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05祝你晚年幸福

    祁六虎离开我时,我们确实都在金陵,现在大半年过去了,其实我们各有各的发展,我更是几乎踏遍了整个江苏省。但是因为过年,所以我们又来金陵这个最初集合的地方聚了,结果祁六虎误以为我们这么长时间了还在金陵混迹。

    电话里面,祁六虎唉声叹气,似乎很为我们感到可惜,甚至有种“恨铁不成钢”的意思。

    我去,他混得有多好啊,这么鄙视我们?

    给首长当警卫员了,还是给司令通厕所了?

    之前大家还给祁六虎留点面子,没有在电话里骂他,这回可炸了锅,众人争先恐后地骂着他,无所不用其极地嘲讽他,问他又靠哪个女人翻身了,还是在哪家吃软饭呢等等。

    祁六虎却一点也不生气,反而叹着气说:“随便你们骂我,你们骂我越狠,就越是嫉妒我,我已经到了你们不可高攀的地步!而你们呢,却不思进取,整天不是内斗就是吵架……”

    我打断祁六虎的话:“行了别扯淡了,你到底在哪呢,还有空来金陵不,真的就差你一个了!”

    我并不信祁六虎是真的看不上我们了,大概率只是开玩笑的,我还算是了解他吧。

    祁六虎却叹着气说:“不用问我在哪,我也不会去找你们。我说过了,我现在混得太好了,担心你们见了我后会有压力……不过我可以给你们一个承诺,将来你们要是遇到难处,甭管缺钱还是缺人,都可以给我打电话,就我打给你的这个号,我会竭尽全力帮你们的,也不枉咱们几个兄弟一场。不过见面就算了吧,我怕你们自卑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祁六虎说完,我便骂起他来:“你有多远滚多远吧,爷爷们就是上街讨饭,也不会再找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哎,你怎么还急了呢,我只是描述一下事实……”

    我把电话挂了,实在是听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大家也都骂他,不过谁也没当回事,因为祁六虎这人一向喜欢装逼,也不至于成为我们话题的中心点。过了午夜十二点,二条、红云、赵虎、韩晓彤相继走了,我让他们有机会了就联系我,起码给我报个平安,让我知道大家都没有事。

    一个一个地将人送走,就连莫鱼、锥子、陈圆圆都走了,门口只剩我和大飞、田甜甜,当然还有程依依。

    “你也要走了吧。”我对程依依说:“你要去哪,我开车送你。”

    “哪也不去。”程依依笑着说道:“师父特意给了我一夜的假……”

    “!!!”

    我在心中狂呼了一百遍老乞丐万岁,接着便把程依依拦腰抱起,疯了一样冲进别墅!

    大飞在后面喊:“龙爹,轻点折腾,我家的床都很贵重,搞坏了你不一定赔得起……”

    不用多说,这晚一定是充满激情的一晚。

    自从练习情意绵绵刀,我们突破最后一层界限以后,现在也算是彻底放开了,而且越来越默契。完事以后,程依依躺在我的肩上,用手抚着我的胸口,轻声说道:“老公,南王没有认你,你是不是很难过啊!”

    我说:“之前是很难过,不过今晚经过你们开导,我确实觉得无所谓了,不认就不认吧,谁离了谁还不能活呢?等到下次见他,我把二叔的事告诉他,从此以后就和他没关系了。”

    程依依沉默一下,说道:“万一他不肯救二叔呢?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!”我说:“我不是他亲儿子,二叔可是他亲弟弟啊,他不关心我,还不关心他弟弟吗?”

    “如果他真的关心二叔,早该知道二叔坐牢了吧。”

    程依依一下把我给问住了,道理确实是这么个道理……

    我想了想说:“有可能是他太忙了啊,毕竟隐杀组这么大个组织,手下成员少说几万,顾不上也很有可能啊。”

    “嗯,是,你说得对。”程依依抱紧了我:“希望你能成功,希望二叔能够出狱!”

