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11 一定会杀了你

    当时我心里想,果然还是刘未未先撑不住了!

    我就说嘛,哪怕是警察押送犯人,也不可能做到二十四小时戴着手铐,大家都是人啊,总有些私密的事要做。

    起初我还以为刘未未是去上厕所了,后来发现卫生间里没人,整个房间里都没有刘未未的身影。

    正当我纳闷刘未未到哪里去了的时候,就听屋门“咔”的一声开了,接着“砰砰砰砰”的声音不断响起,竟然有四个人接连不断地滚进来,而且个个身上都绑了绳子,像四个球,龟缩在地。

    定睛一看,竟然是王仁、赵义、周礼和郑智!

    我当然很震惊了:“怎么会是你们?”

    几人抬起头来,面色都很复杂,想要开口叫我,但又没叫出来,最终还是王仁低低地叫了一声:“龙哥……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门外又响起脚步声,是刘未未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刘未未面色冷漠,淡淡地道:“他们想刺杀你,被我抓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没有!”王仁怒气冲冲地道:“我们就是想问问龙哥,到底怎么回事!”

    我明白了。

    王仁应该在徐州,而赵义他们驻守姑苏城的,但发生过我的事后,慕容云就将他们全赶走了。他们当然很不服气,又很疑惑,所以就偷偷潜到金陵城来,想要找我当面问个明白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王仁抬起头来,冲我说道:“龙哥,到底怎么回事啊,你不是已经认南王当父亲了吗,怎么又会被他通缉,还加入杀手门了?”

    我低着头,看着趴在地上的几个人,沉沉地说:“事情不是已经传开了吗,我逃婚了,还和程依依一起杀了南宫羽,后来又牵扯出了好几个杀手门的,南王以为我和杀手门的勾结,所以我就被通缉了!”

    王仁着急地说:“那说到底,一切都是个误会啊,你为什么不说清楚?”

    我摇摇头:“南王根本不给我解释的机会,直接给我下了‘杀无赦’的命令!也就是说,他根本不信任我,一开始就没把我当儿子。我也想清楚了,既然他不仁,那就别怪我不义了……当然,我加入杀手门也不是想怎么样,就是想找个能保护我的地方而已,‘江省’是我带给杀手门的礼物,否则我就没办法立足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当初刚跟你的时候,可没想到你有朝一日会叛出隐杀组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叛出了,是南王不留我!”

    王仁他们都无话可说了,一个个都垂头丧气。

    “跟他们说这些废话干嘛?”刘未未冷冷说着,突然从袖子里摸出一柄飞刀。

    我立刻就看到了,马上大喊一声:“住手!”

    我就知道刘未未要这么干,所以早就盯着他了。王仁他们也真是的,被赶走就算了,还来找我干嘛,这是给我添麻烦啊!

    但是我也没法责怪他们。

    刘未未疑惑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说:“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杀了他们啊!”刘未未说:“他们是隐杀组的,可不能留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你不能杀他们!”我急得从床上跳了下来,甚至挡在王仁他们前面。

    刘未未皱起了眉:“张龙,你这是什么意思?别忘了你现在的身份,你已经不是隐杀组的人了,你是杀手门的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我是杀手门的。”我说:“可我当初加入隐杀组时,是他们几个引荐的,我能一步步走到今天,也离不了他们几个的帮忙。如今我是杀手门的人了,和他们从朋友成了对手,可我还惦记着往日的一点情义……你就看在我的面子上,放他们一马吧!”

    “那不可能。”刘未未冷冷地说:“隐杀组的看到杀手门的就杀,从来没有手下留情过,杀手门也是一样!”

    说着,刘未未手一扬,就要把飞刀掷出去。

    我是彻底急了,我是想救二叔不假,可我不能让王仁他们当陪葬品啊。眼看言语已经不能阻止刘未未,我毫不犹豫地拔出了饮血刀,朝着刘未未就砍。毋庸置疑的是,刘未未肯定比我厉害,虽然我不知道他具体是什么级别,但至少也是地阶中品,否则春少爷不会派他来监督我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刘未未也不得不放弃王仁等人,应付我的进攻。

    “铛铛铛铛铛!”

    刘未未手持飞刀,和我的饮血刀战了起来,但也不出十个回合,我就被他一刀削在了肩膀上,整个人也往后翻了出去。刘未未手一扬,又要击杀王仁,说时迟那时快,我又立刻扑了上去,挡在王仁等人身前,嘶吼着说:“你要杀了他们,就先杀了我吧!”

