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72 发怒的程依依

    怀孕了,是我的?!

    这不瞎扯淡吗,我俩又没发生过什么,哪里就怀孕了,这不是胡说吗?

    我有些恼火地看向赵虎,他把我叫到这个地方来,就是听金巧巧扯犊子的?赵虎竟然一点都不惭愧,还看着我叹了口气、摇了摇头,好像金巧巧真的怀了我的孩子。

    我明白了,金巧巧就是用这理由,才成功说服赵虎把我引过来的,就连韩晓彤都帮着引开程依依。

    赵虎说道:“龙,事情已经发生,该解决就解决,我会帮你瞒着程依依。”

    听这意思还是为了我好。

    我又好气又好笑,直接啐了一口:“用得着你帮我瞒吗?”

    接着又对金巧巧说:“金姑娘,咱们说话讲点良心啊,咱俩可什么都没发生过,最多就拉了拉手,你怎么就怀孕了?”

    金巧巧不说话,用一双沾满眼泪的大眼睛看着我,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,好像我真是渣男似的。

    赵虎也继续叹气,仿佛已经坐实我的罪名。

    我挺无语,继续说道:“无凭无据的,咱可不能瞎说。”

    金巧巧仍旧不说话,赵虎忍不住了:“张龙,金姑娘真怀孕了,你有这推卸责任的时间,不如想想该怎么办!”

    真怀孕了?

    我低头看向金巧巧的肚子,果然微微有些隆起,看上去有三四个月的样子,当然也可能是发胖了,早期哪能分辨出来。

    我有点无语地说:“金姑娘,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赵虎是局外人,有可能被金巧巧忽悠,但金巧巧心里绝对跟明镜似的!

    “你还问人家怎么回事!”赵虎再一次忍不住了,走过来“唰”的一声,摸出一张a4纸来,“你自己看看吧!”

    我接过这张纸,就见上面清清楚楚写着:蓉城市人民医院,超声影像报告单。

    接着是名字:金巧巧,年龄:21岁,科别:门诊妇产科。

    再往下是一张图,好像是肚子里的情景,我看不懂,直接看下面的字。

    下面的字也看不太懂,大概就是说有胎儿,宫内孕,头尾多少、腰围多少、羊水深度等等,再下面就是大夫的签字了。

    有模有样,看不出任何的破绽。

    怪不得赵虎这么聪明的人都会被蒙蔽,金巧巧都把这东西拿出来了,而且看她肚子的状态,和我到蓉城的时间也吻合,赵虎还能不紧张吗,那肯定马上叫我来啊,接着千方百计帮我遮掩,韩晓彤被逼无奈也做了帮凶。

    当时我的心情太复杂了,我不知道金巧巧怀了谁的孩子,但肯定不是我的,我自己做没做过,我还能不知道吗?

    赵虎并不知道实情,还在旁边叹着气说:“张龙,你看看这事怎么办吧。”

    我把超声影像报告单还给赵虎,才对金巧巧说:“金姑娘,我再讲一次,咱们说话得凭良心,你说你怀了我的孩子,咱们什么时候有过……那种事了?”

    金巧巧眼眶含泪,看上去无比委屈,咬着唇说:“你忘了吗,就是我发烧的那天晚上,你在床边照顾我,半夜帮我擦身子,可能是忍不住了,然后我们就……就……你不承认了吗?”

    我一口老血差点没吐出来:“那天晚上我是照顾你了不假,也帮你擦过身子不假,其他事情可没有做。我一直在床边的椅子上坐着,等到你烧退了,我就走了!”

    金巧巧微微有些颤抖:“你帮我擦完身子,然后在床边趴着睡觉,是不是?我看你挺辛苦,就拉了拉你的胳膊,叫你上床来睡,你迷迷糊糊地就上来了,接着我们就……你怎么能不承认!”

    说真的,我有些懵,因为那天晚上,我确实有段时间处于半梦半醒,一会儿打个盹儿,一会儿摸摸金巧巧的额头,中间有些事情确实不太记得,就记得天快亮时,金巧巧不发烧了,我就走了。

    难道金巧巧说的是真的,那天晚上我真在半梦半醒之间,和她……

    但是很快,我就推翻了这种质疑,我又不是纯情小处男了,有没有发生过这种事,难道我还不知道吗?在我所有的印象里,绝对没有一丁点逾越的动作,因为我对金巧巧一点感觉都没有,我的心里全都是程依依!

    如果真的做了,我不可能一点印象都没。

    我又不是喝多了!

    于是我的底气足了起来,再一次坚定地说:“我们什么都没有发生过,我也不知道你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!”

