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92 他是你的儿子

    这和对付南宫卓可不一样,春少爷和南宫卓也不是一个级别,哪怕我们师徒三个联手,也不是春少爷的对手!

    在我和程依依各自被击飞出去之后,春少爷再次和老乞丐缠斗在了一起,这次没有红花娘娘的阻拦了,不用多久,老乞丐便败下阵来,当胸被春少爷刺了一剑,受伤非常的重,“咣”的一声摔倒在了地上,鲜血迅速弥漫了他的上半身。

    “师父!”

    我和程依依大叫一声,朝着老乞丐扑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你俩怎么不走?!”老乞丐喘着粗气,恨铁不成钢地说着。

    但我们怎么可能走啊,怎么可能将他一个人留在这?

    春少爷提着长剑,一步一步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毫不犹豫地挡在老乞丐的身前,用双臂护着他,又冲春少爷咬牙切齿地说:“你这人,怎么分不清个好歹?跟你说多少遍,南宫卓真是战斧的人,你怎么就不信啊!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不信你们。”春少爷一边走,一边说:“你们几个的话,我一个字都不相信。张龙,我对你也算不错,在你生命垂危之际还救过你,可你又是怎么报答我的?换成别人,早死一百遍了知道么?”

    春少爷在说金振华的事。

    之前他为了救我,把金振华杀了,但我后来又拿这事威胁他,让他怒不可遏,彻底对我失望。

    哪怕我是红花娘娘的儿子,他也一点情面都不留了,更不可能相信我说的话。

    这时候,只有红花娘娘能救我了,我紧张地朝四周看去,并没有发现她的踪影。

    “不用找了,你妈已经被我关起来了。”春少爷沉沉地道:“我是喜欢你妈不假,但我不会让她阻碍我的事情!”

    这就是春少爷的行为准则,可以宠爱红花娘娘,但也不会无限度的宠爱,这是一位“明君”应有的风范。总体来说,春少爷很睿智,很少做错什么事情,但是智者千虑、必有一失,在南宫卓这件事上,他就完完全全错了。

    可我偏偏拿不出实际性的证据。

    春少爷很快走到我的身前,他的第一目标是老乞丐,眼睛也始终盯在老乞丐的身上,并且把剑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更着急,张开双臂挡着老乞丐,程依依也是一样,我俩把老乞丐遮得严严实实。

    “你俩让开!”老乞丐喘着粗气。

    我和程依依没说话,也没有动,各自咬牙切齿地盯着春少爷。

    春少爷冷哼一声,提剑就刺,旁边突然响起酒中仙的声音:“春少爷,这事是不是从长计议一下?我总觉得有些蹊跷,要不先把老叫花子给关起来,再给我一个星期时间,让我彻查这事?”

    关键时刻,酒中仙还是帮老乞丐说话了。

    我觉得酒中仙的建议很好,和红花娘娘之前说的不谋而合,先把老乞丐关起来,查清这事再做决定也不迟啊!

    但,平时深谋远虑、未雨绸缪的春少爷,在这事上不知怎么就犯了轴劲儿,谁的话都听不进去,就是要杀老乞丐。

    “少废话!”春少爷狠狠瞪了一眼酒中仙:“我的决定会有错吗?”

    酒中仙赶紧说道:“您的决定当然不会有错,我的意思是说,既然老叫花子这么不服气,咱们不如拿出切实的证据来,让他死得心服口服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需要!”春少爷打断了他的话:“老叫花子算什么东西,我凭什么给他提供证据?他杀了南宫卓,那他就该死!行了老酒鬼,你别在这当搅屎棍了,滚到一边去吧!”

    春少爷都把话说成这样了,酒中仙当然不敢再说什么,只能“嗯”了一声,又无奈地看了老乞丐一眼,退到一边去了。

    我却气得火冒三丈,这个春少爷真是不知好歹,他要是个皇帝,就冲他近佞臣、远君子这一条,就根本不算什么明君,杀手门迟早毁在他的手上!春少爷要杀老乞丐,我是完全不能忍的,脑子一热,也不怕得罪他了,恶狠狠地骂道:“春少爷,你真是个愚蠢的家伙!你根本分不清忠奸黑白,都跟你说了南宫卓是战斧的人,你还不信,你就继续这么自大吧,杀手门迟早毁在你的手上!你比起南王来真是差得远了,你连他腿上的一根毛都不如,怪不得我妈不喜欢你,你比一条狗都蠢!”

