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47 突破天阶

    波澜?竟然有了波澜?

    我吃惊地感受着体内源力的变化,我是怎么都没想到,苦苦等待许久的波动,竟然在王一飞肆意凌辱我的时刻,到来了!

    为这一刻,我真是等的太久了,服下第二颗极品融气丸后,我体内的源力就再也没什么动静了,无论自己怎么努力,无论在眉山还是在凤凰山,哪怕是在冰凉彻骨的湖底,丹田中的源力也好像死了一样,一丝一毫的动静都没有,几乎让我绝望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,竟然有波动了,实在让我又惊又喜。

    “小南王,你说话啊、说话啊……”王一飞还在踩着我的脸颊,肆意地凌辱着我,放肆的嘲笑声响彻整条街道!

    而我实在没空去搭理他,好不容易抓住那么一点波动,怎么可能轻易放弃、错过?

    我努力抓住机会,拼命调动着体内那一丁点的波动,争取让丹田中的所有源力都活动起来,使劲冲击着自己梦寐以求却又苦苦不得的境界……

    从外表看,我一动不动,就好像死了一样,王一飞却还在踩着我的脑袋,甚至来回搓碾,甚至故意把鞋尖往我嘴里面塞。

    “小南王,你错就错在不该来蒙内,更不该和胡图这种垃圾厮混在一起啊!”王一飞开心地戏弄着我,马路对面也响起一阵阵的嘲笑声。

    胡图终于看不下去了,他怒火中烧地骂道:“王一飞,我x你妈,你有本事冲着我来啊,你这个头顶生疮、脚底流脓的王八蛋,你全家的女性都被老子x了知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胡图已经疯了,为了吸引王一飞的火力,什么乱七八糟的话都骂出口,就那么一会儿的功夫,王一飞的祖宗十八代都被胡图x了个遍。

    胡图本来就是街头流氓起家,骂这些话还不是手到擒来,随便一张口就有了。

    王一飞终于发怒,将脚从我脸上挪了下来,朝着胡图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胡图,你这个王八蛋,老子本来看你在蒙内还算有点知名度,给你机会让你跟着我一起混,结果你也给脸不要脸。好啊,既然你想死,那我就成全你,让你感受一下和我作对的滋味!”

    王一飞很快走到胡图身前,狠狠一脚朝着胡图的脑袋踢了过去!

    胡图本就有伤在身,之前还被王一飞砍了一刀,根本就扛不住,这一脚就将他踢翻在地。接着,王一飞又狠狠踹着胡图的脑袋,一脚又一脚,踢得胡图鼻青脸肿、口鼻冒血,似乎要把胡图当场踢死。

    赤马会的成员看不下去了,要冲上来阻止王一飞,但被胡图给禁止了。

    “谁都不要过来!”胡图大声叫道:“愿赌服输,咱们输了就没什么好说!”

    胡图是对的,如果赤马会的人冲上来,王一飞这边的人也就冲上来了,几百个人碾压百余个人,还是很轻而易举的。

    而且胡图也有心拖延时间,他也在等我的援军到来,他不断地骂着:“王一飞,有能耐就把老子弄死,别婆婆妈妈地像个娘们!”

    他显然很了解王一飞,知道越这么骂,王一飞越不会杀死他,越是要折磨他,这样一来就达到了拖延时间的目的。

    王一飞也真的没杀了他,而是肆意地凌辱他,将胡图当个球一样的在踢,浑身上下都踢了个遍。胡图本就有伤,这么一踢更受不了,骨头不知断了几根,疼得哇哇直叫,但也没有停止骂王一飞,反而骂得越来越狠。

    锥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来。

    我已经不指望锥子了,我现在就想靠自己,如果人的一生只有一次机会可以冲击天阶,我想我的机会已经到来!

    我躺在地上一动不动,默默地努力着、努力着……

    宽敞的大马路上,一边是赤马会的成员,一个个咬牙切齿、目眦欲裂,一边是王一飞的人,一个个欢呼、大笑。中间是我和胡图、王一飞,王一飞正在爆踹胡图,我则一动不动,好像死了一样。

    一边是压抑,一边是欢乐。

    一边是地狱,一边是天堂。

    不同的人,品味着不同的人生,是谁高高在上,谁又满身伤痕?

