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77杀声震天

    杀手门的……攻进来了?!

    怎么可能!

    蓉城已经没有杀手门的人了,这一点我很确定,师爷他们之前已经带人剿灭光了。如果还有杀手门的,只能是从周边市区过来的了,但也不可能啊,黑白两道这两天都严防死守,就算金玉满堂没有挡住,耿直也不会挡不住,他手里可是有枪的啊!

    我一把抓住管家的领子,怒气冲冲地道:“你可不要胡说,杀手门的怎么可能会闯进来!”

    管家喘着粗气,万般焦急地说:“千真万确,他们已经闯进来了,岗亭的人刚刚才汇报过,不出几分钟,他们就要杀进庄园来了!”

    金家外围有一圈树林子,还有私人马路,足足一两公里。如果有人杀进来了,岗亭确实能够得到消息。虽然管家这么说了,但我还是不肯相信,立刻拔步就往外跑,想去外面看看一探究竟,因为这真的是太荒唐了!

    我迅速冲到门外,站在房门前面。

    金家庄园很大,四周是又长又宽的围墙,因为护金军已经全军覆没,所以院子里这时显得空荡荡的。可我还是清楚地听到庄园外面传来震天撼地的喊杀声,甚至还能感受到地面的震动,外面那群人的数量显然极其庞大,至少有数千人!

    “杀死小南王、杀死金巧巧!”

    不断有声音从夜空之中传来,响彻整个苍穹,山呼海啸!

    能够如此仇视我和金巧巧的,的确只有杀手门了,管家说得一点没错。

    可是,为什么会这样的?!

    难道他们是强闯进来的,就连耿直都没起到作用?

    对方如此庞大的数量,显然是蓉城周边的市区都出动了,可是赵虎怎么没通知我?

    我立刻拿出手机,着急地给赵虎打了一个电话,想问问他这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电话很快接通,赵虎“喂”了一声,声音有些慵懒,似乎已经睡了。

    “你在哪里?”我焦急地问。

    “在眉山啊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杀手门的杀到蓉城来了,足足好几千人!”我几乎是吼着说出这句话的:“蜀中地区的似乎都过来了,你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啊!”电话里面,赵虎也很震惊:“根本没人和我说这事啊!怎么会这样的,他们怎么杀进去的,金玉满堂和耿直不是严防死守的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他们就是杀进来了,已经在金家庄园的大门外了!说要杀了我和金巧巧!”

    “我的天啊,我完全不知道这件事,你能跑就跑,不能跑也撑住,我现在立刻带人过去救你!”说着,赵虎急匆匆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从眉山到这里,开车得一个多小时。

    现在已经晚上十点多了,就算路上一点都不堵,就算赵虎瞬间就能将他手下的人集中起来,过来这里黄花菜也凉了。退一万步说,就算我真的撑到赵虎来救我了,可他那点人又能起到什么作用,对方不仅人多,而且地阶高手层出不穷,我和赵虎就是联手也根本挡不住啊!

    杀气冲天的声音越来越响了,杀手门的显然已经冲到门外,并且传来“咣咣咣”使劲砸门的声音。

    金家庄园的门是精钢所制,一般人根本就砸不开。

    但这显然挡不住外面那几千人,高墙虽高,但也不是爬不进来,就算速度慢些,也总是能进来的,更何况还有那么多的地阶高手!

    金家的下人几乎都吓坏了,一个个哆嗦成了一团,根本没人敢站在院子里,全都缩在屋子里面。

    只有金巧巧站在我的身后,同样面色惨白,显然吓得不轻。

    但我没时间安慰她,我又给耿直打电话。

    我得弄清楚到底怎么回事,难不成是耿直出卖了我们?如果不是,那他为什么没有拦住这些杀手门的;如果真的是疏忽了,或是出了意外,我希望他能赶紧带人过来支援,对面这么庞大的一支队伍,非得警察出场才可以了!

    隐杀组肯定是指望不上了,因为隐杀组的人今天下午就被我下令回江省了……

    “咣咣咣”的声音不断传来,杀手门的还在砸门。

    不过,他们很快发现这门是砸不开的,和我想的一样,他们开始翻墙了,已经有部分人通过翻墙爬了进来。当然,他们并没第一时间冲过来,而是在等其他的人也翻过来,他们如同蝗虫似的一个接着一个往下翻着,围墙下面的人越来越多、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金家庄园内部的灯光当然也亮,所以能够看到他们统一穿着黑色服装,胸前刺着“杀”字和一把剑,并且各自手持利器,现在已经完全能够确定,他们就是杀手门的人了。

    如果说他们是通过各种办法混进蓉城,耿直和金玉满堂的人一时疏忽,那还情有可原,可是他们这么明目张胆、光明正大,到底是怎么杀过来的?

