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83 红花娘娘,现身

    虽然刘未未一直都想杀我,但我不想杀他,因为他是红花娘娘的徒弟,我也知道红花娘娘宠他,并不想过多的找麻烦。

    只要他说了红花娘娘在哪就行。

    赵虎他们终于反应过来我刚才是装的了,反阴了刘未未一把,一个个兴高采烈、欢呼雀跃,有夸我威武的,有夸我无敌的。程依依更是手舞足蹈,不断叫着老公,还说我帅呆了。

    酒中仙和南宫卓也是看得一愣一愣,直到最后局势已定,二人才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老叫花子收的这个徒弟确实可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吗,能做江省的小南王,肯定错不了啊。”

    赵虎等人涌到擂台前来,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挖苦、嘲讽刘未未的机会。尤其赵虎,那张嘴简直无敌了,嬉笑着说:“刘未未,你不是说要杀他吗,这会儿躺在地上干什么,莫非练成了躺地神功,躺在地上也能杀人?快给我们表演一下!”

    真的,跟赵虎做对是件非常痛苦的事,甭管能不能打过他,都受不了他那张破嘴。

    刘未未受伤很重,但一时半会儿也死不了,他趴在地上气喘吁吁,却又很不服气,抬起头来咬牙切齿地说:“你他妈的可真卑鄙!”

    我实在是想不通,他怎么有脸说这两个字呢?

    他暗害我可以,偷袭赵虎也可以,我阴了下他就不行了?这可真是个“宽于律己、严于律人”的家伙啊。

    我也懒得跟他斗这个嘴,只冷冷地说:“告诉我,红花娘娘在哪!”

    刘未未冷笑着说:“我就不告诉你!”

    我当然有些激动,将刀往前递了几寸:“之前你说,我打赢你,你就告诉我的!”

    刘未未昂着头:“我就不说,你能拿我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你敢不说,我杀了你!”

    这场武会,说到底就是生死勿论,在刘未未没有认输,或是没有被我击下台前,我是可以杀死他的,酒中仙和南宫卓都不能制止。

    结果刘未未比我还硬,反而把头昂了起来,冷笑着说:“杀啊,你杀!你不是想见红花娘娘吗,只要你杀了我,我师父肯定会给我报仇,到时候你就能如愿以偿啦!”

    刘未未这嚣张的态度不仅激怒了我,也激怒了赵虎二条等人,大家纷纷喊了起来:“张龙,杀了他!”

    他们知道红花娘娘是我妈,就算我杀了刘未未,红花娘娘也不会对我怎么样的。

    说真的,我也很想杀刘未未,这家伙真的是太贱了,就不该活在这个世界上。但我还是保持着一分理智,我知道红花娘娘还是很疼这个徒弟的,我也不想在没见到我妈之前,就把事情搞得太过糟糕,或是弄得不可挽回。

    但我心里这口气也确实出不来,我怒火中烧,扑到刘未未的身上,举起拳头就往他的脸上砸去。

    砰砰砰、砰砰砰!

    我一拳又一拳地砸着,很快把这家伙揍得鼻青脸肿、鲜血直冒。

    “说,红花娘娘在哪!”

    “来啊,杀了我……”刘未未邪魅地笑着,一点要屈服的意思都没有。

    我更火大,下手也更加重。

    砰砰砰、砰砰砰!

    我继续往下砸着,刘未未说到底只是血肉之躯,哪能扛得住我这么多的铁拳,不仅一张脸肿得像个猪头,有些地方甚至见了骨头。我下手确实是狠,这么下去,刘未未真有可能会死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酒中仙扑到擂台边上,目眦欲裂地说:“张龙,你疯了吗,你敢把他杀了,红花娘娘不会放过你的!你想见红花娘娘,我会给你想办法的,立刻停手知道没有?”

    可能是和酒中仙呆了几天,也可能是冲着老乞丐的面子,酒中仙是有那么一点关心我的。他知道我见红花娘娘,是想给老乞丐求情。

    南宫卓就不会了,事不关己高高挂起,站在一边冷笑地看着热闹。

    但我没听酒中仙的话,继续一拳又一拳地揍着刘未未,并且不断地喊:“你说不说,说不说!”