    金巧巧颤抖的更厉害了,喘着气说:“张龙,如果你承认了,咱们什么都好说,我把孩子流了都没问题;如果你不承认,我就把孩子生下来,到时候咱们做亲子鉴定!”

    做什么我都不怕。

    我毫不畏惧地点点头:“可以!”

    反正孩子不是我的,官司打到天边都无所谓。

    “好,那等孩子生下来,咱们再做分晓!”金巧巧推开我,气鼓鼓地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赵虎急了,不停对我使着眼色,让我拦住金巧巧,但我没有,我心里没有鬼,行得正坐得端,谁也要挟不了我。

    金巧巧走到门口,猛地一拉门,接着就愣住了。

    外面站着程依依和韩晓彤。

    程依依和韩晓彤的脸色都不好看。

    赵虎吃惊地叫着:“怎么这么快就回来啦!”

    程依依不说话,眼睛直勾勾看着金巧巧,韩晓彤面有难色地说:“依依看出来我是故意引开她的,问我到底怎么回事,我没办法……”

    赵虎恼火地说:“你这个败家娘们,你能干得了什么?”

    韩晓彤本来挺不好意思的,一听赵虎这么说,火劲儿也上来了,怒道:“干不了怎么了?我本来就不想干!张龙做出这种糟糕的事,凭什么要瞒着依依,还拉着我一起瞒,你那兄弟情是情,我这姐妹情就不是情啦?反正事情都这样了,我觉得不该瞒着依依,依依也有她自己的选择!你再哔哔两句,我把你耳朵给撕下来!”

    别看赵虎平时挺嘚瑟的,韩晓彤一发火,赵虎就吓死了,当即一句话都不敢说了。

    程依依和金巧巧还在对视,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斗,两人的眼神都很冰冷,仿佛恨不得撕了对方。

    金巧巧当然认识程依依,两人早就见过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金巧巧摸着自己的肚子,抱着些得意、炫耀的口吻说道:“我怀了张龙的孩子!”

    我还没来得及解释,程依依就冷笑着说:“你怀个屁!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!”金巧巧怒了。

    程依依继续说道:“我男人是什么样,我还不知道吗?那天晚上的事,他早就清清楚楚跟我说过,就是你发烧了,他照顾你一下,最多给你擦过身子,看到了点不该看的东西。麻烦你别给自己加戏了,他有我这种国色天香的女朋友,怎么可能看得上你这种庸脂俗粉!你怀孕了,也推到我男人身上?指不定是在哪怀的野种呐!”

    程依依这话骂得实在太狠。

    还有,她说自己国色天香,又说金巧巧庸脂俗粉……确实是有点夸张了,程依依在我心里当然是最漂亮的,但肯定没到国色天香的地步,至于金巧巧,长相清秀可人,也是一等一的大美女,从小家庭环境优越,贵族气质浓郁,不至于庸,也不会俗。

    但我听得还是非常痛快,到底是我老婆,出了名的毒舌,骂起人来就是过瘾!

    这就是程依依,绝对无条件相信我,她了解我是什么人,我说没有做过,就一定是没有做过!这一点和赵虎不一样,赵虎总觉得我不老实,认为我喜欢沾花惹草,时不时欠些风流债,所以才被金巧巧蒙骗。

    我和金巧巧算是朋友,大多时候人都不错,但是偶尔作起妖来,也是让人恨得牙痒,给她一点教训也未尝不可。

    程依依骂得痛快,我也听得过瘾,但金巧巧就不爽了。

    金巧巧发着抖说:“好,你们小两口联合起来欺负我是吧?行,等我孩子生下来,找张龙做亲子鉴定!到时候,我一定会狠狠打你们的脸!”

    说完,金巧巧就把程依依推开,准备走了。

    走就走呗,我根本没当回事,孩子生下来我也不怕,做一百遍亲子鉴定,也不可能是我的。

    结果程依依拉住了金巧巧。

    “别走啊……”程依依说:“不必要等孩子生下来再鉴定的,现在科技这么发达,胎儿在腹中就可以鉴定啦!我看你这月份也差不多,咱们现在就去医院,要真证实孩子是张龙的,我亲自给你俩举办婚礼,还给你们随一份大礼!”

    我对医学虽然不大了解,但好像是有这个技术,我在电视上看到过。

    程依依这是铁了心要直接拆穿金巧巧了。

    谁知金巧巧也底气十足,大声说道:“好,咱们现在就做亲子鉴定,我会用实际情况向你们证明,这孩子就是张龙的!”

    说着,金巧巧还回过头来,泪流满面地看着我,同时一字一句地说:“到时候,你必须得娶我,风风光光地娶我!”
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