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93皇甫江来了

    我傻了,完全傻了,我是无论如何也没想到会有这样一幕。

    大飞太快了,快到我根本反应不过来!

    蓝凤凰也呆住了,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的场景。

    大飞手里还握着刀,刀尖在穆小雪的心口插着。大飞的眼神决然,充斥着凶狠和暴戾,显然没有一点后悔。穆小雪却长长地呼了口气,身子往前一倾,倒在了大飞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也好……也好……”穆小雪喃喃地说:“就让我死在你怀里吧,也算是弥补我的过错了!大飞,我真的好喜欢你啊,以前只是师父的命令而已……只希望你以后别再恨我,仍旧把我当成你的二老婆!”

    说真的,我都有点分辨不清穆小雪是真这么想,还是在演戏了。

    之前我以为她这么做,无非是看大飞成了上品工艺师,想把大飞拉到杀手门去。可她都快死了,没必要再这么做了啊,难道她还真的喜欢大飞,只是被逼无奈才下杀手?

    如果真是这样,那我倒觉得她有点可怜了……

    但是,大飞明显比我想的决绝多了。

    大飞猛地一推穆小雪,接着便把刀拔了出来,鲜血顿时喷涌的更多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配死在我怀里,更不配做我的二老婆!”

    大飞冷冷地说着,眼睁睁看着穆小雪颓然倒地,眼神中一点怜惜和难过的意思都没有。

    穆小雪一句话都说不上来,她的眼神无比复杂,鲜血从她的胸口弥漫开来,最后一口气也呼尽了,慢慢闭上了眼,终于死了。

    大飞真把穆小雪给杀了!

    大飞擦了擦刀上的血,回头对我说道:“龙爹,凤凰,咱们走吧,再晚赶不上飞机了!”

    这时我才反应过来,立刻走上去查看穆小雪,发现她是真的死了,死得透透的,秦卫国来了也只能摊摊双手。蓝凤凰也过来看,脸色无比复杂,大飞给我们整懵了,谁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看她干嘛?”大飞莫名其妙地说:“这娘们死有余辜,不用管她,咱们走吧!”

    这要是在金陵、姑苏什么的,还真不用管,直接起来走了就行,随便一个电话就处理了。可这是天城啊,大飞想的太简单了,隐杀组的总部虽然设立在这,可这并不是隐杀组的地盘,隐杀组还没狂妄到那种地步!

    蓝凤凰立刻说道:“龙哥,你和大飞哥呆在这里,守着穆小雪的尸体,哪里都不要去,我去找人过来处理!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说好。

    我记得蓝凤凰说过,天城虽然不是隐杀组的地盘,但也不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,希望她能解决这件事情。蓝凤凰离开以后,大飞还莫名其妙地说:“至于这么严重吗,咱们直接走了不就行了?回金陵去,谁还为难得了咱们?”

    我沉沉道:“以天城的治安,怕是你还没到机场,就被武警给逮起来了!安心等着吧,相信蓝凤凰,解决完这件事情再走。”

    大飞虽然很愣,但是他相信我,也听我话。

    我低头看着穆小雪的尸体,再一次确认她已经死透了,我让大飞把院子的门关上,提防有人突然进来。叫国家工艺师协会的工作人员看见了,估计大罗金仙也救不了我们。

    大飞照办了,又走回来。

    我说:“你小子可真够野,我还以为你要被穆小雪迷惑了,结果一刀把她给料理了!”

    大飞得意地说:“那还用说?她都把我师父杀了,我怎么可能还手下留情!”

    看来大飞没我想得那么贪恋美色,要是换成祁六虎那个不成器的东西,估计早就跟穆小雪走了吧。

    我不是第一次见杀人了,也不是第一次见到尸体,可我确实挺紧张的,毕竟这是天城。大飞倒是无所畏惧,盘腿坐在地上,大咧咧道:“龙爹,你怕个啥,大不了就是一条命呗!要是在死之前,能把皇甫江也一并杀掉就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大飞就是这样,有时候怂的可以,动不动就给人跪下,叫这个爹叫那个爹;有时候又胆大包天,说杀人就杀人。

    大概许大师的死,真的对他冲击挺大吧,哪怕冒着必死的风险,也要给师父报仇!

    我笑着说:“你要把皇甫江杀了,估计整个杀手门都要和你玩命,人家可是极品工艺师啊!”

    “我管他是什么!他杀了我师父就是不行……”

    正说着呢,一阵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。我和大飞都吓了一跳,赶紧检查自己手机,不是我的,也不是他的。这时我们才发现,原来是穆小雪身上的手机响了,大飞立刻将她的手机翻了出来,一看手机屏幕,当场“嚯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说曹操、曹操到啊!”大飞说道:“龙爹,是皇甫江!”

