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74毒发

    得知大飞在金鹰的那颗上品融气丸里下了毒,我还是很兴奋的,因为就在刚才,金鹰已经把那颗上品融气丸吃下去了。据大飞讲,不用一顿饭的功夫,金鹰就该毒发身亡了,说不高兴那是假的。

    这时,我和大飞靠在一起,说些悄悄话还方便,要再靠到萧潜那边,把这事告诉他就不容易了,我打算等金鹰出去以后,再把这个好消息告诉萧潜。

    我悄悄地看向金鹰,暂时还没看出他有什么异常,应该是还不到时候,现在等着就好。

    金鹰还很高兴,刚服下上品融气丸的他,现在别提多开心了,整个人都春风得意。呵呵,别看他现在闹得欢,一会儿就让他拉清单!但是就在这时,金鹰突然伸手,朝着萧潜胸前抓去。

    萧潜吃惊地说:“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金鹰嘿嘿笑着:“你说干什么,当然是要拿走你的那颗上品融气丸啦!你以为我忘了是不是?我告诉你,我记性好着呢,之前之所以不拿,是怕影响了大飞的心情,现在大飞对我来说已经没有用了,当然就要做我该做的啦!我连服下两颗上品融气丸,突破玄阶上品就指日可待了!”

    原来金鹰打的是这个主意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以来,我也奇怪金鹰怎么没有拿走萧潜的那颗上品融气丸,还以为是他那天来得晚了,所以不知道呢。现在才明白了,这家伙真是心思缜密,一直忍到今天才下手啊,但为什么不等我们“死了”再下手啊,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,都等不了么?!

    就是这个动作,毁掉了大飞的整个计划。

    萧潜实在太在乎他那颗上品融气丸了,他自己也说过的,这颗上品融气丸是他所有的希望,他就指望靠这个翻身了,指望靠这个战胜金鹰、拿下杭州,所以这东西堪比他的命啊。

    如果萧潜知道金鹰已经中毒,并且一会儿就要毒发身亡,可能他就不会这么急了。

    而且,大飞现在也有能力做出上品融气丸了,只要萧潜费点心思寻找药材,再做一颗出来也不是问题啊。是,药材是不好找,有时候纯凭运气,可是只要活着,总有希望不是?

    但关键是,萧潜不知道金鹰一会儿就要完蛋!

    所以其他的也就不成立了。

    眼见金鹰就要摸到自己怀里,萧潜彻底急了,他就是丢了自己的命,也不能丢了这颗上品融气丸。他一着急,完全出于本能,猛地挣脱身上铁链,接着骨碌碌滚到一边,躲开了金鹰的手。

    金鹰当然大吃一惊,完全没想到萧潜还有这手。

    他一低头,才发现铁链上的锁是开着的。他来不及去探究这其中的原因,伸手便朝萧潜抓了过去,打算先把萧潜杀了再说。萧潜的关公大刀丢在殡仪馆了,这会儿身上也没武器,只能用手抵挡金鹰,但他本来就不是金鹰的对手,而且身上的伤还没好利索,所以根本就挡不住,反被金鹰一巴掌扇到了墙上。

    “咣”的一声,萧潜跌落在地。

    金鹰又冲上去,伸手去掐萧潜脖子。

    这回萧潜挡不住了,除了等死别无他法。

    虽然萧潜这是自己作死,但是我也不能见死不救,大家毕竟是一起的,做人不能太自私了。于是我也挣脱开了身上铁链,并且拔出背后的饮血刀,朝着金鹰扑了上去。

    当时大飞都呆住了,他可没有想到我和萧潜还留着这一手。

    呼呼的风声响起,金鹰当然感觉到了,立刻闪身避开我这一刀。金鹰看到我也挣脱铁链,当然惊得不是一星半点,他一直以为我俩在他的掌握之中,完全想不通我们是怎么脱出来的。

    而且,他也来不及想了。

    趁着金鹰手上还没武器,我“唰唰唰”地劈向他,每一刀都朝他致命处砍。就算金鹰比我略强一点,也扛不住这么凌厉的攻击,一边躲,一边往门外跑,同时喊着:“来人、来人!”

    我们两人很快到了院中,继续打在一起。

    老千他们也都奔了过来,约莫七八个人,看到这幕也是吃惊不已,不晓得我是怎么自由了的。很快,有人把大环刀丢到了金鹰手里,金鹰有了刀后,气势立刻来了,跟我“叮叮当当”斗在一处,完全不弱于我,甚至隐隐压制着我,和殡仪馆那天的情况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我知道,这样下去肯定是不行的,必然还是败在金鹰手上,他还没有毒发身亡,我先死在他刀下了。

    得想办法拖延一点时间。

    但是就在这时,老千等人也都扑了上来,各持武器“叮叮当当”围攻着我。我本来就不是金鹰的对手,又有这么多人来围攻我,这不是要我的命吗?于是我立刻大喊:“萧潜,你搞什么,还不出来帮我!”

