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61我的求生欲望

    在刚才的较量中,我已经确定我和独臂刀平分秋色,在短时间内难分出上下了。可是没有办法,我要想逃出这个层层重围的地方,就必须挟持独臂刀、战胜独臂刀!

    独臂刀也是一样,他想亲手战胜我,因为我是隐杀组的小南王,亲手杀死我后绝对大功一件,所以就算外面还有埋伏,独臂刀也要和我单打独斗。

    玉箫公子站在一边紧张观战。

    这家伙被我砍了一刀之后,直到现在都没有去医院,顶着剧痛和重伤,绞尽脑汁地对付我,金巧巧不起作用,又把独臂刀喊来了。

    我和独臂刀再次战在一起。

    还是老样子,我们谁也斗不过谁,我们各方面的能力都很均衡,谁也别想占到对方半点便宜。“叮叮当当”的声音不断响起,我和独臂刀在还算宽敞的休息室里你来我往,战了足足七八分钟,仍旧没有分出胜负,甚至谁也没有伤到对方一下。

    在如此高强度的武斗中,我和独臂刀都在微微喘着气。

    这种时候,就要看谁的体力更强了,就好像是马拉松,一开始大家都差不多,到最后拼的就是耐力。我心里想,我好歹比独臂刀多条胳膊,怎么着也能比他坚持的更久吧?

    否则的话,我们这么打下去,迟早是个两败俱伤!

    我是为了活命,必须劫持独臂刀,所以脑子里想的比较多。我想了一个诱敌深入的法子,假装气力不济,不断往后退着,还故意卖破绽,让独臂刀主动来攻击我。

    独臂刀则底气十足,毕竟外面还有一票武警,无论如何我都跑不掉的,所以他的状态比较轻松,一边斗还一边和我开玩笑,问我到底哪里得罪了南王,才被南王派到蓉城来的?还说今天就是我的死期,江湖上再也没有“小南王”这个人了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反派死于话多,这个道理放之四海皆准,我们在缠斗到第十多分钟的时候,终于让我抓到一个机会,狠狠一刀砍在独臂刀的胸口!

    在我以为万事大吉的时候,独臂刀手里的钢刀却也捅了过来,狠狠扎进我的小腹。

    还好我先砍中了他,让他失去很多力气,否则这一刀就扎穿我,当场要了我命!我很痛苦,额头冒出很多汗水,独臂刀也是一样,疼得他龇牙咧嘴,我们到最后还是来了个两败俱伤。

    我们两人面面相觑,同时明白了对方的用意。

    我是诱敌深入,独臂刀也是刻意话多,都想引诱对方上当。

    我们两人都得逞了,同时也都上了对方的当。看看,我们不仅武力相当,就连脑子里想的都差不多,我真是第一次碰到和我这么相像的人!

    我们两人都受了重伤,都在喘着粗气,一时间谁也没动,而且也动不了。独臂刀的胸前鲜血弥漫,我的小腹处也殷红一片。我想劫持独臂刀,但是现在看来不可能了,除非我能再狠狠地砍他一刀。

    我正琢磨着下一步该怎么办,就听旁边脚步声起,竟然是玉箫公子冲了过来!

    玉箫公子手里还提着一根新的玉箫,这家伙的玉箫似乎层出不穷,第一根被罗子殇砍断了,第二根被我砍断了,竟然还能拿出新的。玉箫公子虽然一样受了重伤,但他止过血、包过扎,体力还算恢复了点,如果他这时候趁机伤我,那我就倒霉了。

    我一咬牙,立刻转身,一刀朝着玉箫公子劈去。

    玉箫公子赶紧举萧就挡。

    “铛”的一声,玉箫公子手里的萧应声而断,不过我也力气有限,毕竟受了重伤,威力不像之前那样,饮血刀只是劈断玉箫,就没法再往前了。即便如此,这一刀也震得玉箫公子双臂发麻,甚至“咣”的一声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我又回头去看独臂刀,能挟持他还是要挟持他的。

    独臂刀没有我这么强烈的求生欲望,因为他知道自己死不了的,此时已经坐倒在地,面色痛苦地捂着胸口,一时半会儿显然站不起来。我也受伤不轻,随时都要跌倒在地,不过我还是强忍着痛,一手捂着肚子,一手持着饮血刀,朝着独臂刀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是我逃出蓉城的唯一希望了。

    否则,外面那一票武警,绝对是我对付不了的。

    抱着这个信念,我也要劫持了他啊!

    可惜就在这时,玉箫公子又朝独臂刀爬了过去,小心翼翼地扶着独臂刀,问:“刀哥,你怎样了?”

