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98酒中仙,到

    老乞丐确实挺聪明,只可惜碰上了“八步赶蝉”宋万年。

    而且看得出来,宋万年那种“疾速”状态并保持不了多长时间,只能持续很短的几秒钟,否则他靠这种速度,都足以秒杀老乞丐了。

    老乞丐没办法,只能往后面退,但是后面还有孟晚荣,又被前后包抄住了。

    “老叫花子,你可真是老母猪戴胸罩,一套一套的啊!”孟晚荣也笑了起来:“你说说,老酒鬼在哪里?”

    哪有什么老酒鬼啊,酒中仙怎么可能在这里呢?

    老乞丐无奈地笑了起来:“真没想到,我‘仁丐’周鸿昌,最终要死在这里啦!”

    老乞丐自称仁丐,不过也只是自称,别人都叫他老叫花子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就好。”宋万年和孟晚荣再次围住了他,准备展开一场最后的剿杀了。

    无论怎么看,老乞丐都活不了了,程依依也再次紧张地抓住了我的胳膊。

    强敌环伺左右,老乞丐无路可逃,但他并未屈服,而是手握拐棍,虎视眈眈地盯着宋万年和孟晚荣,像极了一头猛虎面对两头恶狼。

    恶战,一触即发!

    就在这时,另外一道戏谑的声音突然响起:“老叫花子,要不你叫声爸爸,我就出来帮你?”

    “!!!”

    我和程依依的心中都很吃惊,因为我们听得出来,这是酒中仙的声音!

    酒中仙竟然真的来了!

    我们两人同时抬头,循着声音处看去,果然见到酒中仙正蹲在墙头,手里还捧着一个大葫芦,正“咕咚咕咚”地往喉咙里灌酒。酒中仙是打醉拳的,酒喝得越多,招式就越凌厉,所以他在出手之前,一向喜欢喝上几口。

    酒中仙还是那样,头发凌乱,衣服打满补丁,不过他比老乞丐可干净多了。

    果然,有什么师父,就有什么徒弟,怪不得能和赵虎一见如故!

    之前在眉山见到赵虎,赵虎还说不知道他师父去哪里了,这就在天城见到了,还真是无处不相逢啊。

    宋万年和孟晚荣也很吃惊,他俩也没想到酒中仙竟然真的来了。

    不过,最高兴的还是老乞丐,立刻眉飞色舞、眉开眼笑:“哎呦,老酒鬼,你真的来了啊,我可太开心了!你这王八蛋,原来早就在这,怎么不早点出来帮我的忙?”

    酒中仙又往喉咙里灌了两口酒,接着把酒葫芦往腰间一挂,说道:“我是早就在这,不过我是来看热闹的——谁说我要帮你忙啦?刚才我可说了,你叫我一声爸爸,我就帮你的忙!”

    老乞丐愤愤不平地道:“我可去你的吧,想让我叫你爸爸,门都没有!”

    “那没的说啦!”酒中仙往墙头一坐,说道:“老宋、老孟,你俩杀了他吧,我绝对不会插手的!”

    “哎你这个没良心的……”

    老乞丐还没说完,宋万年和孟晚荣同时冲了上去,各施手段攻击起老乞丐来。“砰砰啪啪”的声音不断响起,老乞丐根本不是对手,一瞬间就挨了好几拳、好几脚,“哎呦哎呦”地不断叫着,再打下去只有死路一条,万般无奈之下,只能叫道:“好了,我认输了,爸爸,快来帮我忙吧!”

    一声“爸爸”出口,酒中仙顿时乐得不轻,在墙头上就哈哈大笑起来,前仰后合,差点没摔下去。

    “笑你妈呢,还不赶紧来帮我忙!”老乞丐狠狠骂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一声爸爸不够,再叫两声听听。”

    “你刚才说一声就可以了!”

    “嘿,反正你都叫了,再多叫两声嘛。”

    “爸爸,爸爸!”老乞丐愤怒地说:“可以了没?要还不行,我还不如死了,你也不用来帮我了!”

    酒中仙这才跳下墙来,手持着大葫芦直奔战场而去。

    其实我和程依依都知道酒中仙肯定会帮老乞丐的,别看两人整天斗嘴、打架,见面就好像仇人似的,一口一个老叫花子、老酒鬼,好像恨不得对方立刻死了似的,但在大是大非的问题面前同样不会糊涂,不会在隐杀组的围攻下还袖手旁观的。

    但我怎么都没想到两人年纪这么大了还幼稚成这样子,非得叫个“爸爸”才肯出手帮忙。

    宋万年和孟晚荣也同样知道酒中仙不会不帮忙的,所以在酒中仙冲过来的同时,孟晚荣迅速转身,朝着酒中仙迎了上去。而且不论酒中仙会不会帮忙,他俩作为隐杀组的人,也不可能放过酒中仙。

    于是,不算宽敞的胡同里,却开辟了两个战场,一个是酒中仙vs孟晚荣,一个是老乞丐vs宋万年。

    四人都是天阶上品,战斗别提多精彩了!

