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71 威风

    跪下道歉?!

    宁公子这一番话真是不鸣则已、一鸣惊人,现场众人均是面面相觑,完全没想到宁公子会提出这样的要求来!

    电话里面,老首长很明显地沉默了。

    “我和说话呢听到没?”宁公子问道。

    老首长终于开口,他沉沉地道:“宁公子,我还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,请给我一点时间调查,如果他们确有不合适的地方,一定会给您道歉的!”

    “好,那我就在原地等着,让他们过来!”

    宁公子挂了电话,自己拖了一把椅子,大马金刀地坐下了。

    四周众人谁也不知道说什么好,也不敢劝,只能沉默。有人看不惯,悄无声息地走了,也有人悄悄打着电话,不知在给谁打,也不知在说什么。我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地步,同时也意识到这事不会那么轻易就结束,二叔他们怕是有麻烦了。

    我又走到一边,给南王打了个电话,将事情给南王说了一下。

    二叔和南王现在的关系比较微妙,首先二叔肯定会抓南王,这是他的职责,没有什么回旋余地。与此同时,他俩又是亲兄弟,肯定彼此挂念、互相照顾,这事我除了找南王外,也不知道该找谁了。

    南王听完以后也是忧心忡忡,说道:“这个宁公子一直这样,平时没什么人敢惹他,但他只要抓住一点机会,就会跟人发难,而且没完没了!因为这事,宁老也没少批评他,但他总是屡教不改,说白了还是家风问题,家里对他的溺爱也太多了!”

    现在不是批评宁公子为人的时候,关键是二叔怎么办呢?

    南王继续说道:“这事别管了,我会处理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我立刻答应,也没问南王打算怎么处理,我觉得只要南王说出这句话来,就一定有办法。

    虽然如此,我还是挺紧张的,毕竟宁公子的身份挺高,所以挂了电话仍旧提心吊胆。

    宁公子坐在椅子上,翘着二郎腿等二叔他们过来,大家也都静静等待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门外响起脚步声,果然是二叔他们来了,都还是侍应生的打扮,不过一个个面沉似水,进入到了大厅。

    二叔是五行兄弟的头儿,最先来到宁公子身前,微微颔首说道:“宁公子,真的抱歉,之前我不是故意推的,实在是急着抓春少爷,他是咱们国家s级的通缉犯,对社会有很大的危害性,同时也担心他会伤害,所以才做出了过激点的行动,希望能谅解,对不起了!”

    二叔何等英雄人物,之前在荣海的时候,从来没低过头,无论吴老邪还是方鸿渐,亦或是方老爷子,他都不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,在天城这个地方,他不仅低了头,还道了歉,像条夹着尾巴的狗,看了真是让我心疼!

    但也没有办法,位高一级压死人,更何况宁公子不知比他高多少级,就连老首长在宁公子面前都得毕恭毕敬的。

    木头等人站在二叔身后,也全都低着头,一语不发。

    “少来这套!”宁公子冷哼一声:“我问们,抓到春少爷没?”

    “没有……”二叔十分无奈。

    以春少爷的实力,到了外面还不是海阔凭鱼跃、天高任鸟飞吗,能抓得到他才怪了。

    “没有说个屁!”宁公子怒气冲冲地说:“们要抓s级的通缉犯,我没话说,但这里是什么地方,这是魏老组织的酒会!们真是胆子太大了,敢到这里抓人,我不让们抓,们不仅不听,还打伤我!这里可是天城,真是没王法了,连我都被们欺负,可想而知们平时怎么欺负百姓!”

    宁公子真是无理也要占三分,将“胡搅蛮缠”四个字演绎的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二叔仍旧不卑不亢地说:“正因为这是魏老组织的酒会,来这里的都是大人物,我担心s级通缉犯春少爷会对大家有所不利,所以才会动手!而且,我们平时都在军营生活,没有机会和老百姓接触,不存在什么欺负老百姓的。宁公子,今天的事确实抱歉,我不是要故意推的,如果您受伤了,我可以陪您去医院看看的。”

    “看个屁!”宁公子一时有些语塞,不知该说什么好了,但还是胡乱说道:“今天打伤了我,放在古代可是要杀头的!今天我心情好,们几个给我跪下磕一个头算了,这事就算拉倒!”

    二叔等人均是倒吸一口凉气,不可思议地看着宁公子,显然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这种山野混混的做法,怎么会发生在宁公子的身上?

