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70大飞,又认个爹

    金鹰这一刀斩得极狠,上来就是为了要我们的命。

    这是当然的了,他是杀手门的,我和萧潜都是隐杀组的,还想联手将他除掉,金鹰当然不会手下留情!萧潜已经彻底失去了战斗力,虽然我已经帮他上了止血药,可贯通伤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好的,至少需要十天半个月的,我也只能将他丢下,吩咐大飞将他拖到一边,接着便和金鹰斗到一处。

    金鹰是正宗的玄阶中品。

    而我,距离玄阶中品只有一步之遥,所以金鹰想要立刻将我击败是不可能的。我们两人你来我往、叮叮当当,但即便是一步之遥,想要胜过金鹰也是不可能的,所以在战斗的过程中,我一直被金鹰给压制着,几乎没有翻身的可能性。

    这一幕,当然落在大飞和萧潜的眼里,两人一个站着、一个趴着,也是焦急不已。

    大飞问道:“萧潜,你在周围没有安排伏兵?”

    大飞以前还叫他萧老大,现在就不叫了。

    萧潜说道:“没有!为了不让人看见,我特意把你俩骗到这个荒凉处的。”

    大飞着急地说:“你这什么脑子,你就没考虑过不是我俩对手咋办?”

    萧潜叹了口气:“我一直以为你俩都是许大师的人,以为杀掉你们易如反掌呢……”

    大飞气得七窍都生烟了。

    可如果萧潜安排了人手,我们根本见不到金鹰,就被萧潜给杀掉了啊……所以这是一个死循环,仿佛怎么都是死的。

    “现在打电话叫人还来得及吗?”大飞又问。

    “来不及,他们离这很远……”

    “靠!”大飞骂了一声,简直气得要不行了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我和金鹰已经斗了一阵,虽然我能和他斗个几十招,但那一点差距不是轻易能填平的。说破了天,我也不是金鹰的对手,所以我的劣势也越来越明显了,完全被金鹰压着打,被他逼得几无退路。

    金鹰把我杀掉也就算了,可他偏偏还要嘲讽我。

    “原来隐杀组近年来风头最劲的‘小南王’就是这个实力啊,真是让人意外!”

    “真搞不懂江苏的那群家伙们,怎么会败在你这种废物手上?”

    “什么小南王,我呸,给我提鞋都不配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今天一箭双雕,不仅干掉萧潜,还干掉了小南王,大功一件啊哈哈哈!”

    现在我知道萧潜为何那么恨金鹰,做梦都想干掉金鹰了,这家伙的嘴巴真是臭啊,谁做他的对手都想弄死他的!我和金鹰虽然是第一次交手,可已经相当痛恨他了,恨不得将他大卸八块,被他一句又一句的刺激,我都变得暴怒不堪,一招一式愈发凌厉,可我不是金鹰的对手,武学之路没有以弱胜强,别人流过的汗水比你多,就一定会比你厉害!

    大飞和萧潜也看出来了,这样下去我是必败无疑。

    萧潜正着急着,大飞突然脚底抹油,掉头就跑。

    萧潜吃惊地说:“你去哪里?”

    大飞头都不回:“没看见我龙爹要败了吗,我当然是要跑了,我可不想死在这里!”

    大飞“噔噔噔”地往前跑着。

    大飞就是这样,一贯欺软怕硬,看到比我更强的人,跑得比谁都快。如果换成赵虎或是二条,拼死也会和我一起战斗到底。可我不怪大飞,反而觉得他做得对,因为我知道他逃走后,会去找人帮我报仇!

    我要做的,就是尽量拖住金鹰,保证大飞能够顺利逃走。

    将来不管是谁,赵虎也好,二条也好,或是锥子和程依依,总有一个能够帮我报仇!

    可惜想法是美好的、现实是骨感的,金鹰看到大飞要跑,猛地一刀扎中我的肩膀,就这也不罢休,继续往前猛扎。巨大的力道汹涌而来,我往后退了两步,已经承受不住,整个人跌坐在地,金鹰继续往前猛扎,刀子穿过我的肩膀,将我整个人掼倒在地,刀尖没入水泥地中,竟然把我钉在地上了!

    巨大的痛苦瞬间袭来,我想把自己的肩膀拔出来,但是却做不到,我就这么被人钉着,疼得我满头直冒冷汗。

    金鹰也放开了刀,迅速朝着大飞奔去。

    “张龙!”

    萧潜朝我爬了过来,想要把金鹰的刀拔出来,但他一样有伤在身,没有一丝多余的力气,根本拔不出金鹰的刀。我冲萧潜摇了摇头,让他别再费力气了,萧潜无比难过地说:“真是对不起,连累了你!”

    也是,今天这一切,可不就是萧潜搞出来的?

