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15 刘未未来了

    哈特其实不是被程依依一刀捅死的,是我俩联手打伤哈特,我有点夸大了她的战斗力。

    但是无所谓了,我就是想让布朗知道,轻视程依依是绝对不行的。

    果然,布朗在看向程依依时,已经多了一份谨慎,当然更多的是狠厉。尤其是知道哈特就死在程依依的手上以后,目光之中更是无比凶狠,不由分说地朝着程依依扑了上去。

    布朗手中并没武器,就是赤手空拳冲上去的,他们战斧的人都是这样,从来没经过系统化的训练,打一针后就成了高手,速度、力量都有很大提升,不会使用刀棍,就是凭着一股蛮力猛打。

    我也立刻拔出饮血刀来冲了上去,在知道布朗是d级改造人的情况下,我不可能还让程依依独自面对布朗。

    我和程依依很快左右包抄住了布朗,并且使出情意绵绵刀来,左劈右刺、配合默契。战斧的人一向都很高傲,他们自认为血统很高贵,面对我们这些华夏人时,有种谜一般的优越感,所以布朗一开始并未当回事,反而很随意、很敷衍地打着。

    但是很快,他就发现情况不是那样子的,我和程依依联起手来,分分钟都能要了他的命!

    布朗这时候才慌张起来,想要认真起来和我们打,但是已经迟了,我和程依依已经占了绝对的上风,稳稳压着布朗,随时要他的命。当时我还满心喜悦,觉得这次稳了,说到底这只是个小风波,分分钟就被我处理了。

    布朗也越来越慌,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,一道道凌厉的刀光之中,布朗已经命在旦夕!

    然而就在这时,就听“飕”的一声,似乎有什么东西朝我飞过来了,我本能地用饮血刀一挡,就听“当啷”一声,什么东西跌落在地。

    我往地上一看,竟是一支狭窄的飞刀!

    飞刀?!

    我的心中满是吃惊,立刻朝着飞刀掷来的方向看去。程依依和布朗也停下手,布朗刚从死亡边缘逃出,立刻往后退了好几米远,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。接着脚步声响起,正是刘未未朝着我们这边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一看到他,我的气就来了,恼火地说:“你能不能看准一点,怎么往我身上扎呢?”

    真的,当时我真觉得他是掷错了,或者是掷偏了,但刘未未摇了摇头:“我看得很准啊,我就是往你身上扎的。”

    “!!!”

    我当然很吃惊,我知道刘未未恨我,一直想置我于死地,可他又没有找到我和隐杀组串通的证据,要是把我杀了,怎么和春少爷交代?

    显然看懂了我的疑惑,刘未未直接说道:“杀了你后,不用和春少爷交代,因为你是被战斧的人杀了!”

    原来如此,刘未未是想嫁祸到布朗的身上啊。

    好歹毒的心啊!

    布朗倒是乐了:“这么说来,你是来帮我的喽?”

    刘未未瞥了布朗一眼:“你这不是废话吗,整个江省固若金汤,没有我的帮助,你以为你一个战斧的人,能够顺利进入淮安,能够轻易接近锥子?”

    布朗恍然大悟:“原来是你帮助我进入淮安的啊,我说怎么这么顺利,一路上都没人查我……”

    布朗一说,我也明白过来,原来都是刘未未在暗中搞的鬼。本来也是,江省一向严禁任何战斧的人进入,各方面都查得很严,每一个老外都得盘根问底,布朗却能混入江省,还混到锥子身边,将锥子给绑走,本身就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。

    ——现在终于明白,是刘未未在给他引路,刘未未在江省虽然没有任何实权,可他是杀手门的人啊,他管不了任何人,也没有任何人能管他,带一个陌生人到锥子身边,显然轻而易举。

    布朗立刻开心极了:“好啊,原来江省内部还有我们战斧的内应,我以前都不知道!”

    刘未未皱着眉说:“谁他妈是你们的内应了,我是杀手门的!”

    “那你为什么要帮我?”

    刘未未轻笑着说:“我就是想杀张龙而已,本来以为你一个人就能干掉他了,结果你这个不中用的,反而差点被人家给杀死。罢了,还是我来帮帮你吧。咱俩联手将这两人弄死,然后你从哪来,就滚回哪去!”

    布朗一听,立刻乐了起来:“哈哈,闹了半天,原来是内斗啊!早就听说你们华夏人喜欢内斗,历史上的数次王朝倾塌都是毁于内斗,现在终于让我亲眼看到一次!这就是我们更高贵的原因,只有下贱的低劣人种才喜欢内斗呐!”

