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15 再入庐州

    芜湖,我当然是知道的,当初杨云驻守的就是芜湖。

    但是楚斜阳,我还真是第一次听说这个名字。

    无论南北,许多城市都有一个共同特点,许多资源都是掌控在少数人或某个家族手里的。

    在这个家族里,总是人人担任要职,把控着这个城市的方方面面,甚至垄断了一些行业和位置。这很正常,俗话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,某人崛起的时候,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,总会任用一些自己的亲朋好友,这是人之常情,能用自己认识的人,肯定不会用陌生人。

    所以渐渐的,某个城市就会被这个家族所掌控。

    比如姑苏的慕容家,金陵的陈家和王家,还有无锡古家、盐城张家……

    我见的太多了,对此真是习以为常,程依依提到的这个楚斜阳,说他家在芜湖有很大的势力,八成是当地的第一家族了。程依依和老乞丐常年在外奔波,认识一些朋友也很正常,就像我也认识了不少朋友,从南到北遍布各地。

    但,程依依提起楚斜阳的语气让我不太舒服,感觉她对这个楚斜阳印象还挺好的。

    希望是我想多了吧,是我身为雄性的占有欲在作祟!

    我“哦?”了一声,假装不经意地说:“你有这么好的朋友,以前怎么没和我说过呢?”

    程依依说:“你也没有问过我啊!”

    程依依这话就太操蛋了,我所经历过的事情,她也没有问过我啊,我怎么就都告诉她了?什么慕容青青、古玲珑、金巧巧……从来不用她问,每次我都主动交代,甚至在金巧巧身上看过一些不该看的东西,我也统统都告诉她。

    无他,我太珍惜程依依,不希望我们之间有任何的秘密,更不希望因为隐瞒某些事情最终造成误会。

    我忍不住道:“我不问,你就不说啦?你有这么好的男生朋友,我却从来不知道,你不觉得这很奇怪吗?我身边的哪个女生朋友你不认识?”

    我是真的有点生气,感觉我们之间的感情不太对等,我什么都告诉她,她却对我有所隐瞒——虽然她不是故意的,也让我觉得不舒服。

    似乎是感受到了我的怨气,程依依先是怔了一下,接着转到我的身前,用手环住了我的腰,抬头看着我说:“张龙,你怎么啦?我没觉得这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,就没和你说啊!”

    “你不怕影响咱们俩的感情?”我说:“如果某天咱俩坐在咖啡馆里,突然有个男生走过来热情地和你打招呼,说是你的好朋友,我却完全不认识他,也没听你说过,你觉得我心里会好受吗?”

    “不怕啊!”程依依说:“等见了面,再给你介绍不就好了?就算咱们俩在一起,也不用事事都报备吧,那活得多累啊!”

    看着程依依眨巴着一双无辜的眼,我知道了,她是真的问心无愧,才会真的不在乎这些事。

    这和我不一样,我也问心无愧,但我生怕会失去她,所以才什么都告诉她;而程依依,她根本不害怕失去我,因为她知道我不会离开她。

    这是两种理念,也不能说谁对谁错。

    我叹口气,说声好吧,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了,你和那个楚斜阳到底怎么回事?

    程依依便给我讲了起来。

    原来,当初她和老乞丐进入徽省,并在庐州和金振华一战时陷入重围。好不容易逃出来,仍没逃过金振华的追缉,一路经过了几个市,来到芜湖时,他俩都伤重不起了,躲到了某条小巷子里,眼看着金振华的人就要包围上来,巷口突然经过一辆沃尔沃轿车,将程依依和老乞丐救上了车。

    这辆沃尔沃轿车的主人就是楚斜阳,也才二十多岁,就已经是“芜湖楚家”的家主了。

    在楚斜阳的帮助下,程依依和老乞丐的伤得到救治,并在楚家住了三天,待金振华的人退出后,楚斜阳便想办法将二人送出了徽省。就是那三天里,程依依和楚斜阳成为了好朋友,直到现在还保持着联系,虽然不多,但一个月也有一两次。

    “楚公子是个好人。”程依依说:“如果不是他,我和师父就要死在芜湖了。”

    从程依依的表述来看,楚斜阳确实是个好人,作为徽省一个地级市的霸主,他不可能不知道金振华是谁,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要帮助程依依和老乞丐,想必也是付出了极大的风险。

    但,楚斜阳救了程依依和老乞丐,仅仅是因为他的善心发作?

    作为一名雄性,我本能就觉得这其中肯定还有内情。

    男人是最了解男人的啊。

    我再次忍不住问:“你有和他说过我吗?”

