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40南王的通缉令

    二叔的事,南王知道?!

    我吃惊地看着南王,他却依旧眼神平淡,一副洞悉一切的样子。这种感觉,就好像唐僧受尽千辛万苦、度过九九八十一难,终于来到西天大雷音寺,如来佛祖却告诉他:经书已经在大唐了。

    简直让人无语……

    我记得程依依曾经跟我说过,如果南王真的关心二叔,怎么可能不知道他已经坐牢了呢。

    我也顾不上缅怀我和南王的父子情了,看这样子他是不可能认我这个“儿子”了,我只着急地说:“既然你早知道,为什么没救二叔?”

    南王转过身去,看着层层叠叠的山峦,背着手说:“当然是有原因的!”

    “什么原因?”

    南王沉默下来,久久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“你说话啊!”我忍不住逼问他。

    他不认我这个儿子,我觉得情有可原,毕竟我俩没有血缘关系,我也可以绝口不提。但是二叔这事,我有底气质问他的,二叔是他的亲弟弟,他可责无旁贷的啊。

    南王终于开口:“因为时机还不成熟!”

    时机?

    这还需要什么时机?

    我仍旧不解地看着南王,等待着他的回答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南王才继续说:“有个任务要交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我更加疑惑了,明明在说二叔的事,怎么扯到任务上了?

    “救你二叔,需要一些条件。”南王继续解释:“具体情况,现在还不方便和你说,但你也能帮忙,为你二叔出一份力,你愿不愿意?”

    愿意,我当然愿意!

    救我二叔需要什么条件,南王虽然没和我说,但我本能地相信他,毕竟他是隐杀组的老大,没理由对我撒谎的。而且,二叔是他的亲弟弟,南王当然会努力救。

    为了二叔,我愿意做一切事!

    “你说!”我斩钉截铁地看着南王。

    南王背对着我,说道:“拿下蓉城!”

    蓉城?

    我当然知道蓉城,我们刚从荣海出来时,去的第一个城市就是蓉城。后来和金家干了一架,差点全军覆没,好在罗子殇突然现身,逆转全局,我们也得以逃脱出来。

    不过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金家仍旧制霸整个蓉城,我也知道南王并不在蓉城,所以便和大家一起退了出来。

    可是,拿下蓉城和二叔有什么关系呢?

    “我在蓉城警方的通缉榜上排名第一。”南王淡淡地说:“那地方是杀手门的地盘,针插不能、水泼不进,所以我的档案一直在公安部留存,导致我在各地的行动都很受限,不能救你二叔。蓉城是个很难拿下来的地方,十年前我就在那里败北了,别看我杀了几十名权贵,最后却是落荒而逃。这些年来,我也一直想要努力夺回那里,可惜始终不能成功。别看罗子殇之前怒杀金不换,但他杀人之后也只能尽快离开蓉城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南王终于回过头来,看着我说:“张龙,虽然你的武功不是很强,但你确实是隐杀组近年来最能干的一个了。而且你在蓉城待过一段时间,对那边的风土人情都很了解,还认识不少的人,我相信你一定能够拿下那里!拿下蓉城以后,将我的通缉令抹掉,我的行动就能自由很多!”

    在蓉城警方的通缉榜上排名第一,这事我当然是知道的,我还知道罗子殇排名第二。因为这个通缉令,导致南王在其他地方的行动受限,不能去救二叔,这个也能理解,毕竟公安部也全国联网了嘛,走到哪里都有可能被警察抓。

    但我不太明白,抹掉蓉城的通缉令有啥用,南王还是国家s级的通缉犯,一样在哪都不自由的啊。

    可能需要一步一步来吧。

    所以我也没有多问,只要是有利于二叔的事,我都愿意去做,赴汤蹈火在所不辞。除此之外,还因为这是南王的命令,我本能地就想应承下来,可能是潜意识里想在他面前证明自己吧!

    尤其是他说隐杀组迟迟拿不下蓉城,觉得我一定可以时,我的热血就沸腾起来,恨不得立刻答应他,恨不得立刻启程!

    不过在这之前,还有另一件事让我激动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我去过蓉城?”我的心里怦怦直跳,看着他说:“你是一直在关注我吗?”

