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50 没一个好东西

    因为大货车不能进主城区,所以到了市里以后,我又打了辆出租车,直奔慕容的家。

    一路辗转折腾,到了慕容家时,已经是凌晨四点多了。之前慕容家门前的大街上堆满尸体,此时已经拾掇的利利索索,不仅半个人都没有,甚至连点血痕都看不见,干净到像是从来没有发生过混战。

    这很正常,我们在姑苏,乃至整个江省就是有这个能力,哪怕一夜间杀了好几百人,第二天早晨也像什么都没有过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事说得轻巧,背后所要付出的人力物力却非常多,单单死亡抚恤金就是一大笔天文数字,龙虎商会这回要大出血了。当然,出血是应该的,这也是我们唯一能做的弥补了。

    我立刻进了慕容家。

    慕容家的大门还敞开着,哪怕已经凌晨四点多了,还是灯火通明。

    我被金振华抓走了,他们肯定睡不着啊,八成还在开会,讨论下一步该怎么办。果不其然,我刚进入前院,就有下人看到了我,顿时惊喜地说:“龙哥,你回来了!”

    “真的是龙哥啊,龙哥回来了!”

    “快去通知老爷,说龙哥回来了!”

    有人朝我围拢过来,也有人匆匆忙忙去后院报信。不过多久,一大群人从后院中走出来,正好和我在中院撞上。好家伙,人可真不少啊,慕容云和慕容青青不用说了,老乞丐和赵虎他们也不用说了,莫鱼和锥子竟然也过来了,连夜赶到姑苏,真是辛苦他们!

    “张龙!”

    “张龙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都围过来,又惊喜又不可思议地叫着我的名字,甚至有人捏我的胳膊和脸,看我是不是真人。尤其赵虎,从头到尾给我摸了个遍,哆哆嗦嗦地说:“张龙,你到底是人是鬼,咱们关系可不错啊,你要是变成鬼了,去找金振华,别找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我谁都没搭理,直接走到程依依身前,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。

    程依依也紧紧抱住了我。

    我们两人都红了眼,眼眶里面闪着泪花,我俩都以为见不到对方了,还能再见真的是种奇迹。

    “是真人、是真人!”赵虎大叫着:“他有影子!”

    不知哪来的传说,说鬼是没有影子的。

    不管怎样,众人相信了赵虎的说法,相信我真的活着回来了,顿时更加激动,七嘴八舌地问我发生什么事了,金振华怎么把我放回来了?

    我没搭理他们,仍和程依依抱在一起,别人也不敢说什么,只能老老实实等着。

    唯有老乞丐急了,他可是我师父,有什么是他不敢做的,猛地把我拽开,气急败坏地说:“到底发生什么事了,你倒是说啊!”

    我这才抬起头,很认真地对众人说:“金振华死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当然大吃一惊,纷纷问我到底怎么回事?

    我当然不能跟他们实话实说,不能说金振华是春少爷杀死的,春少爷都说了,他不想惹麻烦,随后会把所有事情推到我的身上。我也只能说道:“他可能是犯了心梗,在提我到郊区的一个水潭边时突然发作,一头栽倒在水里了,我赶紧从水里爬出来,他则已经沉到水底下了。”

    这套说辞是我在来之前就想好的。

    我不是不信任他们,也不是有意瞒着他们,但我答应春少爷了,还是守口如瓶的好。

    他们也想不到我会骗人,而且凭我自己的能力,也不可能逃得出来,金振华心梗发作突然死亡是可能的,也是最合理的一个事件。他们都很开心,说我实在太幸运了,这狗屎运简直爆棚,天下无人能敌,都快能秒杀大飞了。

    被金振华抓走,按理来说绝无活路,老乞丐都没办法了,我却还能活着回来,简直太神奇、太无敌了。

    老乞丐都笑呵呵说:“你小子真可以,当之无愧的福星啊,以后再有什么事情,必须得交给你!”

    众人正沉浸在喜悦之中,我又把极品原石摸出来,说道:“我还把这玩意儿搞回来了呢!”

    嚯!

    可想而知,现场的气氛都要炸了,赵虎和二条带头,直接把我举了起来,“嘿呀嘿呀”地抛着我,夸我实在太能干了。

    老乞丐也激动坏了,拿着石头翻来覆去地摸:“真的是极品原石啊,你小子真是太能干了,我‘仁丐’走遍天下没服过什么人,你小子真是第一个……好,回头我就去找皇甫江,给你们做几条极品手链出来!”

