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04祁六虎的电话

    南王?春少爷?打架?红花娘娘也在场?

    上面这些人物,随便拎出一个来都可能地动山摇,更何况还是这么多人同时出现!南王和春少爷差点打起来吗,两个大型组织的头头要打起来,整个华夏还不震动起来?

    信息量实在太大,众人显然都懵住了,惊讶地看着大飞。

    大飞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,有些紧张地看着我,莫鱼和锥子则微微摇头。今天晚上,他们应该约好不提南王的,结果大飞还是嘴太快了,一不小心就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赵虎问道:“你们去天城了,还见到了南王和春少爷?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大飞不知说什么好,眼睛不断看我。

    赵虎意识到关键点在我身上,又看向我,问我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我低下头,不想说话。

    赵虎又看向大飞,让他说一下当时的情况。

    大飞支支吾吾:“这个…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!”

    赵虎一声厉喝,吓得大飞哆嗦了下。

    大飞最怕的人就是赵虎,被赵虎一吓唬,立刻竹筒倒豆子一般说了起来。他从杭州说起,讲自己师父被穆小雪毒杀了,后来他去天城考上品工艺师时,无意中碰到了穆小雪,就将她给一刀杀了,后来又碰到穆小雪的师父……

    就这样讲,一直讲到罗子殇、春少爷、南王……

    南王不肯认我,甚至连看都不看我一眼,大飞将他骂得狗血淋头,他也没有回一下头——这些事情当然也都一并说了。

    已经三天过去,可大飞在说这些事的时候,依旧像是刚刚才发生过,让我心如刀绞、痛彻心扉。我仍旧低着头,把脸埋在桌上,一句话都不想说。程依依伸出手来,紧紧握住了我的手,还轻轻抚摸我的脸颊,努力在安抚我。

    大家都知道我从老家出来是干什么的。

    每一个人都知道我为了见南王,付出过多少辛苦和努力。

    所以可想而知,他们一个个也很愤怒,辱骂南王不是东西,竟然一点旧情都不讲了。离婚了又怎么样,有了新的家庭又怎么样,亲生儿子竟然都不认了,简直是个渣男王八蛋啊。

    他们都以为我是南王的亲儿子,只有程依依知道我不是。

    偏偏我还不能说,因为真的是太丢人了。

    大飞也怒不可遏地说:“可不是嘛,我都气得够呛,之前我还劝龙爹了,说咱们要不退出隐杀组吧,加入杀手门,专门和隐杀组作对,叫南王后悔去!”

    赵虎拍了一下桌子,骂道:“胡说八道什么?退出隐杀组可以,但是别加入杀手门!这是一个从上到下都很烂的组织,千万不要进来,不要为了报复就迷失心智,我们几个多想脱离杀手门知道吗?”

    赵虎一说话,现场立刻安静下来,他确实能起到一锤定音的作用。

    赵虎继续说道:“张龙,南王不认你就不认你,无所谓了!这么多年了,你不也早习惯了吗?这年头,谁离了谁不能活啊,不就是个爹吗,二条根本就没有爹,难道他还死去?大飞倒是有爹,结果被他打断了腿!从小我爹也不认我,美名其曰是为我好。咱都二十出头了,本来就该自立门户、一个人生活了,有爹当然最好,没爹也无所谓!再说,你从老家出来,为的是救二叔,又不是来认爹的,管他认不认你,反正这么多年,他也没管过你,救出二叔不就结了!”

    赵虎说得真是太有道理。

    对我来说犹如醍醐灌顶,有些事情仿佛马上就看开了。

    是啊,仔细想想,从一开始,我就没抱希望,我知道自己不是南王的亲儿子,所以没想和他相认,就想救出二叔,二叔是他的亲弟弟,他可以不管我,不能不管二叔。

    只是之前看到他时,我有些过于激动了,因为想起很多小时候的事,所以感情处在非常炙热的状态,恨不得扑到南王怀里叫他一声爸爸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南王并没有和我产生情感上的共鸣,他看到我,大概只会觉得耻辱,让他回忆起许多不堪的往事。

    所以我的火热,才会碰上他的冰冷。

    想通以后,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都纷纷说着是啊,这都快十年了,谁离了谁不能活,认不认的也无所谓,只要救出二叔就行;十年没有管过自己儿子,别说他不认我,我都不应该去认他!

    我冲赵虎点了点头,说道:“没错,救出二叔就行。”

    赵虎又问:“上次见他,没和他说这件事情?”

    “没有,当时完全懵了,脑子一片空白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吧,以后还有机会见到他吗?”