    南王沉默一下,说道:“是下属汇报的。因为你风头很劲,是隐杀组里今年来最出色的新人,所以你的资料、信息和过去,统统报到我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原来没有在关注我,只是因为工作……

    我当然有点失望,默默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我们之间许久没有说话,说实话是有点尴尬。

    “过去的事就不提了。”不知过了多久,南王淡淡地说:“既然你想救你二叔,我一定会全力帮助你的,不过你需要先拿下蓉城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南王把话说完,我便抬起头来说道:“我会拿下蓉城,不过这可不是帮我,那也是你的亲弟弟!”

    南王无话可说,轻轻“嗯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南王不愿意提过去的事,我也不想再说,毕竟他已经有了新的家庭、新的妻子和女儿,我也没必要再揪着过去不放了。就这样,做单纯的上下级也好,大家一起为救出二叔而努力吧,南王不是我的父亲,二叔却永远是我二叔。

    “下山吧。”南王轻轻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们便一起下山。

    我和南王肩并着肩,一起往山下走。

    在隐杀组里,似乎我是第一个这么干的,之前无论是谁,哪怕是杀神罗子殇这样的二号人物,也只能站在他身后一步远的地方,孟晚荣、宋万年这些人就不用说了,至少距离他有三步远——就算我是钦定的小南王,这么站也有点大逆不道了。

    可是不知怎么回事,我们都觉得这很自然,我没跟在南王身后,南王也没让我退后几步,我们就很和谐地往前走着。

    这让我感觉又回到了小时候,我们一起步行回家,唯一不同的是,我长高了,和他一样高了,他也不会再牵着我的手了。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,南王不会再把我当儿子看了,我能清晰地感觉到那种疏离感,他只是把我当做下级,一名很有潜力、能做事的下级。

    南王似乎很努力地想要抹除过去,只谈现在。

    往山下走时,我们一直在聊,但聊的是工作,蓉城的事。

    他告诉我,上次罗子殇虽然杀了金不换,但那纯粹属于出其不意、攻其不备,实际上金家的势力十分牢固,不仅在蓉城十分厉害,甚至串联蜀中多个城市,所以要拿下来蓉城很不容易,让我一定要小心小心再小心。

    他还告诉我说,整个江苏都归我管,但凡是江苏的人和势力,随我调用。

    说句实话,江苏和蜀中隔得有些远了,中间隔着好几个省,就算现代交通发达,想要调人也不是那么方便。调几个、几十个或许还行,要是成百上千地调,显然就困难了,而且很费时间。

    南王也知道这点,所以他说蓉城很难拿下,才将这么艰巨的任务交给我。

    我跟他说:“我会努力。”

    我没法说一定完成任务,毕竟我去过蓉城,知道金家有多强大。

    南王点了点头,说道:“我等着你。”

    聊完这些,我们也快到山下了,远远地还能看到罗子殇、蓝凤凰等人在前面等着。

    南王看到他们,站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我意识到,南王有话想和我说,于是我也站住脚步。

    南王沉默许久,终于开口:“你妈现在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我愣了一下,完全没想到南王会问我这个问题。不过想想也正常啊,他肯定还念着我妈的,不然隐杀组的标志怎么会是杜鹃?南王还是挺深情的,虽然我妈给他戴了绿帽子,但他显然始终放不下我妈。

    虽然这对他新的妻子不太公平,但我还是老老实实回答:“我不知道,自从你走了后,她也走了,这么多年一直没有消息。”

    南王显然十分意外,转头看着我说:“你妈一直没联系你?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

    这回轮到南王吃惊了,南王愣了许久,似乎没想到会是这样,喃喃地说:“不应该啊……不应该啊……”

    显然,南王觉得他离开我理所当然,我妈离开我就不对劲了。

    道理确实如此,南王不是我亲爸爸,人家走了不是很正常吗。可我妈呢,总是我亲妈吧,也走了像什么样?但这却是事实,当时我才小学五年级啊,她也不想想我怎么活下去?

    要不是二叔一直接济我,我真完了!

    所以我一直挺恨我妈的,反而不怎么恨南王,觉得他是受害者。

    作为儿子,说母亲的坏话肯定不好,但我确实对她充满抱怨和意见。

    我很无奈地说:“是真的啊,我妈从来没有联系过我!”

    “那你……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?”说好了不提以前的事,南王终于还是忍不住问了。

    显然,他一直以为我和我妈在一起,没想到我妈这么不负责任,直接把我丢下就跑掉了。下属虽然跟他汇报过我以前的事,但估计只说了我的一些战绩,小时候的事并没提及。

    我深呼吸了一口气,跟南王说起了我这些年来的经历,我就好像找到了一个情感上的宣泄口,竹筒倒豆子一般全部讲了出来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