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43 大铲车

    我是怎么都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。

    侯莫一开始出现时,我们本来已经做好应战的准备,侯莫是天阶上品,我们知道他难对付,但是我和赵虎、二条、程依依联手,真能和他拼上一下。可侯莫偏偏要做出一副被我们打动的样子,嘴上说放我们走,又给我来了一剪子!

    我就是打破脑袋也没想到,侯莫会是战斧的人啊。

    赵虎和二条不断往前冲着,鲜血顺着他们的身体淌下,程依依用手提着我,一柄匕首上下翻飞,每一个人都用尽了全力,四周的人还是没有变少,反而越来越多了。

    我能明显地感觉到,赵虎和二条他们都快撑不住了,他们当然都是高手,可力气总有用光的时候,更何况他们还受着伤。

    程依依倒是没有受伤,可她毕竟手里还提着我,没有办法全力施展。

    最痛苦的就是我了,我还没有出手就倒下了,成为了大家的累赘!

    这还是侯莫没有出手,否则我们早完蛋了。侯莫只是跟在后面,不断号召众人围剿我们,他的大笑声不断传来,显然已经十拿九稳,就喜欢看到我们穷途末路还使劲挣扎的样子。

    我们不知道自己已经跑出多远,有可能两条街,也可能三条街,追逐、围剿我们的人越来越多,显然已经上天无门、入地无路。

    我们都知道逃不出去了,这地方是侯莫的地盘、战斧的地盘,这还是侯莫没有出手,衙门也没出手,否则我们哪能苟活到现在啊。在黄山,我们还有苏南坡可以依靠,可在庐州,我们一个朋友都没。

    可我们又都是那种不服输的性格,哪怕只有一口气在,也绝不低头、强撑到底!

    渐渐的,我们身边已经没了同盟,只剩下赵虎、二条和程依依,以及半废的我。

    我们知道,剩下的兄弟全牺牲了,我们带来了五六十人,以为能够干掉王桐和赵杰,没想到却全军覆没。这应该怪谁呢,怪之前探听情况的兄弟不够得力,还是怪我们自己太过有底气了?

    怪谁都没意义,既然走到这一步了,再去纠结谁的不对,然后互相埋怨也太蠢了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我们已经冲到了一条路上,到了这里,赵虎和二条已经完全扛不住了,他俩和我一样有伤在身,虽然比我伤得要轻一点,可过了这么久后,力气也耗尽了。

    程依依倒是还好一些,可她不能放下这两个人,只带着我走啊!

    赵虎和二条偏偏就是这么想的。

    “依依,你带张龙先走,我和二条挡住他们!”赵虎发出一声怒喝,强撑着将骷髅斧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已经走不动了,不打算再继续走了,要用自己的身体为我们争取一些时间。

    二条也是一样,站住脚步、提起杀猪刀来,和赵虎并肩而立,虎视眈眈地看着左右。

    无数的人冲了上来,将我们团团包围住了。

    “要走一起走!”程依依咬牙切齿地说。

    “能活一个活一个!”赵虎冲她咆哮:“你俩先走,将来为我们报仇啊!”

    但,真能活得了吗?

    就算程依依先带着我走了,真能逃出庐州去吗?

    侯莫还没有出手啊!

    果不其然,侯莫的声音远远传来:“放心,一个都走不了,今天晚上就是为你们准备的!”

    他悠哉悠哉地站在人群外面,很满意地看着这个热闹。

    我说他一个齐鲁大地起家的人,怎么跑到徽省来了,原来他是战斧的人,这是来收回自家的地盘啊。早知道这一点就好了,侯莫加入战斧,还来占领徽省,身份肯定不低,顺着他这条线,肯定能够摸出萨姆的行踪。

    可惜啊,可惜……

    我们连活都活不下去了!

    “别废话了,杀吧!”程依依一咬牙,将我丢在地上,又把匕首举了起来。

    赵虎和二条也知道逃不掉了,外面还有个侯莫在虎视眈眈,除了血拼到底已经别无选择。他们三人默契地围成一个圈子,将我护在最中心的部位,接着各个持起武器,和四周人拼杀起来。

    惨叫声、哀嚎声,再次响彻在这条大街之上。

    即便赵虎和二条已经力竭,可一般人也不是他们的对手,骷髅斧和杀猪刀上下翻飞,一个又一个人倒下去。

    程依依的匕首也是左突右刺,基本一刀一个,冲上来多少就干掉多少。

    但是很快,十多个年轻人冲了上来,他们是最初跟在侯莫身后的那一些,个个身手强劲,至少也是地阶高手。在他们的围攻之下,赵虎和二条很快就撑不住了,程依依也被几个人纠缠着,眼看就要死在众人的屠刀之下。

    不出意外的话,庐州真成我们的葬身之地了。

    侯莫的大笑声也远远传来:“南王和春少爷也就算了,你们几个算什么东西,也有资格领导那么大的组织?这就叫做德不配位、罪有应得!”

