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45 迎战

    记得一个月前,我在额尔古纳,就是半夜被人惊醒,怎么这次又是,蒙内的人都是这个路数,喜欢半夜活动?

    我醒过来,头还有点发晕,清楚地听到楼下正在喊叫,而且人还不少。

    我下了床,立刻走到窗边往下张望,就见马路上站着黑压压一大片人,至少有几百个,手里握着明晃晃的刀棍,甚至有人手里举着土枪!与此同时,我的意识也清楚了,听到下面的人正在大喊:“胡图,滚下来;胡图,滚下来……”

    我的心中顿时一惊,明白过来这是谁了,明显就是王一飞那批人!

    竟然这么晚找上门了,还真是一点余地都不留啊,得亏我让锥子连夜赶过来了,要再拖上个一两天,肯定什么都耽误了。

    对了,锥子!

    不知道他到了没有?

    我赶紧掏出手机,看看时间已经是凌晨两点了,按理来说应该快到了吧?

    我给锥子打了个电话,却显示无法接通,显然还在飞机上面。

    这可怎么办呢?

    在楼下喧声四起的时候,我也听到外面的走廊上乱了起来,立刻走出门去一看,赤马会的成员都出来了,也是个个焦急不堪。混乱之中,胡图领着几个人朝我走了过来,忧心忡忡地说:“小南王,王一飞找上门了!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表示我看到了,说道:“我的人还在飞机上,要赶过来恐怕还得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胡图着急地说:“那怎么办?”

    我先低下头,给锥子发了一条短信,大概意思是让他下了飞机后赶紧过来宾馆这边,同时对胡图说:“想办法拖延一点时间。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楼下又传来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:“胡图,我不信你没听到,还不赶紧下来等什么呢,打算当一辈子的缩头乌龟吗?”

    胡图是个典型的蒙内汉子,输人不输阵的那种,脾气也非常暴,一听这话就受不了,直接走进我的房间,冲着窗外喊道:“王一飞,你嚎什么丧,吵醒爷爷还有理了?”

    楼下一个人仰着头,笑着说道:“胡图,你可算是出来了,我还以为你连面都不敢露了!”

    这人也是人高马大、威风凛凛,身形和胡图不遑多让,显然就是王一飞了,那个被杀手门逐出来的天阶下品。

    胡图怒道:“老子不敢露面?草,爷爷什么时候怕过你了?老子正在睡觉,你个杂种嚷嚷什么?没想到你学会偷袭了啊,大半夜来找我的麻烦?”

    “偷袭?”王一飞哈哈笑了起来:“别逗了胡图,对付你还需要偷袭吗?之前我撵着你跑了大半个蒙内,结果到额尔古纳你就失踪了,后来才知道你进凤凰山了。我要真想偷袭,你还能见着你这些兄弟?老子就是为了和你公平决斗,才一直等到今天的!听说你回来了,老子立刻马不停蹄地赶到额尔古纳!赶紧滚下来吧胡图,别说我不给你机会,否则你在睡梦中就被我杀了!胡图,你好歹也是蒙内一号人物,手下也有不少兄弟,真打算在你兄弟面前丢人现眼?”

    我已经跟胡图说过了,让他拖延时间,我的人马上就到了,但王一飞这番话的杀伤力实在是太大了,胡图要是还不下去,简直没法在蒙内继续混了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胡图气得暴跳如雷,狠狠骂道:“你个王八蛋,就在那等着,老子马上就下去!”

    “好,我等着你!”

    胡图转身就往外走,众多兄弟也都哗啦啦地跟上。

    没有锥子帮忙,我肯定不是王一飞的对手,更何况王一飞带了好几百人,胡图只有百余个人,下去就是死路一条啊。

    我赶紧拉住胡图,说你冷静一点,别中了他的计,坚持多等一会儿,我的人就快来了!

    胡图略有些激动地说:“小南王,谢谢你的好意,我也理解你的用意,可你看看现在这个情况,我要再不下去,以后就抬不起头来了!就算日后我靠着你统一蒙内,也没多少人会服我的!所以我必须下去!而且,咱们拖延时间也没用啊,王一飞随时都能攻上来的,他就是在等我下去!”