    显然,玉箫公子知道我想要干什么。

    “没事!”在玉箫公子的搀扶下,独臂刀艰难地站了起来,同时持刀对准了我,准备迎接我的第二次进攻。

    玉箫公子也是一样,并且又从腰后摸出一根新的玉箫,显然要和独臂刀联手来对付我。

    他们两人身受重伤不假,可是我也有伤,我怎么斗得过他们俩!

    上去的话,不是死路一条吗?

    不能这样,肯定不能这样。

    我一咬牙,转身就往外跑,不管外面是什么情况,都比立刻死掉的好。有个经典难题,说前有狼后有虎,该怎么办?现在有答案了,哪个能活久点,就往哪走。

    我知道外面有一票武警正在埋伏,可是相比现在就死,我还是希望一会儿再死。

    我一手持着刀,一手捂着肚,步伐艰难地往外走着,鲜血不断从我指间流出,滴滴答答淌在地上。

    我踉踉跄跄地往外走着,就觉得痛苦极了,脑子也晕,随时都要栽倒在地。走到休息室门口时,身后还传来玉箫公子得意的笑:“你以为你出去就不用死了吗,外面还有一票武警在等着你!”

    我当然知道,可我知道就不用去了?

    我没理他,仍旧往外走着,晕晕乎乎、一步三晃,鲜血已经殷红我的整个小腹。

    出了休息室,来到候机大厅,这里十分空旷,一个人都没有。没有旅客,也没有工作人员,打扫卫生的大妈都不见了。为了抓我,玉箫公子和独臂刀也是煞费苦心,支开了多少人,耽误多少航班!

    我突然觉得自己真是罪人,真是对不起其他的旅客……

    我也不知道那些武警藏在哪里,反正就是艰难地往前走着,能活一会儿是一会儿吧,没准奇迹马上就发生了。没准一会儿天上又飘下红色花瓣,杀手门的红花娘娘又来救我了——也不是第一次了,我怀疑她真的想收我当徒弟,毕竟我也算是年青一代中的佼佼者了。

    我往前走了一路,鲜血就滴了一路,眼看着就要出去大厅了。

    让我意外的是,既没看见传说中的武警,也没看到我自己幻想的红花娘娘。

    搞什么鬼,难道埋伏在门外吗?

    有这个必要?

    我也不管那些了,反正这地方是不能留,哪怕出去就被人一枪打死,我也认了。我的小腹越来越痛,血也越流越多,脑子更是晕晕乎乎。虽然独臂刀那一刀没有整个穿透我的肚子,但是对我伤害也挺大的,内脏好像也伤到了,如果不及时就医的话,失血过多也会死的。

    求生欲望让我一咬牙,狠狠推开大厅的门,来到机场外面。

    然后就愣住了。

    外面车水马龙、一片喧嚣,有提着行李箱的旅客,还有花花绿绿的出租车,好一派和乐融融的烟火世界!

    和大厅里的杀伐,判若两个世界。

    看着这个场面,我确实有些恍惚,仿佛突然穿越了一般。怎么回事,埋伏呢、武警呢,玉箫公子不可能没后手啊。正当我疑惑的时候,一辆丰田霸道突然开到我的身前,接着车窗放下,一个金发美女坐在主驾驶上,焦急地对我喊着:“快上车!”

    是金巧巧。

    我明白了,那些武警是金巧巧调走了。

    如今的蓉城和金玉满堂,并不是金巧巧一个人说了算的,但她说话毕竟还有分量,起码比玉箫公子有分量多了。实话实说,面对已经放过我两次的金巧巧,我对她的信任也在逐步增加——哪怕她曾说过,下一次绝不会放过我!

    我没任何废话,立刻拉开车门钻了进去。

    金巧巧也迅速踩了油门,车子像头猛虎一样急窜出去。

    短时间内,玉箫公子和独臂刀肯定不会知道是金巧巧救了我,他俩也受了重伤,需要去医院治。但是,这事肯定瞒不住的,就好比纸包不住火,稍微一查就知道怎么回事了,独臂刀已经知道我是隐杀组的小南王,杀手门是绝对不会放过我的,那到时候金巧巧……

    我看着前面开车的金巧巧,忧心忡忡。

    我在担心金巧巧的同时,金巧巧也在担心我,她通过中间的后视镜,不断打量我肚子上的伤,同时焦急地问:“你怎么样,是不是要送你去医院?”

    肯定不能去医院啊,就算要去也不能去蓉城的医院,怕是手术还没做完,就被杀手门的人堵上来了,到时候金巧巧也保不了我!

    “不用……”

    我吃力地说着,从自己身上摸出止血药来,往自己肚子上撒着。血是止住了,可我脑子还是很晕,手上也没什么力气了,想给自己包扎也很困难。我手拿着一卷绷带,怎么着都没法自理,金巧巧见状,立刻把车拐进路边的一条小巷,接着下车来到后排,从我手中拿过绷带,小心翼翼地帮我包扎起来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