    这话虽然说得难听,可我们也无从反驳,确实是这样的,如果是南王和春少爷,那么强的实力在身,今天晚上就算身陷重围,也不会这么狼狈的。

    说真的,我们几人也都快绝望了,这才是真正的叫天天不应、叫地地不灵啊,那么多的地盘有什么用,那么强的势力有什么用,还不是在庐州翻了船,强龙哪里压得过地头蛇!

    但也就在这时,突然有一阵极强的汽车引擎声传来,轰隆隆、轰隆隆,听声音就挺大,而且开得还特别快!

    这实在是太奇怪了,这边发生如此大规模的混战,一般的车远远看到早就调头跑了,怎么可能还开过来,难不成司机喝多了酒?

    众人回头一看,就见一辆粗大的铲车奔腾而来,速度已经到达极点,至少有个五六十迈,整个路面都跟着在颤动。铲车前面的铲子,更是根根尖锐,绝对无坚不摧!

    这是什么情况?

    众人都看呆了,搞不清楚怎么突然会来一辆铲车,而这铲车不光开得很快,都快接近众人了,还不见有半分减速的迹象。

    众人顿时吓得四散而逃。

    就连侯莫身边最得力的那十几个年轻人,也纷纷暂避锋芒,躲到一边去了。

    铲车仍旧丝毫都不减速,朝着我们几个碾压过来。

    远远站在一边的侯莫,大笑着道:“好啊,是哪个机灵鬼把铲车开过来的,就这么干,碾死他们!”

    我们几个也是大吃一惊,也不想做铲车轮子下的亡魂,可赵虎和二条已经没力气了,瘫坐在地不能动弹。程依依抓了我,又去抓赵虎和二条,但哪里还赶得上啊,“轰隆隆”的声音响起,铲车喷着黑烟呼啸而来,我们几人都瞪大眼,看着那一双比人还高的大轮胎,毫不留情地碾了过来……

    “吱——”

    刺耳的声音响起,铲车竟然在关键时刻刹住了,轮胎和地面摩擦闪出了无数的火花。

    整个铲车就像一座高山,巨大的斗停在我们身前,一根根尖锐的刺对着我们。

    铲车顶上的驾驶舱里,探出一颗头来,焦急地冲我们喊:“赶紧上去!”

    这是个年轻人,看样子也就二十来岁,头上还戴着个安全帽,似乎是在工地上干活的。

    但我们完全不认识的,也从来没见过他。

    不过,他能说出这一句话,就不可能是侯莫的人,否则完全没必要的。

    程依依二话不说,将我和赵虎、二条分别丢到铲车的斗里,接着她自己也跳了上来。别看铲车很大,驾驶舱却非常小,撑死了只能坐两个人,好在这斗挺宽敞的,足以装下我们几个。

    我们刚坐上去,铲车便发出轰隆隆的声音,一阵阵黑烟喷出,又疯狂地往前驶去。

    这一幕的变化实在太快,别说我们想不到了,就连侯莫也想不到。

    直到我们的车已经开出去几十米远,侯莫才大叫着:“追啊、追啊!”

    众多的人顿时一窝蜂地追了上来。

    但,铲车的速度虽然不快,却比人的速度要快多了。

    我们坐在铲车的斗里,那叫一个凉快,冷风吹过我们的脸、钻进我们的衣。趁着这个机会,我们赶紧给自己疗伤,该止血的止血、该包扎的包扎,可忙坏了程依依,照顾完了这个又照顾那个。

    直到现在,我们也不知道是谁出手相救,开铲车的小伙子我们也不认识,从来没有见过。

    但我们也不操这个心,到时候不就知道了吗?

    有那时间,还是争分夺秒地逃。

    可我们心里也知道,虽然铲车出现的很霸气,也比人跑得快。但侯莫不是个傻子,人家迟早开车来追,铲车又能撑多久呢。结果我们是多虑了,铲车还没开上多久,就在某个巷子口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快走。”驾驶舱里,那个小伙子又喊道:“巷子对面有其他车,到时候你们就安全了!”

    还有其他的车接应,看来对方准备的很周全啊,能在侯莫掌控整个庐州的情况下还做出这种事,我们不得不怀疑对方到底是谁,怎么会有如此大的能量。

    我们从斗里钻了出来,抬头问道:“谢谢你了,请问是谁救了我们?”

    “一会儿你们就知道了!”

    小伙子喊了一声,继续开着铲车轰隆隆往前驶去,显然是要把人引开,很快就不见影,只留下了一串黑烟……
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