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39我和南王

    我当然愣住了。

    不过很快我又反应过来,我刚被他敕封为小南王,算得上是他身前的红人了,被他准许跟在身边也很正常,说明不了什么,孟晚荣、宋万年等人都主动给我让开了位子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我应了一声,立刻低头跟上,来到了蓝凤凰、罗子殇的身边,跟着南王继续往前面走。

    同时心想:不知南王在喊“张龙”这个名字的时候,心里会不会有一丝波澜,毕竟这名可是他起的啊……虽然我不是他的亲儿子,但我这么多年也没改姓,一直跟他姓张,我妈也没和我说过我亲爸到底是谁。

    队伍继续往前走着,大飞捧着骨灰盒走在最前,身后是层层叠叠的人群,气氛庄严、肃穆,但也并不怎么悲伤,毕竟大部分人和许大师并没什么感情,就算找他炼过东西,也只是单纯的交易罢了。

    说是陵园就在火葬场的背后,但是路途竟然有些遥远,山路也很崎岖,有些小道甚至异常狭窄,大家慢慢就拉开了距离,前面三个后面两个,看上去稀稀拉拉的。

    南王和罗子殇走在前面,已经甩开了我和蓝凤凰十多步远。

    看着南王的背影,我还是有些恍惚的,仿佛回到了孩童时代,在很多个时候,他去接我放学,我在路上贪玩,经常天近黄昏,都是这样跟在南王身后,慢慢悠悠地走回家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我可从来没有想过有朝一日会和他分开的啊……

    “喂、喂……”旁边突然传来声音。

    我疑惑地看向蓝凤凰。

    蓝凤凰一脸兴奋,十分好奇地说:“你真是南王的儿子啊?”

    能看出来,蓝凤凰已经憋很久了,现在终于逮到机会问我。之前在天城的时候,我俩交了朋友,关系算是不错,她给我的印象也好。不过,自从知道她是南王的女儿以后,我就看她怪怪的了,不太想和她多说话。

    但是这样面对面,不说话又实在不好。

    于是我说:“你叫你爸就是南王?”

    我早发现这件事了,蓝凤凰当着南王的面才会叫爸,其他场合提起他来都是南王,甚至罗子殇、孟晚荣等人也都很配合她,这种父女关系实在奇怪。

    蓝凤凰嘻嘻地笑:“我习惯啦!我爸平时太忙,我根本见不着他,有他没他都一个样,所以平时就叫南王,见了他面才叫爸呢。好了,你别打岔,我问你正事呢,你真是南王的儿子啊?”

    我是南王的儿子这件事,对于蓝凤凰来说似乎只有兴奋、八卦和好奇,完全看不出来丝毫的不适、恼火和愤怒。

    倒是挺有意思。

    但我不知道这事该怎么说,我并不是南王的儿子,他也不会认我,所以我一时有点语塞。

    蓝凤凰看出了我的为难,连忙说道:“好啦、好啦,不愿意说就算了!”

    我沉默了一下,问她:“那天从工艺师协会出去,你没问他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问啦,南王不跟我说……”蓝凤凰摇着头道:“但我能看出来,他的表情似乎蛮痛苦的……所以我推断吧,这事应该是真的,你真是南王的儿子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蓝凤凰冲我嫣然一笑:“所以,你应该是我的哥哥吧,我以后就叫你哥了,哥!”

    在天城的时候,蓝凤凰本来就叫我龙哥,但是龙哥谁都能叫,直接叫“哥”的她还是第一个。我以前没有妹妹,现在突然有了,这种感觉还挺奇妙,心里特别的暖,没来得及想其他的,忍不住也叫了一声:“妹!”

    蓝凤凰笑了,我也笑了。

    我知道,蓝凤凰肯叫我哥,是因为她真的以为我是南王的儿子;虽然我知道自己是假的,可还是沉醉于其中,感觉像是吸毒,不愿醒来。

    我问她:“你知道南王还有另外一个儿子,不生气啊?”

    “不生气啊,他是个大忙人,经常全国各地的跑,还有其他家庭不奇怪吧!”

    在上流社会中,有权有势的男人拥有多个妻子、孩子似乎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,蓝凤凰成长于这种环境中,大概也习惯了。我又问她:“你不生气,你妈妈也不生气吗?”