    我一看手机,屏幕上果然显示“师父”两字,穆小雪的师父可不就是皇甫江吗?

    大飞咬牙切齿地说:“谋害我师父的罪魁祸首就是他!龙爹,有什么办法将他引过来吗,我是真想将他一并宰了给我师父报仇!真的,我死了都行,只要这口气能出去!”

    我刚想说你别折腾了,大飞突然一拍大腿,说道:“龙爹,这样行不,我伪装穆小雪的声音,将皇甫江给引过来?”

    说着,他还故意尖着嗓子说道:“师父,我在国家工艺师协会呢,我遇到点麻烦,你能来找我吗?龙爹,像不像?”

    我说我想吐。

    “那可咋整?”大飞拿着手机,为难地说:“这么好的机会,我可不想错过去啊……”

    皇甫江似乎有急事要找穆小雪,电话打了一遍又一遍,还真持之以恒。

    我正想让大飞把手机关掉,别再搭理皇甫江了,但是就在这时,门外传来了脚步声,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:“小雪,你在哪里,我听到你手机的铃声了!小雪、小雪!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声音,我当然是吃惊不已,这显然是皇甫江找上门来了啊!

    大飞则是兴奋起来:“我去,正发愁怎么把这老东西引过来呢,结果他竟然自己来了!我的天啊,这也太巧了吧,一定是师父在天有灵,故意把这家伙引过来的!龙爹,这次我无论如何都要杀了他!”

    随着手机铃声持续响起,皇甫江也循着声音往这边走来。

    大飞站了起来,并且摸出刀子,准备迎接皇甫江。

    我一把将穆小雪的手机抢了过来,迅速按掉并且关机,同时低声说道:“大飞,你别冲动,我不是反对你报仇啊,实际上我也特别想杀了他。可你把穆小雪杀了已经够危险了,蓝凤凰已经去找人了,别再给她添麻烦了!这里可是天城,如果你再杀了皇甫江,我保证你会没有命的!”

    说着,我便一把抓起穆小雪的尸体,又拽着大飞的胳膊,往我们之前住的那个房间走去。

    进了屋子,我又迅速把门关好,透过门缝往外张望。

    因为手机铃声突然消失,皇甫江找不到方向了。这一大片都是国家工艺师协会的地盘,前后左右都是长得差不多的四合院,难怪皇甫江会找不到。皇甫江站在门口叫着:“小雪,你在哪里,怎么还把手机给关掉了?”

    当然没人回应。

    皇甫江叹了口气,说道:“小雪,这都三天了,你怎么一点信儿都没有?我往协会打过电话了,得知你三天前就考过上品工艺师了,这是大喜事啊,怎么反而不和师父联系了呢?是,我知道你一直恨师父,从杭州回来以后,你就一直闷闷不乐,说你从来没杀过人,这还是第一次!可师父也没办法啊,那老东西一直和我作对,我为杀手门服务,他就为隐杀组服务,这不是明摆着和我过不去吗?

    还有,你说你爱上那老东西的徒弟了,感觉杀了他很后悔,我是骂过你两句不中用,还说天底下的男人那么多,干嘛非得看上他的徒弟?可是看你整天茶饭不思的,我也心疼你啊,最近一段时间,我也为你物色过不少青年才俊,咱们圈子的、外面圈子的都有,是你自己不去见啊!好了好了,快出来吧,师父跟你道歉还不行吗,以后保证不让你去杀人……小雪、小雪!”

    我心里想,你现在才保证,晚了!

    不过皇甫江说的这些,倒也确实证明穆小雪对大飞是真心的啊。

    再看大飞,他的神色没有丝毫变化,甚至更加咬牙切齿和愤怒了,显然并不因此后悔或是懊恼。也是,对于大飞来说,还有谁比他师父更重要呢,许大师可是为了大飞把命都丢了啊,该站在谁那边不是明摆着的事吗?

    我又看看身后穆小雪的尸体,真是一点辙都没有,这是一个悲剧,彻头彻尾的悲剧!

    皇甫江在外面叫了一通,没有人回应他,也打不通手机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另外一人的声音响了起来:“皇甫大师,你在这里干什么?”似乎是国家工艺师协会的工作人员。

    “哦,我来找我徒弟,你有见过她吗?”

    “穆小雪啊,我刚才还见了,她这几天都没有走,好像在等什么人来……喏,就住那个院子!”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