    布朗这席话说出来,我和程依依、刘未未三人都有点脸红起来,布朗其实说得没错,我们真的是一个很喜欢内斗的民族,大到一个国家的南北之分,小到一个省、一个市,甚至一个县、一个村……内斗也是层出不穷,算是历史悠久。

    但说实话,难道国外就没有这样的情况吗,内斗何止是华夏人的传统,这是整个人类的传统了!

    说我们人种低劣、下贱可不行!

    一般华夏人听到这样的话,肯定愤怒不已,大耳刮子就朝布朗扇过去了,但是刘未未这个王八蛋,竟然腆着脸说:“少他妈废话,赶紧和我一起干掉他俩,然后滚出江省!”

    布朗笑嘻嘻道:“好吧,反正我来的目的就是干掉张龙,至于后面是谁拿下江省,那就各凭本事!”

    听到刘未未和布朗达成共识,我的气就不打一处来了,狠狠冲着刘未未骂道:“你他妈有病啊,咱俩好歹都是杀手门的,你竟然帮着一个外人来对付我?我就实在不明白了,我什么时候得罪过你吗,你干嘛要这么害我?”

    刘未未冷笑着说:“你没得罪过我,我就是本能觉得你和隐杀组一定有关系!只是我没确凿的证据,没办法光明正大地杀掉你,所以才用这种法子迂回一下罢了!张龙,你死得冤不冤枉,只有你自己心里明白!反正对我来说,哪怕是和战斧暂时合作,也是必须要杀死你的,因为你的危害更大!”

    真的,我气得脑壳子都快发晕了,什么叫我对杀手门的危害更大,我就是想见红花娘娘一面而已,从来没有想过祸害杀手门好吧?

    刘未未这是什么稀奇古怪的逻辑啊。

    旁边的程依依问我:“这人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程依依虽然早就加入杀手门了,可她常年跟着老乞丐到处跑,交际圈算是很窄,不认识人很正常。

    我说:“他叫刘未未,具体干什么的我也不知道,反正是春少爷派来监督我的。”

    程依依一听,便对刘未未说:“我不管你是谁,但我俩都是‘仁丐’周鸿昌周老前辈的徒弟,如果我俩有个三长两短,我师父可不会放过你的!所以你自己考虑清楚,是否得罪得起周老前辈!”

    程依依把老乞丐的名头推出来,以为能够吓到刘未未,谁知刘未未满脸的不在乎,甚至很轻蔑地说道:“不就是老叫花子吗,你吓唬谁呢?我告诉你,别说你们只是老叫花子的徒弟了,就是老叫花子亲自站在这里,我都不会把他放在眼里!”

    我和程依依当然非常吃惊,这个刘未未的口气真的好大,竟连老乞丐都不放在眼里?

    我俩的脑子顿时飞速旋转起来。

    在杀手门里,敢说不把老乞丐放在眼里的,真的屈指可数,一个春少爷,一个红花娘娘,最多再加上个皇甫江。皇甫江也不是不把老乞丐放在眼里,算是两边互相尊重吧。

    这个刘未未是什么身份,竟然敢这么说?

    他的实力是强,但绝对强不到老乞丐那程度去,否则我也不能和他斗个七八招了。

    所以只能从身份上来推断,难道他是春少爷的儿子?

    可据说春少爷单身了一辈子,没听说有什么儿子啊。

    这刘未未是在吹牛逼吧?

    正当我们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,就听刘未未又幽幽道:“再说,你们死了以后,也是被布朗杀死的,和我刘未未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布朗突然操着别扭的汉语说道:“别和他们废话啦,赶紧杀了他们,避免夜长梦多!”

    布朗真是可以,知道不少成语。

    “刘未未,你别吹牛,现在我就给师父打电话,看你是不是那么厉害!”程依依一边说,一边拿出手机,准备打电话了。

    刘未未的眼睛一慌,立刻“唰”地抛出一柄飞刀。

    就这一慌,我就知道他在吹牛,哪怕他真是春少爷的儿子,也不能不把老乞丐放在眼里吧?我还是南王的儿子时,也没说就把宋万年等人踩在脚下啊。

    程依依为了躲这柄飞刀,手机“啪”的一声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程依依还要再捡,刘未未立刻叫道:“布朗,你杀了她,张龙交给我了!”

    “好的!”布朗答应一声,立刻朝着程依依扑去。

    而刘未未,则一手抓着一支飞刀,先“唰唰”两刀朝我飞过来后,接着整个人也朝我迅速扑了过来……

    美n小说”hhxs665”微x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
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