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75 剑拔弩张

    河西王来了?!

    这一瞬间,不光是我,包间里的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凉气,二叔的脸色则再次阴沉下来,我甚至看到他的拳头握了起来。

    因为众人的奉劝、现实的无奈,二叔本来已经接受我和杀手门的人有所往来,但听到“河西王”这三个字,还是隐隐有些冲动,长久以来的当兵生涯,早就锻造了他嫉恶如仇的性格,听到通缉犯就忍不住想动手。

    更紧张的是我,我本能就觉得,河西王突然到来,一定不安好心!

    就算他没恶意,随便和我说点什么,我不就露馅了吗,好不容易才安抚好二叔,可不能让河西王坏了我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我便立刻站起,打算在河西王进来之前,将他给打发走。

    可惜还是迟了一步。

    我刚站起,就有人走了进来,可不就是河西王吗?

    河西王是一个人来的,穿着一件很干净的衬衫,皮肤白净细腻,头发也梳得一丝不苟,脸上还带着笑,看上去平易近人。

    他一进来,便笑着说:“小南王,我来荣海办点事情,听说你在这里,就过来看看你!”

    来看看我?

    鬼才信啊!

    明明那天晚上,他还恨我恨得要死,要不是春少爷的牌子,他能跟我当场翻脸。

    我知道河西王不安好心,可也没有任何办法,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,我也只好走了过去,伸出手笑着说道:“河西王,你能大驾光临,我们这个小县城也算是蓬荜生辉了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我的余光能够看到,二叔已经快控制不住自己,想沖上去将河西王抓起来了,飞龙特种队员的血液在他体内流淌、沸腾!

    二叔当然不是河西王的对手,但如果他们五行兄弟联手,拿下河西王绝对不是问题!

    还好木头按住了二叔,而且还是死死按着。

    他们已经不是飞龙特种队员了,没必要惹这个麻烦,而且这还是我的朋友,怎么着也要给个面子。

    二叔也明白这个道理,一点一点泄了力气,不再动弹。

    他可以不抓河西王,但也不会搭理河西王,所以一张脸变得极其冷漠,甚至正眼都不看河西王一下,与此同时,我跟河西王的手已经握到一起,两个人都在笑着,看上去十分亲热,好像又回到了那天晚上,方鸿渐和方老爷子没来之前,我们两人推杯换盏的欢乐时光。

    河西王说:“小南王,听说你二叔今天出狱,所以我来看看,凭咱俩的关系,我也该接下他的。哪个是你二叔?”

    河西王一边说,一边看向二叔等人,既然是我二叔,年纪肯定偏大。

    二叔等人都很冷漠,谁也没有搭理河西王。

    我只好指着二叔说道:“那个就是我二叔!”

    河西王立刻走了过去,目光带着敬佩说道:“原来你就是小南王的二叔,传说中的‘火拳'张宏飞啊,真是百闻不如一见,确实名不虚传!”接着,他又看看旁边的几个人,“这应该就是木头、金枪、土匪和水牛传说中的五行兄弟到齐了吧?哎呦,你们可太出名了,当初把我们兄弟追得可够惨啊!还好,现在咱们是一家人啦!”

    河西王冲着二叔伸出手去,还笑着看向木头等人,一副很亲切的样子。

    二叔当然没握他的手,冷冷地道:“谁跟你是一家人?”

    河西王刚要说话,我赶紧上去把他拉了过来,以免他们之间再进行交谈,我的身份揭穿还是小事,这么下去非打起来不可。

    我将河西王拉到一边,河西王苦笑着说:“小南王,你二叔的脾气还真臭啊,这都不是飞龙特种大队的人了,干嘛还跟我针锋相对的?”

    我尴尬地看了二叔他们一眼,木头冲我摇了摇头,意思是说不会跟河西王发生冲突的。

    我也不想把话题纠结在二叔身上,立刻转移话题说道:“河西王,这次你来荣海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河西王笑着说道:“你还好意思说,我来给你善后的啊!”

    我一头雾水:“给我善后?”

    “是啊,之前你杀了方鸿渐和方老爷子,你倒拍拍屁股走了,以为就没事啦?方家的人,昨天全跑到我那里去了,哭哭啼啼地要我帮他们报仇。我说这仇我可没法报啊,谁让你们得罪了小南王!小南王那是什么人,红花娘娘的儿子,老叫花子的徒弟,身上还揣着春少爷的牌子,杀手门如今最有前途的青年才俊我都惹不起他……”

    我的脑子嗡嗡直晌,心想河西王果然不安好心,就这几句,把我老底全揭出来了,我想阻止河西王,但是完全来不及。

    而且现在阻止,还有什么用吗?