    程依依睡着了,我却睡不着了。

    我还真挺担心南王不肯救二叔的,虽然怎么想怎么不可能,二叔可是他的亲弟弟啊,有什么理由不救呢……我胡思乱想着,终于慢慢地睡着了。

    这一觉睡到天亮,我猛地坐起来,身边已经没有人了,程依依又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离开了。要不是空气中还残留着一点她身上的香味,我几乎要以为她从来没出现过了。

    我抚摸着身边的空位,长长地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下一步努力见南王,等南王救出二叔,就能集齐五行兄弟,救出程依依和赵虎他们了!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天,我哪里都没有去,每天就是练功、练功、练功。之前给戴威申请了新的任务,他也迟迟没有给我回应,估计是铁了心拖我了,摊上这样的上级真没办法,我愈发地怀念祁旺了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我也无所谓了,以前努力升级是为了见南王,现在不需要升级也能见到南王了——等到许大师的葬礼开启,还愁见不到他?

    之所以还练功,完全出于习惯,而且我练功也不是为了谁,我深深知道只有自己强大才最重要,走遍天下都是这个道理。这几天进步确实不小,除了上品手链的作用以外,还因为我之前在床上不吃不喝、一动不动,躺了足足三天,导致我龟息的时间又进步了,破天荒地前进了二十秒,达到了惊人的两分四十秒!

    再配合锻体拳,我的外家功夫显然更加强了,那几天里确实突飞猛进,感觉自己都快突破玄阶上品的实力了。

    当然,我也知道这是一种幻觉,哪有那么容易就升级啊!

    我偶尔给萧潜打个电话,问他怎么样了,他说快了,只剩最后一个区了,最多十天八天的就能好。我也松了口气,看来过些日子就能见到南王了,到时候说了二叔的事,就和他一拍两散吧,他有他的新家庭,我也要有我的新生活了。

    让我意外的是,当天下午我竟然接到了戴威的电话。

    看到我的这名上级,我着实有些头疼。

    但也不能不接。

    “领导,有什么事?”我假装殷勤地问。

    “哟,小南王,你还记得我是你领导啊!不敢当不敢当,这大过年的,你也没给我打个电话,明显是不把我放在眼里了嘛……”

    我确实没给戴威打电话,这是我的错。

    我连忙说:“领导,真是不好意思,这些天我忙着练功,几乎到了痴迷的状态,连今天是星期几都不知道了。领导,新年好啊,我给你拜个晚年,祝您晚年幸福。”这时候也只能瞎掰一气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乱七八糟的,你才晚年了呢。”戴威冷笑一声:“小南王,你可真勤快啊,大过年的都还练功,达到玄阶上品的境界没有?”

    “没呢……”虽然上品手链很有作用,但也不是一朝一夕能突破的,总要有个过程、时间。我在电话里讪笑着说:“我就是瞎练,反正暂时也没任务,让领导你见笑啦!”

    “嘿嘿,我给你打电话就为了说这事,别说我不给你机会啊,我刚给你申请了个好差事。徐州知道吧,就在宿迁旁边,现在整个江苏省内,就那一个城市不属于咱们隐杀组了,我限你在七天之内将它给拿下来,知道没有?”

    七天!

    戴威还真敢给我出难题啊,之前给我一天时间拿下宿迁,现在又给我七天时间拿下徐州,这简直是故意折腾我!一天拿下宿迁还情有可原,毕竟我和项海的感情在那放着,七天拿下徐州是个怎么回事,我对那里可是一点都不熟啊,连个认识的人都没有,以为我是神仙,挥挥手就拿下徐州了吗?

    更何况,我都不计划折腾这些事了,我对升阶晋品已经不感兴趣,一心等着许大师的葬礼时,面见南王和他说二叔的事。

    于是我故作为难地说:“领导,最近我不太舒服,能过段时间再执行这个任务不?”

    “不行,从明天起就开始算,七天之内要是拿不下徐州,你就等着被冷藏吧,过个一年半载再接任务!”

    对我来说,任务爱给不给,反正我已经不在乎这些了。可我真是怕冷藏啊,因为冷藏就禁足了,是不能去其他地方的。到时候就算许大师的葬礼如期举行,我也不能过去,偷偷过去也不行,因为现场肯定门禁森严,绝不是一般人能混进去的!

    想见到南王就更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偏偏萧潜拿下杭州还得十天八天的,就这么两三天的差距,一定要为难我?

    我又讨好地说:“领导,我真的真的不舒服,能再宽限我一个星期不?我保证,一个星期以后,我一定去徐州!”

    “少废话!”戴威显得十分不耐烦了:“张龙,我也实话告诉你吧,现在都传你把江苏彻底拿下来后,上面就正式册封你为‘小南王’了!现在就差一个徐州,我倒要看看是不是真的。别跟我说这些没用的,从明天起开始算,七天之内拿不下徐州,冷藏!”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