    说完,胡图再次转身下楼,赤马会的人也都纷纷跟上。

    我也没有办法,知道胡图说得很有道理,他确实是被逼到一定份上,不下去都不行了。

    所以,我也只能跟上,和众人一起下楼,来到宾馆外面。

    宾馆外是一条宽敞的马路,王一飞的人都在马路对面,看到赤马会的人下来了,纷纷舞动起手里的刀棍,发出“呜呜呜”的恐吓声来。王一飞站在最前面,脸上带着笑意,很满意地看着胡图。

    胡图一伸手,接过一柄锃亮的斩马刀来。

    胡图有伤在身,经过一天半夜的休养,勉强能动弹了,但和纸人其实没什么区别,随便一个蒙内汉子都能将他撂倒,所以他此战是必败的。更何况,胡图就是身子完好无损,也不是王一飞的对手啊!

    但是此时此刻,已经没人拦得住他,这一战他是非打不可了。

    明知山有虎、偏向虎山行!

    胡图正准备走上前去,被我给拦住了,我说:“让我上吧,我估计能撑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胡图摇了摇头,说道:“小南王,你留着吧,王一飞点我的名,我却让你上阵,要被他笑话的!你就等你的兄弟来,记得为我报仇就行!”

    这句话一出口,就说明胡图也知道自己的下场不会好了,他和我说完后,又转过头,冲着赤马会的众人说道:“我死以后,赤马会就交给小南王了,你们都要听他号令,知道没有?别说什么小南王不够资格,他是麦渊麦大哥的好兄弟,还是江省的小南王,比你们谁都有资格!谁敢不听他的话,老子变成鬼也不会放过你们的!”

    众人都红着眼,冲着胡图重重点头。

    接着,胡图便手持斩马刀,昂首阔步地往前走去,一直走到马路中央,器宇轩昂地说:“王一飞,来和老子决一死战!”

    胡图的声音震动八方,显得无比豪迈、苍凉。

    王一飞却没有动。

    王一飞不仅没有动,反而鼓起掌来,“啪啪啪”地拍着手,一边拍一边笑着说道:“胡图,其实我挺佩服你的,你真是一条响当当的好汉啊!无论人品还是魅力,你在蒙内都是独一份的!可惜,你的实力不怎么行,当初麦渊在的时候,赤马会纵横蒙内、独领风骚,我都不敢踏足这个地方,但你接手赤马会后,看看蒙内成什么了?如今分裂出去的几个势力,曾经都是你的手下,连他们都不服你,你还指望谁服你呢?胡图,认清现实吧,江山代有才人出、长江后浪推前浪,你已经是过去式了,老老实实投靠我不好么,将赤马会交给我掌管,我会带着你重拾辉煌的。以前谁背叛了你,我也可以帮你报仇,我做新的蒙王,你还做你的二当家,不是也挺好吗?”

    王一飞讲了这么半天,原来是想说服胡图归顺自己。

    胡图却重重地呸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算什么东西,还想做新的蒙王?你这种垃圾,连杀手门都不要,还想祸害我们蒙内,门都没有!我告诉你,今天就是你的末日!”

    胡图提到“杀手门”的时候,王一飞的脸色顿时非常难看,显然这是他心里的一块隐疾。

    王一飞终于被激怒了,一伸手,接过一柄开山刀来,同样大跨步地走了出来,站在胡图的对面之后,咬牙切齿地说:“胡图,我知道你为什么嚣张,不就是去凤凰山请了帮手吗,老子早就打听到了!来来来,把你的帮手请出来吧,我倒看看是个什么怪物,能够让你这么张狂?”

    其实胡图已经做好了死的准备,说今天是王一飞的末日,其实是想让我为他报仇。

    但是王一飞却误会了,以为胡图藏了什么杀手锏准备用呢。

    当然,误会也不算太大,胡图确实有帮手啊。

    胡图并不想过早的暴露我,他知道我的援军还没有到,正想跟王一飞说些什么,王一飞已经朝着我们这边看来,大声说道:“凤凰山出来的高手,你在不在里面,在的话就出来吧,别暗戳戳地藏着了!咱俩可以打上一场,如果你能赢我,我马上撤!”

    王一飞带了几百个人过来,可以说是占尽优势,但他却愿意以单挑定胜负,说明他对自己十分自信。

    但是赤马会的众人,却把希望全都放在了我的身上,齐刷刷地朝我看了过来!

    顺着众人的目光,王一飞也朝我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一看,王一飞就笑了起来,说道:“之前我还以为是个野人,寻思胡图能耐挺大,凤凰山的野人都能认识?结果现在一看,还是个小年轻啊!胡图既然请你过来,说明你确实有两把刷子了,来来来,咱俩斗上一场!”

    话都说到这个程度了,我也没法再躲着了,只能拔出饮血刀来,准备迎战王一飞!
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