    我好慕容青青、古玲珑、金巧巧等人在一起时,面对她们的情意,我从来不隐瞒自己已经有女朋友的事实。

    “当然有啊!”程依依说:“他问过我的,我说有男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他怎么说的?”

    “他很开心,让我有机会带男朋友一起去芜湖玩……”说着说着,程依依意识到我在想什么了,无奈地说:“张龙,你别这样,人家对我没有想法,我们就是普通的好朋友!你也太高看我的魅力了吧,怎么可能是个男人都对我有意思呢!”

    “你还记得高淳区的米文斌么?”我说:“当初他也对你很好,我说他对你有意思,你还不信,甚至和我吵架,后来怎么样,被我说中了吧?现在,你还打算来第二次?依依,你相信我,是你低估了自己的魅力,而且我比你要更了解男人……”

    我这一席话终于说服了程依依,她沉默了半晌后,抱紧了我,轻声说道:“老公,我没办法判断楚斜阳的用意,我总觉得他没那个意思……但我相信你,你怎么说,我怎么听。如果不去芜湖,打算怎么混进徽省呢?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还不知道,咱们先回去吧,慢慢商量这件事情。”

    其实我已经做好打算,就让盗圣、盗神两口子给我易容,先混进徽省再说,看有没有机会。至于程依依,我肯定不能带她去,因为此行太危险了,我不想让她跟着。

    回到隐杀组后,我们先休息了下,等她睡着了后,我便悄悄出门,没和任何人说,直接乘机去了江省。

    确实没和任何人说,哪怕南王、红花娘娘都不知道,因为他们肯定不会让我去的。

    但我必须要去,为了查清南宫卓的事情,龙潭虎穴我也要闯一闯。

    我知道程依依醒来后会找我,甚至发动江省的朋友找我,所以我索性把手机都关掉了。到了江省,我又直奔扬州,去找盗圣和盗神两口子,说明来意,两人也没废话,立刻动手。

    还是那一套,又和面又加料,给我换上了另外一张脸。

    这一套流程已经很熟悉了,弄完以后,两口子甚至送了我张身份证,真实有效的身份证,和这张脸完全一样。

    拿着这张身份证,我又乘机直奔徽省庐州。

    老两口的易容只能维持二十四小时,所以无论成与不成,我需要在二十四小时内再飞回来。我倒是想让老两口跟我一起去徽省,这样就能无时不刻地帮我补妆了,但上次在黄山,他俩帮我和赵虎、二条易过容后,出去就碰到了金振华,当时吓得够呛,回来大病三天,好不容易才缓过来,发誓从此以后再也不踏进徽省一步!

    那次在黄山易过容后,金振华确实在外面等着我们,可他也没有为难盗圣一家啊,甚至话都没和他们说一句,怎么就吓成这样子了?

    盗圣言之凿凿地说,金振华身上的杀气太重了,是个人都害怕,反正不再去徽省了。

    我说金振华已经死了也不行,老两口就是不肯踏入徽省一步。

    没有办法,只能我自己去,先去探探情况再说。

    等到晚上七点多时,我便踩在了庐州的土地上。

    庐州,我不是第一次来了,之前来这和金振华开过会,那时我还是黄山的老大之一,后来又和杨云一起去金振华的旧宅取过东西,那时金振华已经死了。徽省作为内陆省份,和许多内陆省份一样并不富裕,但作为省会的庐州还是挺繁华的。

    如今的徽省,在经历过金振华、卡罗尔、桑迪三任负责人后,如今又换上了关正。

    对,就是那个自称关二爷后代的家伙——妈的,关二爷要是地下有知,还不得气得胡子都飞起来!关二爷何其忠勇和赤诚啊,怎么会有这种吃里扒外、勾结战斧的后人!

    当然不可否认的是,关正的武力值确实高,同样身为a级改造人的他,和罗子殇可是一个级别的!

    打是打不过他,只能智取。

    我对关正完全不了解,他多大了、长什么样、在哪里住,我也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战斧对江省防得很严,想派我的人调查他可不容易。

    好在之前从南宫卓的手机上,记下了他的号码。

    随便走到一个电话亭里,塞入硬币之后,拨通了关正的手机号。

    关正很快接了起来,是个青年男人的声音:“谁啊?”

    a级改造人普遍活不过四十岁,声音年轻一点也很正常。

    我的心里有了点谱,立刻装作很熟络的语气说道:“关爷,我小王啊,您在哪呢,约好一起吃饭,我把地址给忘了,出租车司机也找不到!”
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