    这和他的家世、身份都极其不符。

    只能说天下之大无奇不有,底层有心系苍生的大人物,高层也有小肚鸡肠的小人物,无论宁公子的身份有多高贵,当他说出这种话、做出这种事的时候就是小人物了。

    二叔非常无语,但还是硬着头皮说道:“宁公子,如果我有做得不对的地方,我可以向道歉,但是下跪就算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趁着现在,我立刻走上去,笑着对宁公子说:“是啊,他们已经道过歉了,我看这事就算了吧,您这么高贵的身份,何必跟他们过不去,不就几个臭当兵的嘛……”

    其实现场已经有好多人看不惯宁公子的行为了,只是宁公子之前发过脾气之后,大家都不敢说什么了,现在我一带头劝说,大家也都纷纷劝了起来,说算了吧,他们也是为了抓通缉犯,何必要为难几个当兵的呢。

    这么多人劝说,搁一般人肯定算了,哪怕就是当朝皇帝,文武群臣一劝,也就发作不了。

    但是宁公子就异于常人,已经这么多人劝他,其中不乏些大人物,八十岁的顶级教授、六十岁的军区大帅,还有平时一起玩的伙伴,宁公子愣是谁的面子都没有给,坚持要让五行兄弟跪下给他道歉,甚至大声说道:“我又不是为了我自己,我是为了魏老!我都说了,这酒会是魏老组织的,让他们别在这里抓人,但是他们不依不饶,这不是打魏老的脸?魏老不在,我替魏老出气,们谁再拦我,就是和魏老过不去!”

    宁公子把魏老都搬出来了,大家自然不敢再说,一个个都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宁公子又指着二叔等人说道:“立刻跪下,听到没有!”

    二叔沉沉地道:“那不可能!”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,宁公子猛地一拍扶手,怒气冲冲地说:“好啊,一个臭当兵的,敢忤逆我是吧?真该庆幸活在新社会,不然我现在就能杀了!我再问最后一遍,到底跪不跪?”

    “不跪!”二叔扬起了头,同样咬牙切齿,和宁公子针锋相对。

    对二叔来说,哪怕是死,也做不出这种丧失尊严的动作。

    “好啊,看来是真不把我放在眼里了!”宁公子咬牙切齿地说:“我就知道,手中无权、鸟都发软!平时一个个看似对我尊敬,其实打心眼里看不起我!今天我就让们看看,我到底是不是好惹的了,来人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竟然有几十个身穿军装的战士从门外冲了进来,而且个个手里持着长枪,立刻将五行兄弟给围住了。

    现场虽然都是大人物,也有不少见过大阵仗的,但还是有很多从事文职或者商业工作的,哪里见过这种场面,当时就吓得面色发白、双腿发软,纷纷往后退去!

    宁公子能叫来当兵的并不稀奇,因为宁家确实权势极大,仅次于魏老了。

    但他说没人看得起他,这话纯属胡说八道,谁敢看不起他?

    所以说这个人真是有点奇怪,脑子和别人不太一样,金巧巧、金妙妙倒是和他挺搭。

    宁公子咬牙切齿地说:“们跪还是不跪,不跪的话,后果自负!”

    二叔等人环顾左右,其实以他们的本事,躲开这些长枪不是问题,但是躲开又有什么用呢,宁公子能叫来更多的人,这天下都有一部分是他们家的!

    “不跪!”二叔已经怒火中烧,完全没在怕的,直勾勾盯着宁公子。

    无非就是一死,相比尊严,死有什么可怕!

    木头等人也是一样,全都挺直胸膛,直面宁公子。

    看着这幕,我是急到不行,南王说会处理这事,眼看宁公子就要开枪了,南王那边怎么一点信儿都没有?

    我悄悄走到一边,刚拿出手机要打电话,就听到宁公子怒气冲冲地说:“好,为了魏老,我今天就滥用一回职权,把这几个不开眼的家伙全都毙了!”

    咔咔咔!

    四周的战士们立刻上好了膛,眼看就要冲着五行兄弟开枪,五行兄弟还是挺直胸膛,眼中毫无畏惧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道沉稳有力的声音突然传来:“宁公子,好大的威风啊!”

    这声“宁公子”明显带着讽刺之意。

    整个华夏,有几个人敢讽刺宁公子?

    众人齐刷刷地回头,就见大厅后方缓缓走出一人,赫然就是魏老!
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