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57 恐怖的萨姆

    萨姆当然会汉语了,而且还很流利。

    不过可惜的是,那两个野人并听不懂,用一串叽里咕噜的古老蒙语回敬萨姆。

    萨姆皱着眉说:“们在说什么鸟语,外星话吗?”

    两个野人依旧“叽里咕噜”地说着什么,并把手里的木棍提了起来,看样子准备杀掉萨姆了。

    萨姆叹着气说:“华夏这个国家真是奇怪,语言种类也太多了,同一个国家的人说的话还不一样,统治者到底是怎么搞的?等战斧接手华夏之后,首先就要统一语言,以后都说英语!”

    萨姆一边说,一边放下背包,将地图也放在地上,显然做好了战斗的准备。

    萨姆是s级的改造人,势必会非常强,那俩野人肯定不是他的对手。于是我又看向麦渊,想问问他是否出手帮忙,麦渊是a级改造人,实力最强,也和萨姆打过交道,肯定听他指挥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麦渊是怎么想的,但小野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,她悄悄地将弓拉满,并且对准了萨姆的脑袋。

    只要双方交手,小野就能趁机而入!

    这个挺好,非常适合偷袭,和红花娘娘,以及五行兄弟里的土匪一样。

    但也就在这时,麦渊突然伸出手来,将小野的弓按下去了。

    小野疑惑地看着麦渊。

    麦渊摇了摇头,意思是不让小野插手,小野想说什么,但是麦渊还是摇头,而且是很绝望地摇头。小野看看麦渊,又看看那两个野人,不让小野插手实在太难受了,毕竟部落满共也就百来号人,长年累月生活在一起,完全就是亲人。

    现在要打架了,怎么能不帮忙?

    还没等小野做出反应,那俩野人已经动手,他们手持木棍,一前一后攻向萨姆!

    到底是天阶高手,他们的动作非常快,这也是常年捕猎积攒出的经验,山林之中多少猛兽,也不是他们的对手!而且在这之前,他们也杀过几个外面世界的人——每年有不少人在凤凰山失踪,小部分被野兽吃了,大部分都被野人杀了。

    除了极少数,像是红花娘娘那样的高手外,根本没人能在野人面前撑过一个回合!

    但即便是红花娘娘,最后也被野人给制服了。

    所以这俩野人很有信心,甚至根本没把萨姆当一回事,就将萨姆看做一个外面世界的普通人。

    等到两个野人奔到身前之时,萨姆突然动了,他那具看上去十分衰老的身躯,在一瞬间竟然变得十分灵活,甚至化作一道黑色残影,根本看不清楚!这种情况在我武功还很低的时候,从南王和春少爷的身上看到过,随着我也步入天阶之境,已经渐渐能够看清他们的身形了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,这种眼睛跟不上身法的情况,又出现在萨姆的身上。

    我还来不及震惊,就听“砰砰”两声重响,两个野人的脑袋竟然像西瓜一样爆掉了,红的东西喷了一地。他们的身子还直挺挺地站着,手里也还持着木棍,但是脑袋只剩半个,过了一会儿,才“砰”的一声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萨姆则像没事人一样,重新捡起了地图看着,口中还喃喃地说:“这些野人也太暴躁了吧,不就问个路吗,至于上来就打架吗?真是的,又不是我的对手,到底图什么呢?不过,这一路上杀了不少野人了吧,循着他们的踪迹,感觉距离部落越来越近了啊,应该就在这附近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草沟里面,麦渊紧紧捂着我和小野的嘴,因为我们两个差点就叫出来!

    太可怕了,真的是太可怕了……

    这俩野人,我不知道他们的具体实力,但是绝对都在天阶以上,竟然被萨姆一拳就爆掉了脑袋!

    s级的改造人,真是恐怖如斯。

    之前我还幻想在乌干达的率领下,我们一众人可以杀掉萨姆,现在我连想都不敢想了。而且萨姆刚才也说,他一路上杀了不少野人,这样下去,整个太阳部落灭绝也说不定……

    我们三人躲在草沟里面,各自瑟瑟发抖,虽然一动都不敢动,可身体还是不自觉的打颤。

    我也终于知道,南王不是危言耸听,s级改造人真的强到离谱,怪不得他之前各种委曲求全,也要和春少爷合作了。可我现在怀疑,哪怕南王和春少爷真的联手,再加上隐杀组和杀手门的各路高手,也未必是这个萨姆的对手啊……

    萨姆看着地图,同时打量四周,嘴里又呢喃道:“应该就在这附近了,但具体是哪个方位呢?”