    这一幕值得被永远铭记,因为这是我突破天阶的一天。

    就像很多位前辈说的,这世界上,一辈子无法突破天阶的人数不胜数、多如繁星,多少人卡在地阶上品这一层级,终生无法再向前一步。但是从今天起,这些人里不再包括我了。

    一口浊气,或者说是憋了许久的怨气、恶气,缓缓从我口中吐出。

    浑身上下竟然舒爽的不得了,我的脸上还有伤,王一飞刚才踢得我不轻,但我就是觉得舒爽,就好像躺在洁白的沙滩上,温暖的阳光沐浴着我全身,又好像置身在火热的温泉中,浑身上下都暖烘烘的,我的头上甚至在冒白气。

    就好像脱胎换骨一般,身上的每一个毛孔、每一根毛发、每一块肌肉都是新的。

    从来没人跟我说过突破天阶以后是什么样的。

    但我知道,就是这样,这就是天阶了。

    终于突破了啊,混蛋!

    为什么是这时候呢,为什么是我最绝望、最无助、最可怜、最无可奈何的时候?

    我已经来不及思考那么多了,如果这是上天的馈赠,我也心安理得的接受了。

    我睁开眼,顿时精光四射!

    我慢慢地站了起来,将饮血刀也捡了起来。

    马路两边的人都没注意到我,他们所有的注意力都在王一飞和胡图的身上。

    王一飞还在狠狠揣着胡图,胡图的声音却越来越微弱了,再强壮的身子也扛不住这样的殴打啊,更何况王一飞还是天阶级别的高手。其实只要他想,完全可以一脚踢死胡图,但他觉得这样并不过瘾,才选择慢慢折磨胡图,不过胡图终究扛不住了,眼看就要死了。

    赤马会的人一个个红着眼,每一个人都在发抖,愤怒、心疼、害怕、恐惧……许多种情绪交织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他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办,即便是冲上去,也救不了胡图。

    “住手。”我终于开口了。

    王一飞愣住,转头朝我看了过来,众人也都朝我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看到我站起来了,王一飞皱着眉头说道:“谁的裤裆没有系好,又把你给露出来了,是不是刚才还没收拾够你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话还没说完,突然愣住。

    因为他察觉到,现在的我和刚才的我似乎不太一样。

    眼神、气质、神情、动作,似乎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,具体要说哪里不一样了,像是多了一份从容、一份淡定、一份自信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怎么回事?”王一飞疑惑地问。

    按照正常判断,一个刚刚输过的人,不可能还这么淡定、从容!

    “你猜?”

    我微笑着,手持着饮血刀,一步步朝着王一飞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我的对手。”王一飞说:“刚才已经较量过了,何必还这么不开眼?你的身份不低,只要好好求我,我还是会放过你的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话还没有说完,我便已经冲到他的身前,狠狠一刀劈下!

    王一飞立刻举刀就挡。

    “铛”的一声,双刀交汇,迸溅无数火花。

    王一飞咬牙切齿地说:“既然是你要找死,那就别怪我手下无情了!哪怕你是小南王,今天也必须死在这!”

    “死的恐怕是你!”

    我邪魅地一笑,再次挥刀劈下。

    叮叮当当,我和王一飞迅速交战在了一起,双刀不断相交、分开,再相交、再分开……

    你来我往、龙争虎斗!

    两边的人都看傻了,胡图也吃力地抬起头来往我这边看着。

    其实突破天阶以后,我的实力并没提升多少,但这确实是一种全新的境界了。在这之前,我还能和王一飞斗个三四十招,现在起码三四十招以后仍旧不落下风,依旧稳扎稳打、不相上下。

    甚至还略占了一点上风,因为我有锻体拳四分半钟的底子,就算我和王一飞体内的源力是一样的,外家功夫也终究略胜一筹。

    这细微的差别,王一飞当然感受到了。

    打着打着,王一飞突然吃惊地说:“你突破天阶了吗?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说:“是的!”

    在刚才的打斗中,虽然我能撑上一会儿,但是不是天阶水平,王一飞一眼就看出来了。这才十几分钟不到,我就像是换了个人,王一飞当然惊讶不已,甚至开口问我:“你怎么突破的?”

    “躺了一会儿,就突破喽。”我微笑着,依旧淡定从容,不断劈出饮血刀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、怎么可能!”王一飞惊呼着。

    王一飞是标准的天阶高手,没有人比他更了解天阶有多难突破,有人熬个十几年都未必能出头,被瓶颈期困得要死要活,甚至走火入魔,怎么我就躺了一会儿,就突破了?

    王一飞一边和我打着,一边看着我脸,我的脸上还有伤,是他刚才踩的。

    “难道……你是潜龙之体!”王一飞想起什么,惊呼着说:“越是绝望的时刻,越能激发身体里的潜力!”
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