实力啊,搞坏了我的上品原石咋办,这可是从老虎嘴里好不容易掏出来的!

    所以就算大飞主动要炼,我也只能拒绝了他。

    大飞哭了好大一会儿,才渐渐地止住哭声,翻起许大师给他留的几本册子来。没有什么稀奇,用脚趾头想也能想到,就是一些炼器和炼药的方法,上品的该怎么炼,极品的该怎么炼,上面都有方法。

    只有方法不行,还需配套的技术水平和操作技巧,否则许大师早就晋升为极品工艺师了。

    除了炼器术和炼药术外,还有一本千毒术,上面记载了些毒药和解药的制作方法。大飞将几本书来回翻了几遍,抬头对我说道:“龙爹,你就相信我吧,让我给你炼上品原石,也算是完成我师父的遗愿了!”

    我说:“不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大飞再次无话可说了。

    大飞又给萧潜打了一个电话。大飞在杭州住了一段时间,和萧潜也没少来往,所以有他号码。电话接通以后,大飞问他那边情况怎么样了,萧潜说许大师的尸体已经搬回来了,守几天灵,择日下葬。

    大飞说好,我们随后就到。

    大飞是一定要回去安葬许大师的,他是许大师的徒弟,责无旁贷。

    我把秦卫国叫了进来,说我们能不能走?秦卫国说不行,最起码要输三天的水,才能把体内的余毒清理干净。秦卫国的态度非常坚决,我们只能照办,还好许大师不会那么快就下葬,一切还来得及。

    于是接下来的三天里,我们就在医院输液,慕容青青当然来照顾我,虽然我跟她说了不用,但她还是义无反顾。

    怎么说呢,慕容青青越这么做,让我心里越是惭愧,反而越是想逃。

    大飞也没闲着,看我有女人照顾,也把田甜甜叫了过来。田甜甜这才知道大飞在鬼门关前转了一圈,而且罪魁祸首还是那个二老婆穆小雪,气得田甜甜破口大骂,说这个女人心太黑了,配不上她的大飞。

    好吧,情人眼里出西施么,大飞在田甜甜的眼里就是完美无缺。

    三天以后,我们终于得以出院,大飞立刻联系萧潜,问他在哪。萧潜说了一个殡仪馆的名字,让我们直接过去那边就行。我突然想到什么,将手机要过来,询问萧潜:“许大师的葬礼,是不是有很多隐杀组的参加?”

    萧潜沉默一下,说道: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果然不出我的所料!

    许大师在隐杀组的地位这么重要,他的葬礼肯定会有许多大人物参加!

    我甚至有些激动地说:“那,南王会来吗?”

    许大师可是南王三顾茅庐才请来的,专门为隐杀组的众人服务,帮助大家炼器或是炼药。隐杀组上下皆知,南王十分看重许大师,那么许大师的葬礼,南王总会来参加吧?

    就算前几天不来,到下葬的那天,也该来看下吧?

    萧潜又沉默了下,说道: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萧潜为什么老是沉默,我也没往深处去想,可能是把不准我的身份,不知道该不该和我说这些事,但又不好瞒我,所以才这样的。我也没有多想,一听说南王会来,真的,我的心中感慨万千、十分复杂,有兴奋,有激动,还有一丝丝的紧张。

    按理来说我不该害怕南王的,毕竟我叫了他十多年爸,我还记得我小时候,他对我非常好。在我的印象里,虽然他不是大官和有钱人,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工人,却是一个非常好的丈夫和父亲,对我妈是温柔深情,几乎不让我妈干一点活,对我也是万千宠爱,经常让我骑在他脖子上,游大街或是赶庙会。

    我对南王一直有种割舍不掉的情感,哪怕这么多年过去,想起他来仍旧觉得依恋。我甚至想,就算他不是我亲爸,我也将他当亲爸看,我愿意当他儿子,一辈子孝顺他。

    可是南王不肯认我,还派人来撕掉了我从家里带出来的照片,让我彻底死了和他相认的心!

    从此以后,我也没把他当爸看了,只要他能救出二叔就行。

    老首长说了,南王能救二叔,我觉得不是乱说,他可是隐杀组的老大啊,手握重权、千军万马!想到马上就能见到南王,马上就能和他说二叔的事,二叔也马上就能出来,我确实是挺兴奋的,我知道这样不好,那可是许大师的葬礼,但我还是有点忍不住啊……

    我压抑着自己内心的激动,对萧潜说:“好,我和大飞马上就到。”

    萧潜“嗯”了一声,又对我说了一遍殡仪馆的名字,让我和大飞去了找他就行,接着沉沉说道:“许大师的事,我很难过,希望你们可以原谅,我一定会想办法为他报仇的!”

    自己的地盘里混进杀手门的人……

    萧潜确实难辞其咎。

    我也只能说道:“这不怪你,咱们一起努力为许大师报仇吧。”

    当天下午,我和大飞便乘坐高铁赶到杭州,接着又坐出租车赶到萧潜所说的那个殡仪馆。

    这个殡仪馆地处郊区,四周十分荒凉。

    这倒也没什么,大多殡仪馆都是这样,建在闹市区别人也受不了啊。

    但让我意外的是,殡仪馆内部也很冷清,这和我想象中的场景可不一样。这可是许大师的葬礼啊,隐杀组应该极其重视才对,现场不说人山人海,起码花圈也该摆了一地,进进出出、里里外外都有人才对吧?

    可现在呢,整个殡仪馆里十分安静,甚至连灵堂在哪里都看不到。

    什么情况,难道我们来错地方了吗?

    我和大飞越往里走,越觉得这地方太怪异了,完全不像有人在这举办葬礼。大飞拿出手机,给萧潜打了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萧老大,我们到了,你在哪里,怎么一个人都看不到啊?”

    因为萧潜是隐杀组在杭州的负责人,所以大飞一向喊他是萧老大。

    萧潜说道:“你们到了是吗,我这就出去接你们。”

    看来没找错地儿,不知隐杀组是怎么安排的。

    我和大飞便在原地等着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我们身后的大铁门,突然“咔咔咔”的,关了起来!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