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37 有人不服

    宁老要对隐杀组和杀手门下手了?!

    这个消息实在石破天惊,不是说好了一年之约吗,怎么又变卦了?

    无论隐杀组还是杀手门,在华夏的势力都挺大了,可在宁老面前还是不堪一击,如果宁老铁了心要对付,后果肯定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我沉沉地道:“宁公子,你这消息属实吗?”

    如果这事是真的,必须要上报魏老,我们正全力备战中,宁老不能拆我们的台啊。

    宁公子似乎知道我想什么,说道:“你和魏老说也没用,我爷爷是打算暗中对付你们的,包括我也是偷偷才听到的。我爷爷不会露面,更不会承认,他会展开一番扫黑行动,利用地方上的力量,对付隐杀组和杀手门!”

    无论隐杀组还是杀手门,别看在地下无比猖狂,碰上白道力量就哑火了,天不怕地不怕,就怕“扫黑除恶”这四个字,哪怕只是走走过场,每次也要牺牲一些兄弟,更别提来真的了。

    宁老这是要绝我们的后路啊,他明知道我们要对付战斧的,这是搞什么鬼?

    要不是他的地位太高,而且也没必要,我都要怀疑他和战斧是一家的了。

    八成是私仇吧。

    我对宁公子说:“那怎么办?”

    宁公子说:“张龙,你这可就问住我了,你也知道我是个草包,中看不中用……我只能提醒你,要怎么办我还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看来上次的事对宁公子打击很大,竟然认为自己是个草包……

    我也只能说道:“好的,我知道了,先谢谢你,我自己会小心的。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我立刻给赵虎打过去,问他那边怎么样了。

    赵虎告诉我说,他那边基本完事了,杀手门现在以赵虎为中心,紧紧围绕在他身边了。

    我对赵虎的领导能力很有信心,从来没质疑过,所以也没多问,便把宁公子刚才的电话告诉他了。

    赵虎知道这事非同小可,幸好宁公子提醒了,否则我们就是死了,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!

    “打算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来河西吧,咱们商量一下。”

    河西是我们的老家,如今也被我们看做大本营,这里曾经是杀手门的地盘,现在归龙虎商会了。

    在河西荣海,我和赵虎见面了。

    同时参会的还有二条、锥子、莫鱼、红云、程依依、韩晓彤和祁六虎。

    这是当初“出荣海”后,聚集最全的一次了,还多了一个莫鱼和红云,这个大家庭的人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就是少了大飞,作为极品工艺师,隐杀组里的重量级人物,他也被关起来了。

    一番寒暄过后,迅速进入正题。

    宁老要对付隐杀组和杀手门,全国上下展开扫黑除恶,我们要怎么办?

    打是不可能打的,我们也斗不过宁老。

    和也不可能和,宁老根本就不承认。

    一番讨论过后,我们有了答案。

    宁老不是要对付隐杀组和杀手门么,那我们就主动把隐杀组和杀手门解散了,让他无处使劲!

    接着,我们再暗中将这两方面的势力,全部归入龙虎商会之中,我们明面上是做生意的,这回宁老该没辙了吧?

    只是这样一来,隐杀组和杀手门就不复存在了,等到南王和春少爷醒来,或是罗子殇、老乞丐他们出来,看到这幕肯定非常懵逼。但是没有办法,为了保全这些力量,只能采取这样的办法了,否则大家都得玩完。

    而且南王和春少爷本来就答应魏老,除掉萨姆之后解散隐杀组和杀手门的!

    将来无论谁质疑我,我都会好好解释的,想必大家会理解我。而且,除掉萨姆,众人自由之后,我也可以还给他们,隐杀组的势力给罗子殇,杀手门的势力给老乞丐和酒中仙,他们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。

    说干就干。

    我和赵虎分头行动,分别昭告天下,为了配合扫黑除恶,我们决定解散隐杀组和杀手门,并且捐出一大笔钱用来做慈善、盖学校。当然在暗中,我们把势力并入了龙虎商会,在明面上算是洗白做商人了,我和赵虎还将龙虎商会分为南北,我负责南门,他负责北门。

    我,龙虎商会南门门主。

    他,龙虎商会北门门主。

    各自手下数万人马,势力更是覆盖半个华夏。

    至于二条、锥子、莫鱼、祁六虎,还有红云、程依依和韩晓彤,当然各有分工,谁也不会闲着。

    总部仍旧设在荣海,这是我们的老家,也是我们的大本营。

    我们在荣海买下了一栋楼,就好像当初隐杀组和杀手门的总部一样,我们现在总是天各一方、各有各的事情,但是只要有空,或是有事,就来这里聚集。

    龙虎商会大一统的这天,我们几个喝得烂醉如泥,瘫倒在了总部的大厅中。

    真的,我们当初离开荣海的时候,绝没想到有朝一日会到今天这步,半个华夏的地下势力都在我们的掌控中了!