    只有打电话给耿直才能问个清楚了。

    电话很快接通,对面传来耿直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耿直,你搞什么!”情急之下,我连“耿局”都不叫了。

    耿直竟然还很迷茫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说怎么了!”我怒吼道:“杀手门的杀进金家庄园来了,你是干什么吃的,怎么放他们进来的!”

    我没想到,耿直竟然比我火气还大:“你说什么疯话,不是你们让我这么干的吗?说是要把杀手门的引过来,然后全歼他们!为了不让我插手,还让我离得远远的……怎么成我放他们进来的了?”

    引进杀手门的,全歼他们?

    我什么时候有这样的计划了!

    我继续怒气冲冲地道:“你真是胡说八道,我什么时候和你说过这个事了?”

    “金巧巧,金大当家啊,你俩难道不是一回事吗,就是她让我这么干的啊!”

    耿直一席话,让我彻底愣住。

    我傻了,彻底傻了。

    从围墙上翻下来的人越来越多,几乎将金家庄园的四周都占满了,层层叠叠、乌云密布一般。

    我慢慢地回过头去,吃惊地看着金巧巧。

    金巧巧还是恐惧极了,不断有冷汗从她额头上滴下来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我问她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真的很对不起……”金巧巧低着头说:“我以为我能不恨你的,我以为我对你的爱能够压过一切仇怨。可是我错了,我高估了爱的力量,我发现我还是忘不了……尤其是我知道南王就是你爸,你来蓉城就是为了抹除张人杰和罗子殇的通缉令时,我、我……我觉得自己真是不孝极了,报不了仇也就算了,怎么还和仇人的儿子搞在一起,还鞍前马后、厚颜无耻地帮助他!

    我一直强压着自己心中的仇恨,因为我真的很喜欢你啊,我特别希望能和你在一起,希望我的诚心能打动你。可是没有,你对我从来没动过心,哪怕是我主动投怀送抱,你也毫不犹豫地拒绝我,这让我觉得耻辱极了、难过极了……我是我爸捧在手心怕飞了、含在嘴里怕化了的宝贝啊,怎么能在一个男人面前如此唯唯诺诺、卑躬屈膝!

    当然,哪怕我的心里这么难过,我也没有想过不帮你了,因为我分得很清楚,帮你就是帮我,我也想摆脱杀手门的控制……直到,直到护金军全军覆没,我爸留给我的最后一点遗产也不复存在了……我突然发现自己真是蠢透了,杀手门是坏,可隐杀组就好了吗?我爸不过是弄了个假的张人杰做做样子、耍耍威风,就算给南王的名声带来一点影响,也不至于就被你们给杀死吧!

    我不仅不想着报仇,反而还和仇人的儿子混在一起,我实在是太蠢了、太蠢了,大概所有人都在看我的笑话吧,包括耿直、师爷、苗苗、武樱……

    所以,我想你死!

    我通知了蜀中其他地区的杀手门,让他们此时此刻进来蓉城,共同来杀小南王。当然,没有通知赵虎,通知他就完了。

    我也欺骗耿直,让他误以为这是咱俩共同的主意,为了全歼杀手门。

    张龙,这次,无论如何你也跑不掉了吧?也算是为我爸报仇了吧,谁让我得罪不起南王和罗子殇呢……杀死你后,我这个做女儿的也算称职了,将来到了地下也有脸见我爸了!”

    院墙下的人越来越多,喊杀声也越来越烈,金巧巧也害怕的直发抖,但她这一番话却说得十分平静,显然早就打好腹稿。

    我看着金巧巧,当然非常无奈、无语。

    她这性格啊,真的是……

    无论是我还是南王,对她的分析都很准确,真的是个反复无常的人!

    前一秒还爱我爱到死心塌地,不愿意让任何人伤害我,后一秒就恨我恨到歇斯底里,恨不得将我大卸八块!

    说她是个间歇性的精神病,恐怕没人会反对的。

    可是,为什么她也留在这里?

    谋杀独臂刀、花剑客、小王爷她也有份,这是整个蓉城,乃至整个蜀中都知道的,杀手门是不会放过她的。她想害我可以,想个办法将我一人留在这里就好了啊,为什么她也留在这等死呢?

    似乎看出了我的疑惑,金巧巧继续说道:“因为,我想和你死在一起!活着不能在一起,就死了做一对鸳鸯吧!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金巧巧已经泪流满面,眼神之中却是含情脉脉。

    四周,却是杀声震天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