    蓝凤凰笑了起来:“我猜,她不会生气的!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我低下头。

    原来南王真的有了新的家庭,之前我还幻想南王和我妈能重新在一起呢,毕竟隐杀组的标志都是杜鹃花,说明南王没有忘了我妈。现在看来,南王有了新的妻子、女儿,怎么着都不可能和我妈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是南王的儿子,他为什么不认你啊?”蓝凤凰又问我。

    蓝凤凰对这些事情实在太好奇了,我从天城出来已经一个月了,估计她就想了一个月。问过南王,也没得到回答。现在见到了我,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,想方设法刨根问底。

    但我怎么可能说啊……

    我低着头,道:“他不认就不认了,无所谓了……”

    蓝凤凰沉默一阵,又道:“南王……咱爸虽然不肯认你,但他对你还是不错的。就像他自己说的,第一个叫你小南王的就是他。我记得那个时候,你连续拿下几个城市,还都是金陵、姑苏、扬州这样的大城,短时间内形成一道强大的矩阵,进可攻、退可守,拿下整个江苏都是指日可待!咱爸当时开心极了,和几个高层开会时特意说你是个人才,如果你能拿下整个省来,一定要封你个小南王当当……当然,那个时候我们都不知道你是他的儿子,只是觉得奇怪,因为他真的很少这么关注、夸奖一个隐杀组的新人,足以说明他是多么器重你了!”

    蓝凤凰这一番话,当然听得我是心潮澎湃,我是怎么都没想到南王见了我面装不认识,私底下对我的评价是这么高!这说明了什么呢,说明了他早就在关注我!

    我兴奋地几乎快跳起来,几乎要重燃我对他的希望了,不过一个念头很快让我冷静下来:这只能说明南王真的是个公私分明的人,只是因为我能给隐杀组带来利益,所以他才这么对我而已,和我是不是他的儿子,一点关系都没!

    于是我又垂头丧气地说:“那是你爸,不是我爸,以后别再说‘咱爸’了,还是叫南王吧!”

    蓝凤凰察觉到了我的郁闷,只能“哦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一路上,我们再没说话。

    陵园虽远,但是终有到的时候。坟墓已经挖开,大飞小心翼翼地将骨灰盒放进去,然后南王、罗子殇等人亲自手持铁锹,将土给填上了,接着又烧了些纸马、纸钱。

    大飞别出心裁,还给许大师烧了一件纸做的极品工艺师的衣服,上面坠着四颗星星。

    没毛病,这也算是许大师唯一的遗愿了。

    “师父,您放心吧,我一定会为您报仇,一定会走完您尚未走完的路!还有谁欠了你的钱,我一定会找他要回来的!”

    大飞一边说,一边“砰砰砰”地磕头,同时嚎啕大哭、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大飞是真的难过,以前他打断他爹的腿,都没哭成这样子过。大家守在他的身边,直到纸钱都燃尽了,大飞才慢慢地站起来,整个葬礼也算是结束了。南王又和大飞说了几句话,大概就是安慰他,让他节哀顺变,同时让他休息一段时间,随后有机会了到天城去,一定会好好招待他的。

    事情进行到这,基本到尾声了。

    许大师的葬礼已经结束,南王和罗子殇等人也准备回去了。

    在这之前,我必须要和南王说二叔的事。

    所以我站在南王身后,一直等待机会,随时准备见缝插针。南王和大飞说完了话,又回头对孟晚荣说:“老孟,这事你安排下,陪飞大师在杭州待几天,然后就一起到天城去!”

    孟晚荣点了点头,说好。

    大飞都替我急,毕竟都一天了,我还没说二叔的事。

    大飞说道:“那我爹呢,他可是小南王,应该和我一起去天城吧。”

    大飞是想多营造点我和南王相处的机会,但我等不到那会儿了,我必须要现在说。既然提到了我,南王当然回过头来看我,同时说道:“我和张龙有点私事要谈,你们先回去吧!”

    南王有事要和我谈?

    还是私事?

    这我当然很激动了,我巴不得有这样的机会呢。

    其他人当然听南王的话,在杀神罗子殇的带领下,众人渐渐下山,陵园只剩我和南王。这时已近黄昏,太阳快落下山,整片大地披上一层金色,因为这是一片陵园,到处都是墓碑,冷风一吹,还有纸钱遍地乱飞,气氛说不出的诡异。

    但我已经顾不上这些诡异,我整个人都是无比激动的。

    十年了啊,我和南王终于面对面站着了,而且只有我们两人!

    不过激动归激动,我并没忘了自己的正事,我不管南王要和我说什么私事,我得先把我的任务完成!

    我正准备开口,南王已经先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想告诉我,你二叔的事吧!”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