    萧潜重伤未愈,和金鹰斗是不可能的,但要收拾老千等人不成问题。

    “来了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萧潜扑了出来,和他一起出来的还有大飞。原来萧潜刚才是给大飞松绑去了,那么我猜,大飞已经和萧潜说过金鹰中毒的事了,大家心照不宣,拖延时间就对了!

    萧潜扑上来,先把其中一人撂倒,抢过他的钢刀之后,又“唰唰唰”地劈向老千等人。

    杀手门在杭州,肯定不止金鹰一个高手,怎么着也要配几个黄阶的手下。但是金鹰这次过来,带的人里没有特别厉害的高手,应该都是他自己的心腹,实力都挺一般,就是杀手门的普通成员。

    萧潜就是再不济,再是受伤未愈,对付他们总是没问题的。

    隐杀组和杀手门是死对头,所以萧潜也不手下留情,几刀下去就把老千等人全杀光了,也替我解了围,让我得以和金鹰继续缠斗。

    萧潜知道帮不上我忙,杀掉老千等人之后,立刻退到一边去了,省得拖我后腿。

    大飞则在一边高喊:“龙爹,弄死他!”

    金鹰看到自己的手下都死了,顿时暴怒不堪,挥刀猛砍着我。说句实话,我确实是扛不住,不得已地往后退去,同时大声喊着:“住手、住手!”

    金鹰停下脚步,咬牙切齿地看着我,说:“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我手持饮血刀,喘着粗气说道:“金鹰,我不是你的对手,我们几人也都不是你的对手!”

    “那你想怎么样?”

    我继续说:“还是那一句话,我们想做个饱死鬼再上路。刚才我闻了闻,饭菜基本都做好了,要不咱们先吃饭吧?等吃完了,我们束手就擒,让你挨个送我们上路!”

    其实我就是想拖延时间,毕竟大飞说了,只要一顿饭的时间,金鹰就会毒发身亡!

    不过我显然低估了金鹰的智商,这里遍地躺着他兄弟的尸体,他怎么可能放我们去吃饭啊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的做梦!”金鹰嘶吼着说:“现在我就要送你们上西天!”

    金鹰再次挥刀冲了过来,大环刀上的环,叮当作响。

    不过我敏锐地捕捉到,这家伙的脸不自然地抽了一下,显然是因为身上某个部位开始作痛了。这很正常,大多毒药,总有一个毒发的过程,不会一上来就死的,就好像喝农药,折腾十几个小时才死的都有,还有皇甫江的逍遥散,也是六个小时才能死去,当然过程就很痛苦不堪了……

    大飞下的这个毒,算是其中比较快的了,一顿饭的功夫就能干掉一个人,也必然会有个发展的过程,从不痛到痛,再到全身痛,接着毒发身亡!

    金鹰脸颊一抽,表明毒药开始起作用了,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开始。

    不只是我捕捉到了,大飞和萧潜都注意到了,他俩变得既紧张又兴奋,纷纷冲我说着:“稳住,龙爹稳住!”

    “稳住、稳住!”萧潜也说。

    我回过头,莫名其妙地问:“我为什么要吻他?”

    两人都是一脸“……”的表情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金鹰已经奔到我的身前,再次狠狠一刀斩了下来。我虽不是他的对手,但也不是他随便能击败的,我采取游击战的策略,他攻我躲、他进我退,反正就是拖延时间,金鹰越发愤怒,招式愈发凌厉。

    大飞的这个毒,应该也是动的越多、毒发越快——大部分毒都是这样的,方便扩散了嘛。

    在金鹰攻击的过程中,我注意到他的表情越来越不自然了,甚至眉毛、脸颊、嘴巴多次抽动,时不时还露出痛苦的表情。而且,他的动作越来越慢,招式也没之前那么凌厉——说句实话,只要我想,现在就能一刀送他上西天了,但我还是想看看他中毒以后是个什么样子,所以我还继续拖着,假装和他纠缠不休。

    “怎……怎么回事……”

    金鹰突然停下了手,站在原地不再动了,使劲晃了晃自己的脑袋,似乎头昏眼花。

    “我好……好痛啊……”

    金鹰捂着自己的肚子,突然“噗”的一声,吐出一大滩的血来。

    黑色的血,粘稠、腥臭!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……”金鹰似乎没了力气,“咣”的一声栽倒在地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