    可我已经没有责怪他的心情,我只担心大飞,所以抬头往前看去。

    其实我想不明白,大飞不是隐杀组的,对金鹰也没有任何威胁,何必执着于去抓大飞呢?

    可想而知,就大飞那个速度,轻而易举就被金鹰追上。

    金鹰几个踏步,便赶到大飞身前,拦住大飞去路,笑嘻嘻道:“你去哪里?”

    大飞知道金鹰的厉害,连我都斗不过金鹰,他更不是对手。大飞扭了下头,看到我已经被钉在地上,浑身打了一个哆嗦,接着换上一副谄媚的笑脸,讨好地说:“金鹰大哥,你好啊!我跟你说,我跟他俩不是一伙的,我也从来没加入过什么隐杀组,你就放过我吧……”

    金鹰还是嘿嘿直笑:“那肯定是不行的。”

    “噗通”一声,大飞跪倒在地,抱住金鹰的腿,一边干嚎一边哀求地说:“爹,我叫你爹还不行吗,你就放过我吧,我真不是隐杀组的,我和他俩一点关系都没有啊,你别看我块头大,其实手无缚鸡之力,你就别杀我了好吗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这幕,萧潜皱起了眉,万般嫌弃地说:“许大师的这个徒弟,怎么一点骨气都没有啊?”

    大飞是没骨气,真的是我见过骨头最软的人了。

    我却喃喃地说:“可我希望他能成功,能顺利地逃出去……”

    萧潜有些意外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了解大飞,这就是他的生存手段,为了能活下去,他什么事都做得出来。当初叫我、赵虎、二条是爹,也是为了在县城活下去。不过与此同时,我也相信大飞对我们的忠心,我知道他逃出去后,一定会想办法为我们报仇的——当然不是他了,他没这个本事,但他会把事情告诉莫鱼、锥子等人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些事情我也不会跟萧潜解释的。

    所以我便闭口不言,仍旧直勾勾盯着大飞,衷心希望他能顺利逃走。

    可是大飞都这样了,金鹰还是不放过他,金鹰摸着他的脑袋,笑呵呵道:“放心,我不杀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谢谢爹!”

    大飞乐坏了,站起来就往前跑。

    “他妈的给我站住!”金鹰抓住大飞后领,龇牙咧嘴地说:“我让你走了吗?”

    大飞可怜巴巴地说:“爹,你还有啥事啊?”

    “你是许大师的徒弟?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嘿嘿。”金鹰笑了起来:“我搞了点上品药材,想做一颗上品融气丸出来,不过我们杀手门的皇甫江太难请了,找他做东西的实在太多,我算了下我得排在半年以后……就是他的徒弟穆小雪,也预约到三个月以后了,我哪等得了那么长时间啊!所以,你能帮我做一颗融气丸不?”

    大飞苦笑着说:“爹,你可真是抬举我了,我只是个中品工艺师,哪做得了上品融气丸啊……”

    金鹰面色一变,刚才还一脸笑的他,顿时冷若冰霜,掐着大飞的脖子说道:“既然如此,那你也没什么用了,不如就死了吧!”

    大飞顿时“嗷嗷”地叫了起来:“能做、能做!不就上品融气丸吗,我可是天才工艺师啊,有什么做不出来的!”

    大飞一贯喜欢吹牛,这种时候为了活下去,更是得吹、必须得吹。

    “这才对嘛。”金鹰松开大飞的脖子,笑呵呵道:“只要上品融气丸做出来了,我就放你走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爹。”大飞连连点头,并讪笑着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失败了,我就让你死无葬身之地!”金鹰捏了一下自己的手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大飞一脸苦相,都快哭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很好,我去杀了他俩,然后咱俩就走!”金鹰说着,便朝我和萧潜走了过来,准备送我俩上西天了。

    “不行,你不能杀他们!”大飞突然着急地说:“想让我给你做上品融气丸,就得放了他俩!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?”金鹰回过头来,眯着眼睛杀气腾腾地道:“你信不信,我现在就杀了你?”

    大飞顿时一个激灵。

    大飞当然怕啊,他的骨头是那么软,怎么可能不怕,怕得简直要跪下了!

    但他还是咬着牙说:“确定!你要杀了他俩,那我也不活了,没人给你做上品融气丸!”

    “呵,威胁我?”

    金鹰又走过去,伸手掐住大飞的脖子,冷冷地道:“我再问你一遍,做不做上品融气丸?”

    金鹰的力气越来越大,大飞的脸越来越红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做……”大飞吃力地说着。

    金鹰很是意外,显然没想到这个能跪下叫自己爹的人,此时此刻又表现的这么刚强了。

    萧潜看着大飞,同样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“做不做?!”金鹰咬牙切齿地问着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”大飞还是这一个字。

    我都看不下去了,正想让大飞别再坚持的时候,金鹰突然顺手一丢大飞,冷冷说道:“做出来了,你们三个一起活;做不出来,那就一起死!”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