    刘未未已经被我揍得一张脸几乎全毁掉了,眼睛完全睁不开,嘴巴也说不出话。得亏头骨是人身上最硬的骨头,身为地阶上品的刘未未,骨质的坚硬程度更是异于常人,不然早就被我砸得稀巴烂了。

    到了后来,我也不关心他说不说了,纯粹就是泄气,就算杀不了他,也要狠狠揍他一顿。

    赵虎他们纷纷给我鼓劲儿,让我把这家伙杀了。

    只有酒中仙不断喝止着我,可惜没什么用,我不会听他的。他也不能上台制止战斗,否则就会坏了规矩——酒中仙是这场武会中最重规矩的人,把这武会看得比什么都重要。

    但我还是砸着,不断地砸。

    渐渐的,刘未未的一张脸已经完全看不出本来面目了,这么下去真有可能会死。

    但我的气还没泄完,仍旧一拳又一拳地砸着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片红色花瓣突然飘飘忽忽地落了下来,正好从我眼前划过。

    是杜鹃花的花瓣!

    红花娘娘来了?

    我停下手,呆呆地看着这片花瓣,看它一点一点落在刘未未的脸上。

    刘未未的眼睛微眯着,也看到了这片花瓣,他那张几乎分辨不出的嘴,竟然咧出了一丁点的弧度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完了……”刘未未轻轻笑着:“我师父来啦……”

    赵虎他们也全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他们当然认识这个红色花瓣,当初在宿迁项家的大厅里就曾出现,不过那次是大片大片,如雪花一般,洒满了整个大厅,这次只有一片。

    “红花娘娘来了!”酒中仙冲我吼着:“她是在警告你,还不赶紧停手,你是不是真的想死?”

    其实我已经停手了。

    红花娘娘已经来了,我的目的就达到了,我还动手干什么呢?

    我抬起头,往四处、左右看着,并没有见到红花娘娘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红花娘娘!”我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我没叫妈,因为我还没见到她,就这么叫有点怪怪的,而且我也不确定她是不是愿意当众和我相认,毕竟酒中仙、南宫卓和刘未未都不知道她是我妈。

    四周没有回应,也没任何身影。

    这片突然出现的花瓣,目的仅仅是为了警告我,不让我继续伤害刘未未吗?

    我的手在发抖。

    她应该知道我一直在找她,怎么就是不肯现身!

    我怒从心头起,所有的委屈、埋怨、痛苦、愤恨,在这一刻猛地爆发开来。好,你不让我伤害刘未未是不是,我就要伤害他,我不仅要伤害他,我还要把他杀了,看你出不出现!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我疯狂地叫了一声,又狠狠一拳朝着刘未未的脑袋砸了过去。

    其实我之前砸得无数拳一直都有留手,刘未未的脑袋再硬,也不可能挨住这么多拳。我是真的怒了,决定不再留手,我要杀了这个家伙,无论如何也要把红花娘娘逼出来!

    砰砰砰、砰砰砰!

    我一拳又一拳地砸下去,这次真是奔着刘未未的命去了。

    “你疯了,疯了!”酒中仙大吼着,同时身子一跃,往我这边奔来,哪怕违背规矩,也要制止我了。

    但他还没过来,一道红色的身影突然从天而降,伴随着的还有无数飘飘忽忽的红色花瓣。

    是个女人,穿着一身红的女人,衬衫是红色的,裙子是红色的,鞋也是红色的。看不到她的脸,因为她的脸上蒙着红纱,唯一露出的一双眼睛犹如秋水。她的身材曼妙,虽然看不出年纪,但绝不是十七八的小丫头,那些小姑娘可没这种气质。

    那些红色的杜鹃花瓣围绕着她,缓缓飘落在地,整个场景美的动人心魄。

    就是这个女人,先酒中仙一步落在我的身前,用身躯挡住了我不断落下的拳头。

    “红……红花娘娘……”酒中仙站住脚步,面色惊讶地往这边看着,同时又有一丝畏惧,显然很怕这个女人。

    赵虎他们也都傻了,呆呆地看着这个女人。

    原来她就是红花娘娘。

    其实不用酒中仙说,我也认出来了,这可是我妈啊,哪怕已经十年不见,哪怕她只露出一双眼睛,我也一眼认出了这就是我妈,那个曾经陪伴我走过十几年春夏秋冬,后来又舍弃我、不知下落的女人!

    看着红花娘娘,我的情绪有些激动,眼睛也有些红,喉咙无比干涩,想说什么,却什么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红花娘娘也看着我,我们两人四目相对。

    但是她的眼神没有什么波动,毕竟她在暗中已经见过我很多次了。

    “师……师父……杀了他……”还躺在地上刘未未,有气无力地说着,还能说出话来,真是为难他了。

    刘未未觉得,自己都被打成这样子了,红花娘娘怎么着也该为他报仇了吧。

    但是没有。

    红花娘娘没有为他报仇,而是将他提起,转身朝着另外一边走去,速度很快,显然要离开这了。

    看着红花娘娘的背影,我终于忍不住了,往前追了几步,才歇斯底里、夹杂着哭腔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妈!”
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