    虽然这一步步走来,全是迫不得已,全是被人所迫,甚至充满无奈、曲折和荆棘,但终究是有了今天。按理来说,南王和春少爷还倒着,罗子殇和老乞丐等人还关着,萨姆也没真的除掉,我们不该开庆功宴,但我们真是憋得太久,需要好好发泄一回了……

    也就这么一次。

    接下来,我们要全力抗击战斧了!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我们分别从昏睡中醒过来。

    赵虎突然一拍大腿,说道:“我有个事突然忘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咱们有个地方忘记占了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?”我还迷迷糊糊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都迷茫地看着赵虎。

    “徽省!”赵虎说道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不说话了,所有人都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是的,我们这些天光忙着统一隐杀组和杀手门的势力,把徽省给忘了!

    之前南王和春少爷初次合作,共同率领大军冲进徽省,想要铲除麦渊。但是麦渊提前跑了,转移到了蜀中。徽省的地盘,本来说好了隐杀组和杀手门一人一半,但是当地政界不乐意啊,和战斧的投资商好好的,突然被赶跑了,这事谁乐意啊?

    当时,南王和春少爷还准备慢慢磨,把徽省给拿下来,结果就出了很多的事,徽省就耽误了。

    我们确实是把徽省忘了,那地方可是战斧最老的根据地,曾经换过五任a级改造人,在当地有很深的群众基础——战斧在徽省确实做过不少好事,后来觉得无利可图才走了的。

    如果战斧卷土重来,徽省肯定会是他们在华站稳脚跟的首选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现在徽省怎么样了,我记得当时南王和春少爷分别留了人的。

    当下没有任何废话,我和赵虎立刻派人出去打探徽省的情况!

    我和赵虎现在手握重权,说出的话当然好使,效率也非常高。当天下午,消息就反馈回来了,结果让我和赵虎都是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当初在徽省,南王和春少爷各留下了一个人处理当地事宜,隐杀组这边是个叫“王桐”的,杀手门那边是赵杰,两人都是天阶中品。毕竟南王和春少爷虽然一起合作,但对彼此都有防范,所以都留了个高手。

    靠,我还以为隐杀组和杀手门的天阶成员都被抓了,原来徽省还留着俩,真是让人意想不到。

    我们事情也多,完全把他俩给忘了!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,这两个鸟人,听说南王和春少爷都重伤了,其他高层都被关起来了,他俩以为隐杀组和杀手门完蛋了,所以一拍即合,竟然在徽省合并了,成立了新的组织,彻底占山为王,把徽省当做他们自己的地盘了。

    听说这个事后,我和赵虎都是哭笑不得,我俩刚接手隐杀组和杀手门的时候,就是担心有人自立为王,所以才会亲自到各处去平复人心。

    因为这事,我们足足忙活了快两个月。

    结果我们忙来忙去,却把徽省给忽略了,让这两个鸟人给独立了。

    你说搞笑不搞笑?

    我和这个隐杀组的王桐不熟,但在总部也和他打过几次照面,他对我的态度也还可以。

    当下,我就给他打了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王桐知道是我以后,立刻说道:“哟,是小南王,失敬失敬,最近忙什么呢?”

    我是哭笑不得,将我最近的经历给他讲了一下,说我已经接管整个隐杀组了,但是因为一些原因,隐杀组已经解散,并入了龙虎商会,让他也尽快归队。

    王桐是天阶中品,来了龙虎商会,肯定也是高层。

    结果在电话里,王桐讪笑着说:“小南王,你来迟了,你早点和我说也好啊……我和赵杰都自立了,你才来跟我说这个事,不太合适吧……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有南王的牌子。”

    王桐说道:“隐杀组都解散了,还什么南王的牌子啊?”

    “不是真的解散,等除掉萨姆以后,罗叔叔他们出来,我还要把隐杀组还回去的,而且我爸也不是不醒了,医生说得休养几年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等南王醒了再说吧。”王桐说道:“南王要是站在我的面前,我肯定效忠他,杀神罗子殇也没问题。至于你,还是算了吧,我不觉得你能干掉萨姆,怕是就借这个机会,侵蚀掉隐杀组,扩大你的龙虎商会吧?你糊弄得了别人,糊弄不了我啊。”

    说完以后,王桐冷哼一声,直接挂了电话。
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