    萨姆继续往前走去,万幸他所走的方向并不是太阳部落。

    这里距离太阳部落虽然不远,只有几里路了,但要不知道具体路线,还是得花一点时间才能找到。

    我们的机会来了,必须在萨姆找到太阳部落之前,通知大家赶快撤离!

    看着萨姆渐渐消失在山林中,麦渊才松开了我和小野,麦渊浑身都被冷汗打湿,躺在地上呼哧呼哧地喘气。我和小野也是颤抖不已,双腿都在发软,站都站不起来,但小野还是紧张地说:“爸,咱们得赶紧回去,通知大家赶紧离开!”

    麦渊点了点头,慢慢站了起来,我和小野也互相搀扶着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但是我们刚转过头,正准备爬上山坡,就见我们头顶站着一个笑脸盈盈的老人,正是刚才已经离开,却不知什么时候又回来了的萨姆!

    虽然萨姆正在微笑,可我们几个看到他那张脸,还是吓得一屁股坐倒在了地上,各个都惊恐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我说嘛,感觉这里有人,好像认识我的样子,竟然知道以前就躲起来……”萨姆微微笑着,说道:“找到了啊,a级改造人,麦渊。”

    出于本能的反应,我和小野立刻一个拔刀,一个弯弓!

    “别!”麦渊立刻拦住我们两个,颤抖地说:“千万不要动手!”

    萨姆却没什么反应,依旧微笑地看着我们几个。

    接着,麦渊竟然双膝一弯,跪在了萨姆面前,哆哆嗦嗦地说:“萨姆,是我的错,有什么冲着我来,千万不要伤害两个孩子,算我求、求!”

    麦渊一边说,一边“砰砰砰”地磕头。

    小野略有些激动地说:“爸,我们部落的人只能跪太阳神,怎么能跪他,他算什么东西,快起来!”

    小野伸手去拉麦渊,反而被麦渊一把推开,接着又狠狠道:“给我闭嘴!”

    小野一屁股坐倒在地,呆呆地看着麦渊。我本来还想说点什么的,但是看到麦渊对小野的态度,硬生生闭上了嘴。

    麦渊又转向萨姆,哆哆嗦嗦地说:“萨姆,她还是个孩子,什么都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她叫爸爸啊……”萨姆倒是没有生气,反而继续笑着说道:“这是的女儿?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是我女儿……”麦渊颤抖地说:“我在这个部落成家了,这也是我离开战斧的原因……我就知道迟早有一天您会找上门来,我也做好了受死的准备!萨姆,可以杀了我,但请放过他们两个……”

    萨姆还是笑着,不过并未正面回应麦渊的请求,而是看到了我,说道:“这个年轻人又是谁啊?看他好像是外面的人啊。”

    部落里的人都穿兽皮,而我则是正常穿着,所以萨姆一眼就看出我不是这里的人。

    麦渊没敢暴露我的身份,虽然不确定萨姆知不知道我,但如果知道的话,肯定不会放过我的。我这个小南王,虽然武功低微,但是也给战斧造成过不少的麻烦,另外四个a级改造人都是因我而死,而且我还成功盗取了战斧布置在各处的卧底名单,给战斧造成了十分巨大的损失,是战斧的眼中钉、肉中刺。

    所以麦渊说道:“这是以前跟着我的一个小兄弟,我回到部落后,他也自愿跟着来了,不太习惯这里的生活,所以还穿着外面的衣服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萨姆点了点头,倒是没在我的身上多加注意,而是继续对麦渊说:“为什么脱离战斧呢,是战斧给的待遇不够好吗?”

    麦渊摇了摇头,说道:“战斧给我的待遇很好,是我太想妻子和女儿了,所以才会回来!”

    萨姆叹着气说:“一个男人,顾家没有什么问题,不愿意做了,可以和我说嘛,我又不是不让走!但错就错在,临走之前还害死战斧那么多的兄弟,甚至勾结杀手门和隐杀组的人,设下圈套来围攻我……麦渊啊麦渊,实在是太狠了,让我对很失望啊!”

    其实萨姆这一番话完全是马后炮,如果麦渊当初提出离开战斧,恐怕就被萨姆给杀了吧?

    麦渊立刻说道:“是,我知错了,一人做事一人当,我愿意付出生命的代价!萨姆,请杀掉我吧,希望此事能够平息!!”

    接着,麦渊便挺直了胸膛,准备受死。

    显然,他根本不计划反抗,也知道自己不是萨姆的对手,只希望自己的死能够换回部落的安稳。
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