    这才叫做神仙打架,也是我第一次见到杀手门和隐杀组之间的高阶战斗。

    酒中仙手持一只大葫芦,孟晚荣手持一柄唐刀,两人打得不可开交,刀锋不断撞在葫芦上面,“叮叮当当”溅出不少火花。迄今为止,我仍不知酒中仙的酒葫芦是什么材质做成的,反正肯定不是凡物。

    另外一边,宋万年和老乞丐斗在一起,宋万年还是使用一双肉掌,老乞丐手持拐棍不断点点戳戳,两人身上都有伤在,所以仍旧不相上下。

    老乞丐这人比较活泼,性格像个老顽童似的,刚才还哀叹自己命不久矣,自从酒中仙现身以后,顿时开心的不得了,也不管这场战斗到底能不能赢,最终能否脱身,一边和宋万年打,一边还和酒中仙聊天:“老酒鬼,你怎么来这里啦,是不是知道我有麻烦,所以特地来帮我的?”

    “你他娘的别自作多情啦,我只是路过而已。”

    路过?

    华夏那么大,天城那么大,恰好路过这小胡同,恰好看到老乞丐被人围攻?

    这话说出来肯定没有人信,不过酒中仙不说,老乞丐也没办法。

    老乞丐又看向程依依,大叫着说:“还傻愣着干什么,还不快走!”

    其实我和程依依要想走,刚才早就走了,可我答应过孟晚荣,实在不好意思走啊。孟晚荣放了程依依一条命,人家有义,我就得有信啊。程依依看着我,显然是在询问我的意见,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,这场战斗也不知道会怎么样。

    劝是不可能劝的,隐杀组和杀手门的打起来了,除了什么“一号领导”的电话,谁能劝得了啊?

    但是我也不能一动不动,毕竟局势瞬息万变,谁也不知道最后会怎么样,于是我深思熟虑后,立刻对程依依说:“你先走吧!”

    接着,我对孟晚荣说:“孟叔叔,让我女朋友先走,我自己留在这,南王那里我会交代!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宋万年第一个大声反对:“她是杀死小羽的凶手,绝不能走!”

    孟晚荣也说道:“这可不行,你刚才答应过我,必须把这女的给带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了,南王那里我会交代!”

    哪怕是背上“背信弃义”的罪名,我也得让程依依走,毕竟她是杀手门的,多少人想将她大卸八块啊!

    我一咬牙,推了程依依一下,说你快走!

    “你呢?”程依依问。

    “我不能走!”

    我确实不能走,我得留下来给孟晚荣一个交代。

    程依依明白我的意思,南王好歹是我父亲,就算不是亲的,总不至于杀了我吧。程依依一跺脚,转身就往另一个方向跑,但是就在这时,杂七杂八的脚步声传来,至少有七八个隐杀组的成员,出现在了巷子的另一头。

    “找到小南王了!”

    “小南王在这里!”

    “南王有令,必须把小南王带回去,生死勿论,大家上啊!”

    生死勿论?!

    我逃出酒店时,南王说的是活要见人死要见尸,怎么到了现在,又成“生死勿论”了?

    在这纵横交错的小巷子里,有许多人正在找我,除了南宫羽、宋万年和孟晚荣外,他们也过来了。

    七八个人噼里啪啦地奔过来,他们是看见我才过来的,结果奔到近处,才发现还有其他人在,而且已经打成一团,有宋万年和孟晚荣,地上还躺着南宫羽的尸体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怎么回事?!”几人均是吃惊不已,看着这一幕都呆住了。

    这些人我都不熟,但在空中花园也都见过,基本都是地阶的战斗力,有地阶下品,也有地阶中品!

    正在他们吃惊的时候,宋万年已经叫了起来:“小南王和杀手门的一个妖女混在一起,刚才联手杀死了南宫羽!和我、老孟对打的这两人,是杀手门的老叫花子和老酒鬼,你们也别闲着,将杀手门的那个妖女杀了,然后将小南王带回去,交给南王处理!”

    孟晚荣本来答应不杀程依依了,但我刚才要放程依依走,这让孟晚荣很不高兴,所以他也不帮我说话了。

    而我沉声说道:“这是我女朋友,她是被迫加入杀手门的,这些事情我都和南王说过,现在我就带她去见南王,你们可以和我一起去!”

    虽然南王命人来抓我了,虽然南王说活要见人死要见尸,甚至还说生死勿论,但我毕竟是小南王,毕竟是南王的儿子,谁都知道我很受宠,在隐杀组还是蛮有威信的。

    在我主动投降、认输,愿意跟他们走的情况下,谁还真敢杀了我吗?

    于是这些隐杀组的成员面面相觑,你看看我、我看看你,谁也不说话,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