    刘未未这一刀没有射下来。

    刘未未冷冷地说:“你知不知道,就凭你现在的行为,我就可以毫不迟疑地杀死你?”

    春少爷确实说过,如果我有一丁点的异常行为,就杀无赦!

    现在,我庇护几个隐杀组的人,何止是异常啊,简直要和隐杀组站在一起了。但,还是那一句话,我不能为了救二叔,就让王仁他们陪葬啊。所以我也并不说话,就死死地盯着刘未未,算是跟他杠上了。

    刘未未哼了一声,从口袋里拿出手机,当着我面打了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春少爷,您好,很抱歉这么早就打扰您,可我发现了张龙和隐杀组串通的秘密。”接着,刘未未就把现在的情况给春少爷讲了一遍。

    当时我就了然,原来刘未未并没有立即处死我的权力,还是要和春少爷汇报下的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春少爷说了什么,刘未未便把手机递给了我。

    我接过来,同样说了一声:“春少爷,您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要护着隐杀组的人?”春少爷的声音极其冷漠。

    我便把我刚才对刘未未说的,又给春少爷讲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你已经是杀手门的人了。”春少爷说:“作为一名合格的杀手,最重要的就是抛却感情,冷酷、冷血、无情!”

    这些话我听着很熟悉,当初南宫卓似乎就是这么教导二条的。

    而且整个杀手门中,确实奉行这样的法则和教条,从上到下就是这样的风气,别说对外人了,就是自己人杀起来,也是毫不犹豫、冷血无情。赵虎、程依依他们都算是好人吧,可自从加入杀手门后,也多多少少沾了一点习气,杀起人来也是从不手软。

    我对春少爷说:“或许将来,我会成为一名合格的杀手,但现在显然还不行。春少爷,他们都曾经是我非常好的朋友、手下,无论如何我也下不了手,能否放他们一条生路?我保证,如果还有下次的话,我一定会将他们给杀了的!”

    春少爷没答应我,而是沉默下来。

    但,沉默就是一件好事,说明他在思考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我又说道:“如果实在不行,那你还是把我逐出杀手门吧,我实在是做不出这种事来!”

    我在赌,我相信对春少爷来说,“江省”的诱惑肯定更大,他不会就这么放弃的。

    不知过去多久,春少爷终于沉沉地道:“好吧,就这一次,再没有下次了!”

    得到春少爷的赦免,别提我有多开心了,我立刻激动地说:“谢谢,谢谢!”

    “祝你早日拿下江省。”

    耳听着春少爷马上就要挂电话了,我赶紧说:“再等一等,我还有话要和您说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趁着这个机会,我又狠狠告了刘未未一状,说他昨天是怎么折磨我的,不知从哪搞了一副手铐,和我二十四小时形影不离,搞得我洗澡、睡觉、上厕所都得和他在一起,要多不方便有多不方便。

    “春少爷,这么变态、恶心的主意,一定不是您想出来的吧?您只是让他监督我,他却拿着鸡毛当令箭,这事我实在没法忍啊!”

    说话也是有技巧的,甭管这主意是不是春少爷想出来的,我这句话一出口,春少爷肯定没法再让刘未未这么干了。

    果然,春少爷说:“行,你把手机给刘未未,我和他说。”

    我把手机交给刘未未后,刘未未接听春少爷的电话,脸色一会儿黑,一会儿白,一会儿又绿。

    最终,刘未未叹着气说:“是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然后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我就知道,这事成了!

    刘未未本来想杀了我,却被我反将一军,现在他可没话说了。

    我的心中满是得意,接着举起饮血刀来,将王仁他们身上的绳子都劈断了,然后恶狠狠道:“还不快滚!以后别再出现在我面前,否则我让你们好看!”

    我是真的不希望王仁他们再出现了,下一次我可没有理由再放他们。

    王仁他们同样无话可说,一个个灰溜溜地离开了。

    我也没搭理刘未未,提着饮血刀往外走去,反正现在不用和他铐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“你去哪里?”刘未未立刻问道。

    “练功喽。”我说:“你想跟就跟,不想跟就拉倒。”

    我看都没看他,径直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刘未未盯着我的背影,一字一句地说:“你别得意,我一定会抓到你的把柄,然后将你杀掉!”
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