    说真的,当今华夏,恐怕没人敢这么骂春少爷了。

    哪怕是传说中的一号领导,恐怕也不会这么骂他的。

    而我不仅骂了他,甚至把他骂得一无是处,还把他和南王对比,说我妈不喜欢他是应该的。

    可想而知,这些话简直字字诛心,气得春少爷手都哆嗦了,说他不如南王,就是对他最大的挑衅!

    春少爷都不杀老乞丐了,一把就将我的喉咙掐住,并且将我整个人都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春少爷的目光如刀,怒不可遏地说:“你他妈的想死是不是?!”

    听这意思,春少爷似乎不准备杀我的——虽然他之前下了命令,说要对我们师徒三人都杀无赦,但他始终对我和程依依手下留情,应该还是考虑到了红花娘娘。

    但不杀我,不代表我就会服软,只要他动老乞丐一根汗毛,我就要和他顶到底!

    我同样咬牙切齿地说:“难道我说错了?你苦追我妈数十年而不得,甚至她离婚了都不给你机会,有没有考虑过是什么原因,有没有想过是自己太蠢了,我妈根本看不上你?”

    春少爷的手抖得更厉害了。

    但是慢慢的,春少爷的手又不抖了,他又恢复了很正常的状态,只是身上的杀气更凛然了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吗,张龙……”春少爷沉沉说道:“因为你是南王和杜鹃的儿子,我一直都想杀你,但你身上又有杜鹃一半的血脉,我才迟迟下不了手,甚至三番两次地帮你、放过你……但你反而恩将仇报,将我最后一丝恻隐之心也抹去了!既然如此,就别怪我辣手无情了,死亡对你来说是唯一的路……”

    春少爷一边说,一边掐紧我的喉咙,而且越来越紧。

    我当然扛不住,开始“呃呃呃”地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春少爷说我是南王和杜鹃的儿子,估摸着老乞丐和酒中仙都很震惊,不过我看不到他们的脸。

    但是显然,春少爷并不知道实际情况,哪怕他和红花娘娘朝夕相处,也不知道红花娘娘和南王是为什么离婚的。

    “张龙!”

    程依依大叫了一声,想要扑上来阻止春少爷,但被春少爷一脚就踹飞了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死了……”春少爷看着我,目光越来越冷,手劲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但是就在这时,一阵急促的引擎声突然响起,显然有车开进了这条小巷。胡同口之前确实有辆车子,是南王安排的车,难道隐杀组的人来救我了?车子是从我身后过来的,所以我看不到,单从声音判断,确实恰好停在我和老乞丐的身后。

    接着,车门开启,有人走了下来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是谁,但是春少爷看到他后,表情变得玩味起来,手劲也小了许多,没有继续杀我。

    “南王,你是来救你儿子的吗?”春少爷皮笑肉不笑地说道。

    竟然是南王来了!

    南王说要派车过来,没想到是他自己过来了。

    最关心我的人,果然还是南王和红花娘娘啊,一个是我爸,一个是我妈。

    “啪嗒”一声,是打火机的声音,南王似乎点了支烟。

    我被春少爷掐着脖子,南王竟然还有兴致抽烟,不过也说明了他的气定神闲。

    直到这时,南王的声音才响起来:“春少爷,你可真能耐啊,趁着一号不在,竟然闹出这么大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一号,当然就是“一号领导”的简称。

    春少爷“嘿嘿嘿”地笑了起来:“都什么时候了,你竟然还有心思和我闲聊?南王,看到没有,你儿子在我手里呢,马上就要死啦,你是不是很心疼,是不是想给他求情?来来来,给我跪下磕三个头,或许我会考虑一下。”

    我不敢说我对南王有多重要,但他待我绝对像亲儿子一样,如果跪下就能救我条命,我相信他会这么干的。

    我很想告诉他千万别跪,但我脖子还被掐着,根本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因为南王就算跪下,春少爷也不会放过我的,而且也不会放过他,春少爷肯定不会放过这个击杀他的机会。

    不过,南王并没有跪,也没有“噗通”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南王淡淡地说:“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知道张龙是我儿子的?”

    “我从一开始就知道。”春少爷说:“你以为我真的不关心你和小师妹吗?虽然我创建杀手门后繁忙的很,但每隔一段时间还是会去看看你俩,当然也就知道张龙长什么样。不过话说回来,南王你也真可以啊,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,竟然施苦肉计,让亲生儿子混进杀手门来!嘿嘿,你也真是心大,就不怕他暴露了身份,死在我的手中?”

    “不怕。”南王的语气依旧十分平淡:“因为他是你的儿子。”
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