    大家更开心了,“哦哦哦”开心不已。

    但我心里却想,老乞丐和我都被逐出杀手门了,找皇甫江还好使吗,人家估计懒得搭理他吧。当然,春少爷还没宣布这事,我也不能多嘴,搞得我像未卜先知一样。

    总之,金振华死了,极品原石也到手了,今晚可以说是大大的成功——唯一可惜的是,死了太多兄弟,保守估计都有五六百人。

    我特意跟莫鱼说了一声,莫鱼告诉我说放心吧,他一定会妥善处理此事的。在抚恤金上,龙虎商会从不吝啬,比同行要出的多多了。即便如此,我的心里也满是愧疚,伤亡人数远超我的预估,那可影响着几百个家庭啊,多少父母、妻子和儿女伤透了心!

    知道我想什么,莫鱼说道:“张龙,事情没你想的那么严重。你要知道,他们基本都是渣滓、烂人,他们的存在不仅给社会带来困扰,就连亲人看到他们都很头疼,不知给家里带来过多少麻烦,巴不得他们早点死呐。现在死了,家人不仅能松口气,还能得到一大笔钱,也算是死得有价值了。”

    莫鱼说的这个情况,其实普遍存在。

    我叹着气说:“哪怕全天下的人都说他们是渣滓、烂人,咱们也不能这么认为啊,而且他们是和战斧的拼搏中死去的,是为这个国家出了力的,绝对算是英雄……”

    莫鱼点点头说: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时间已经不早,大家也基本都受了伤,忙活了一个晚上,也是时候休息了,无论有什么事,都得到第二天再处理。

    于是大家纷纷睡去。

    我和程依依当然在一个房间,睡一张床。

    我们两人都很开心,相拥而眠。

    这一觉,一直睡到第二天的中午。起来以后,大家又聚在一起吃了个饭,也就是在这会儿,杀手门的消息正好传来,我和老乞丐、程依依三人果然被逐出杀手门。

    老乞丐当然气坏了,大骂春少爷不是个东西,懦夫、缩头乌龟。

    “收拾战斧也没用他,看把他给吓得,就这么急的和老子撇清关系?我呸,老子还不稀罕杀手门呐!”

    我心里想,你可冤枉春少爷啦,其实金振华就是春少爷杀死的。

    老乞丐滔滔不绝,骂了半个多小时,又给自己灌了一斤半酒,不知是不是喝多了,竟然又哭起来,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道:“春少爷什么玩意儿啊,杀手门刚建立的时候我就在啦,没有功劳也算有苦劳吧,更何况我能没功劳吗,我帮他杀过多少人啊……唉,这个没良心的东西,不帮我杀金振华也就算了,还把我踢出杀手门,简直不是个玩意儿,他要在我面前,我非狠狠啐他一口……”

    其他人也都跟着老乞丐一起骂,把春少爷贬得不是个东西了。

    搁到以前,我肯定也跟着一起骂,但是现在我不能骂,春少爷救过我一命啊,哪里骂得出口?

    春少爷公告天下,我和程依依、老乞丐都被逐出杀手门,昨晚战斧的事也和杀手门无关。从此以后,战斧就把矛头对准我了,剩下的四个a级改造人,什么卡罗尔、桑迪、关正、麦渊,恐怕都视我为眼中钉了,只有呆在江省是最安全的。

    这些事情,昨晚我就做到心中有数了,所以并不感觉意外,但有两个问题让我疑惑。

    第一,老乞丐不是杀手门的了,两个月以后的“武会”还继续吗?

    老乞丐告诉我说,他们几人的赌约和杀手门没关系,到时候该继续还继续,让我和程依依继续练武,别想偷懒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我是为见红花娘娘,还以为我不想练功了。

    这个问题有答案后,我又提出第二个问题:老乞丐不是杀手门的了,皇甫江还给练极品原石吗?

    赵虎说道:“这个简单,把极品原石给我,我让我师父去找皇甫江练。”

    老乞丐骂骂咧咧地道:“可拉倒吧,就你师父那个贪心鬼,极品原石要是到他手里,就别想往外吐一点了!”

    二条说道:“那我师父呢?”

    老乞丐“呸”的一声:“你师父更不是个东西!”

    其实酒中仙和南宫卓还不错,上次在天城还帮老乞丐对抗宋万年等人了。

    接着,老乞丐又自信满满地说:“放心吧,就算我不是杀手门的人了,以我和皇甫江多年的关系,还是会帮我练的!等我养好了伤,就到天城找他,不出半个月,你们一人一条极品手链!”

    大家当然开心,拍着老乞丐的马屁,纷纷说行,就等老乞丐的好消息了。
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