    这就叫不怕没好事、就怕没好人,一个人如果处心积虑地来害你,那可真是一点法子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我的一张脸发烫,完全不敢看二叔了。

    就这么一点老底,二叔全知道了。

    河西王还在继续说着:“后来我又听说,方家的人正在集资,想从国外找点杀手来对付你!我说这怎么行,小南王可是我们杀手门的未来、希望和顶梁柱怎么能够死在你们这些家伙身上?所以就亲自来了一趟荣海,叫方家的人停止行动,否则我就收拾他们了!同时,也听说你二叔出狱了,我就寻思过来看看吧,毕竟是一家人……结果,唉!”

    河西王又无奈地看了二叔他们一眼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二叔他们是什么反应,我都不敢看他们。

    但是他们一点声音都没。

    “算啦……”

    河西王拍拍我的肩膀,说道:“小南王,咱们回头再聚吧,咱们那天晚上可没喝好!至于荣海,我就不久留了,有人不欢迎我!”

    有人不欢迎你?

    他嘛的所有人都不欢迎你!

    我没说话,眼睁睁看着河西王转过头去,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我知道他是故意来报复的,他做到了,我还挑不出他的毛病,因为他没有一句话是假的,哪怕状告到春少爷那里,河西王也没有任何理亏的地方。

    简简单单的几句话,便对我造成了难以挽回的伤害!

    河西王得意洋洋,嘴角勾起笑容,准备跨出门去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二叔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:“赶紧滚!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!”河西王猛地回头,面色已经骤变:“你再说一遍?”

    就连我都惊讶地回头看向二叔。

    二叔坐在椅子上,面色异常冰冷:“我让你赶紧滚,你耳朵聋了吗?”

    河西王的眼睛瞬间眯了起来,身上的杀气也层层释放:“火拳,你最好弄清楚自己的身份,你已经不是飞龙特种大队的人了!以前我还对你有所忌惮,毕竟你身后站着一支军队!现在你还嚣张什么,你已经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了,我甚至都不用动手,就能搞得定你!”

    河西王没有吹牛,在这之前,二叔就坐了将近两年的牢。

    但二叔也是个不服输的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二叔缓缓站了起来,杀气腾腾地说:“你现在动我一下试试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”河西王很愤怒,眼看就要走过来。

    河西王李振东,掌管一整个省,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气!

    但是与此同时,木头他们也纷纷站了起来,和二叔并肩站在一起。

    五行兄弟,重聚!

    河西王稍稍皱起了眉,他知道五行兄弟的实力。

    当初能抓杀手门那么多人,搞得道上的人闻风丧胆绝对不是浪得虚名。

    一个人单挑五行兄弟,他还没有这个胆子。

    但这里是河西省,他是河西王。

    在自己的地盘里,怎么可能被几个退伍的兵欺负……

    河西王冷哼一声,突然把弯曲的食指放在嘴里,吹了一声极其响亮的口哨。与此同时,真有无数的脚步声响起来,噼里啪啦地在明月轩里奔行着,冲天的杀气肆无忌惮地弥漫过来。

    原来河西王不是一个人来的。

    是啊,像他这样的身份,走到哪里还不是众星捧月。

    而且河西省还是杀手门的重镇,高手更是层出不穷,黄阶、玄阶、地阶高手比比皆是,收拾五个已经退了伍的特种队员,简直易如反掌。

    不出片刻,无数的人已经聚集在河西王的身后。

    黑压压的一片,层层叠叠、密密麻麻,各人手里都拿着刀枪,显然是有备而来的,河西王的报复才刚开始而已!

    但是,二叔他们也一点没怂,面对成百上千的人,他们毫无惧色,纷纷做好战斗的准备,金枪拔出一支闪着金光的长枪,土匪则摸出一把自制的土枪,直接瞄准了河西王的脑袋。

    赵虎他们也都纷纷站起,没有任何犹豫地站在二叔这边。

    他们不怕,河西王更不怕!

    河西王冷笑着,将手扬了起来,准备让外面的人全冲进去,将我们这些家伙全部歼灭。

    但是就在这时,我又把春少爷那块牌子摸出来递到了河西王的面前。

    河西王当即就愣住了,手也没有再放下来。

    “滚。”

    我轻轻地,面无表情地说。
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