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13 新的征程

    魏老是真的怒了,他只稍稍现了下身,就吓得南王和春少爷不敢动手了,百依百顺、莫敢不从;我只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,魏老对我的印象也仅仅是“南王和红花娘娘的儿子”而已,竟然敢一而再再而三地忤逆他、抗拒他,难怪他会对我动了杀心!

    好在关键时刻,我也动之以情晓之以理,我不敢保证自己一定说服魏老,但我一定是把掏心窝子的话说了出来,绝对字字血泪、句句肺腑。

    魏老作为华夏的一号领导,权倾整个国家,统领万千子民,当然是睿智的、英明的,只是不能事事亲力亲为,免不了也有被蒙蔽的时候。当我把这些事掰开了、揉碎了给他讲时,他当然感受到了我的诚意,也意识到了这个事情可能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小。

    当他问我如何证明南宫卓是战斧的人时,我毫不犹豫地说出了一个月,给我一个月的时间,一定查清此事!

    我心里想,杀手门不是一个星期都没查出来么,我要一个月,应该够了吧。

    魏老倒是快人快语:“好,那就给你一个月的时间!这期间里,老叫花子仍由杀手门看管,不得随意处置!一个月后,你找出证据了,老叫花子活命,找不出来,老叫花子受死!”

    说完,魏老又回头问春少爷:“你觉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春少爷能觉得怎么样,他敢不听魏老的话么?

    春少爷点点头说: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就这样,我又为老乞丐多续了一个月的命。

    虽然一个月后还不知道怎样,但起码现在这关是过去了,我激动地说着:“谢谢、谢谢!”

    “行了,都回去吧!”魏老转身上车,嘴里还嘟囔着:“刚回国就遇到这些糟烂的事,你们以后再敢在天城动手试试,看我饶不饶得了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车子调过头去走了,两排警卫员也跟着走了。

    我腿一软,坐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现场的人忙碌起来,该走的走,该散的散,该去医院的去医院。虽然魏老走了,但是谁也不敢再动手了。两边的人再怎么仇深似海,此时此刻也只能互不搭理、目不斜视,各走各的路了。

    春少爷走过来,亲自把老乞丐提走了,这次我没阻拦,因为我知道他不可能对老乞丐怎么样了,说一个月就是一个月,在这一个月内,春少爷绝不敢对老乞丐怎么样的。

    临走之前,春少爷只对我说了一句话:“南宫卓不可能是战斧的人,你是白费功夫!”

    我也忍不住回了句嘴:“我会让你的自大付出代价!”

    春少爷没有理我,也不屑于理我,直接走了。

    杀手门的人都走了。

    南王这才率领一票人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龙,你没事吧?”南王问我。

    刚才混战我没吃亏,就是从车上滚下来时,擦伤了衣服和皮,不过都是皮外伤,没什么要紧的。倒是南王,和春少爷的一番苦战,身上挨了不少剑伤,看上去血迹斑斑的,着实让人心疼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。爸,你怎么样?”我没对南王说谢谢,我们父子关系,说这些就见外了。

    “我也没事。”南王说道:“南宫卓的事,你有什么线索么?”

    我摇摇头,说没有。

    南王皱起了眉:“那你怎么保证在一个月内找到证据来呢?”

    一个月是我随口说的,当时我觉得一个月已经很多了,早知道魏老答应的那么痛快,该多要点,半年、一年之类的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,我也只能硬着头皮说道:“我会努力!”

    南王又问:“你打算怎么入手?”

    我说:“从南宫卓的遗物开始查起吧,比如他的手机、衣服,还有家里的一些物件。”

    南王皱了皱眉,忍不住道:“儿子,别怪我说话直,这些东西春少爷应该都查过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,我知道,或许有些蛛丝马迹他没注意到呢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的。”南王说道:“春少爷何其老练,但凡有一丁点的证据,他都不会放过!他比任何人都关心南宫卓是不是战斧的人,怎么可能掉以轻心?”

    我仍咬牙切齿地说:“我努力吧,我试试看!”

    南王张了张嘴,还想说点什么,最终还是叹了口气,什么都没有说出来。

    南王不说话了,其他人却忍不住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小南王,你管他干嘛啊!”

    “他以前是杀手门的人,祸害了多少咱们隐杀组的兄弟!”

    “他要死了,咱们应该拍手称快才对!”