    “有的。”我说:“他已经知道许大师亡故的消息了,过段时间一定会给许大师举办葬礼,到时候我会过去和他说这件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就祝你马到成功,也能了结咱们兄弟的一桩心愿了。”赵虎端起杯酒,还号召大家一起喝。

    大家都端起杯,祝我接下来一帆风顺。

    说完了南王的事,大家又开始喝酒,气氛也重新热闹起来。我问他们最近都在哪里,赵虎骂骂咧咧地说:“你还好意思说,整个江苏省快被你小子一个人占完了,逼得我们不得不去其他地方……”

    大家分别一讲,才知道有跑山东的,有跑安徽的,还有跑浙江的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现在可风光啦,都说你是小南王!”赵虎冲我竖着大拇指。

    “小南王”这个称号,至今我都不知道是谁起的,仿佛一夜之间就流传开来,不仅隐杀组人人知道,就连杀手门都知道了。还是那句老话,这个称号给我带来过一些荣耀,比如萧潜、蓝凤凰等人,知道我就是传说中的小南王,立刻对我十分尊敬;但是也有一些麻烦,引起了部分人的眼红和嫉妒,而且大多级别都比我高,说我起这名字就是以下犯上,想要谋反。

    但是苍天可鉴,真不是我自己起的啊!

    所以我摆着手,说别提啦,以后别再叫我小南王了。

    赵虎点头说是:“没必要非得和‘南王’扯上关系!”

    虽然赵虎误解了我的意思,但我也没解释。

    总之,这一晚上确实挺开心的,大家很久没有见面、相聚,刚开始还收着,后来都喝多了,一个个露出本性。大飞和锥子抱头痛哭,赵虎、二条、莫鱼喝得酩酊大醉,几个女人坐在一起说话,我和程依依始终紧握着手,一边聊天一边喝酒。

    关于我和南王的事,唯一知道真相的就是程依依。

    “真没必要难过。”程依依说:“他不认你,你也不要认他,谁离了谁还不能活啊!”

    “对,你说得对。”

    我和程依依见一次不容易,很珍惜这个相聚的机会。

    时间慢慢推移,很快就到了晚上十二点,随着电视里开始倒计时,我们所有人也再次端杯,一起大声说着:“新年好!”

    电视里面一片欢腾,外面也是鞭炮齐鸣。

    足足闹腾了十多分钟,才渐渐地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欢乐的时光总是比较短暂,赵虎他们不能在这过夜,只和自己师父请了一晚上的假,所以一会儿就要走了。大家你看看我、我看看你,都流露出依依不舍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合个影吧。”赵虎说道。

    大家便在客厅的电视柜前站好,由大飞家的保姆给我们照了一张。

    “当初咱们从老家出来的时候才七个人……”看着手机里的照片,赵虎无比感慨地说:“人是越来越多啦!”

    “可惜还少一个。”我也看着照片,感慨地说:“祁六虎那个王八蛋,真不知道去哪里了……”

    这些人里,我和祁六虎的关系最好,当初他能进来这个圈子,也是因为我的引荐。所以别人对他可能没什么感觉,我还是比较惦记他的。

    赵虎骂骂咧咧地说:“那个王八蛋啊,不知又在哪个女人的温柔乡里!”

    “是啊,那家伙一天没有女人就不能活。”

    “有异性、没人性。”

    大家都对祁六虎的意见挺大,提起他来都是一堆怨言。

    只有二条疑惑地说:“祁六虎是谁啊?”

    嗯,二条确实没见过祁六虎,想帮他回忆一下都没办法。

    正说着话,我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是个陌生号码。

    这一晚上,我接到了许多拜年电话,所以也没放在心上,以为是哪个手下又来拜年。我接起来,随意“喂”了一声,就听对面说道:“是张龙吗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我疑惑地问:“你谁?”

    对面叹了口气:“你怎么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啦,咱俩不是最好的朋友吗?”

    “卧槽,祁六虎!”

    没错,我刚刚才听出来,电话里面就是祁六虎的声音。

    这才叫做说曹操、曹操到,我们刚才还在谈论祁六虎,他就打过电话来了,莫非是上天的安排?

    听到我这么说,赵虎他们也都纷纷看向了我。

    我立刻问他:“你小子在哪呢?”

    祁六虎反问我:“你在哪呢?”

    我说我在金陵,今天是除夕夜,大家都在,就差你了!

    我把手机开了免提,让大家和祁六虎说话,大家当着他面,肯定给点面子,没有再骂他了,而是问他去哪里了,怎么没有联系我们等等。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张龙和赵虎迟早和解,当初分道扬镳真是太幼稚了……不过,你们竟然还在金陵……”电话里面,祁六虎哀叹着说:“这都快一年了,你们真是一点进步都没有啊,还在那个小圈子里晃来晃去。唉,我就是因为现在混得太好,远远超出你们一大截,才不好意思联系你们,担心你们会有心理压力!”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