    罗子殇、孟晚荣等人纷纷说着。

    我低着头,默默地说了一句:“他是我师父,待我不薄。”

    众人全部都闭嘴了,但并不是被我说服,如果我不是南王的儿子,恐怕他们早就跟我翻脸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不说这些了,时间也不早了,咱们早点回去吧!”关键时刻,南王打了圆场。

    这里距离隐杀组已经不远,除了要去医院的人,其他人都是走着回的。

    我和程依依跟在南王身后,我们现在是隐杀组的人,暂时也没地方可去,也跟着回杜鹃大厦。

    一大群人浩浩荡荡地走着,南王和罗子殇等人走在最前,一边走还一边说着今晚的事。

    “真是太可惜了,就差那么一点就干掉春少爷了!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嘛,那一声枪响,差点把我吓尿,我都能猜到是谁来了!”

    “没干掉春少爷其实还好,起码南王不用被处置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啊,春少爷要是真的死了,魏老肯定不会放过南王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七嘴八舌,话题渐渐歪了,他们和南王是兄弟,说起话来也有那么一丁点的放肆。

    “南王,张龙真是你和红花娘娘的儿子啊?”

    “可以啊南王,这就给春少爷戴一顶这么大的绿帽子!”

    “真是太刺激了,南宫卓死了,老叫花子废了,红花娘娘还是咱南王的人……杀手门迟早要被咱们干掉了啊!”

    众人嘻嘻哈哈,回到了隐杀组的总部。

    大家各自休息,我和程依依也回房睡了。

    不论这一晚上怎么辗转反侧、难以入睡,又或是彻夜长谈,商量下一步的行动,最终还是慢慢地睡着了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我感觉有点不太对劲,猛地睁开眼睛,赫然发现床边蹲着个人。这人的眼睛黑溜溜的,看上去像个鬼,吓得我“啊”一声大叫,本能地就要一拳揍上去,这人立刻说道:“龙爹,是我、是我!”

    我定睛一看,才发现是大飞,一只眼睛完全黑了。

    我惊讶地说:“你这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大飞幽幽地说:“龙爹,你怎么好意思问的,这不是你把我打成这样的吗……”

    我才想了起来,昨天晚上是有这么个事,因为我和程依依让他左右为难,所以把他给打昏了。

    因为我俩说话,程依依也醒了过来,看到大飞站在床边,也是“啊”的一声大叫,立刻用被子裹紧了自己的身子,愤怒地说:“你怎么进来的?!”

    大飞晃了晃手里的小木牌:“我是隐杀组的工艺师嘛,有特权进入任何一间屋子……依娘,你又不是没穿衣服,至于裹被子吗……”

    我和程依依昨晚聊到很晚,没脱衣服就睡觉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也不能随便进我们的屋子!”程依依还是很愤怒:“再有下次的话,我杀了你!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依娘你息怒,我以后再也不进来了……”大飞连连讨饶。

    我坐起来,问他一大早的有什么事?

    “一大早?!”大飞无奈地说:“龙爹,这都上午十一点多了!”

    我转头看看窗外,日头果然已经升到半空了。

    昨晚我们睡得太晚。

    “龙爹,依娘,起床吧,去吃中午饭。”大飞摇了摇头,转身出门。

    我和程依依便起了床,洗涮完后出门,才发现蓝凤凰也在。

    看看人家蓝凤凰,也是工艺师,就没进我们的屋子。

    之后,我们一起去了餐厅吃饭。

    昨晚的事早就传得沸沸扬扬,大飞和蓝凤凰也知道了,他俩问我接下来打算怎么办?

    这事我昨晚和程依依已经商量过了,还是要从南宫卓的遗物开始下手,看能不能找到一点线索。所以我俩吃过饭后就出了门,打了辆车直奔杀手门的总部,刚到门口,就发现红花娘娘已经在这等我们了。

    她一袭红衣,坐在红花大楼门口的台阶上,不知已经等了多久,看到我们过来,立刻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妈!”

    我和程依依一起奔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张龙,依依!”红花娘娘看上去有些疲惫,但还是抱住了我们两个,“谢天谢地,你俩都没有事,昨晚听说春少爷去围剿你们,把我吓得够呛,是我考虑不周才中了他的圈套……”

    红花娘娘到底是个女人,比男人要感性些,说起昨晚的事,眼圈又红起来。

    我安慰着她,说没有事,还好昨晚魏老来了,否则真不知道会是什么结果。

    昨晚的事,红花娘娘也已经都知道了,她拉着我们的手说:“你们要查南宫卓是吧,我带你们去!”
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